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撒腿就跟随跑。“小姐!”程橙一跺,没办法赶快提了把伞去追,“跑慢点!等等我!”武青琼住的院子叫允阑轩,前面离有个小池塘,另边的岸边有座凉亭,是夏日里里纳凉的好去处。武昙提着裙子一路飞奔,抄近路赶过去的,正赶上了武青琼从花园里拐回来。下大雨天“小姐!”程橙一跺脚,只能赶紧提了把伞去追,“跑慢点!等等我!”。...

杏子拔腿就跟着跑。

“小姐!”程橙一跺脚,只能赶紧提了把伞去追,“跑慢点!等等我!”

武青琼住的院子叫允阑轩,前面不远有个小池塘,另一边的岸边有座凉亭,是夏日里乘凉的好去处。

武昙提着裙子一路狂奔,抄近路赶过去,正赶上武青琼从花园里拐过来。

下雨天,她被自己的两个大丫鬟扶着,走得很慢。

武昙刹住脚步,远远地看了一会儿。

杏子在她身后扯着脖子观望,眼睛也在放光:“小姐,你要干嘛?”

武昙眸子一转,紧跟着冷笑了一下,还是提了裙子就往前跑。

武青琼主仆眼见着迎面有人冲过来,这下雨天,又黑灯瞎火的,也没看清人,就是从气势上就觉得来者不善,三个人不由的都戒备的顿住脚步。

木槿壮着胆子往前挡了半步。

“武青琼!”武昙叫了一声,一把将木槿推开。

武青琼认出她的声音,心里也记着白天的事,本能的心虚,嘴上却已经嚷嚷开了:“你有病啊?大晚上在这里吓人?”

她以为武昙是来找她吵架的。

不想武昙一巴掌将木槿拍开,武青琼还没看清楚她的脸呢,就被她狠推了一下。

武青琼是真没想到她会上来就动手,叫都没来得及叫,随后追过来的杏子两人就看见她家小姐动作生猛一气呵成的把三小姐扔水里了。

夜色中咕咚一声闷响,水里就炸开了花。

本来在旁边扶着武青琼的木棉直接傻眼了,木头桩子一样杵在原地。

“小姐!”木槿扑回岸边,冲着黑乎乎的水面叫了一声。

武昙拍拍手,痛快的冷哼一声,然后就没事人似的一挥手,“走了,回去睡觉!”带着自己的两个丫鬟扬长而去。

她来得奇快,出手干脆,走得也利索。

这大晚上的,又是冷雨天,下人们也都歇得早,后院里已经几乎没人走动了。

木槿回过神来,吓得魂都飞了,紧跟着也下了水。

武昙听见了后面的动静,没理。

倒是程橙看见木槿下水,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忍不住的唠叨:“小姐!您就算再是恼了三小姐,也不该这样的。”

“不出了这口恶气,今儿个晚上我睡不着觉。”武昙撇撇嘴,毫不在乎。

“可是……”

“行了行了,一个晚上就听你唠叨了,你家小姐还能连这点分寸也没有吗?”武昙不满的打断她的话,“我若是真的不分轻重,就不会捡着木槿在场的时候推她下水了。”

程橙想想也是,还是忍不住嗔道,“三小姐今天作了那么大一个妖,奴婢不是怕您气糊涂了么!”

武昙回头看她一眼,突然就特别沉重的叹了口气:“你与其担心她,还不如多关心我,现在我也作了这么大一个妖,父亲怕是要气死了!”

说完,语重心长的拍拍程橙的肩,趁着程橙发愣,自己拿了她手里的雨伞先走了。

杏子跟在后面,已经纳闷一晚上了,忍不住凑上来探头探脑的问:“三小姐这次到底又怎么咱们小姐了?怎么跟捅了马蜂窝似的闹这么凶?”

武勋是武将出身,教育子女向来严厉,程橙被武昙那么一提点,这时候又开始忧心忡忡,实在没心思给她解惑,只搪塞道:“回头我再跟你细说吧!”

说完,赶紧小跑着去追武昙了。

武昙行凶泄愤之后,简直神清气爽,脚下步子轻快,哼着小曲儿就回去了。

这边她先进的屋子,程橙后脚回来,想着武勋那个脾气,就又转身跑去小厨房把她又让人熬的姜汤给端了过来:“小姐!您快把这喝了,淋了一下午的雨,一会儿老爷再罚的话,奴婢怕您扛不住!”

刚闯了祸,武昙也没指望今晚还能睡,正在多宝阁前摆弄她收藏的一些小玩意儿,一边等着武勋的传唤。

程橙递了汤碗过来,她随手接了,一转身就泼在了门外:“嗯!喝了……”

“……”程橙见不得她在这时候还挑嘴,急的又要说什么,武昙已经回转身来,一本正经的点着两个丫头的额头说:“记住了!回头一定找机会告诉所有人,今晚我是喝了姜汤的!”

程橙听得又是一阵发懵,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杏子一把拽开了,“当然是苦肉计啦!姐姐你要不要这么实诚啊?你想啊,小姐淋了雨,如果说都灌了姜汤了还要生病……侯爷怎么着也得心软吧?”

杏子得意的眉飞色舞。

武昙甚是满意,主仆两个互相抛了个媚眼达成默契。

就这么眉来眼去的一会儿工夫,外面果然秦伯已经亲自到了。

“秦管家来了!”杏子赶紧把人让进门。

“秦伯,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武昙笑眯眯的打招呼,还是一点不心虚。

秦伯叹了口气,也是无奈:“侯爷请您马上去三小姐那里一趟。”

“哦!”武昙也没装傻,痛快的答应了。

程橙想着武勋那个脾气,今天肯定是有去无回了,就赶紧找了件稍微厚些的披风给她换上。

外面的雨还在下。

主仆一行去到允阑轩的时候远远地就看那院子里灯火通明,正屋的房门大开,武勋背对门口站在屋子正中,所有的下人都在廊下站着,鹌鹑似的缩着脑袋,大气不敢喘。

杏子和程橙只看到自家老爷那个魁梧的背影就有点双腿打颤。

好在武昙强悍,镇定自如的就直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武勋是习武之人,感官异常警觉,虽然女孩子的脚步声不重,他也听得分明,霍的就转过身来。

他常年不苟言笑,如今盛怒之下,更是目光如炬,很有震慑力,见到武昙就要开骂,不曾想,还没等他开口,武昙已经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正色迎着他的目光道:“女儿莽撞,行为多有差池,特来向父亲请罪!”

“你……”武勋并不是个擅言辞的人,被她这么一堵,顿时就哑了声息。

而下一刻,正在里屋换衣裳的武青琼已经听见动静冲了出来。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看过来&。

    话音才落,方才下水去救霍芸婳的那位嬷嬷倒是记性好,突然就扭头朝武昙看过来。

  • 姑娘们&场,就

    在场的姑娘们都跟着受了惊吓,再加上赵贤妃在场,就也不再造次,全都沉默的跟着走。

  • !都让&冲着岸

    “让开!都让开!”在前面引路的那位姑姑闻讯,转头奔回来,一面冲着岸上大叫:“岸上有谁会水的赶紧过来!”

  • 水里的&扑腾,

    水里的那个姑娘,死命的在扑腾,但不知道是不是呛了水,眼见着逐渐力弱。

  • 的那个&去,焦

    等人被拖上了岸,还是先前喊救命的那个姑娘先迎了上去,焦急道:“没事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