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新望着他,呆愣了好一会,很好看的柳叶眉蹙起,丝毫不我相信的问着,“你在开玩笑嘛?”凌西南也没说话的,而已指了指床单。苏新拙笨的挪了挪位置,郝然看见了床上那一抹红,很鲜苏新笨拙的挪了挪位置,郝然看见床上那一抹红,很鲜艳。。...

苏新看着他,呆滞了好一会,好看的柳叶眉蹙起,丝毫不相信的问道,“你在开玩笑嘛?”

凌西南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床单。

苏新笨拙的挪了挪位置,郝然看见床上那一抹红,很鲜艳。

“你先出去,我要穿衣。”她强忍住自己的委屈很淡定的说,只是表情依旧不变的呆滞。

“你…”话还没有说完,“我叫你滚出去,你特么的是不是没有听见,滚,滚啊!”苏新抄起枕边唯一的物品就往凌西南的身上砸去。

手机被砸在地上,屏幕碎裂的像良人破碎的心。

凌西南看着床中央凌乱且无助的她,没有说话,抿了抿嘴,把门带了去。

门刚被合上,苏新就蜷缩在床上,双手捂住脸颊,懊悔且自责的啜泣,自己保守多年的贞操被一个陌生男的带了去,而自己的男友却因为自己的拒绝而分手,想想还真是可笑,还不如…当初给了彭亚军。

她低头沉思了好一会,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捡起自己被砸得体无完肤的手机,看着屏幕,映出自己姣好的面容,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就被苏新用胳膊抹了去。

缓缓的走进卫生间,那里有一面镜子,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身上发红发烫的抓痕。她真真想不到这竟然那么乌龙。

她收拾收拾自己,把头发利索的扎了起来,却突然想到自己撕碎在地板上的衣服,正在捉急不知所措时,浴室的柜子上粉嫩的盒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跑过去,将盒子接了下来。

打开盒子,里面躺着的是一身运动服还有一套大红色的内衣。苏新有些咂舌,这个人…品味也真是有问题,之后没有丝毫犹豫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红色的内衣更衬得出苏新身材的姣好与娇嫩,C罩杯被挤得好像有了D的样子,苏新不免脑袋挂黑线。

穿了衣服之后,从沙发找到了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这对自己形成阴影的地方。

“嘭”门刚被苏新拉开就看见凌西南倚靠在门边上。

“不错,果然运动服也是蛮适合你的。”凌西南满意的看着苏新。

苏新看着眼前这个男的,当下实在是喜欢不起来,“你走开好吗?我想我跟你没什么瓜葛。”说完开始无视凌西南,眼睛望向别处。

“现在是没有什么瓜葛,不过2周之后就不一定了。”凌西南耸耸肩,玩味的看着苏新,还向苏新抛了个媚眼。

偏了偏头,果断继续忽视凌西南。

苏新侧过身来,指了指眼前这个男人,“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轻薄的男人。”

“怎么样?现在见过了吧?还尝过了吧?感觉怎么样?”

“滚,我告诉你,我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非要有关系是吧?”苏新笑笑对着凌西南,开始在包里摸索。

凌西南好笑的看着这个女人,一会发怒,一会欣喜,看着苏新紧凑的眉头,竟有种想抚平的冲动。

还没多想什么,就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放进了上衣口袋里,凌西南低头看着。

苏新吐舌头,做着鬼脸,“你的滋味我尝过了,很不错!”然后撒腿就跑。

凌西南看着撒腿跑的苏新得背影,什么叫“你的滋味我尝过了”?摸摸上衣口袋,里面是一枚硬币。

突然想明白了……

第1章 分手

2021-06-11

第1章 分手

2021-06-11
  • 顶级影后,总裁盛宠来袭

    作者:苏简

    类别:职场 | 连载中

    编辑:捱过春秋 | 在读:15584 人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上的人&瑟发抖

    幸好路上的人少,不然肯定不少人认定她真的是傻子。一阵寒风吹过,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

  • 那个男&转过头

    那个男人感到有奇异的目光,赶快转过头来,苏小姐吓得赶快就逃跑了。

  • 没有她&是活不

    酒吧里越来越嗨,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角落里还有个女孩。没有人注意到女孩落寞的神情,更没有人会想着上前问候几句。女孩此刻认为:没有她,地球依然会转,别人又不是活不下去。

  • 开着车&级的一

    苏小姐开着车来到了城里较为烦乱却很高级的一个酒吧,自己一个人在喝闷酒。

  • 视线,&笑了。

    苏新单手开着车奔驰在人烟极少的公路上,眼泪模糊了自己的视线,可是却感觉不到疼痛,她突然笑了,咧开自己并不想裂开的嘴笑了。

  • !正好&不一样

    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便随便找了个房间就钻了进去,呀!正好是洗手间,太巧了,不过,她好像并没有发现格局有些不一样,看见有马桶,苏新二话没说,头就伏在了上面,痛快之后,小老鼠贼精贼精的左瞧瞧右望望。

  • 越灌越&人喝醉

    一瓶接着一瓶,从来都没有间断过,她想把自己灌醉,可是,越灌越不醉,这是怎么了?他的双颊红红的,想让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可是猛地站起来:“来人,给我一瓶可以让人喝醉的酒!”

  • 后面闭&去看着

    苏新在后面闭合眼睛,怎么也不敢转过头去看着他们扬长而去的背影。

  • 刻就站&冲动,

    清风吹拂着苏新的脸颊,发丝缠绕着,她低垂的眼眸流露出淡淡的伤感,她此时此刻就站在距离爱人不足十尺的岩石后面,她没有想要上去拥抱爱人的冲动,她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