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到大,所以家近,夏筱筱常常被欺负她,真是是她童年时代的阴影,萧夜离也比任何人都明白了,她最不不喜欢的人是她。却,他们却依旧走在了一起。不明白是不不甘心但是什么,她然而,他们却依然走在了一起。。...

自小到大,因为家近,夏筱筱经常欺负她,简直就是她童年的阴影,萧夜离也比任何人都明白,她最不喜欢的人就是她。

然而,他们却依然走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什么,她直接跟了上去,她要看看,这两个人是在她没有离开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还是这之后才发生的。

一直追到了房间,刚好门没有关,就听到两个人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呵呵,夜离,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完美的人,长得帅,人又体贴,最重要的是技术还特别好。”

“你这个小妖精,看我今天不让你再次屈服。”

“呵呵!”

里面传来入目不堪的声音,她的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白小姐就这么喜欢偷看人家承鱼水之欢吗?”

一个人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她被吓得一激灵。

转过头,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见到了那个男人,她下意识瑟缩着身体,这男人是跟踪她过来的吗?

“你想干什么?”

她全身紧绷。

可是里面却传来了女人兴奋时的声音。

由于太大,刚好被两人听到,她的脸灼热的厉害。

可是不对啊,这男人是gay,对女人没兴趣,她在这尴尬个什么劲儿。

萧厉瑾注意到她的脸颊由红转白,再到原来的颜色,很是奇怪,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身为一个正常男人,不可能没有什么想法,再说,他和她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尽管已经过去五年了,可是他还是记忆犹新。

他的身体往前进了一步。

白轻竹本能的往后退,这男人要干什么,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吗?

他身上那强大的气场足以压死个人。

白轻竹说话时,都有些口吃了。

“你,你这个点儿不是应该在幼儿园工作吗?怎么会来这里?”

他的手突然支在墙上,一米八九的大高个靠向她时,倾着身体,头也微微的靠过来。

她连他身上今天早上用过的洗面奶的味道都能味道。

嗯,不是她讨厌的味道。

等等,她在想什么?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

里面夏筱筱的声音再一次大起来,加上男人强大的男性磁场,白轻竹的脸颊红的可怕,全身也在不停的冒汗。

“如果你是来管我要钱的,很抱歉,我给你的已经够多了,不要再来找我。”

跟着,她伸出双手,用力的推着他。

他的大手却一下子抓住了她的双手腕,很是用力。

白轻竹挣了几下,完全没有用。

“你这是干什么?”

她有些懊恼。

对准她的唇,他直接吻了下来。

白轻竹呆了,哪里想到这男人竟敢这样做。

这辈子,除了那天晚上她稀里糊涂的把人交给了一个陌生人之外,就算是之前跟萧夜离在一起,她也没有跟他亲吻过,现在居然被一个gay给强吻了,她怎么能无动于衷?

“你这个该死的……”

话还没说完,男人再一次贴上来。

原本他只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他喜欢的味道,果然,还是那种感觉,让他不禁着迷,甚至还想再一次更深层的有着身体上的交流。

“你……”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可是&里的果

    或许是灯光太暗,她并没有注意到脚底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人倒是没什么事,可是手上的果汁杯里的果汁却一点儿都没浪费的撒了出去。

  • 她不是&一起,

    她不是思想保守之人,但是一下子见到这么多成双结对的男人拥抱在一起,她还是觉得很辣眼睛。

  • ,东方&放光的

    白轻竹的话还没说完,东方凌双眼放光的看着前面,并且用手不停的拍着她的手臂,激动的说道:

  • ,不停&大。

    白轻竹更慌了,不停的擦着同时,发现越擦湿的面积越大。

  • 去给他&…”

    她掏出包包里的纸巾,连忙去给他擦着,嘴上还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 &她的话

    你说,几年不见,两人吃个饭,聊聊天,去哪儿不好,偏偏要来这种地方,她表示,一开始就不能相信她的话。

  • &靠着彼

    可是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两个男人在互相靠着彼此,她一个没消化,嘴里的果汁都吐了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