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叔本想跟白轻竹说声很抱歉,但是望着她一脸的淡定,很是惊诧。之后他也但是是据说了她的名气,当看见她时,也会觉得很更年轻,心里多少有点儿不安心。但是而如今看出来,她的脸上可是如今看起来,她的脸上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和沉稳,莫名的让他对她有了信任。。...

佟叔本想跟白轻竹说声抱歉,可是看着她一脸的淡定,很是诧异。之前他也不过是听说了她的名气,当见到她时,也觉得很年轻,心里多少有点儿不放心。

可是如今看起来,她的脸上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和沉稳,莫名的让他对她有了信任。

“萧夫人。”

白轻竹终于开口了。

“站在病人的家属角度,我理解你的想法,我也承认我很年轻,可是我看过的病人,可能比你吃的饭还要多。不如这样吧,如果我把老太太治好了,我们还是按照规矩办事,但是如果没有办好,我任凭你处置,这是我的身份证,你先拿着。”

说着,她把身上的身份证双手递到了她的面前。

萧夫人愣住,随即看了看手上的信息,然后质疑着:“你给我的不是假的吧!”

白轻竹似乎遇到过太多次这种事,依旧是能保持着一个良好的修养,笑着说道:

“你可以现在就找人去辩证真伪。”

这时,萧德禄拧着眉从里面走出来:“佟叔,人接回来了吗?怎么还不进去,老太太疼的不行了。”

“这就是白轻竹小姐。”

佟叔不敢怠慢,连忙介绍着。

白轻竹朝他微微点头,笑着示意。

萧德禄一时半会儿也买反应过来,但是他还是恭敬的说道:“白小姐,请吧!”

她跟着他走了进去。

萧夫人还想说什么,看了一眼身份证,也跟了进去。

里面已经有好几个医生,他们都分别摇摇头,表示没办法。

“快给我来一片止疼药吧,要疼死我了。”

床上躺着的老太太,不停的呻吟着。

“妈,我把白轻竹小姐给你带来了,你先别吃,止疼药对身体不好,让她看看怎么说,啊!”

萧德禄满头大汗,像是哄着孩子一样的哄着她。

“现在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我,赶紧给我吃点儿止疼药吧!”

老太太疼的连眼睛都不想睁开了。

萧德禄连忙走到她面前,“不好意思啊,白轻竹小姐,您赶紧开始吧,我妈这种状态已经很久了,看了很多医生都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能先看片子吗?”

“可以。”

佟叔把片子递给她。

白轻竹看了一眼。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她。

随即,她笑着说道:“是腰间盘突出,并且压迫到了神经,所以导致腿疼,这是老年的一种常见病,不过,你这个要严重一些,所以才会疼的厉害,不过没关系,不是什么大问题,很好解决。”

旁边的医生脸色不好看了:“你这个小姑娘可不要乱说,虽然大家都知道腰间盘突出不是什么大毛病,可是解决起来也很麻烦的,不要因为想要得到萧家的钱,就故意乱说。”

萧德禄依旧是皱着眉:“白轻竹小姐,我们都听过你的名字,你确实很厉害,但是这个腰间盘突出……”

“什么?”另外几个医生惊讶着:“她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医术高明的白轻竹小姐?”

白轻竹并没理会医生,而是拿出之前就准备好的针走到老太太的面前。

“奶奶,我知道你现在很疼,但是你没别的办法,你只能把一切交给我,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书评(256)

我要评论
  • 这一次&她接风

    这一次,她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gay吧的门票,非要跟她说,给她接风洗尘。

  • 白轻竹&说话的

    这小丫头风风火火的跑了,一点儿都不给白轻竹说话的机会。

  • 算是想&走,也

    她无奈的摇摇头,只怕这一会儿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 没走几&果汁都

    可是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两个男人在互相靠着彼此,她一个没消化,嘴里的果汁都吐了出来。

  • 回国了&识。”

    “你在M国待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国了,姐带你出来见识见识。”

  • 是因为&到的关

    “喂,我说你现在如此淡定,是不是因为在M国整天看到的关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