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早晨,那缕金色的阳光从窗外射入而入,照在黎轻烟狭长性感妩媚的眼睫毛,片刻,性感妩媚睫毛轻轻一颤,一双美眸,缓缓地睁开眼睛。闹钟低沉响了,将极美的女神总裁闹醒,黎轻烟揉了揉闹钟急促响起,将绝美的女神总裁吵醒,黎轻烟揉了揉惺忪的美眸,下意识的伸了一个懒腰。。...

次日清晨,一缕金色的阳光从窗外斜射而入,照在黎轻烟狭长性感的眼睫毛,片刻,性感睫毛微微一颤,一双美眸,缓缓睁开。

闹钟急促响起,将绝美的女神总裁吵醒,黎轻烟揉了揉惺忪的美眸,下意识的伸了一个懒腰。

忽然,一股奇异的温热让腰部十分舒适,再也没了往日的疼痛不堪。

黎轻烟绝美的俏脸一滞,她没想到,平日早上的疼痛,今天竟然消失不见了。

难道是那个家伙昨晚给自己按摩的功劳?

黎轻烟神色狐疑,虽然那个家伙昨晚给自己按摩很舒服,但是黎轻烟没想到的是效果会那么好,今天早上竟然破天荒的腰与小腹都不疼了。

黎轻烟穿着睡裙,美眸惺忪的踩着凉鞋款款下楼,一眼便看见,苏晓云与苏蕾已经坐在了饭桌边,已经吃起了早饭。

“小烟,你每天都那么晚起吗?“黎轻烟一屁股坐在苏晓云的边上,苏晓云饶有意味的开口。

“这有什么?”黎轻烟夹起一块三明治,绝美的俏脸露出毫不在意的神色。

“你在宾夕法尼亚商学院上学的时候,每天作息可是很准时的,如果被那些媒体爆出来,堂堂沪海市的第一商界美女,在家里竟然那么邋遢,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心碎了。”苏晓云毫不客气的说道。

黎轻烟美眸狠狠地瞪了一眼苏晓云,“苏晓云,你在海外,除了讽刺我,别的都没学会吗?”

“当然不止这些,”苏晓云美眸扫过黎轻烟高耸的胸脯,“我还知道,像你这种规模,在华夏足以傲视群雄,但放在海外,跟平A没什么区别。”

“神经病。”黎轻烟白了苏晓云一眼,一旁的陈北趁机讨好笑道,“黎总平日在公司日理万机那么忙,当然要多一些睡眠时间,来调整一下自己啦。”

”这还差不多。“黎轻烟淡淡瞥了一眼陈北,难得没有生起厌恶之心。

早餐过后,黎轻烟又花了半小时在梳妆镜前打扮化妆了很久,才穿着一身银色的连衣裙,款款从二楼走下,向豪宅外,高贵翩翩走去。

那一身银色高档的连衣裙,将黎轻烟曼妙完美的身材勾勒而出,一双雪白精致的裸玉足踩着细高跟,踩在地上,响声清脆悦耳。

黎轻烟走到豪宅门口,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黎轻烟黛眉微蹙,拿出手机接通之后,神色露出布满之色。

“不行!我不同意!”

黎轻烟与电话那头争执了几句,精致莹白的俏脸浮现一丝怒意,扭头,怒气冲冲的娇瞪着陈北。

“黎总,怎么了?”坐在餐桌上的陈北一愣,对此毫不知情。

“跟我一起去公司,有人请你过去喝茶!”黎轻烟银牙紧咬,她不懂,为什么要将这个男人也带上!

她不明白那个人的内心想法,可她没有办法,去忤逆那个人的命令。

“好嘞。”陈北懵逼了一会儿,随即反应过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黎轻烟居然主动带自己去公司!

这简直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待遇,一旁的苏蕾嘴角一抽,看向陈北的目光更加鄙夷不屑。

在她看来,分明是昨晚陈北的糊弄,忽悠了黎轻烟,得到了她的信任,渐渐的一步步接近黎总。

苏蕾越发的对陈北这个骗子厌恶,越来越想找个机会拆穿他!

陈北不敢怠慢,抓起一个三明治和一盒牛奶,便朝着那道已然走出豪宅的绝美倩影狂奔追去……

苏蕾的驾驶技巧十分高超,曾经身为特战队的副队长,苏蕾连坦克飞机,各种载具都极为精通,像这种轿车的驾驶,自然是易如反掌。

迈巴赫S级,在早高峰的路段没有任何堵塞,在苏蕾的驾驶下,化作一道黑色幻影,不断的闪躲疾驰,却让坐在车内的黎轻烟和陈北十分舒适,没有任何颠簸的感觉。

黎轻烟和陈北坐在后排座位的两侧,中间放着黎轻烟的包包,当作三八线,按照黎轻烟的说法, 陈北不能触碰到这个包包,否则黎轻烟立即让陈北坐到前排的副驾驶位。

即便如此,坐在后排闲来无事的陈北,还是忍不住将目光停留在黎轻烟那双绝美的黑丝美腿上,一双勾人的极品大长腿交叠在一块,挤出一道诱人的缝隙,长发斜披,身上散发着的迷人幽香, 让陈北内心蠢蠢欲动。

陈北就这么一直看着,双目渐渐被黎轻烟那完美的身材,和绝美魅惑的容颜吸引住,一直顺着性感的锁骨向下扫去,一直到那堪堪到大腿处的裙摆……

“还没看够么?”不知不觉,正当陈北看的入迷之时,忽然,一道冰冷充斥杀气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让陈北虎躯一震,恍然回神,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起,竟然把脑袋凑了过去,就差钻进了那双腿挤出的缝隙……

而当他抬头之时,顿时看见一张漂亮却杀气腾腾的面孔,正皱着眉头冷漠的看着他。

“黎总,我前面看见你腿上有一只蚊子……”陈北讪讪一笑,黎轻烟双臂环胸,冷冷的俯视着他。

这种蹩脚的话,女神总裁怎么可能相信呢?

黎轻烟黛眉紧蹙,绝美的容颜越加厌恶,一把伸出玉手,将陈北的脑袋推了回去。

前排的苏蕾目光平视前方,余光扫过后视镜,看见陈北这模样,越来越肯定昨晚的判断。

而苏蕾和黎轻烟没有察觉到的是,虽然陈北笑容充满尴尬,但他的双目中却饶有深意的看向前排的苏蕾,眼神深邃无尽。

他自然是做给苏蕾看的,苏蕾的内心想法,他怎么会不知道?

半小时后,迈巴赫S级缓缓停在了黎氏大厦的门口,车门拉开,陈北跨出车外,一手护住车顶,一手向车内伸去。

一只素白的纤纤玉手探出,搭在陈北的手上,紧接着,一道绝美的身影从车内跨出,一双高跟鞋踩在地砖,响声清脆,瞬间成为了黎氏大厦门口的焦点,吸引无数人的注意。

黎氏集团的美女总裁,黎轻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她身边那个男人是谁?

许多黎氏集团的员工,将疑惑的目光向陈北身上投去,这个邋遢不堪,满脸胡渣子,笑容还充满着几分猥琐,居然能牵着大名鼎鼎女神的手?

他是谁?

突然,一些员工看见陈北的身影只觉得眼熟,这才恍然想起,这,不是黎家那个废物女婿么?

很快,这则消息,如重磅炸弹般迅速炸开,许多看向陈北的目光,充满玩味不屑。

“赶紧进去。”黎轻烟一脸嫌弃的将陈北的手甩开,踩着细高跟,匆匆向电梯冲去,她根本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和陈北的事情。

“走吧。“苏蕾催促道,陈北盯着那道倩影,嘴角扬起一抹深邃的弧度,这才追了上去。

等陈北和苏蕾一路到了黎氏大厦的顶层时,跟着秘书林雪,一路走进了会客室之中,一进去,就看见黎阳和戴浩南正坐在会客室,谈笑风生,聊得十分愉快。

“爸,喊我和陈北来干嘛?”黎轻烟双臂环胸,磁声问道。

黎阳看向黎轻烟,微微一笑,“我听说集团和云浩资本达成了合作,所以请浩南喝两杯茶,前段时间董事会有些事情要处理,来不及为浩南接风,这次茶宴,就算补上了。”

“轻烟,你这次做的非常好,有云浩资本,黎氏集团这次甚至有机会一跃成为华夏的龙头企业,股票已经连着好几天涨停了。”

“那干嘛叫他过来?”黎轻烟双臂环胸,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

“是浩南说想见一见的。”黎阳看向戴浩南。

戴浩南缓缓一笑,说道,“上次见陈先生的时候,就被陈先生的厨艺给惊讶到了,这次想用这杯茶,来还几位的人情。”

陈北讪讪一笑,十分谦虚的说道,“戴先生,我只会烧个菜做个家务啥的,哪有资格承您的人情啊!”

戴浩南饶有深意的看向陈北,笑容越发深邃,他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断指之夜,面前这个男人跟自己说过的话,和自己承受的断指之痛!

他没有忘……待会儿,他便会让陈北,付出惨痛的代价!永无翻身的机会!

庞大的黎家,实力强悍,甚至能上海外的富豪榜,但在戴浩南的眼里,犹如蚂蚁,弹指即可毁去!

“是啊,他只是一个家庭妇男,浩南,你言重了,他还没有资格让你欠下人情。”黎轻烟开口,戴浩南是什么人物,是陈北这辈子都难以达到的高度,怎么能让戴浩南说欠下人情呢。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402)

我要评论
  • 种,黎&一起。

    就在这种,黎轻烟的手机响了,黎轻烟接通电话后,很快,精致的黛眉便紧蹙在了一起。

  • 面正在&勤劳办

    一位位深夜值班的同事相继离去,路过一间办公室,透过窗户,看了一眼里面正在勤劳办公的绝美倩影,流露出一丝敬佩的神色。

  • 心烦意&思虑。

    而陈北正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为那双完美的玉足按摩,轻轻的揉按,他抬头,看见黎轻烟心烦意乱皱着眉头的模样,还有刚才的那通电话黎轻烟说的话,让陈北陷入思虑。

  • &陈北走

    “你是……黎总的朋友?”孙梦放下些许警惕,缓缓向陈北走去。

  • 来:“&哪个不

    电话那头青年一愣,随即诧异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哪个不开眼的,敢找我嫂子麻烦?”

  • 工作狂&总对你

    “孙主管果然是黎氏集团的工作狂人,怪不得黎总对你赞赏有加。”陈北点燃一根烟,缓缓吐出了一口烟雾,嘴角挂着一抹笑意。

  • 谁?”&外。

    “你是谁?”绝美倩影神色警惕,对这位突然出现的男人,感觉很意外。

  • 处,一&寒芒缓

    陈北扭头,看向黎轻烟安详的躺在床上,眼眸深处,一抹森冷寒芒缓缓酝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