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久,林清就给了消息,说这辆车的拥用者是东方凌。“好,我明白了。”原来是白轻竹跟东方凌的关系这么好。东方凌虽然不怎么关怀幼儿园,虽然也多少据说了,刚那家了算“好,我知道了。”。...

不多久,林清就给了消息,说这辆车的拥有者是东方凌。

“好,我知道了。”

原来白轻竹跟东方凌的关系这么好。

东方凌虽然不怎么关心幼儿园,但是也多少听说了,刚刚那家已经算是王城最好的了,她连那个都没看中,估计是不好找了。

“要不然你给妙妙找个私人家教吧!”

以妙妙这样的聪明才智,估计就算是去了幼儿园,也无法跟小孩子们融入进去。

“我只是希望她能像个孩子一样。”

白轻竹根本不期待她能在幼儿园学什么东西。

“好吧!”

东方凌一遇到妙妙的事,就蔫了。

不过,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家伙啊!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又去了一家国际幼儿园,虽然很多方面不如之前那个,但是也很好了。

最主要的是,妙妙很喜欢。

这时,白轻竹的手机响起,是之前联系她的人又打了电话过来。

“白小姐,请问你回国了吗?”

“是的,我已经回来了,可以给老太太约时间了。”

对面的男人顿时兴奋起来,“好的好的,白小姐,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严重吗?如果挺不了的话,下午也可以。”

“那就再好不过了。”

白轻竹跟他说好了时间。

挂上电话,妙妙不开心的说道:“妈咪,刚回国你就要出去工作了,我们不是要一起去买车吗?”

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眼神中都是柔情和宠爱,然后蹲下来,解释着:“医者父母心,妈咪既然是做这个的,就不能置病人不管不顾,妙妙,希望你能理解妈咪。”

这样的话,妙妙已经不知道听到多少次了,但是每一次妈咪确实有时间了,都会陪她一起。

“嗯,好吧,我允许你去。”

白轻竹笑着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宝贝,妈咪爱你。”

“妙妙也爱妈咪。”

东方凌也无奈的摇摇头:“你也太可怕了吧,才刚回来就工作,真是一个工作狂。”

“对了,我还没问东方伯父伯母他们怎么样,需不需要我过去给他们看看?”

“他们好着呢,我跟你说,我爷爷他们也说了,要是谁不舒服,肯定会去找你,想跑都跑不掉。”

白轻竹忍不住笑出来:“嗯,我不想跑,放心吧!”

然后各自分开,她提前到了约定的地点。

白轻竹没想到站在那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萧夜离。

她感觉呼吸都要静止了,五年前她离开时,并没有跟他说,这一次回来,她知道肯定会再次看到他,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还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勇气去面对他,她甚至在脑海里想到了各种可能,可是脚步还没有动弹,只见车子上又下来一个人,是——夏筱筱。

下意识的,她的身体躲开了一些。

只见两人很亲昵的走到了宾馆里面,旁若无人的就再一次热吻起来。

她的呼吸已经相当困难了。

五年过去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萧夜离有女朋友,她能理解,毕竟一个人不可能在这五年当中一直等着你。

可是为什么这个人会是夏筱筱?

书评(341)

我要评论
  • 官,爷&了她这

    白轻竹这辈子也没有第二个闺蜜,但是东方凌绝对是女人中的奇葩。她父母都是高官,爷爷从军,奶奶从政,本来她父母那一辈家里是有两个孩子的,可是到了她这一辈,就只有她一个,所以,从小就被宠成了小魔头。

  • ,她也&gay

    这一次,她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gay吧的门票,非要跟她说,给她接风洗尘。

  • 出息,&,你找

    “瞧你那点儿出息,真不知道M国的水土是怎么养了你的。啊哟,我中午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突然间有点儿肚子疼,你找个地方等着我。”

  • &的手臂

    白轻竹的话还没说完,东方凌双眼放光的看着前面,并且用手不停的拍着她的手臂,激动的说道:

  • 更慌了&面积越

    白轻竹更慌了,不停的擦着同时,发现越擦湿的面积越大。

  • 的纸巾&擦着,

    她掏出包包里的纸巾,连忙去给他擦着,嘴上还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 慌张,&子的材

    白轻竹慌张,虽然灯光很暗,但是距离不算远,却完全能看得出这裤子的材料非常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