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一元钱,凌大少就气愤不已,这女人,就自己的身材就自己的面相就自己的权势是平常路边,不,就算是高级的“鸭”能比的上他凌西南吗?然而他凌西南竟破了个记录,当了最廉价的“鸭”,让...

说到一元钱,凌大少就气愤不已,这女人,就自己的身材就自己的面相就自己的权势是平常路边,不,就算是高级的“鸭”能比的上他凌西南吗?然而他凌西南竟破了个记录,当了最廉价的“鸭”,让人气到发指。

想起自己黑历史也很无奈,饶有兴趣的托起下巴欣赏起了苏新的睡容。

其实这女人安静起来也挺女人的,恬静十分。

凌大少想着想着竟有些出魂,自己好笑的摇摇头。

看向闹钟,已经是凌晨了,凌西南想要将苏新哄回家,却发现苏新睡得很熟很香,便也没有去叨扰她,拿了一张毛毯盖在了苏新的身上。

自己则躺在沙发上闭目。

北市8月的天气很燥热却多变,并且夜里风微凉,上半夜还是清亮的夜空,下半夜风就开始肆意的刮,途中还带来充满凉意的雨,雨愈下愈大,敲打在树叶上的声音特别清晰。

凌西南公寓外是一排常年青葱的树,所生叶子极大,晴日里吸收二氧化碳的功劳者此时此刻成了奏乐者。

凌西南睡得轻,听见这声音自然是起来了,到窗口站了一会,抽了根烟,看着屋外的景象确实不错,不过他还是掐灭了烟头,将窗户关上,如果独自一人的话也许会倾听一下,不过此刻还有另一个女人。

她已经很忙睡得很晚了,不能再吵醒她。

夜已经慢慢凉透人心,凌西南已经不能够再让苏新睡地毯了。

凌西南轻轻的抱起女人,他想,这女人怎么抱起来跟羽毛似的。原来她不是看起来没份量,原来是真的没份量。

苏新的头歪着靠在凌西南的胸口。

被人突然抱起,只换了个舒服的动作,便接着睡了。

他低头看怀里的她,其实她真的很美的,很清雅,大方,像朵牡丹般却又如玫瑰般。

他将苏新放在了自己二楼的卧室,在爬楼梯时,他也是让苏新很安稳的沉睡,走路吱吱嘎嘎的声音都放的很轻。

苏新闭着眼睛在床上将被裹成一团,自己则找了个更舒服的睡法钻进被子里。

被子里男性的气息充斥着她。

凌西南将卧室腾给了苏新后,自己去了书房坐着。

天意不美,下半夜雨才刚开始下没一会就开始打雷了,在闪了第一道光后,苏新放在客厅上的手机就响了,它的声音和雨声比起简直弱爆了,所以被忽略也是正常的事。

下一秒,电闪雷鸣,旁边的卧室传来一阵咚咚的响声。

凌西南赶忙走过去,打开房门发现苏新正闭着眼双腿跪在床边,脸埋进怀里,不断颤抖着。

他在苏新旁边也跪下一只腿拍拍苏新的背,嘴里还念念有词,“好了,乖。”

苏新闭着眼转向他,双手搂住凌西南的脖子,像一只迷路的小鹿,将脸贴在他的怀里,身体还是不止的发抖。

又一次的雷声轰鸣,闪电转瞬即逝的光将黑暗的卧室照的透亮,凌西南能清楚的看到苏新的眼泪顺着脸庞流下,嘴唇被她咬的溢出淡淡血珠,洒在她充满活力的嫩黄色的睡衣上。

每打一次雷,苏新就哆嗦一下,呜咽声从她口中发出真的是格外令人疼惜,巴掌大的小脸早已被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的不知名液体染湿。

凌西南抱着她,将她的脸微微偏过,用手替她擦拭着,温热的手心抚在苏新的脸上有些莫名的吸引苏新,她主动将脸紧紧贴在他的手掌里,他手掌刚好大小的脸上仍是紧闭双眼,泪流不止。

他不知道苏新到底是怎么了,但他此时能做的就是尽力去安抚她。

他将苏新的整个身体都圈入自己的范围之中,他用言语温暖她,给她安慰,可她还是一直打哆嗦,一直咬嘴唇,眼看嘴唇就要废了,凌西南一个手指头伸入她的口中。

小丫头咬人真狠,对自己也能狠起心来。他用另一只手拍打她的背,好久,她才开始慢慢停止哭泣。

她在抽噎,想哭却不想哭出声音。

就在凌西南以为苏新平静下来后,又一个雷声震耳,她在他怀里猛地颤抖。

他将下巴抵在她的头上,声音十分温柔,“乖……不怕,我还在。”

第1章 分手

2021-06-11

第1章 分手

2021-06-11
  • 顶级影后,总裁盛宠来袭

    作者:苏简

    类别:职场 | 连载中

    编辑:捱过春秋 | 在读:15584 人

书评(231)

我要评论
  • 了,却&出一副

    “你怎么在这?”男子皱着眉头似是有些不满却有有些担心,他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却仍是装出一副君子的样子,“外面风大,你先回去吧。”

  • 听到苏&被他挑

    “我,阿雅,我没有这个意思。”听到苏新提出分手顿时有些慌张了,原来旁边女子拉着他衣袖的手也被他挑开,他神色慌张,“我…阿雅。”

  • ,虽说&,却还

    “哎呦,走嘛!”安一卡也不例外,虽说想要向苏新说些什么,却还是被女人无力的拉扯脚步晃动。

  • 巧了,&她好像

    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便随便找了个房间就钻了进去,呀!正好是洗手间,太巧了,不过,她好像并没有发现格局有些不一样,看见有马桶,苏新二话没说,头就伏在了上面,痛快之后,小老鼠贼精贼精的左瞧瞧右望望。

  • ,带着&。

    “你还能说些什么呢,带着你的小女友走吧。”苏新背对着那对男女,面无表情的说道着。

  • 凭什么&新越想

    妈的,凭什么这样对她。她又没做错什么,想起来还真是可笑,未婚老公出轨,小三是闺蜜,苏新越想越懊悔,呵,真是讽刺。

  • &视线,

    苏新单手开着车奔驰在人烟极少的公路上,眼泪模糊了自己的视线,可是却感觉不到疼痛,她突然笑了,咧开自己并不想裂开的嘴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