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雪宁一屋里也不客套,直接坐在了张元凯的床上,杨杏雪就坐在他的旁边,手放到他的腿上,让孙雪宁心旷神怡,还有些心猿意马。张元凯从电脑椅子上站出来,关上门了房门。“你也可以张元凯从电脑椅子上站起来,关上了房门。。...

李诺一进屋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张元凯的床上,杨杏雪就坐在他的旁边,手放在他的腿上,让李诺心旷神怡,还有些心猿意马。

张元凯从电脑椅子上站起来,关上了房门。

“你可以说了。”杨杏雪说道。

徐俏襄点点头,“我是高云大学大二的学生,我的家就在S市……”

原来,徐俏襄的家在S市,普通人家的姑娘,所以一直刻苦学习,她长的也挺耐看的,很多人都追求她,但她有自知之明,好好读书才是现在该做的事情,拒绝了很多人的追求。

一个叫孙浩伟的人是她的学长,一次偶然,徐俏襄认识了孙浩伟,孙浩伟喜欢上了徐俏襄,对徐俏襄百般追求,徐俏襄一直和孙浩伟保持距离。

孙浩伟家境很是富裕,人品属于那种伪君子,明面对人谦和,暗地里心胸狭隘的很,徐俏襄就被他骗了,这个小子找了一群街边混混去调戏徐俏襄,然后来个偶遇,自己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故事,蒙在鼓里的小姑娘哪个不被感动?

徐俏襄就被他感动了,以为他和那些富家纨绔子弟不同,然后就同意了孙浩伟的请求,和孙浩伟谈恋爱,但前提是不能做过份的事儿。

孙浩伟很高兴,开始一段时间很尊重徐俏襄,拉手,拥抱,仅此而已,但过了很久,孙浩伟便忍不住了,拉着徐俏襄在校外玩到了很晚,等到高云大学的宿舍门关了,便假装无奈,去酒店开房。

而那家酒店就是孙浩伟家的,孙浩伟早就给那里的管事说了,如果自己带女孩子去开房,那就说只有一间单人房,孙浩伟带着徐俏襄顺利的开了房间。

孙浩伟本想着今天一定能把徐俏襄睡了,可是却没有,S市副市长的女儿找上了门,这副市长的女儿是孙浩伟的正牌女朋友,孙家想巴结副市长,然后孙家就能在S市神龙摆尾了,所以让孙浩伟娶了副市长的女儿,孙浩伟当然答应了,副市长的女儿长的也不赖,而且家里又是当官的,谁不答应?所以他花言巧语就偷走了市长女儿的心。

副市长的女儿本来和家里吵了几句,离家出走,没地方去,就准备住酒店,正好看见自己男朋友家的酒店就在旁边,便跑到这里来了。

酒店管事一看是副市长的千金,还以为是孙浩伟叫来了,管事都有些羡慕自己家的少爷,3P啊,有钱人真会玩,带着副市长的女儿就去了孙浩伟的房间。

孙浩伟正准备去洗澡,听见敲门,便过去开了门,然后,副市长的千金看见自己男朋友房间里有个女孩子,那还了得,自己可是市长家的姑娘?

徐俏襄听见市长家的女儿说自己是孙浩伟的女朋友,开始还不信,直到市长的千金说一句选她还是选我的时候,孙浩伟毅然决然的选了副市长女儿后,她才认清楚孙浩伟的真面目。

徐俏襄哭的梨花带雨,一向知书达礼的她指着孙浩伟一顿骂,副市长的女儿也嚣张跋扈惯了,过去就打了徐俏襄一耳光,打傻了徐俏襄,徐俏襄看着自己被打而无动于衷的孙浩伟,心灰意冷,站起来一个人走了。

此后,孙浩伟并没有来找徐俏襄,徐俏襄还以为这事已经过去了,没想到一天夜里自己就被绑架了,绑架她的人就是孙浩伟指使的,孙浩伟想强奸她。

徐俏襄并不知情,她被带到一个房间,孙浩伟开始心平气和,给她剥橘子,她不要,孙浩伟便动手动脚,徐俏襄害怕急了,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威胁孙浩伟,孙浩伟可不怕,扑过去就把徐俏襄按在了沙发上,右手抢了她手上的水果刀,左手开始扒她的衣服。

徐俏襄惊慌失措,两人在沙发上挣扎,一个想,一个不想,孙浩伟一个不注意右手的刀子就刺进了徐俏襄的腹部。

徐俏襄她只感觉到腹部一阵疼痛,血液顺着刀把流了出来,渐渐的没有了力气。

孙浩伟嘞,这货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看见手上的血后,才吓了一跳,直接便丢下徐俏襄跑了。

徐俏襄死后变成了鬼,一直在这间小旅馆的房间中不肯离去,张元凯来S市打工,公司安排住宿,便住进了这家店,徐俏襄听说孙浩伟家压下了事情,孙浩伟并没有被法律制裁,活的依旧好好的,可是自己的父母却悲痛欲绝,徐俏襄知道后晚上泣不成声,吵醒张元凯,可把张元凯吓坏了。

徐俏襄虽然死了,但还是小姑娘心智,知道张元凯被自己吓住了,连忙现身道歉,这一现身,张元凯和她来了个面对面接触,差点就晕过去。

徐俏襄赶忙道歉,并诉说了自己的一切,张元凯听了徐俏襄的经历后有些愤怒,可是自己只是一个农村小子,无奈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有安慰徐俏襄,这一人一鬼便住在了一起。

张元凯在娱乐城当保安,这家娱乐城就是孙家的产业,本来他是不知道的,只是孙浩伟这个不安分的主,带着另外一个富家子弟在这家娱乐城玩,路过娱乐城门口,张元凯听见孙浩伟吹牛逼,说自己玩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不服,自己直接杀了他,自己根本没事儿,那说的绘声绘色啊。

张元凯一听就猜出这是加害徐俏襄的家伙,血气方刚的他提起拳头就打了他,然后被开除了,自己就带着徐俏襄回到了老家。

“真他妈不是人!”李诺听了徐俏襄的诉说后有些忿忿不平。

张元凯第二次听徐俏襄讲自己的经历,没有第一次的愤怒,但也是黑着脸。

杨杏雪没有表情,“当真该杀!”

徐俏襄落着泪水,恳求的看着杨杏雪,“所以还要请九尾大人不要让我魂飞魄散,我只想和元凯在一起。”

“你不想报仇?”杨杏雪问了一句。

徐俏襄摇摇头说道:“以前想,遇到元凯便不想了,报了仇又能怎么办?死了还是死了,我只想珍惜眼前。”

杨杏雪点点头,徐俏襄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思忖后说道:“你是鬼,和人在一起除非那个人有足够的修为。”

“那简单,让凯哥修炼不就好了。”李诺说道。

“你想的太简单了,我说的是足够的修为,他现在修炼能达到怎样的成就?你以为都像你是神血之体。”杨杏雪动了一下李诺大腿上的手说道。

张元凯听的云里雾里,“你们在说什么?难道人真的可以像小说里面修炼?”他遇见徐俏襄后,已经信了所有的迷信传言。

李诺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粗略的解释起来,再加上自己的经历,让自己的话语容易接受,不吓着张元凯。

张元凯听了李诺的讲述,渐渐对修炼好奇起来。

“真的吗?原来我以前见到的只是世界的冰山一角。”张元凯兴高采烈的说道。

杨杏雪看了他一眼,“还是继续说你们两个的事情吧。”

张元凯听到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从李诺口中得知杨杏雪是九尾妖狐,张元凯对杨杏雪有些忌惮,难怪这个女孩子一直自称九尾大人,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徐俏襄也听见了李诺的话,直接跪在了杨杏雪面前,“九尾大人,虽然我不清楚你在妖族的地位,但我知道你一定通天的本事,还请九尾大人帮帮我和元凯,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通天的本事?”杨杏雪想到了什么,“你高看我了,若是我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至于单身了千年之久。”

李诺听了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却在想,杨杏雪单身了千年,最后却喜欢上了自己,自己真是前世修了什么福分,我一定要好好对她。

杨杏雪看了一眼深思的李诺,施起读心术看了李诺心之所想,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终于能看到我了吗?他终于能为我着想了吗?

“唉!”杨杏雪又看了一眼徐俏襄叹息一声,“妾未遇君叹眼拙,妾遇君时已故去。”

张元凯听后看着徐俏襄,徐俏襄也看着张元凯,两人眼中都相互爱慕,又有一些无奈。

“妾若不死怎遇君,妾若不死怎相识。”李诺补了一句,对杨杏雪笑了笑,“我语文成绩有些不好,完全是有感而发,杏雪你别笑我。”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他们两人已经错过了朝夕,好不容易在一起,难道还要让他们错过下去?”

杨杏雪听后沉着脸,“第一,我是妖,我没有办法去让人鬼相恋,第二,以前有个人还不是错过了我,我等了他三世,谁来帮我?”

李诺不知道为什么杨杏雪突然有些激动,但听见杨杏雪说她等了一个人三世,李诺就明白了,心里冲起一股无名火。

“你不是说你单身了千年吗?我还以为你没爱过人呢?你心里还想着那个人吧,那为什么要来找我?你继续等那个人不是很好!!”李诺本来尽量压制愤怒,但是一想杨杏雪心中还想着别人,他就不舒服,语气也渐渐生硬起来。

杨杏雪站了起来,眸子中有些水雾闪烁。

张元凯和徐俏襄大眼瞪小眼,这两人怎么回事?怎么说吵架就吵架,一点准备都不给的吗?

“九尾大人,如果实在是没有办法就算了,没必要生气。”徐俏襄劝着杨杏雪。

张元凯也对李诺说道:“对女孩子温柔点好吧?谁没有个初恋?大度一些!”

杨杏雪看了李诺一眼,“看来太惯你了。”

“为什么要惯我?你心中不是有另外一个他?”李诺说完忽然感觉有些奇怪,自己的情绪不对,为什么突然激动起来,就像被人控制一般。

杨杏雪听后转身便走,“不可理喻,我要回S市!”

“回去找你心中那个人吧!!”李诺虽然对着已经走出的杨杏雪喊道,但心中却明白了什么!

不对,一定不对,我不会去怪杏雪的,即使她心中有另外一个人自己都不会怪她的,因为自己已经和她确立了关系,杨杏雪对自己好不好,李诺心中有底,她不会只是想玩玩,快想想到底什么地方出错了。

出错?对!从开始就错了,从开始生杏雪的气就错了,自己根本不会生她的气,我刚刚说对她好怎么可能马上生气?情绪不对!为什么我这么愤怒?

李诺边想便跑出去追杨杏雪。

“李诺!!李诺!!”张元凯在李诺后面呼喊。

李诺不知道杨杏雪跑哪里去了,杨杏雪一定是飞的,打电话也是关机。

“北面!”李诺忽然心里出现了一个声音,李诺听得出这个声音,是自己梦境里面那个白头发男子,李诺连忙向北面跑去。

第8章 飞世

2021-07-22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天凉配&暖洋洋

    天凉配热面,无疑是最幸福的,一碗面条吃的李诺身体暖洋洋的。

  • 板很快&吃了起

    李诺坐在椅子上,老板很快就端了一碗面条,李诺接过来,放在桌子上,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 小星假&六点半

    “呵呵!”吴小星假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我觉得,现在不是羡慕你人品的时候,快六点半了,我记得六点半要到操场集合的。”

  • 师不像&历史老

    李诺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那怎么其他老师不像历史老师叫我一下?”

  • &李诺连

    李诺连忙从课桌中翻出自己的历史书,“老师?我可以坐下了吗?”

  • 面条,&掏出八

    李诺站起来,“老板,谢谢面条,来八块。”说着李诺掏出八块钱放在了桌子上。

  • 烧了?&道:“

    “是不是上网把脑子烧了?”乐开鸿又说道:“大白天就YY,一定是脑子坏了。”

  • 己的电&脑已经

    “哦!”姜东摸着自己迷糊的双眼,见自己的电脑已经关机了,知道时间到了,推了推右手边的人。

  • 历史老&”

    历史老师推了推眼睛上的老花镜,吼道:“李诺同学!!你给我站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