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桃脸色骤然基因突变,看起来非常不开心,像是忘了林清雪正生病了住院治疗。那表情,肯定会让看见的人都倍感吃惊和生气。她,李春桃,眼里就也没自己女儿?任婕心里不很舒服了,什么叫那表情,绝对会让看到的人都感到惊讶和生气。。...

李春梅脸色陡然突变,显得相当不高兴,好像忘了林清雪正生病住院。

那表情,绝对会让看到的人都感到惊讶和生气。

她,李春梅,眼里就没有自己女儿?

任婕心里不舒服了,什么叫不快点找男朋友不行。

林清雪又不是配种的母猪,有必要一离婚就叫她找男朋友?

“妈,我刚离婚,找男朋友何必急于一时。”

林清雪失望极了,自己的妈根本不关心她的身体情况。

“刚离婚怎么了?”李春梅哎呦一声道。

“你和周云又没感情。”

“什么时候离婚都一样。”

“我觉得李凯挺不错的,你们应该相处看看。”

林清雪觉得心好凉,余光微微扫了一眼李凯,以及他送个李春梅的手镯和戒指。

自己的妈眼里根本只有钱。

她不过是一件可以用来谈判价格的商品。

看李凯条件还可以,生怕错过机会,心里比什么还着急。

“妈,我现在不会考虑找新男朋友的。”林清雪直接表明态度。

“林清雪,你说什么?”李春梅口气又变大。

“别忘了,我是你妈,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算了,什么我妈。”林清雪实在忍不住了,口气充满了强烈的失望和遗憾。

“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件商品,让自己老有所依靠罢了。”

“要是李凯钱,你会是这种态度吗?”

一激动,林清雪感到一口气上不来,不断咳嗽着。

任婕连忙走过来,轻轻拍着好闺蜜的肩膀,连她也实在忍不住了。

“阿姨,清雪现在还在住院,找男朋友的事情还是等以后再说。”任婕走过来,轻轻拍着林清雪的后背。

“以后以后,有什么好以后的。”李春梅完全就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女人,陡然提高口气。

“李凯就在这里,不用等以后。”

这一声口气很大,也显得非常强硬,好似不容反抗的命令。

林清雪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妈,心寒到了极点,这还是自己的妈?

不,她并不是自己妈。

林清雪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其实,李春梅只是她的后妈而已,并不是亲生母亲。

只是林清雪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多年来一直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事。

她也愿意将李春梅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看待。

然而,非亲生就是非亲生,就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横在她们之间。

不管自己怎么做,她,始终是个外人!

“阿姨。”李凯满脸僵硬的表情。

“您别生气,我看还是等清雪病好了以后再说吧。”

“哎……”李春梅重重叹气,啪一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仰天大叫。

“我怎么会有这么不孝顺的女儿啊。”

“只是想给她找个男朋友,让她下半辈子不愁啊。”

“看看她是什么态度。”

林清雪不是滋味的低着头,各种复杂的思绪交织汇聚在一起,慢慢点燃了心中的怒火。

“住口,什么都不要说了。”

林清雪终于爆发了,激动地大声喊道。

自己绝对不是一件任人买卖的商品。

李春梅愣住了,一时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女儿,反应过来,慢慢从位置上站起来,怒气冲冲地指着林清雪。

“你叫我住口?”

“好啊,林清雪,你真是翅膀硬了啊。”

“想当初要不是我,你以为自己可以当公司的总经理吗?”

那是一年前,林清雪的父亲刚刚去世的时候,林家的几个亲戚趁机想要瓜分公司的财产。

李春梅以为都是自己的功劳,才让公司免遭瓜分。

“那不是你,是周云。”林清雪轻轻叹气道,但是都是周云在幕后帮她,凭她和李春梅的话,根本不能对付得了那帮唯利是图的亲戚。

“周云,关他屁事。”李春梅高声冷笑道。

“你有今天的成就和地位,那都是我。”

“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

李春梅越说越激动,越说越跋扈,慢慢往前,手朝林清雪的额头指去。

“有本事现在就把公司交出来。”

“行,交出来就交出来,我今天就把公司交给你。”这样眼里只有钱的妈,让林清雪也已经忍无可忍。

“好,你有胆,我下午就把变更文件拿过来。”李春梅厉声喝道,重重冷哼一声,转身怒气冲冲地离开了病房。

李凯一看,也慌慌张张地跟在了后面。

“算了,清雪。”任婕过来劝说。

“你又不是不清楚她是怎样的人。”

林清雪慢慢转过头,目光落寞地朝窗外干枯的树木看去。

可是,令林清雪万万没想到的是,才仅仅过了两个多小时,李春梅就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小青年走进了病房。

林清雪知道两人,是李春梅的侄子和侄女,叫张俊杰和张淑惠,

“快点,马上把这份转让协议签了。”李春梅就像变了个人,满脸阴沉沉的,啪一声将手中的文件放在病床旁边的小桌子上。

“李春梅,你也太心急了吧。”任婕忍不下去,气呼呼站起来。

“臭丫头,这是我们林家的事,关你什么事。”李春梅眉头往上扬道。

“清雪已经答应把公司转让给你了,你着急什么。”任婕深深为林清雪感到不值。

这些年来,她真的将李春梅当做自己的亲妈啊。

“我着急?”李春梅大声道,连旁边病房的家属都看到了,围在外面观看着。

“我都已经这个年纪了,不着急行吗?”

“女儿那么不孝,我只能靠我自己。”

李春梅说着将笔放在了林清雪的手里,又继续催道。

“快点签字。”

“好,我签。”林清雪拿起笔,林清雪拿起笔,毫不犹豫地在转让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好好,算你干脆。”李春梅心满意足地拿起文件。

岂料,这个时候张俊杰走了过来:“妈,她真的签字了,太好了。”

张淑惠也高兴道:“从今往后公司就是我们的了。”

林清雪猛然一惊,好似被一道晴天霹雳击中,张俊杰和张淑惠叫“妈?”

脸色惊愕地看着李春梅,他们不是李春梅的侄子?

“看什么看,林清雪。”李春梅洋洋得意地看着手中的文件。

“实话告诉你吧。”

“在没有嫁给你爸爸之前,我在外面早就有孩子了。”

“再见了,祝你早日康复出院。”

李春梅没有多看林清雪一眼,转身与张俊杰、张淑惠两人离开了。

林清雪气得从病床上站起来,想追上去,怒声喝道。

“站住,李春梅……”

一不小心,林清雪啪一声摔倒在地。

李春梅,算计林家那么多年。

可恶……

书评(295)

我要评论
  • 猛然转&身,快

    高兴的话才一说完,李春梅猛然转身,快步走到周云面前,大声喝道:“离婚?倒插门的窝囊废也配提离婚?”

  • &着头,

    周云不是滋味地低沉着头,双手紧紧抓住衣服,压抑已久的怒火慢慢冒着烟。

  • 暴涨,&狂涌着

    周云手臂青筋暴涨,手指紧紧嵌进了肉里,思绪激动地狂涌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