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之城会所。“赵总,我明白错了,请你饶了我。”“我有眼不识泰山,不应该开罪林清雪,赵总大人有大量,放过我我们。”高伟和陈建阳两人跪在地上,不断地朝赵家铭叩头讨饶,额“赵总,我知道错了,请你饶了我。”。...

魔幻之城会所。

“赵总,我知道错了,请你饶了我。”

“我有眼不识泰山,不该得罪林清雪,赵总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

高伟和陈建阳两人跪在地上,不断朝赵家铭磕头求饶,额头已经磕出了两道深深的红印。

“饶了你们?”赵家铭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显得非常冰冷。

“不是我不绕你们,而是老天爷不饶你们。”

“剪刀石头布吧。”

“赢的人终生坐轮椅,输的人终生躺床上。”

赵家铭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慢慢从位置上站起来,背对着高伟和陈建阳。

“你们应该感到庆幸,至少我没要你们的命。”

两人立即慌了,啪一声瘫软在地。

夏商集团的势力谁不知道,想怎样就怎样。

今天真的是老天爷不饶他们。

两人只能绝望地伸出手,开始剪刀石头布,高伟赢了,陈建阳输了。

“动手吧。”

赵家铭头也不回,慢慢朝外面走去。

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抓起高伟和陈建阳,惨叫声凌厉响起。

第一医院。

林清雪慢慢睁开双眼,看着白洞洞的天花板,感到头很疼。

“清雪……”任婕就在旁边守着,看到林清雪醒来,高兴得眼泪都快流出来。

“我……”林清雪表情虚弱的看着任婕,感到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到了嘴边却又停住。

脑海立即浮现起自己在雨中追周云的画面。

心中涌起了一股强烈的遗憾感和失望感。

自己最后还是没有追上周云。

这一别,真的就是永远?

“对不起,周云……”

“都是我不对。”

“是我错怪你了。”

……

林清雪低着头,心中不断自道,眼眶一热,鼻子一酸,晶莹剔透的泪珠又慢慢从眼角流了出来。

她多么希望此时此刻,能有一个人能好好骂一骂她,大声地骂他。

林清雪啊林清雪,你到底在干什么。

这辈子最喜欢你的男人就在身边。

为什么你就是始终看不到。

直到他离开了以后。

才后悔,才忏悔,有用吗?

你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了。

“清雪,别难过了,身体要紧。”任婕关心道。

“医生有交代,你身体本来就虚弱,又淋了的雨,情绪不能太激动。”

“任婕,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了。”林清雪声音哽咽道。

“不会的,清雪,我相信周云以后肯定会回来的。”任婕觉得自己的安慰苍白而无力。

林清雪昏迷的时候,她也给周云打过几次电话,可是都没有接。

她感到心凉透了,这不正是周云不想再联系她们了。

“他不会再回来了。”林清雪越哭越伤心,眼泪不停地流下。

失去一个重要的人,心情是何等难受。

“混蛋周云。”任婕愤愤地咬着牙,低声骂道。

“你的心就那么狠,连最后一面也不让我们见。”

“无情无义的家伙。”

“你干嘛一定要离开”

林清雪慢慢从任婕的怀中离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目光落寞地望着窗外枯萎的大树。

脑海中浮现起了一副曾经自己生病的画面。

那时候她躺在病床上,周云就像任婕一样坐在自己的身边。

倒茶端水、照顾输液,整夜不眠不休……

可是她却厌恶周云,还骂他是没用的窝囊废。

多看一眼都感到难受。

画面一转,变成了在初中的校园里。

年少的周云被几个小混混围在墙边,她看不下去,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喝退了小混混,还帮周云擦着额头上流下的血。

从那以后,她对周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她不明白,自己后来怎么就讨厌周云?

“任婕,要是一年前他把一切都告诉我。”林清雪发白的红唇慢慢张开。

“你说我们还会不会变成这样子?”

“清雪……”任婕低着头,没有回答。

她也不明白,权利滔天的周云,为什么就不直接显露身份。

“清雪,算了,还是别想周云了。”任婕继续低声骂道。

“他就是一个混蛋。”

“不,真正混蛋的人是我。”林清雪低声道,转头望着病房门口。

“其实,我真的希望他现在出现。”

任婕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哎呀,清雪……”这时,李春梅换慌张张地走了进来。

“清雪啊,怎么回事,你怎么变成这样子。”

“是哪个混蛋把你害成这样?”

“快点让我看看。”

李春梅走到病床边,后面还跟着一个身材胖胖的,面容一般,带着眼镜的青年,手里提着一篮水果。

“妈,我没事。”林清雪擦干眼角的泪水,不想让自己母亲担心。

“跟妈说,是哪个混蛋欺负你了?”李春梅追问道。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没人欺负我。”林清雪说谎道,并朝旁边的任婕看了看。

“对,阿姨,清雪只是不小心摔倒而已。”任婕帮忙圆谎道。

“清雪啊,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李春梅满脸心疼不已的表情。

“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妈怎么办。”

然而,李春梅短暂的关心之后,将带进来的男子引到了病床前。

“清雪,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李凯。”

“是妈的牌友介绍的,家里开了一家很大的工厂。”

李春梅笑嘻嘻的,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女儿现在还在病痛之中。

“清雪,你好。”李凯面带笑容道。

“你好。”林清雪客气地看了一眼,随后目光转向窗外的枯树。

“清雪,李凯这小伙子真的很不错。”看得出来,李春梅对李凯相当满意。

“一见面就给妈买了这些手镯戒指当见面礼。”

“听说你住院,还说要过来看你。”

李春梅举起手,将手镯和戒指横在林清雪面前。

任婕忍不住狠狠白了李春梅一眼,心中深深叹气。

林清雪也是有够倒霉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妈,她还在住院,李春梅就迫不及待想给他介绍新男朋友。

“妈,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我现在还不想交新男朋友。”林清雪继续望着窗外。

李春梅的表情僵住了,脸色惊愕地看着手镯和戒指。

“林清雪,你说什么?”刹那间,李春梅大声道,口气显得着急。

“你都离婚了,不快点找男朋友怎么行。”

书评(258)

我要评论
  • ,尤其&人看了

    林清雪是个大美女,身材曼妙高挑,肌肤柔滑雪白,比例还挺完美的,尤其是脸蛋非常清纯,令人看了一眼就绝对忘不掉。

  • 碰都不&一下,

    她从来没有将他当成丈夫,碰都不让他碰一下,和他出门都要躲得远远的,生怕被人知道他是自己丈夫。

  • 吃软饭&只配忍

    没错,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只会吃软饭,没有身份和地位,只配忍受丈母娘和妻子羞辱的上门女婿。

  • 全力,&一堆没

    对他而言,世人苦苦追求的金钱和全力,不过是一堆没用的符号罢了。

  • 能喜欢&上他,

    不想再继续装下去了,就算自己还喜欢着林清雪又怎样,她根本不可能喜欢上他,这样的付出毫无意义,浪费时间罢了……

  • 李春梅&手叫好

    李春梅愤怒的表情顿时笑成了一条线,拍手叫好道:“太好了,清雪,总算可以摆脱整天只会混吃等死的窝囊废了,妈做梦都等着这一天啊!”

  • 李春梅&声喝道

    高兴的话才一说完,李春梅猛然转身,快步走到周云面前,大声喝道:“离婚?倒插门的窝囊废也配提离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