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雪,周云真的还不喜欢你。”“他是夏商集团的总裁。”任婕眉头紧锁,一脸心急,深怕遗漏掉,口气将林清雪晕倒以后的事情说了出。“是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冲出魔幻之城“他就是夏商集团的总裁。”。...

“清雪,周云真的还喜欢你。”

“他就是夏商集团的总裁。”

任婕眉头紧锁,满脸着急,生怕漏掉,一口气将林清雪昏倒以后的事情说了出来。

“是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冲进魔幻之城会所将你救出来。”

“是他愤怒不已,狠狠教训了陈建阳十几个人。”

“是他十分担心,急匆匆抱着你来到医院。”

“是他一年来在背后默默帮助你啊。”

任婕一声一句强调道,越说越激动。

她深信不疑,周云绝对还爱着林清雪。

林清雪一动不动,目光显得呆滞地看着前面,思绪犹如惊涛骇浪般剧烈翻滚着。

一直以来,令自己看不上眼的窝囊废丈夫,原来有着如此显赫的身份。

自己错怪他了,他入赘到林家,根本不是为了钱,更不是为了吃她的软饭。

可是为什么?

一年来入赘到她林家,他整天只会拖地洗衣服刷厕所?

整天只会窝在家里?

整天只会摆出一副颓废样?

难道他真的只是单纯喜欢上她而已,一切仅仅是爱情罢了。

愿意为了她,不惜屈尊放下身份,为她做这些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清雪,洗脚水来了。”

“饭菜准备好,该吃饭了。”

“最近你感冒了,我给你煮好了驱寒的热汤。”

“换季的衣服已经全部洗好,在衣柜放着。”

……

忽然,林清雪的脑海中浮现起和周云平日里在一起的画面,他为她所做的点点滴滴。

是那么的平凡、真切和暖心啊。

以前这些事情是多么令自己讨厌,多久不入她的眼。

现在想来,林清雪内心涌起一股巨大的感动,仿佛周云就站在她的身边,一句一句地关心着她。

林清雪的眼眶快速热了起来,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任婕……”林清雪一头扎进了任婕的怀中,呜呜呜低声哭了起来。

“我……我对不起周云……”

“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那样对他。”

“都是我的错……”

“周云,对不起……”

……

林清雪越说越激动,泪水哗啦啦的直流,最后只剩下本能了,不断地道歉着。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她错过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啊。

“清雪……”任婕心情复杂地轻轻拍着林清雪的肩膀,深深为她感到心痛,她真的好傻,全世界最好的男人就在身边。

“周云……”林清雪猛地从任婕的怀中离开,拔掉手中的点滴针管,一道殷红的血从手腕流了出来。

她要去找周云。

她要向周云说声对不起。

她要请周云原谅自己。

然而,林清雪的身体还是很虚弱,一步小心,差点摔倒在地。

“清雪……”任婕快步走过去,扶住林清雪。

“我现在要去找周云,我要向他说声对不起。”林清雪不断重复道。

“冷静点,清雪,他现在去处理你公司的事情,很快就会回来的。”任婕关心道,心疼地看着好闺蜜手腕流出来的血。

连忙抽出一旁的纸巾,按住林清雪的手腕。

“你说他会回来?”林清雪满脸着急,双手紧紧抓住任婕的手腕,微微颤抖着。

“是的,他会回来的,肯定会回来的。”任婕不断点头道,把林清雪扶回病床上。

“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养病。”

“要说对不起的话,等他回来再说。”

林清雪迟疑地坐了下去,不知为何,内心隐隐产生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清雪文化公司。

小秘书李婷婷、市场部经理谢雨、财务部经理陆文娟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画面,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敢相信。

林清雪的窝囊废丈夫,一句话就让所有讨债的人都离开了。

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更是让李婷婷等人觉得简直就是在做梦。

夏商集团的常务副总裁赵家铭带着人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走到周云身边,汇报已经将讨债的人彻底赶走了。

“周云,你是……”李婷婷迟疑地走向前。

“你们放心吧,从今天开始,夏商集团会恢复与清雪文化公司的合作。”周云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

“对不起,是我给大家造成麻烦了。”赵家铭转身对着周围的人道歉道。

“我会亲自向你们林总道歉,请大家好好工作。”

李婷婷等人迟疑地看着对方,赵家铭向她们道歉?

难道周云就是夏商集团的总裁,对清雪文化公司的封杀是赵家铭在背地里做的?

周云正是为了帮他们而来。

“以后好好帮清雪吧。”周云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公司危机就这样神奇解决了,众人又惊又喜,疑惑地看着周云,不少人想冲过去问个明白,但反应过来,周云已经离开。

他们更是感慨,林清雪的前夫,原来这么厉害。

不禁为林清雪感到惋惜。

遇到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能和他离婚呢。

姑苏市第一医院。

天空突然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路上的行人慌慌张张地用手挡着雨,朝大街两边的店铺跑去,寻找躲雨的地方。

一辆显眼的劳斯莱停在了医院门口,引得众人纷纷瞩目看来。

“周总,您真的不再去看看林清雪?”

砰一声,赵家铭打开了车门,低着头问道。

“不去了。”周云扫了一眼医院,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

他已经决定离开了,回首都的飞机也已经安排好了。

自己和林清雪已经离婚,此时再回病房看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何况……

从今往后,她是她,自己是自己,是两个世界毫不相干的人。

“可是周总。”赵家铭想劝说。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周云是一个狂霸冷酷的人,但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内心深处绝对还是想回去看看林清雪的。

“好好向林清雪道歉吧。”周云头也不回道,催司机准备开车。

“还有,给我好好教训高家、陈家的人,让他们变得一无所有。”

劳斯莱斯缓缓离开了,融入了滚滚车流之中。

赵家铭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快步走向医院。

来到病房,护士正在为林清雪更换点滴,赵家铭走了进来,低着头向林清雪深深道歉,请求她原谅,并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一切都是他做的,和周云一点关系也没有。

“周云呢?”林清雪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对赵家铭的道歉并不在意,在意的是周云。

“周总……”赵家铭迟疑道。

“告诉我,快告诉我,周云他什么时候来。”林清雪口气一下子变得着急。

“他应该不来了,已经出发准备回首都。”赵家铭小声道。

“周云不来了?”林清雪一把推开护士的手,跳下床,猛地跑出了病房。

周云,等等我……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说完,&口气,

    说完,周云深深叹了口气,低着头走出了林家大门,离开了这个伤心不已的地方。

  • 付出,&清雪无

    然而,一次次的真心付出,收获的却是林清雪无尽的冰冷和厌恶。

  • &的水珠

    她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几颗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香肩往下滑,空气中弥散着浓浓的香味。

  • 还重要&,结果

    自己把她看得比什么还重要,结果却被她看成什么都不是。

  • ,一脚&将面前

    李春梅满脸尖酸刻薄的表情,越看周云越不顺眼,一脚将面前的凳子踢开,手朝周云凌厉地指过去。

  • “好的&,妈,

    “好的,妈,您稍等,我晾下这两件衣服。”周云手里拿着衣服,正准备往衣架上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