白轻竹淡淡的笑着:“你所以他巴一辈子都见将近我是吧,真只可惜,我但是会出现在你面前了。”“那又怎么样?也不是我说你,的话当年我作出那种事,早已没脸回去了,你说你的脸“那又怎么样?不是我说你,如果当初我做出那种事,早就没脸回来了,你说你的脸皮怎么那么厚?”。...

白轻竹淡淡的笑着:“你应该巴不得一辈子都见不到我是吧,真可惜,我还是出现在你面前了。”

“那又怎么样?不是我说你,如果当初我做出那种事,早就没脸回来了,你说你的脸皮怎么那么厚?”

夏筱筱因为跟白家住的很近,所以关于她跟陌生男人睡了的事,也很清楚。她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出她的窘迫,可是发现根本没有。

这女人难道是脱胎换骨了?

白轻竹话中带刺的说道:“我是跟别的男人睡了,但是你呢,捡别人用过的二手货,很开心是吗?”

“白轻竹,你敢说夜离是二手货。”

“难道不是吗?如果我不走,你根本没机会跟萧夜离在一起吧。”

夏筱筱没想到她这么会怼人,完全不是以前的那个她。

“小心我告诉夜离,他生气起来,你是知道后果的。”

“那你就告诉他啊,只是不知道他知道我回来之后,还会不会留在你身边。”

萧夜离当初对她的感情,白轻竹还是很自信的。

所以,这句话确实说到了夏筱筱的心里。她不能做这种事,如果她能做的,从一开始,她就不会找借口来单独见她的。

“白轻竹,你不要自以为是了,你跟别的男人睡了的事情,夜离已经知道了,他是不可能跟你重修旧好的,你就别做白日梦了。”

“我知道,你说的嘛,为了得到萧夜离,你应该做了不少事吧,不过恭喜你!对了,都五年了,你们还没结婚吗?看起来他对你也不怎么样。”

这话又说到了她内心的痛楚。

不错,五年了,他们每次做那种事都是要去宾馆,到现在,他都没把她带给他的养父母看,更别说结婚的事。

夏筱筱死死的咬着嘴唇:“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今天就是来看房子的。对了,你来这里是应聘的吧,要不要我帮你跟夜离说一声,给你来个绿色通行?”

“不用了,不过,夏筱筱,别说我没提醒你,萧夜离虽然是萧家养子,但是要买个别墅也挺容易的,给你买个这里的房子,嗯,你确定他不是打算要包你,而不是结婚?”

夏筱筱又被怼了。

不错,萧夜离在萧家也算是很吃香了,结婚怎么也会住个别墅之类的,为什么要买这里的房子?

“我还有事,咱们就别叙旧了,再见。”

夏筱筱气的直跺脚。

回到售楼处,她的脸色极其不好看。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萧夜离还是很细心的。

想到白轻竹说的话,她就憋着一股火。

“夜离,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五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结婚啊?”她尽量用好听的语气跟他说话,毕竟萧夜离翻脸起来,她也是害怕的。

他搂着她的肩膀,笑着问道:“想嫁给我了?”

她红着脸点点头。

“最近我在公司做一个项目,等这个项目结束后,就带你去见我的父母如何?”

夏筱筱心中的怒气一下子消散了:“你说的是真的吗?”

书评(119)

我要评论
  • “喂,&是因为

    “喂,我说你现在如此淡定,是不是因为在M国整天看到的关系?”

  • 看着前&拍着她

    白轻竹的话还没说完,东方凌双眼放光的看着前面,并且用手不停的拍着她的手臂,激动的说道:

  • 会儿就&走,也

    她无奈的摇摇头,只怕这一会儿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 白轻竹&果汁来

    白轻竹确实需要一杯果汁来压压惊,拿过来,说了声谢谢,就准备到角落去喝。

  • 父母那&一辈家

    白轻竹这辈子也没有第二个闺蜜,但是东方凌绝对是女人中的奇葩。她父母都是高官,爷爷从军,奶奶从政,本来她父母那一辈家里是有两个孩子的,可是到了她这一辈,就只有她一个,所以,从小就被宠成了小魔头。

  • 里的果&汁却一

    或许是灯光太暗,她并没有注意到脚底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人倒是没什么事,可是手上的果汁杯里的果汁却一点儿都没浪费的撒了出去。

  • 起,对&…”

    她掏出包包里的纸巾,连忙去给他擦着,嘴上还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 东西,&肚子疼

    “瞧你那点儿出息,真不知道M国的水土是怎么养了你的。啊哟,我中午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突然间有点儿肚子疼,你找个地方等着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