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雪宁现在的的心情十分很复杂,自己才从阎王殿走了一遭,对家人极为渴求,他有些迫不及待。杨杏雪坐在他身旁,望着窗外,不明白在想些什么,她昨天貌似穿的如邻家女孩,美如仙子杨杏雪坐在他身旁,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今天倒是穿的如邻家女孩,美如仙子,不!她什么时候不是仙子?一身白色碎花连衣裙,把她曼妙的身材衬出,碎花裙下,两条白的如净玉的大腿翘着二郎腿,一副悠哉的样子,脚下一双红色帆布鞋抖动着。。...

李诺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自己才从阎王殿走了一遭,对家人极其渴望,他有些迫不及待。

杨杏雪坐在他身旁,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今天倒是穿的如邻家女孩,美如仙子,不!她什么时候不是仙子?一身白色碎花连衣裙,把她曼妙的身材衬出,碎花裙下,两条白的如净玉的大腿翘着二郎腿,一副悠哉的样子,脚下一双红色帆布鞋抖动着。

杨杏雪右手托着下巴,手肘枕在窗口,水眸流眄,润唇诱人,长发束马尾,笔直放玉背,她真是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既姽婳于幽静兮,又婆娑乎人间。

李诺看的有些痴,杨杏雪嘴角上扬,“眼睛要掉落了!”

“啊?啊!”李诺这才反应过来,真是尴尬无比。

李诺的家在H市的一个小村,而自己在S市,所以还有些距离,还要转几趟车才到,这漫长的路程有杨杏雪这么个艳惊四座的美女陪伴倒也不孤单。

……

古堡中,涯坐在一把木椅子上面,脸色有些阴沉。

“九的伤势如何?”

十个各族的人站在他的后面,昏暗的古堡中,看不清楚脸,三焱向前走了一步,“没多大碍。”

“据说那小子身体中还有个灵魂?”涯说道:“真是有趣。”

“嗯!九说他都杀了那小子,可是那小子突然站起来,自己引来天劫,让神血觉醒,还让银色勾玉听命于自己。”三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哦?那可是匪夷所思。”十人中又有一人说道,虽然看不清楚,但还是知道这个人拿着一根一分为二的断戟,左手戟尾,右手戟头。

“嗯!确实,九猜测那小子中的灵魂是魔尊的。”三焱说道。

“咯咯咯!魔尊?你们可真是想法独特,谁都知道魔尊被神族杀死,已经灰飞烟灭,魂飞魄散,只留下了宝藏和勾玉。”这时一个妖娆的男子从门口走了进来,男子穿着一身霓裳,看不清男子的脸。

男子一登场,涯后面的十人便低头。

“乐音,你不待在你的琴阁来我这里做甚?”涯没有任何语气的说道。

乐音并没有回答涯的问题,看了看涯的后面十人,“怎么不见不识数的小九子?还有小天枭?”

“明知故问!”涯吐出一句话。

三焱对着乐音抱拳行礼,“回乐音大人的话,九受了伤正在休养,天枭被飞世大人借了去,还未归来。”

“哦!听说你等败了?”乐音站立。

“是的!”三焱苦笑几分,有些惭愧。

涯有些不耐烦,“你不是知道嘛,还问,是来看我的笑话?”

“咯咯咯!”乐音娇笑几声道:“当然不是,我是来给你找回面子的,我已经吩咐我坐下五音去找透明勾玉去了。”

“猫哭耗子,还不是因为自己想找到宝藏!”涯有些生气的说道,说完也不管乐音。

乐音只是笑了笑,不说话。

“乐音大人请坐!”十人中一个红色衣服的女子为乐音搬来一把椅子,对乐音恭恭敬敬的说道。

“谢谢,嫣丫头又漂亮了!”乐音夸了一句。

被叫嫣的女子有些不好意思,退却到了一旁。

……

李诺是中午到家的,现在路途在远又如何,交通这么发达,天际都不远,自己村也早修了路。

“刘伯母好!”李诺带着杨杏雪走着,一路上遇见的人大多数都是认识的,他在这里长大,很多人是看着他长大的,这村里之间他不认识才怪。

刘伯母在门口坐着,看见李诺叫她,脸上笑了起来,“哟,李诺回来了,放多久的假期啊!”

“国庆七天乐,这不是回来看看我妈我爸!”李诺说道。

刘伯母看见李诺旁边的杨杏雪,“哦,旁边是你女朋友吧,小子有本事,这姑娘真俊。”

“呃……,这是我同学,叫……”

李诺还没有说完,杨杏雪便对着刘伯母笑道:“刘伯母好,我叫杨杏雪,您以前肯定比我长的好看,就别打趣丫头我了。”

“哟,姑娘的嘴真甜。诺小子你可要好好对人家姑娘。”刘伯母会心的笑道。

李诺还没见识过杨杏雪这么一面,腼腆的同时心中又自豪起来。

李诺带着杨杏雪来到自己的家门口,二层小平房,不大不小,这几年的发展,好多人都过上了好日子,李诺的家虽然在农村,但过的并不是“一塌糊涂”。

“妈!”李诺走进家中叫了一声。

一会儿,内屋里便出来一妇人,穿着朴实,一看见李诺便激动起来。

“儿子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冯英华走过来说道。

李诺突然有些热泪盈眶,差点就见不到父母了,父母知道自己出事了一定会伤心欲绝的,现在想想自己太不应该了。

“爸呢?”李诺问了一句。

冯英华眼中的喜悦依旧没有消逝,“你爸在家呢?里面下棋。”

“哦!”李诺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象棋迷,不过李诺不会下,为此李诺的父亲还埋怨过李诺。

“这位是?”冯英华注意到李诺旁边的杨杏雪疑问的问道。

李诺心中笑了笑,看来是不能坐下了,等一下一定要跑,别回头。

“我叫杨杏雪,是李诺的同学……”说到这里杨杏雪看了眼旁边冷汗涔涔的李诺,心中有个好玩的计划,接着说道:“……兼女朋友,妈~”

这一声妈叫的真是比亲的还亲,这一声妈夹杂着女孩子的娇羞,这一声妈叫的李诺心咕咚一下便沉下去了。

冯英华听见杨杏雪叫自己妈,直接愣住了。

内屋门口,李诺的父亲李林振刚刚走出来,便听见杨杏雪叫冯英华妈,直接让他停了下来,寻找着起来。

“爸……您,您找什么?”李诺看父亲在找什么,害怕的问了一句。

“这就是爸?爸!我是您准儿媳妇!”杨杏雪生怕火燃的不旺,添了点油。

李林振终于找到了,这东西在墙角,随手便拿起来。

“我天,爸,您冷静啊!!”李诺一看李林振拿起高粱扫帚撒腿就跑。

“杏雪开玩笑的!!”李诺边跑边解释。

“小子,你可以啊,我今天不打死你,我不姓李,还给你老子找了儿媳妇,有本事了,站住你,看我不打死你。”李林振追着李诺。

“妈!救命啊!”李诺在堂屋中躲着,求助冯英华。

冯英华打量着杨杏雪,杨杏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着冯英华甜笑。

真美!这是冯英华心中的想法,满意之色在她眼中一闪而过,假装咳嗽了一声,“好了,都停下吧,扫帚放下,不嫌丢人?”

李林振一听冯英华这么说了,停下脚步,奇怪的看着冯英华,“英华?”

李诺一看父亲不追了,这才停下来,喘了一口气。

“姑娘长的真水灵,快跟着妈进来。”冯英华笑着去拉杨杏雪。

路过李林振时,李林振拉住她,小声问了一句,“英华?你不生气?”

“我生什么气?李诺能带回来这么漂亮的儿媳妇那是儿子本事,生什么气?”冯英华说完,便走到了杨杏雪旁边,问这问那。

李林振仔细想了想,也是,干嘛生气?还怕小兔崽子找不到媳妇呢!

李林振丢了扫帚,整理一下情绪,对走过来的杨杏雪笑了笑,“呵呵,伯父这就去杀鸡。”

挽着杨杏雪手腕的冯英华用手肘肘了他一下,“什么伯父?雪儿都叫爸妈了。”

“哦哦!是爸的错!”李林振傻笑,脸色一沉,“小兔崽子,还不帮我去杀鸡,委屈了雪儿,我打死你。”

李诺那个悲催啊,他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这简直是人生的大起大落,天啊!你在玩我呢?

杨杏雪路过李诺的时候,还给李诺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让李诺哭笑不得。

饭桌上。

“雪儿,你爸妈是干什么的?”冯英华忍不住问道。

杨杏雪端着碗,“我和李诺是同班同学,爸妈去世了,还有个小姨,不过有些远。”

“什么?那苦了你了,以后就把这里当家,李诺那小子欺负你就给我说,我非打死他不可。”李林振听见杨杏雪说他的父母不在了,有些心痛。

冯英华也有些心疼,这么小个姑娘,父母就不在了,多可怜。

李诺还是第一次听杨杏雪提起她家里人,杨杏雪的小姨?那不也是九尾狐,难道是老九尾狐?

杨杏雪用读心术知道李诺心中想的是什么,笑了一下,若是自己小姨知道李诺说她老,还不把李诺凌迟了,那可是青丘之主。

冯英华夹起鸡腿。

唉!还是自己的母亲好,知道疼自己的儿子,宝贝儿子爱您。李诺心中这么想着,已经准备去接了。

“来,雪儿,吃鸡腿!”

呜呜!李诺的心在哭泣。

杨杏雪扑哧的笑了起来,接过鸡腿,把鸡腿夹给李诺,“来,给你吃吧!”

冯英华那个高兴啊,知道疼李诺,是个好儿媳。

李诺正准备下嘴,就被冯英华用筷子打了一下,那眼色已经很明显了:叫你吃你就吃?要知道疼媳妇儿!

“你吃吧杏雪!”李诺看着冯英华,说着违心话。

杨杏雪又笑着把鸡腿夹回自己的碗中了,“嗯!好吧!”

呜呜,我的腿!我的腿!

冯英华也笑道:“呵呵呵,这就对了。”

到底谁是您亲生的?李诺听见冯英华的话低着头,委屈的扒着自己碗里的白米饭。

第8章 飞世

2021-07-22

书评(85)

我要评论
  • ,一个&李诺奔

    楼顶上,一个带着黑色面罩的人出现,眼睛看着李诺奔跑的背影,“透明勾玉竟然被这小子拿去,可恶!好不容易发现的勾玉。”咬牙切齿的说完后,这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 道什么&放在课

    李诺他们并没有迟到,操场晨练后,就吃早餐,然后第一节课便开始了,李诺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只记得自己精神奕奕,坐在椅子上,手放在课桌上,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我晓&得有些

    “今天周五啊,我晓得有些人很激动,可以回家咯,我也晓得我最后一节课很乏味,但是,公然在课堂睡觉,就是不对。”历史老师站在讲台上没有表情的说道。

  • !”李&”

    “啊切!”李诺走出网吧,打了个喷嚏,不满意的自言自语,“老大他们真是的,说好通宵不睡觉,奋战到天亮的,他们一个个睡的像猪一样,唉,看来只有我自己去吃东西了。”

  • 醒一声&,笑眯

    “知道了,路上小心点。”热情的老板提醒一声,笑眯眯的。

  • 圆边说&右手的

    “前两节课是数学,第三节课是英语,冯老师和艾老师都说不管你,直接记在《班务日志》上。”高圆圆边说边扬起右手的《班务日志》。

  • &习哈,

    “不错嘛!”历史老师夸奖一句后说道:“睡觉都能学习哈,不错不错,不过你可不可以把你的历史书拿出来?”

  • &禁打个

    夜晚,风吹过S市,让人不禁打个寒颤,天气确实有些微凉。

  • 你怎么&?”

    李诺站着,哈欠连天,好久才撑到下课,他还以为还有几节课,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女生收拾东西,“李诺,你怎么了?不回家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