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杏雪躲过飞过来的箭矢,亲子游乐场的幻境了变为了一片森林,杨杏雪便处在这片树木中。“嗖嗖!”两支箭矢在空中带着尖啸声射向杨杏雪。杨杏雪不明白谁射的箭,她连人都也没看“嗖嗖!”两支箭矢在空中带着破空声射向杨杏雪。。...

杨杏雪躲开飞来的箭矢,游乐场的幻境已经变成了一片森林,杨杏雪便处于这片树木中。

“嗖嗖!”两支箭矢在空中带着破空声射向杨杏雪。

杨杏雪不知道谁射的箭,她连人都没有看见,翻身躲开箭矢,尖尖的狐耳朵动了一下,一点声音都没有,连虫鸣都没有,静的可怕。

“咯咯咯!”瞳发出铜铃般的笑声,“姐姐别费力气了,这个幻境除开周围的植物,就没有任何生命体了,那些箭都是自然出现的。”

“哼!”杨杏雪哼了一声说道:“你觉得我没办法了?”

“囡囡觉的没有了。”

杨杏雪嘴角上扬起来,明知故问,“是吗?你叫什么来着?”

“囡囡叫瞳啊!”瞳回答道,脸上的笑容依旧。

杨杏雪边躲开飞来的利箭边问道:“那囡囡,你几岁了?”

“姐姐!你可真有趣,囡囡的年龄早就忘记了,都不知道我活了多少年。”

“哦!这样啊!囡囡你觉得姐姐长的漂亮吗?”杨杏雪甜美的声音响起,一双眸子上翘,润唇上扬,发如绸缎,丝滑光亮,肤如脂玉,白皙光滑。

瞳不知道杨杏雪怎么突然问这么个问题,但显然杨杏雪的话充满魔力,让瞳的心中升起一股冲动,想要回答杨杏雪问题的冲动,这股冲动在瞳的心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漂亮!姐姐是最漂亮的!”

杨杏雪听见瞳回答了她的问题,心中庆幸了一下,说道:“既然姐姐这么漂亮,那瞳就解开幻境吧!”

“好的,姐姐!”瞳答应了一声。

杨杏雪见飞过来的箭矢都停在了空中,松了一口气,周围的景色像颜色遇见水一般轻轻的淡去。

顷刻,杨杏雪回到了现实世界,瞳站在她的面前,对着杨杏雪笑着。

突然,瞳的身体轻轻的颤了一下,笑容收敛,沉声道:“早就听说九尾狐善蛊惑,囡囡入了姐姐的圈套了嘞!”

杨杏雪看了看周围,车水马龙,四处霓虹,她扬手一挥,周围便变的无声无人,“你竟然能自己走出来,看来实力不错。”

杨杏雪的蛊惑之术,是用语言来迷惑住人的本心,听自己的差遣,一般蛊惑住人后,杨杏雪想解开此人身上的蛊惑才能解开,不然可是解不开蛊惑的,除非那人的实力在杨杏雪之上。

显然,瞳的实力在杨杏雪之上,自己很轻松的就解开了杨杏雪的蛊惑之术。

“清明上河!”瞳说道:“姐姐用这种类似于鬼境的法术干嘛?怕人类看见我们,还是怕我会伤着人类?”

“都怕!”杨杏雪答道。

瞳瓷娃娃般的脸上露出一丝讽意,“姐姐可是妖怪,还怕人类吗?”

“那为什么你开始出现的时候要用幻境隐藏自己?”杨杏雪反问。

瞳回答道:“囡囡接到的任务是拖住你,并不是在人间制造恐慌,而鬼镜这类法术对于一个会用幻术的人来说如同鸡肋。”

瞳说着话锋一转,“所以姐姐还是收回清明上河吧,囡囡用幻境。”瞳说完,一双绿色的眼睛发出光芒,小手一挥,周围就如同结冰,幻境一层一层的出现。

杨杏雪也不急,说道:“你现在也在自己的幻境中哦!”

瞳笑了起来,“做梦之人身在梦,噩梦可怕人不怕!”

幻境完全成型,四四方方的围墙残破不堪,周围杂草丛生,杂草中断戈锈剑若隐若现,湛蓝的天空上一个白发及腰的年轻男人负手而立,面色沉寂,另一个黑色长发的老人不怒自威,杀意波动。

“一幻两世!?”

“哎呀呀!姐姐竟然知道,是的,就是囡囡的一幻两世。”瞳带着童趣的笑容说道。

杨杏雪修炼成人形的时候听的最多的就是瞳,那个时候瞳还是魔族,可把上上下下的魔族高兴坏了,魔族都说瞳是天才,很小就发明了一幻两世这种幻术,魔族都捧着瞳,就连当时魔族的魔主都认定瞳是下一任魔主。

而瞳最出名的就是她的一幻两世,一个幻境中包括两个不同时代的世界,因为这个幻术瞳出了名,因为这个幻术瞳差点成为魔族的领头,也因为这个幻术瞳被魔族的人嫉妒陷害。

“小子!”天空中的老人开口说话,吸引了杨杏雪,而瞳却一脸崇拜的看着年轻的男子。

“我念你是魔尊可以不追究责任,但你从今以后不许见融雪。”老人带着命令的口气。

“呵呵哈哈哈!”男子大笑说道:“融雪同意吗?你作为她的父亲擅自决定不怕她生气?”

“放肆!!”老人怒瞪着男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嚣张!!”男子也怒目而视,反问老人一句,“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风残云,不要以为你是魔尊就可以无法无天,若是挑起神魔两族的战争你吃不了兜着走。”老人平静下来说道。

魔尊不屑的笑了笑,“若不是我老婆是你们神族的我早就挑起了战争。”

“你!”老人指着风残云怒不可解。

魔尊脸上笑着,显然是不惧怕面前的神王墨彧。

神王又说道:“只要你不见融雪,你怎么做都行。”

“墨融雪和我举行了魔族婚礼,那就是我老婆,我说什么都要见,还有,我就纳闷儿了,为什么融雪嫁给我就不行?融霜嫁给我你就双手赞成?都是你女儿,你未免太偏心了。”魔尊一脸的疑问。

“融霜陪不上你?”

“不是,我喜欢的是融雪,那融霜实在是刁蛮跋扈,我可不喜欢,而且融霜嫁给我也是有任务吧?”魔尊不可否置的说道。

神王听后简直暴跳如雷,有谁敢当着一个父亲说他的女儿刁蛮的?况且自己还是神王。

杨杏雪见天上两人打了起来,收回目光看向瞳,“魔尊和神王的旷世之战。”

“是啊!”瞳看着魔尊,眼中尽是崇拜。

杨杏雪眯着秀美的眼睛,“你这么崇拜魔尊,还加入邪族,魔尊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气死。”

瞳收回目光,“魔尊讨厌邪族,可是在囡囡最窘迫的时候是邪族帮了囡囡,囡囡虽然喜欢魔尊,但邪族的恩情还是要报的,魔尊大人知道了也会宽恕囡囡的吧?”

“哦!对了!”瞳说着提醒了杨杏雪一句,“姐姐要小心哦,等一下,魔尊会把你认成神王,而神王会把你认成魔尊哦!”

“什么!?”杨杏雪惊讶了一句,连忙跳开,刚刚跳开,那个地方便被神王打的泥土飞溅。

“哈哈,墨彧老家伙,你果然有些实力,看我的魔火。”魔尊说着,手掌中燃起黑色的火焰,打向杨杏雪。

杨杏雪知道绝对不能硬扛下来,虽然幻境是瞳制造出来的,但幻境中的魔尊是跟着真实的魔尊而制造,实力相差无几。

杨杏雪躲开黑色的魔火,脚下一个圆形的阵法让杨杏雪心中大叫不好。

神王默念咒语,阵法发出白色的光芒,杨杏雪连忙踩着空气向上跳起,脚下,一道龙形的白色光线直冲杨杏雪。

“大铜人!”魔尊叫了一声,杂草中的武器竟然分解重组,组成一只巨大的铜人,铜人举起拳头,砸向杨杏雪,由于铜人的巨大,拳头砸的速度虽然慢,但威力却大,在空气中形成阵阵气爆。

杨杏雪一时间没有任何办法,下有追她的龙形光线,上有砸她的铜人巨拳。

瞳对这一切都漠视,举手,杂草中所有残破的武器都凭空悬浮,一会儿,武器旁边出现很多人,这些人手握向浮在空中的武器。

杨杏雪看向脚下,只看见地上人山人海,除开邪族,七界所有众族都在,顿时大惊,“这是七界众族第一次联盟,讨伐蔚的战场。”

蔚是神族的一个低微神灵和妖族公主结婚生下的孩子,蔚刚刚懂事父亲和母亲就被神族捉去,蔚的父亲神罚而死,母亲则被神族用斩妖台斩首。

蔚心生恨,恨生魔,魔升邪,创建邪族,自称邪君。

“嘭!”天上,龙形光线和铜人的拳头一接触,便炸开,顿时,铜人的拳头四分五裂。

一会儿,几道奇怪的白色水蒸气融合起来,形成一团气体,气体逐渐变成人形,杨杏雪在人形气体中若隐若现,不一会儿便清晰可见。

杨杏雪站在铜人的手臂上,柔荑挥开周围的水蒸气,松了一口气。幸好刚刚用出了变水蒸气的法术,脸上带着幽怨,“真是的,这种不入门的法术,能叫法术?也只有那家伙能想到。”说着她脸上升起一片红霞,想起一个小男孩偷看自己洗澡被她当场抓住的场景,这个场景好似就发生在昨天,可是却遥不可及。

杨杏雪在大铜人的手臂上向下看着,下面众族围着一人,这人面容清秀,血红的头发和蓝色的头发交杂,吸人眼球,两只尖尖的耳朵竖在头发中间,一双清澈的眸子冷冷的看着众人,嘴唇禁闭,獠牙从嘴角外露。

“你们都是送死而来的?”他淡淡的问道,抬手一挥,面前倒下一大片的人,这些人就那么凭空消失,但杨杏雪知道消失的人都死了,连魂魄都灰飞烟灭了。

瞳站在蔚的旁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虽然这个蔚是她制造出来的,看不见她,但依旧是邪族的邪君。

“邪君永存!”瞳低语过后,抬起头来,看向杨杏雪,“姐姐,你说魔尊大人,邪君大人,再加个神王阁下,打不打的过你?”

第8章 飞世

2021-07-22

书评(170)

我要评论
  • &声音别

    “噗嗤!”旁边的女生笑了出来,李诺的声音别人没有听见,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 ?”李&拿着一

    见鞋带松了,李诺吃力的蹲下系鞋带,“咦?这是什么?”李诺手中拿着一颗勾玉,勾玉没有任何颜色,透明无杂质。

  • 道什么&不知道

    李诺他们并没有迟到,操场晨练后,就吃早餐,然后第一节课便开始了,李诺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只记得自己精神奕奕,坐在椅子上,手放在课桌上,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啊。”&人拔腿

    姜东打了乐开鸿一下,“你们脑子有病啊,快跑啊。”说完几人拔腿就跑。

  • &点。”

    “知道了,路上小心点。”热情的老板提醒一声,笑眯眯的。

  • 动,可&也晓得

    “今天周五啊,我晓得有些人很激动,可以回家咯,我也晓得我最后一节课很乏味,但是,公然在课堂睡觉,就是不对。”历史老师站在讲台上没有表情的说道。

  • 数学,&老师和

    “前两节课是数学,第三节课是英语,冯老师和艾老师都说不管你,直接记在《班务日志》上。”高圆圆边说边扬起右手的《班务日志》。

  • 给我选&气死我

    李诺很快回到网吧,继续打起了游戏,很久,他扔了头上的耳机,忿忿的说道:“都要把车推到了,你给我选个狙,对面奶妈站在那里,你都狙不准,气死我了。”说着他又开始下一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