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做按摩?”黎轻烟精致优雅绝美的容颜,闪现出了一抹半信半疑。陈北给过她意外的惊喜,但很多时候都是陈北地乱乱编的,都是口才好。而做按摩这种东西,黎轻烟更本不我相信,自小到大多不陈北给过她惊喜,但很多时候都是陈北胡乱瞎编的,都是口才好。。...

“你会按摩?”黎轻烟精致绝美的容颜,浮现了一抹半信半疑。

陈北给过她惊喜,但很多时候都是陈北胡乱瞎编的,都是口才好。

而按摩这种东西,黎轻烟根本不相信,从小到大都不会去什么按摩店,洗浴中心。

她只相信现代西医,但是现在苏蕾却告诉她,即使是现代西医对这种暗伤也无能为力。

结果这家伙突然蹦出来说自己有办法,很难让黎轻烟选择不去相信。

苏晓云看着陈北,妩媚一笑,”你确定按摩对暗伤有用?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按摩能治什么病。“

“黎总,让我试试,试了你就知道了。”陈北嘿嘿一笑。

黎轻烟思虑片刻,抬头看向苏蕾美眸流露出征询的眼神。

“黎总,不妨让他一试。”苏蕾看了一眼陈北,内心冷笑,她很想看看,陈北这牛能吹到什么时候,连按摩治病这种荒唐说法都能扯出来!

等到时候黎轻烟发觉没效果了,自己在拆穿他也不迟,苏蕾终于明白为何黎轻烟那么讨厌这个家伙了,满嘴谎话,跟地痞混混没什么区别,怎么可能让人心生好感?

“让他试试吧小烟,万一真有用呢。”苏晓云磁声道。

“如果没用,今晚你给我等着!”黎轻烟美眸狠狠的娇瞪了陈北一眼,威胁道。

陈北搓着手走到了黎轻烟身边,内心暗暗激动,这特么的终于被自己逮到机会了……这是黎轻烟第一次心甘情愿的让他触碰抚摸自己的酮体!

黎轻烟坐到了黎轻烟的身边,把那双大长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后,陈北终于有机会在黎轻烟意识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接触这双完美的美腿。

在两道目光的注视下,陈北将自己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搓热,轻轻放在了那双堪称极品的大长腿上。

陈北刚把手放上去,黎轻烟眉头便蹙起,娇躯蓦然一震,浑身本能的泛起了鸡皮疙瘩。

随着一阵温热将自己的双腿包围,一阵粗糙酥麻的感觉从玉腿传来,让黎轻烟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舒适感。

黎轻烟闭上美眸,努力的不去睁目,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这双美腿,此刻正在被一个男人不断的亵玩……

突然,黎轻烟娇躯颤抖,贝齿紧咬红唇,纤纤玉手蓦然紧握。

这个混蛋的手,竟然顺着纤细的玉腿一路向上,一路到了膝盖……最后竟然肆无忌惮的开始按摩起了内侧……

这个家伙,到底是在给自己按摩,还是在吃自己豆腐?

如果目光能够化作一把利刃,此刻估计只要黎轻烟睁目,陈北便会被无数利刃捅的千疮百孔!

一旁的苏晓云,脸上挂着的笑意,则越来越让人难以猜透……

突然,黎轻烟狭长性感的睫毛蓦然一颤,睁开美眸,冷漠的看向陈北,语气充斥着杀气:“你想干什么?!”

只见陈北将黎轻烟的制服掀开,露出白皙平坦的小腹,神色一脸懵逼,“黎总,你不是小腹痛吗……我这是要帮你按摩啊……”

“按摩……”黎轻烟银牙紧咬红唇,狠狠地瞪着陈北,这个家伙的咸猪手,真的是太恶心了!

虽然刚才她很享受,但她对陈北的这种举动怎么可能忍受,这是赤裸裸的侵犯!

她很想将陈北一脚踹下沙发,但陈北的话却又挑不出一丝毛病,让黎轻烟几欲羞愤,却又无可奈何!

“肚子痛,当然要按摩肚子啊,刚才的只是准备工作。”陈北的话让黎轻烟美眸充满怒火!

“小烟,躺下吧,就是按摩几下,又不会掉肉。”苏晓云在旁边附和道。

“你到底是谁闺蜜!”黎轻烟委屈开口,她越来越觉得,这个苏晓云像是要将自己卖了……才认识多久,就帮着外人说话了……

“这不是为你身体好吗,快躺下。”苏晓云连哄带骗的让黎轻烟躺了下来。

而陈北的手,终于如愿以偿的伸进了黎轻烟的制服之中……

黎轻烟躺在沙发上,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陈北的咸猪手,在小腹上肆意游走,甚至险些往胸口上攀去!

甚至让黎轻烟一度怀疑,这个家伙,到底会不会按摩,还是乘着按摩的口号明目张胆的吃她豆腐!

渐渐地,当陈北的双手力量逐渐加大,黎轻烟终于忍不住红唇微张,发出了一声细弱蚊吟的嘤咛。

“感觉怎么样?”苏晓云问道。

“还好。”黎轻烟的态度不冷不热,但比之前羞愤的反应已经好了很多。

陈北的双手不断在制服内游走,每一次揉按都准确的找到了黎轻烟的穴位,黎轻烟小腹疼痛渐渐消退,变得酸麻起来。

这让黎轻烟看向陈北的眼神终于平静许多,她的内心十分惊诧,这个家伙,居然真的没说大话,按摩似乎真的有点用处。

但一旁的苏蕾根本不知道,她冷眼旁观着陈北的按摩,内心冷笑不已。

她此刻终于看穿了陈北的真面目,这哪里是什么治疗病症的按摩,这分明就是陈北在糊弄黎轻烟和苏晓云!

苏蕾虽然不懂按摩,但她看到陈北那一通乱摸乱按,便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可怜黎总,从头到尾一直在被他的花言巧语玩弄,现在被吃了豆腐,估计还没发现。

黎轻烟躺在沙发上,感受着小腹的疼痛渐渐消失不见,而酸痛随着陈北的力度减小,也快速退去,美眸闪烁着惊诧与复杂。

陈北真的会按摩……她的的确确感受到,那股疼痛,已经变得极其微弱,甚至可以忽视了。

“黎总,感觉如何?”陈北将黎轻烟扶了起来,问道。

黎轻烟瞥了陈北一眼,神色复杂,最终冷哼一声,“还有点用。”

“黎总,这个按摩是需要疗程的,一次两次治不好,需要有规律的治疗。”陈北紧接着说道。

“你什么意思?以后没事就来摸我?”黎轻烟绝美的容颜顿时就沉了下来,语气不善。

“没有,我的意思是等您疼了,我再给你按摩。”陈北讪讪一笑。

“没想到你还真的会。”

“三脚猫的功夫,不足挂齿。”陈北嘿嘿一笑。

苏蕾眉毛一挑,微微皱眉,她没想到,陈北忽悠人的本事这么强,竟然将苏晓云和黎轻烟都给糊弄了过去。

自己此时再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只能再找个机会,拆穿这个骗子。

黎总正好厌恶他想把他赶出去,他分明就是想用这种办法留在黎家。

苏蕾完全不知道,是自己大错特错了,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她只知道华夏曾经有一种古老的方法可以治愈暗伤隐疾,但她并不知道陈北刚刚在给黎轻烟揉按时,正是掌握了这种失传已久的按摩手法。

苏蕾更不知道的是,陈北这看似平常普通的按摩手法,曾让华夏无数中医世家花费无数资源苦苦寻求无果……甚至海外的五大神医都曾联名向陈北请求,不惜一切条件都想见证一下陈北施展,都没让陈北有半丝动心。

这种按摩手法只有对力道把握极其精准的人才有可能学会,而且还费力费时,在海外,能让陈北亲自按摩的,除了自己基地的兄弟,还从未有过别人让陈北出手。

今天,苏蕾相当于见识了一场价值无量的按摩教学的场面,如果此时录了下来,被那些海外的五大神医得知,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这份视频!!

“时候不早了,都早点睡吧。”被陈北仔细按摩后的黎轻烟比平日早了很多就有了倦意,打了声哈欠,便晃着那两双白嫩无暇的大长腿,向楼上走去。

“小男人,明早见,晚安。”苏晓云看向陈北,美眸轻眨,妩媚一笑,转身对已经走上旋转楼梯的绝美倩影喊道,“小辣妞,等等我!”

等三位女人各自回到房间睡去后,陈北这才掏出电话,拨了过去。

“老大,你从警局出来了?我听说局长保释了你,你居然还不自己出来……”电话那头的青年,哈哈大笑。

“我怀疑是戴浩南在搞的鬼……“陈北缓缓开口,语气深邃冰冷。

“戴浩南,他和他老子都不想活了?”青年一愣,随即愤怒道,“草,真把龙魂不放在眼里……不给他点颜色瞧瞧,真当那个破投资公司是大哥一样……水池王八多,鳖也当大哥……”

“我现在还没有证据,”陈北缓缓开口,“最近盯紧戴浩南,有风吹草动随时向我汇报。”

……………

酒店的包间,一道背影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边,望向远处深邃的夜幕,目光阴森绵延。

“戴先生,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一位手下,拿着一包塑料袋,走到了戴浩南的身边,恭敬开口。

“黎家那个废物女婿,耳东陈呢?”戴浩南目光冰冷,仿若一台毫无感情的杀戮机器。

“黎轻烟雇了很多保镖,豪宅根本无法潜入,豪宅保镖的布位,绝对有职业级的人物操刀,布位完美巧妙,很难毫无察觉的进去布置。”手下道。

“耳东陈和黎轻烟那个贱人,竟然还找保镖……很好,这包东西,我不论你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它出现在他们的身边。”戴浩南嘴角勾起一抹嗜血冰冷的弧度,缓缓开口。

“一千克,足以让他们夫妻俩坐一辈子的牢了吧,就算黎阳那个蠢货动用一切关系,都无力回天。”戴浩南低声喃喃。

“戴先生,之前陈北被拘留起来后是局长亲自下令放个人……那这次会不会也……”手下思索片刻,担心道。

“不会,这个东西,在华夏出现,只要是任何人,不管什么身份都没用,别说是这沪海市的局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都难以保下他!”戴浩南看了一眼那包满当当的塑料袋,笑容冰冷。

他已经将所有的因素都考虑了进去,计划完美无缺,这一次,黎家这对狗男女,绝对跑不掉!!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那时候&现在已

    那时候的陈北,太过狼狈,现在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黎轻烟俨然忘记了那件事。

  • 的温热&到了脚

    这时,一双温热的手掌握住了黎轻烟的玉足,粗糙的手掌搓着玉足,玉足雪腻的肌肤泛红,舒适的温热一路向上蔓延,一直到了脚踝处,这种温暖渐渐让黎轻烟烦躁的心情有了些许平静。

  • 陈北仔&深邃黑

    陈北仔细的为黎轻烟按摩着,黎轻烟很安静的睡着,发出平缓细微的呼吸声,两条大长腿无意间微微张开,陈陈北眼神微微一瞥,就看到那诱人的一抹深邃黑色,与那牛乳般的腻白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 至能嗅&到一丝

    陈北甚至能嗅到一丝淡淡的幽香,那是黎轻烟身上的体香。

  • 这位绝&是打火

    突然,这位绝美倩影缓下脚步,深邃的黑暗之中,一道清脆的声音回荡,那是打火机的声音。

  • 在灯光&足,肌

    待黑色丝袜全部褪去,精致的玉足呈现在眼前,在灯光下散发着熠熠光泽。这双精致的玉足,肌肤胜雪,没有一丝老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