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雪宁随便的擦了擦脸上的污垢,脸上的红印子消失了看不见,身上刚还在溢血的伤口了完好无损如初。“神血觉醒之后的感觉真爽,这元力比刚丰沛的太多了,对了!”孙雪宁看向王傲天。王“神血觉醒的感觉真爽,这灵力比刚刚充沛的太多了,对了!”李诺看向王傲天。。...

李诺随意的擦了擦脸上的污垢,脸上的红印子消失不见,身上刚刚还在溢血的伤口已经完好如初。

“神血觉醒的感觉真爽,这灵力比刚刚充沛的太多了,对了!”李诺看向王傲天。

王傲天奇怪,不知道李诺为什么看着他。

李诺伸出手,银色勾玉犹如一滴水从王傲天的衣服口袋中飞了出来,缓缓的落在了李诺的手掌中。

“一会儿在给汝!”李诺也不等王傲天拒绝。

王傲天和九同时目瞪口呆,这勾玉一旦认主,那么只会听主人的话,可是李诺抬手便召出银色勾玉,而且银色勾玉好像很顺从,这到底是什么法术?

“真是讽刺,就两种力量,和以前比实在是少,不过,打尔足够了。”李诺冷冷的看向九。

九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一丝惧意,就好像被死神盯着一般,他不是那个小子?这是九心中升起来的想法。

“汝到底是谁?”九沉声问道。

李诺花猫般的脸上有些痞气,“老子的名字尔听了会睡不着的。”伸手虚抓,“大铜手!”

“轰!”天上豁然出现一只和挖掘机差不多大的古铜大手,直接抓了下来,只把高圆圆吓的呆愣起来。

九向旁边躲开了,可是古铜大手横向一抓,拦腰便把九抓住。

“他用银色勾玉控制铜元素,制作出了这只手?可是没有看见其过程啊!怎么这么熟练?”王傲天冰块般的脸上出现少许的疑色。

“呃啊!”古铜大手捏着九,九吃痛了叫了一声,身体上的九条锁链向前冲,目标便是李诺。

李诺皱眉,“老子最讨厌锁链了!”手一挥,这锁链竟然原路返回,把九给捆在了古铜大手上。

“尔可真傻!老子现在能控制金属,尔的锁链也是金属!”

“什么!!”王傲天微微动容,虽然他是银色勾玉的主人,可以控制金属,但别人的法器还是不能控制的,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可是他竟然亲眼看见李诺控制了九的锁链,这可是打了他这个银色勾玉主人的脸。

九也膛目结舌,心中想到了一个人,可是这人不应该还活在世间。

“唉,若是吾还能玩火的话,吾一定放一把火烤尔!可是没有啊。”李诺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

古铜大手随风消散,九摔在地上,身上的锁链犹如没有了力气一般散落在了他的脚下。

“汝到底是谁?吾看的出来,身体还是那小子,灵魂已经不是了。”九问道。

李诺指了指自己,“尔还不配知道吾之名。”

“汝是魔……啊!!”九还没有说完,地上的锁一根锁链便像活过来了一样,抬起刺入他的右手臂中。

“神族有句话,吾叫汝话语,汝可答语,吾若未叫,汝应知而不答。”李诺带着微笑说道。

“欻!”锁链直接贯穿了九的整条胳膊。

“啊!!”九钻心的疼啊,尼玛,吾这不没说话呀!

李诺好像玩腻了似的,摇摇头,锁链顿时又垂下去了。

“吾不是尔心中的那个人,那个人早在几万年化作尘土。”李诺声音淡然的说道。

“好了,今日放过尔吧,快滚!”李诺说着手一招。

九发现自己又能控制自己的锁链了,咬着牙把手臂里面的锁链拉出来。

“谢谢阁下不杀之恩!”九收回锁链,左手放在右手臂的伤口上面。

“别这么虚伪,滚吧。”

九听后看了李诺一眼,一个转身,便腾空而起。

“咯!尔的勾玉!”李诺说着便把银色勾玉扔给王傲天。

王傲天一脸傲气,接过勾玉,“你很厉害,我会打败你的,我知道你不是刚刚那个小子,给我留个姓名,日后定找你切磋。”

“呵!”李诺蔑视,“尔还没有资格与吾切磋,除非尔准备好被虐的心态。”

王傲天听了也不恼火,强者就应该有强者的姿态,王傲天点点头,转身跳跃而起,离开了这里。

李诺见所有人都离开了,身体一下子就坐了下去,“吾去,这封印这么灵性,老子才出来多长时间,就又要回去?”

高圆圆见李诺坐在地上,连忙跑过去,“你没事吧!”

李诺不说话,伸手在高圆圆锁骨的伤口上面一抹,伤口便愈合了,李诺说道:“这个……吾也不知说什么好,吾晕过去后,麻烦姑娘了。”说着他便向后倒去,不省人事。

而意识世界的李诺,也双眼一黑,什么事儿也不知道了。

高圆圆连忙扶住李诺,周围的环境消散,鬼镜消失,高圆圆发现自己竟然在学校另外一边的田径场。

……

杨杏雪躲开邪君的光线,身后发出爆炸声,一旁的瞳看的嬉笑起来。

“小子,哪里去?”神王怒喝一声,抬手便是一口黄金鼎的虚影,直朝杨杏雪盖去。

“云涡漩!”魔尊低喝一声,天空中的云朵形成一个巨大漩涡,拉扯着杨杏雪。

杨杏雪一心二用,一手抵挡着黄金鼎,不让鼎靠近一步,另外一只手生出狐火打向漩涡云层。

“姐姐,你想打散云层?不要忘了还有邪君大人嘞!”瞳提醒了一句。

“血莲花!!”远处的邪君手中凝结出一朵巨大的血色莲花,直逼杨杏雪。

杨杏雪陷入僵局,瞳冷冷的笑了起来,突然瞳笑容收敛,一脸的不相信。

血莲花距离杨杏雪只有两尺的距离,杨杏雪心中焦急,正准备硬抗,血莲花消失不见,周围的幻境也跟着消失。

“姐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九叔叔刚刚千里传音,任务失败了,叫我等撤退。”瞳边说身体边淡化,没过一会儿便消失殆尽。

杨杏雪见瞳已经离开,松了一口气,收回清明上河的法术,急忙拿出手机给李诺打了个电话,奇怪的是高圆圆接的电话,听见李诺昏迷了,杨杏雪挂了电话,连忙朝学校赶去。

……

晏白言和霓兮苦战三焱,霓兮双手水球连击三焱,晏白言手中折扇长出翠绿藤蔓。

三焱三昧真火蒸发霓兮水球,烧尽晏白言的藤蔓。

晏白言随手一扇,一棵苍天大树便长了起来,大树上面有一藤蔓,藤蔓是一条龙,它开着眸子,直逼三焱。

“哼!给我送燃料?”三焱右手的火剑劈在龙头上面,顿时火焰跟着藤蔓燃烧起来,惊讶的是那棵大树却没有跟着燃烧。

“鸣——”一声鸟鸣,一只树叶组成的凤凰窜天而出,在空中盘旋几周,便冲向三焱。

三焱看也不看,凤凰的鸟喙刚刚接触三焱,便化为碳灰。

“三昧真火!!”三焱大叫一句,一道火线打向大树,这回大树直接燃烧起来,火焰映红了半边天。

“尼玛,那是师父给我的神树啊。”晏白言大叫,折扇一扇收回大树,“你知不知道这棵树是对我很重要啊,我每天吃饭睡觉都带着它,心中早就把它当做成了朋友,你有朋友吗?说烧就烧!”

三焱一听晏白言讲话,眉头便皱了起来,额头也会升起三条黑线,实在是太烦了。

“别说了!”霓兮耳朵也痒了起来。

林桐梓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听晏白言讲话,自己的内伤就一阵痛。

林沐然眉头颦蹙,晏白言一开口说话。她就把倒背如流的口诀给忘记了。

“什么!?”三焱突然深思起来,露出半信半疑,舞了几个剑花,便收回了自己手中的火剑。

“道家的,你们该感谢无量天尊了,九千里传音,叫我们撤退,任务失败了。”三焱说道。

林沐然一听,心中有些惊喜,问道:“李诺没事儿吧?”

“不知道,九只说任务失败,叫我们撤退。”三焱说道。

“哈哈哈!一定是听了我晏白言的名字,所以怕了,看来我真是天下第一帅气啊,师父说的真是没错,爱说话的男孩子运气一定不差……”晏白言说个不停。

三焱受不了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林桐梓,“我告辞了,日后再战。”说着他用最快的速度飞走了,这晏白言实在是比苍蝇还要烦人。

林桐梓见鬼镜在慢慢消失,走到霓兮旁边,“谢谢昆仑道友相助!”

“没事儿?我们奉昆仑主之命来找九尾大人。”霓兮说道:“遇见邪族作祟,哪有不出手之理由,而且还是道家朋友。”

林桐梓点头,“九尾大人?那真是巧了,贫道和九尾大人是朋友,贫道带路吧!”

“那谢谢道友了。”

“师兄,我先走了!”林沐然早就跑远了,她担心李诺,所以先走了。

林桐梓苦笑的摇摇头,看向霓兮,对霓兮讪讪的笑了笑,做了一个请,霓兮叫了一声晏白言这才跟着林桐梓走。

……

“撤退!?”末眼嘀咕道:“九竟然失败了!”

紫枫并没有听见末眼的话,他担忧的看着许薇,许薇嘴角流出一条血丝,右手的桃木剑插在地上,撑着她的整个娇躯,目光有些溃散,脑袋晕乎乎的随时都会倒下。

末眼手一挥,关紫枫的牢笼便消失了,紫枫连忙跑到许薇旁边,一把就把许薇抱在了怀里,忌惮的看着末眼。

末眼苍白的脸上带着笑容,“好了,不需要提防我什么了,任务失败,九叫我们撤退,带这个丫头回去吧,接着!”末眼说完扔给紫枫一个小瓶子。

“这是什么?”紫枫奇怪的看着瓶子中的橙色粉末。

“死亡之光的解药!”末眼的话音刚落,他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紫枫听后,心中大喜,把解药放好,背上许薇,“微微,没事儿了,回家了。”

“嗯!”许薇呢喃一声,便昏过去了。

……

李龙灰头土脸,衣服破烂不堪,大虫身上插了五根针,这可是他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插上去的,李龙有些气喘。

大虫提掌便劈,李龙双手抵挡,只疼的李龙咬着牙。

糖沐手掌捧着捷锐,见李龙被压制,急的不停的跺脚。

“哎哟!你可不可以消停一会儿啊!”震动震疼了捷锐,疼的他醒了过来。

猫儿不理他,但连衣裙下的玉腿秀脚却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着急的看着李龙。

大虫的左手打向李龙的腹部,李龙双手挡着大虫右手的掌力,没有多余的手去抵抗,见躲不开,一闭眼准备硬抗。

但却没了动静,一睁眼,只见大虫的拳头停在空中,不向前一步,眼睛中有些不相信。

大虫后退几步,李龙纳闷儿起来。

“老子哦!九竟然失败了,早知道派老子去啊,你们几个,九失败了,叫俺撤退,先走了。”大虫说着大大咧咧的跳向空中。

李龙吐出一口气,这真是去也匆匆啊!坐在地上,糖沐见大虫走了捧着捷锐连忙跑了过来,“李师傅,你没事儿吧?”

李龙摇摇手。

“我没什么大碍。”李龙说道。

“哦!李师傅,捷锐交给你,我回去看看九尾大人还有李诺。”糖沐说着把捷锐交给了李龙。

“也好!”李龙答应一声,“我正好在珍宝斋给他治疗一下,自己也休养休养,你留个地址,到时候我带着小老鼠去找你。”

糖沐点点头,留下了一个地址,喵的一声便飞走了。

第8章 飞世

2021-07-22

书评(275)

我要评论
  • 一碗面&在桌子

    李诺坐在椅子上,老板很快就端了一碗面条,李诺接过来,放在桌子上,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 梁上,&起手机

    乐开鸿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眼镜戴在鼻梁上,然后拿起手机,跟着李诺走了。

  • 手表,&的。”

    “呵呵!”吴小星假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我觉得,现在不是羡慕你人品的时候,快六点半了,我记得六点半要到操场集合的。”

  • 管你,&日志》

    “前两节课是数学,第三节课是英语,冯老师和艾老师都说不管你,直接记在《班务日志》上。”高圆圆边说边扬起右手的《班务日志》。

  • 继续打&下一把

    李诺很快回到网吧,继续打起了游戏,很久,他扔了头上的耳机,忿忿的说道:“都要把车推到了,你给我选个狙,对面奶妈站在那里,你都狙不准,气死我了。”说着他又开始下一把。

  • 诺走出&说好通

    “啊切!”李诺走出网吧,打了个喷嚏,不满意的自言自语,“老大他们真是的,说好通宵不睡觉,奋战到天亮的,他们一个个睡的像猪一样,唉,看来只有我自己去吃东西了。”

  • :“你&了,最

    高圆圆甜美的笑了起来说道:“你都睡了四节课了,最后一节不是张老师叫你,估计你要睡都晚上。”

  • ,好久&李诺,

    李诺站着,哈欠连天,好久才撑到下课,他还以为还有几节课,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女生收拾东西,“李诺,你怎么了?不回家吗?”

  • 他们比&,胖子

    胖子并不是太胖,但和李诺他们比起来,他还是多肉的,胖子起来,用衣服擦了擦眼镜,“怎么?回学校了?”

  • 外一个&起来,

    李诺走到一边,摇了摇桌子上面另外一个人,“老乐,起来,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