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道火线打回来,林桐梓华美的后前空翻,但但是被火焰的热浪灼了一下,在他的左脸上留下的了红印子。林沐然手拿道剑,把握住空当,刺向三焱,笔直锋利无比的剑逼近三焱的后脑,林沐然林沐然手拿道剑,抓住空当,刺向三焱,笔直锋利的剑直逼三焱的后脑,林沐然知道今天必须打败三焱,不然别想救李诺。。...

一道火线打过来,林桐梓华丽的后空翻,但还是被火焰的热浪灼了一下,在他的左脸上留下了红印子。

林沐然手拿道剑,抓住空当,刺向三焱,笔直锋利的剑直逼三焱的后脑,林沐然知道今天必须打败三焱,不然别想救李诺。

三焱右手指尖还夹着那隔空取来的兰花,白色的兰花在赤色的火焰中很显眼,并没有被炽热的火焰烘的枯萎。

“铛——”林沐然的剑刺在了三焱头盔上面,不能在进一步。由于热浪的原因,林沐然的小脸红扑扑的,娇憨伊人。

“呼呼!”三焱身体上的火焰燃烧的更胜几分,林沐然已经受不了了,收剑,退后几步,俏脸上的汗水滴在了地上,发出“啪嗒”的声音。

三焱的眸子看向前方冲向自己的水柱,抬手,一道龙形火线绕着自己的身体,腾飞过去,水柱开始沸腾,龙形火线还没接触水柱,水柱已经蒸发殆尽。

林桐梓手上的黄符自燃起来,他连忙扔在地上,黄符上的火焰顿时变成龙形火线,怒吼着冲向自己。

“念起都天大雷公。霹雳震虚空。念起铜兵千千万万走无踪。强神恶鬼不伏者。五雷破火走无踪。吾奉太上老君。神兵火急如律令。”林沐然小声念道。

顿时晴空万里的天上,响起了闷雷。

“轰隆!”一身炸雷带着银色闪电从天空中劈向三焱。

“五雷咒?”三焱嗤笑的冷哼一声,嘴角微微上扬,口念咒,手掐诀。

雷劈在了三焱的身体上,带起一阵电火花,似火树银花一般。

一会儿,狂暴的雷电平静下来,不过三焱身体上还闪着小小的电流。

“成功了?”林沐然看着三焱,三焱身上的三昧真火已经熄灭,露出赤色的盔甲,冒着热气。

林桐梓后面的龙形火线也消失不见,转头看向三焱,心中也有些不相信三焱会被打败,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不!不对!刚刚五雷咒还没有劈三焱时,他捏的手诀是……

突然,三焱身上的火焰再一次疯狂燃烧起来,打断林桐梓的思绪,三焱睁开眸子,看向林桐梓。

“小辈可知道我刚刚用了什么法术?”三焱问了一句。

“仙族的金身之术!”林桐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回答道。

“呵!”三焱有趣的打量他,“不错,这你都知道。”

“在一本书上看到过,金身之术可以挡一次雷罚,属于仙族的法术,没有想到,前辈连仙族的法术都会,或许也是您羽化成仙了。”林桐梓说道,心里有些不舒服,看来今天去救人是不可能的了。

三焱听后摇摇头,笑道:“我可没有羽化成仙,只是我有个同僚,他叫做九,以前是仙族的人,出生在仙族,是他教了我金身之术。”

“仙族怎么会教还没有羽化成仙的人法术?”林桐梓疑问的看着三焱。

“别忘了,我说的是同僚,九现在可不是仙族之人,而是邪族之人。”三焱说道。

林桐梓倒是忘记这一点了,不过也无所谓,三焱强大无比,自己不是对手,一时间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闭口不言。

倒是林沐然右手夹着符纸指着三焱说道,“前辈,再接我一招。”话音一落,她便默念口诀。

可是,口诀还未念完,三焱一抬手,顿时林沐然手中的符纸爬满了三昧真火,直接毁了符纸。

“告诉你们,对付透明勾玉之人的便是九,估计透明勾玉之人已经被杀了,你们还是乖乖的吧,而且就算你们去了也无济于事,九的修为可比我强。”三焱说道。

林沐然听了三焱的话,脸色变了变,有些担忧李诺。

林桐梓倒是面不改色,“三昧真人,你以前是道家的人,知道师祖最喜欢《事林广记》中的一句话,世上无难事,人心自不坚。”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还要试试?”三焱藐视的看着林桐梓说道。

“试?当然试,怎么不试,不过我来和你试一试。”迎面走来一位拿着折扇的男子,大约三十几岁的样子,他虽然脸上带着微微笑容,但三焱还是感觉到了压迫。

他就迈着小步子走了过来,身上白衬衫正正经经,扣子扣的死死的,一脸的笑容,手中拿着一块用红线串起来的木牌,木牌菱形,上面印着一只麒麟。

“昆仑部麒组!!”林桐梓惊呼出一个名字。

“要试也是和我试!”林桐梓的声音刚落下,一个突兀的女声就从白衬衫男子的身后出现,白衬衫的男子听见声音笑容收敛,眉头一皱。

白衬衫男子眉头刚皱,从他头上便飞来一个好看的女孩子,她面容清秀,不施粉黛,皮肤白皙,身材苗条,水眸灵动,瑶鼻,润唇,贝齿。

她落在地上,冷冰冰的看着走过来的白衬衫男子。

林桐梓看见女子腰间挂着的木牌又是大惊,“昆仑部麟组。”

“这可不行,我先试!如果我今天不和这三把火打一架,我回去浑身难受,我浑身难受就会找人打架,一打架我就会忘记洗澡,吃饭,睡觉。”白衬衫男子走过来一脸的不满意。

女子眉头颦蹙,实在是不想听这烦人的声音。

“闭嘴!!”女子呵斥一句,白衬衫男子连忙不在说话,但脸上还是有些不屈。

“晏白言,你不许出手!”女子说着,脚下一蹬,便冲向三焱。

女子双眸中瞳孔变成蓝色,左手一团洁净透明的水,举起左手便打了过来。

“唉!”三焱蔑笑着,也不拦着,霓兮手中的水球还没有接触到他的身体,便蒸发了,霓兮眼瞳一缩,连忙退后几步。

“蓝色勾玉?不错!你和那个小子联手估计可以和我打平。”三焱说着指了指晏白言。

“什么叫做打平?我和霓一起打你,估计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玉树临风胜潘安,昆仑山上一枝花……呃……是一块玉,算了!反正我就是昆仑部麒组排号乙位的晏白言。”

霓兮冷面寒霜,就不该和他一起来,太丢人了。

林桐梓也是一阵无语,这昆仑部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话唠。

就连三焱听了晏白言的话,嘴角都忍不住扯了一下。

林沐然倒是没有任何表示,她很担心李诺,只是奈何三焱的实力太高,自己脱不开身,不然她早就去找李诺了。

“我当然知道你们,人族昆仑部,专门保护人族的隐修,总部在昆仑山中。”三焱说道。

晏白言微微的笑了一下,如果不说话的话,还算和煦,可惜他就是要说话,“知道就好,我告诉你,我晏白言可是什么都不怕的,就拿魂斗罗来说吧……”

“魂!斗!罗!”林桐梓当然是知道魂斗罗是什么东西,此时就连一向客气的他心里也对晏白言慢慢的槽意,魂斗罗是个什么东西?还好意思拿出来说?

晏白言可不知道林桐梓心中的想法,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可是杀神,只要进入魂斗罗,里面可是惨叫连连,怎么样?怕了吧?”

“怕毛线呀喂!那惨叫是游戏音效!”捷锐指着他说道。

捷锐?喂!老鼠,你走错片场了,快回去!咳!刚刚只是一个小插曲,我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继续看书。

三焱不知道魂斗罗是什么,但看林桐梓无语的表情,就猜出应该不是什么大的成就。

“请!两个人一起上吧!”三焱做了个请的手势,对晏白言和霓兮说道。

晏白言拿着扇子优雅的扇了起来,爆笑,是的,就是爆笑!虽然不应景,但他就是这么做的,什么绅士风度,一瞬间就被爆笑破灭了。

“哈哈哈!霓,你听到了吗?他叫我们一起揍他,你说他是不是彪,哈哈哈,我要把他打的他妈都不认识,呀哈哈哈,我的天,笑死我了,肚子都笑疼了。”

林桐梓:“……”

林沐然:“……”

三焱:“……”

霓兮皱眉:“……”

“哈哈哈哈哈哈!”晏白言笑的泪都流出来了,看林桐梓他们都不笑,问道:“你们怎么都不笑?这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哈,你们笑点真高!哈哈哈……!”

我们笑点高?是你笑点低吧!林桐梓无奈的看着笑的弯腰驼背的晏白言。

林沐然也是一样看着他,心道:“好笑吗?,有什么好笑的?”

霓兮带着歉意的看向林桐梓,林桐梓对着她点点头,表示能理解,其实他一点都不理解。

霓兮又看向晏白言,这家伙实在是太丢人了,以后绝对不和他一起出来了。

“咦!霓兮你怎么出手了?”晏白言看霓兮生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就对三焱出手了,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不是一起出手的嘛!

霓兮不回答晏白言,俏脸寒霜,她现在很心情很不舒服,需要发泄。举起纤纤素手中两颗篮球般的水球扔向三焱。

这次水球并没有像上次被三焱的火蒸发掉,水球打在了三焱的左肩盔甲和腹部盔甲,在他盔甲上面旋转了好大一会儿,水球才被高温蒸发,虽然并没有大碍,但三焱还是多看了霓兮一眼。

水球这么久才从他的身体上蒸发掉,那便值得三焱刮目,因为自己身体上的温度实在是高,一切水有关的东西只要一接触他,无疑会马上蒸发掉。

第8章 飞世

2021-07-22

书评(238)

我要评论
  • 上小心&热情的

    “知道了,路上小心点。”热情的老板提醒一声,笑眯眯的。

  • 小星都&摇头。

    “小诺怎么了?”乐开鸿问道,旁边的姜东和吴小星都摇头。

  • ”高圆&右手的

    “前两节课是数学,第三节课是英语,冯老师和艾老师都说不管你,直接记在《班务日志》上。”高圆圆边说边扬起右手的《班务日志》。

  • 发达了&也不会

    李诺跑过来,手中拿着那颗透明的勾玉,“看,我捡的,是不是对我的人品有些羡慕,放心,我发达了也不会忘记兄弟们的。”

  • 诺和老&他的。

    李诺走在街道上,大半夜的,街道都已经冷清了,来到一家夜市,李诺和老板打招呼,显然老板是认识他的。

  • 都睡了&了,最

    高圆圆甜美的笑了起来说道:“你都睡了四节课了,最后一节不是张老师叫你,估计你要睡都晚上。”

  • &我?”

    李诺吓了一跳,站起来不知所措,摸了摸嘴角的口水,“老师,您叫我?”

  • 。”说&着李诺

    李诺站起来,“老板,谢谢面条,来八块。”说着李诺掏出八块钱放在了桌子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