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他们两个谁跟谁。白轻竹是会觉得,她搭东方凌的人情没关系,虽然不想让那些人有机会给东方凌找麻烦。她硬是把人推在外面,带着孩子进来了。很顺利地的看见了园长,他边白轻竹是觉得,她搭东方凌的人情没关系,但是不想让那些人有机会给东方凌找麻烦。。...

再说,他们两个谁跟谁。

白轻竹是觉得,她搭东方凌的人情没关系,但是不想让那些人有机会给东方凌找麻烦。

她愣是把人推在外面,带着孩子进去了。

很顺利的见到了园长,他一边带着她四处看看,一边讲着幼儿园的主要教学理念,以及生活环境之类的。

白轻竹也算是看了好几家,但是很显然跟这家比起来,都差远了,当然,这家国际幼儿园在收费标准上,也是贵出来不少。

不过,她不差钱,孩子在三到六岁这个阶段,是非常重要的,又是性格的形成期,一定要找到一家各个方面都让人满意的幼儿园才行。

“妈咪,我想上厕所。”

一直没开口的妙妙,突然说道。

这也提醒了白轻竹,从进来到现在,还一直都没有看洗手间,一个幼儿园的好坏,洗手间和厨房是最重要的。

园长的手机也突然响起,没接之前,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要先去接个电话。”

他去叫别的老师过来帮忙。

白轻竹跟着妙妙进去了洗手间,小马桶很整齐,蹲便也很不错,卫生条件非常合格。

然后,她走了出来。

一个男人却挡在了她的面前。

“白轻竹,好巧。”

萧厉瑾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又见面了。

白轻竹也愣了一下。

“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只见他今天和昨天一样的打扮,黑色的西装,笔挺的身材,跟电视里演的霸道总裁气质很像。

真是空长了一副好皮囊,只是他能出现在这里,她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

顿时,她就没有把孩子留在这里的想法了。

“算是吧!”

他是这家幼儿园的大股东,今天刚好例行过来做检查,没想到就在这边看到了她。

“你是来应聘的?”

白轻竹不想跟他废话太多,之前就算是非常想把孩子留在这,看到他这个性取向有问题的人,她就已经不敢了。

“不好意思,我有点儿事。”

说着,她就进去了洗手间,可是听到后面有声音,她转过头怒瞪着他:“怎么,你平时都是上女厕所的吗?”

萧厉瑾拧着眉,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快速的关上门,刚好妙妙也已经上好出来。

“妈咪,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一个可怕的人。”

刚好洗手间外面也有个门,她带着妙妙就从那边出去了。

或许是太着急,以至于走时连招呼都没跟院长打,就来到大门口,上了东方凌的车。

“这么快?是不是已经订了?”

“开车!”

东方凌一脸奇怪,“怎么了?”

“让你开就开。”

她不停的回头看着,果然看到萧厉瑾从里面走出来。

东方凌依旧一脸茫然,但是还是顺着她的意思,把车子开走了。

白轻竹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被她盯上,这样的男人也不知道怎么能在幼儿园工作,不是教坏小朋友吗?

当然,她也没那么多闲工夫去管别人家的孩子,只要她女儿不会跟这种老师相处就行了。

萧厉瑾拿出手机,打给林清。

“给我查一下,王B8888的车主是谁。”

书评(451)

我要评论
  • ,是不&整天看

    “喂,我说你现在如此淡定,是不是因为在M国整天看到的关系?”

  • &见,两

    你说,几年不见,两人吃个饭,聊聊天,去哪儿不好,偏偏要来这种地方,她表示,一开始就不能相信她的话。

  • 音,她&子上。

    听到声音,她猛然惊醒,那果汁居然不偏不倚的洒到对方的裤子上。

  • 里的果&没浪费

    或许是灯光太暗,她并没有注意到脚底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人倒是没什么事,可是手上的果汁杯里的果汁却一点儿都没浪费的撒了出去。

  • 没说完&:

    白轻竹的话还没说完,东方凌双眼放光的看着前面,并且用手不停的拍着她的手臂,激动的说道:

  • 更慌了&擦湿的

    白轻竹更慌了,不停的擦着同时,发现越擦湿的面积越大。

  • 擦着,&说道:

    她掏出包包里的纸巾,连忙去给他擦着,嘴上还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