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雪宁更本也没想躲的念头。想保护好别人自己就切记是被保护好的对象。孙雪宁一脸的坚定地与绝然,丝毫也没惧意,自己是神血之人,但心但是凡心,倘若不变化,那么永远是都要活在别人想要保护别人自己就不要是被保护的对象。。...

李诺根本没有想躲的念头。

想要保护别人自己就不要是被保护的对象。

李诺一脸的坚定与决然,丝毫没有惧意,自己是神血之人,但心还是凡心,若是不改变,那么永远都要活在别人的保护伞下,自己不是古代君王,不希望任何人因为自己而离开。

九见李诺不躲,有些诧异,锁链停在了李诺面前,九条锁链距离李诺只有几厘米。

“为何不躲?”九问了一句。

李诺微微的笑了笑,“为什么要躲开?我知道,这次我躲开了,下一次依旧和这次一样,下下次难道也周而复始?还不如不躲开。”

九脑袋中破碎的记忆碎片开始重组,双眸中有些水雾,自嘲的笑了笑。

“呵呵!汝可真像一个人!当年和汝一样,傻的要死。”

九对李诺的称呼从尔变成了汝,这说明他开始正眼对待李诺,已经没有藐视李诺的意思了。

“但吾还是要透明勾玉,君命不可违。”九的话音刚落,李诺面前的锁链便飞速前刺。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九条锁链各自刺入李诺身体上的不同位置,李诺都呆住了。

“尼玛!不带这么玩儿的,不都已经被我感化了吗?按照小说不都应该装逼,装逼后不都应该放我一条命的吗?”李诺在心里不服气。

“啊——”高圆圆尖叫一声,她见李诺受伤,眼花头旋顿时烟消云散,秀美的脸上有担心有害怕,强撑着站起来,来到李诺旁边扶住他。

“呜呜,李诺!你别死!”高圆圆哭了,哭的梨花带雨,肩膀上的伤口很疼,但她已经顾不上了。

“没……没事!我!我身体好的很!”李诺说道,他能感觉到身体中的血液正顺着锁链往外溢。

“咻!”九收回李诺身体上的锁链,顿时李诺身体上犹如绽放了九朵美丽的红玫瑰。

“汩汩!”李诺听见身体上九个窟窿发出的流水声,自己不支的向后倒去。

高圆圆连忙去扶,但奈何刚刚自己也受了伤,身体虚弱无比,跟着李诺便倒下去了,自己直接压在了李诺的身体上。

李诺嘴中吐出血液,脸上被九打的红印子更加红了,衣服也被湿透了。

“呜呜!”高圆圆花容失色,急急忙忙用双手堵住李诺身体上的窟窿,可是她只有两只手,堵不完。

“呵!自己作死啊!”李诺心中恨了自己一下。

“李诺你别死!你别死!别死!呜呜!”高圆圆知道自己只有两只手根本堵不完李诺身体上的伤口,无力的倒在李诺的胸口。

胸口的血流出来便混合了高圆圆的泪水。

“班长!对……对不起了!我……我连累……连累你了。”李诺感觉的到自己快玩完了,最对不起的就是高圆圆,自己把她扯进来了。

高圆圆不说话,哭的伤心欲绝,李诺胸口的血液染红了她的脸。

“告诉……告诉……杏雪,我……我……和她……和她在一起很……很!快!乐!”李诺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呜呜!你自己说!”高圆圆喊到,“你个傻瓜,杨杏雪是我情敌啊,你自己去说,我喜欢你啊,喜……欢……你……”

李诺还没有听高圆圆说完,就已经晕了过去,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要挂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主要是自己那个守望屁股的号啊!贵啊!都没玩几把!还有撸啊撸!这个赛季自己还没开始打呀,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父亲母亲该伤心了……唉!

“汝在挂念甚?”

“父母!”李诺回答,不对!等一下!我不是挂了吗?谁和我说话?阎王!

李诺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洞,洞中有一根巨大的柱子,柱子上布满锁链,柱子下跪着一个白色长发白衣服侍的男子,锁链穿入他的身体,他被束缚着。

“难得死前还思着父母。”柱子上的光打在男子的脸上,把他俊俏的脸映的清晰可见。

“我死了吗?”李诺有些失落。

“快了吧!”男子说了一句抬头看了一眼李诺,接着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活过来的办法!”

“什么?”李诺惊喜的抬头看着男子,谁想死啊?当然是活着最舒服。

“有两个,第一个神血觉醒,但汝好似并没有这机缘,所以这就要第二个了,把吾的封印暂时解开,让吾接管汝的身体,吾可以让汝身体中的神血觉醒,并揍外面那个家伙。”

“那就第二个!”李诺心中大喜。

“哦?”男子泼了一盆凉水,“那吾为何要帮汝?”

“呃……我死后你不也消失了,你不是我的梦?”

“梦?天真!这是汝的意识世界,吾是被封印在汝的灵魂中的,汝这世死了,下一世吾依旧存在的。”

“哦!我大概懂了,那这样,你要什么,我和你换?”李诺说道。

“吾什么都不要!”男子又低下了头。

“嘶——”李诺听见男子这么回答,考虑着,突然他一拍手说道:“你刚刚说我能解开你的封印,那我给你解开封印,你让我不死,帮我打死外面的家伙。”

“嘁,汝以为汝是谁?汝只能暂时解开封印,这封印是第三代神王设下的,只有神族神王才能永远解开这个封印,汝可有能力?”

“那好办,看你这副样子以前实力一定不菲,不然神王也不会把你封印,助我成神王,我给你解开封印。”李诺才不怕风闪了舌头。

“还真敢口出狂言,和我以前差不多,老子喜欢,不过,神有什么好的?吾最讨厌神族,最不喜欢邪族。”男子说道。

李诺连忙顺着坡下,“那就不成神,祝我成第二代魔尊。”

“第二代魔尊?魔族现在没魔尊?那谁管理魔界?”男子皱眉问道。

李诺听杨杏雪讲过,魔族因为魔尊以前风华绝代,自魔尊死后魔族便把魔尊当成一种信仰,而魔界最高统治者的位子也改为魔主,魔界更是有句话叫做“魔尊只一人,永活魔族心”。

“胡闹!”男子听见李诺的解释有些生气低声喝了一句。

李诺纳闷儿,问道:“你原来是魔族的人吧,不会是魔尊那个时代的吧?”

男子不留痕迹的扯开话题,“汝再不找出吾帮汝的理由,汝就真的死了。”

“呃……,我刚刚说的不行?”

“不太现实!”

“那你说你想怎样?”

“这样吧,吾缺个传承之人,吾帮汝度过这次劫难,汝拜吾为师如何?”男子带着笑意的说道。

“好!”李诺干脆利落的答应了,这好事儿不答应?这可是小说的桥段,只要答应,那日后一定傲世九天啊,看来我就是这本小说中的主人公。

“那好啊,解决完外面的事情后,就行拜师礼,汝把汝的血滴在吾后面的柱子上。”男子说道。

“滴血啊,我刚刚流了很多血。”李诺嘀咕一句。

“这是你的意识世界,和现实是不同的!”男子提醒一句。

李诺虽然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却发现一点都不疼,这才明白,意识世界没有疼痛。

李诺走到男子的旁边,把自己手上的血液滴在了男子柱子上面,顿时,柱子犹如活了过来一般,颤了一下,柱子上面的锁链开始收缩。

男子身体上的锁链也开始松开,插入男子身体中的锁链也从皮肉中退了出来,李诺有些惊讶,锁链从血肉中退出来竟然不带一丝血液,男子身上也没有伤口。

“终于解开了,爽也!”男子站起来说道,斜睨了李诺一眼,“看好了,老子要揍人了!”说着男子便化作一道光消失不见。

“任务完成了!烦人的蝇虫终于安静了。”九看向王傲天说道:“吾和汝可以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了。”

“好啊!”王傲天不屑的笑了笑,握紧手中的画戟,指着九就准备动手。

“唔!”这时李诺睁开眼睛,“聒噪!”撑起身体,推开趴在胸口的高圆圆。

“李诺,你怎么样?”高圆圆见李诺醒过来并推开她,又惊又喜的问道。

“嗯?汝竟然还活着,吾小看汝了吗?”九有些惊疑,就连王傲天脸上也出现少许的惊讶。

李诺眯着眼睛,扶起高圆圆,对着九张口大骂,“尔可真胆大,竟敢这般与老子说话。”

九脸色沉了一下,咕噜道:“烦人的蝇虫。”

“嘁!等一下打死尔等,看看谁他妈是虫,谁又是龙!”李诺说着,伸出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在自己的身体上轻点了几下,见身上的九个窟窿止住了血,李诺又嘴中念咒。

李诺口诀很快念完,口诀最后一个字一落,顿时,乌云盖顶,风声萧瑟,天雷滚滚,李诺负手而立,一脸沉沉。

九大吃一惊,这是在干嘛?他可是清楚的很——引天劫!这人到底是谁?天劫信手拈来,他只听说过邪君这么做过。

“霹轰!”一道雷声响起,跟着就是一道紫色金钩闪电,撕裂天际,直接劈在了李诺的头顶。

“李诺!!!”高圆圆歇斯底里,李诺刚活过来就被雷劈,这大起大落让她有些受不了。

李诺全身都是电火花,但他却像没事人一样,依旧负手而立,皱了皱眉,“吾去,都他妈引天劫了还不觉醒?再来!!”

“霹轰!呲啦啦!”又是一道闪电打在李诺的身体上,这道闪电比第一道闪电威力要大的多,王傲天明显感觉地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意识世界的李诺,看见自己被雷劈,一阵害怕,那可是我的身体啊,大哥,别玩坏了,我还要的!

烟散尘静,李诺全身黑糊,衣服发出阵阵白烟,头发根根竖立,脸犹如锅底。

九奇怪的看着一言不发的李诺,不知道李诺是生是死,高圆圆则是满眼绝望,她已然觉得李诺死了,王傲天也好奇的看着李诺。

许久,李诺突然猛的睁开眼睛,一双淡金色的眸子充满威严。

九见李诺睁开眼睛,心中诧异,竟然还活着?

高圆圆却破涕而笑,嘴里呐呐自语,“还活着,还活着,还活着,再一次活了过来!”

王傲天则满眼不相信的看着李诺,对李诺高看了几分。

“终于觉醒了!”

第8章 飞世

2021-07-22

书评(459)

我要评论
  • ,谢谢&面条,

    李诺站起来,“老板,谢谢面条,来八块。”说着李诺掏出八块钱放在了桌子上。

  • 李诺吓&,您叫

    李诺吓了一跳,站起来不知所措,摸了摸嘴角的口水,“老师,您叫我?”

  • 李诺站&欠连天

    李诺站着,哈欠连天,好久才撑到下课,他还以为还有几节课,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女生收拾东西,“李诺,你怎么了?不回家吗?”

  • “站着&不爱看

    “站着!”历史老师不爱看李诺,右手拿书,左手拿粉笔,继续讲课,虽然他是个左撇子但粉笔字写的还很秀美。

  • 任叫去&的收拾

    李诺很是无奈,看来周日晚自习要被班主任叫去了,无精打采的收拾东西。

  • 李诺很&“别动

    李诺旁边的女生摇了摇他,李诺很是不满意的换了个姿势,呓语道:“别动,我走人生的巅峰了。”

  • 个人,&还叫过

    李诺回到寝室倒头就睡,衣服裤子都没有脱,寝室里面就他一个人,姜东的家在附近,所以回家了,乐开鸿和吴小星又去网吧了,还叫过李诺,但李诺实在是没有精神,所以他拒绝了。

  • 》上。&。

    “前两节课是数学,第三节课是英语,冯老师和艾老师都说不管你,直接记在《班务日志》上。”高圆圆边说边扬起右手的《班务日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