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蕾凝望着陈北,眼眸轻轻一缩,内心惊诧!陈北的话,乍一听如同天方夜谭,可传进苏蕾的耳朵,却如晴天霹雳!一瞬间歼灭了苏蕾的信心!苏蕾看向布局图,神色微变,陈北说得对在华夏,她拥有着专业的特种知识,在这种豪宅的布置上,可以说是杀鸡用牛刀,轻而易举,但却被陈北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苏蕾凝视着陈北,眼眸微微一缩,内心惊愕!

陈北的话,乍一听犹如天方夜谭,可传入苏蕾的耳朵,却如晴天霹雳!瞬间击溃了苏蕾的信心!

苏蕾看向布局图,神色微变,陈北说得对,不无道理,从陈北说的那几个角度方向,自己的布位的确出现了问题……

如果杀手真从陈北说的那几个方向角度潜入,自己的保镖,很难察觉!

甚至杀手此刻,不费一兵一卒,就成功的进入了别墅内部,自己的这些布置,将瞬间失去作用!

苏蕾微微一惊,看向神色淡然的陈北,此刻她已经收起了之前的轻蔑和不屑,看向陈北,脸色多了几分凝重。

在华夏,她拥有着专业的特种知识,在这种豪宅的布置上,可以说是杀鸡用牛刀,轻而易举,但却被陈北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苏蕾怎么还敢小瞧陈北,在华夏,能做到一眼看穿的……寥寥无几!

“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苏蕾沉声问道。

“很简单啊,一眼就看出来了。”陈北淡淡一笑。

“一眼?”苏蕾俏脸呆滞,看见陈北这幅有些犯贱欠揍的模样,贝齿紧咬红唇,内心生出强烈的厌恶。

这个家伙,绝对是在故意装比!

苏蕾冷哼一声,对陈北的戒备荡然无存,她转念一想,真的有实力一眼看破的,怎么可能甘愿待在黎轻烟的身边。

难道他真的是凑巧发现的?

苏蕾内心暗道,她不断的试探陈北,却根本试探不出深浅,又或者说什么也试探不出。

“怎么了?”就在这时,黎轻烟穿着连衣裙,高贵翩翩而来,坐在了苏蕾的身边。

“没什么黎总,我和陈先生讨论一下关于保镖的布位。”苏蕾说道。

黎轻烟俏脸一滞,看了一眼陈北,内心有些不屑,问道,”跟他有什么好谈的,他又什么都不懂。“

陈北笑了笑,附声道,“对,我啥都不懂,我只是瞎看看,说的有什么不对的,苏小姐您别在意。”

苏蕾饶有深意的看了陈北一眼,收起了布局图。

而黎轻烟瞥了一眼陈北,美眸之中厌恶更甚,这个家伙,还真的没有一点男人的尊严和气节啊,自己是怎么做到和这个男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足足三个月!

“黎总,我先去调整一下保镖的布位。”苏蕾起身道。

“好。”黎轻烟精致绝美的俏脸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

陈北饶有玩味的凝视着苏蕾的背影,苏蕾走路的步伐很有规律,每一步的距离竟然十分相近,每一个动作都一板一眼十分规范,丝毫没有普通人的散漫,一看便有过参军的历史。

事实上,陈北没有告诉苏蕾的是,这一座豪宅,事实上若是换陈北来布置,三十人足矣……苏蕾需要花费的五十人,有许多都是浪费在无用的位置,根本起不到任何保护的作用……

“说吧,今天为什么和人打架,还要我去保释你?”黎轻烟双臂环胸,冰冷质问。

“黎总,真的不是我打他们,他们几个那么壮,我哪打得过啊。”陈北殷勤的给黎轻烟倒了一杯茶水,苦着脸说道。

黎轻烟听完陈北说的,细细一想,那倒也是,之前的几次遇刺遇袭,这个废柴跑的比兔子还快,的确没有勇气跟人打架。

“以后有本事自己进去,就有本事自己出来,别让我来保释你。”黎轻烟冷漠道,她今天赶到警察局,在许多警员惊愕的围观下,才将陈北保释出来……幸好警察局附近没有新闻公司,要不然被那些媒体抓到,明天早上自己准上头条!

要不是这个家伙,自己怎么可能那么狼狈的为他犯风险!就因为他打群架这点小事!

“黎总,您放心,下次我肯定不进警局了。”陈北讪讪一笑,拍着胸口保证道。

过了一会儿,苏晓云也从楼上款款走了下来,坐到了黎轻烟的身边。

现在已经临近睡前深夜,也不知道苏晓云是不是故意的,穿着一件黑色半透明的睡衣,薄如蝉翼的睡衣下,陈北不经意间一扫,一眼就透过那半透明的睡衣,将苏晓云完美挺翘的身材收入眼中……高耸迷人的峰峦…… 浑圆无暇的大长腿,再加上苏晓云那张魅惑的容颜和极致风韵,即使在海外阅女无数的陈北,在那一刻,竟然也有些蠢蠢欲动。

极品啊……苏晓云这个极品女人,绝对是少妇中的顶级!

黎轻烟瞥了一眼苏晓云,忍不住说道,“穿的这么露,给谁看呢?”

“你管得着吗,又不是给你看,你家就是我家,在自己家我还想什么都不穿呢。”苏晓云白了一眼黎轻烟。

“那家里还有外人呢,你也不注意着点?”黎轻烟冷声道。

“外人?谁是外人?”苏晓云嘴角勾起了一抹他人难察的笑意,问道。

“那还能是谁,就他一个男的。”黎轻烟瞥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干着家务的陈北,压低了声音。

“他可是你老公。”苏晓云撇了撇嘴,而黎轻烟却冷哼一声解释道,“还老公,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也配当我老公!”

“我倒是感觉他挺好的,比那些所谓的戴着虚假面具的虚伪绅士,真实了很多。”苏晓云凝视着陈北的身影,饶有深意的开口。

突然,黎轻烟娇哼一声,黛眉紧蹙,双手捂着小腹,精致的脸蛋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怎么了?”苏晓云一怔,担心问道。

“不清楚,就是会时不时的痛一下。”黎轻烟摇了摇头,她曾经求医治过,但医生都查不出任何原因。

“黎总,可否让我看看?”突然,有一道声音从一旁传来,苏蕾从豪宅外面走了进来,看见黎轻烟这番痛苦的样子,关心道。

“好。”

苏蕾伸手,在黎轻烟的娇躯上轻轻按了按,忽然不经意间按在了黎轻烟小腹的一处穴位上,让黎轻烟黛眉再次蹙起,贝齿紧咬红唇。

“就是这里,时不时的会疼一下。”黎轻烟说道。

“黎总,这不是病,这是暗伤隐疾,是以前饮食不规律再加上受了风寒,现代西医和中医都没有应对的治疗方法。”苏蕾收回了手,皱着眉头说道。

“暗伤?那应该不是什么大病吧。”苏晓云问道。

“现在的确不是什么大病,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影响到黎总的免疫系统,所以现会有那么多人,平日身体十分健康,结果突然一下子得了大病一蹶不振。”苏蕾开口解释,而黎轻烟和苏晓云认真的听着,若有所思。

“那小烟的暗伤岂不是没办法治了?”苏晓云脸色不太好看。

“……可以这么说。”苏蕾张了张嘴,刚想说其实曾经华夏有一种方法可以治好暗伤,但早已失传了,便没有说出来。

”黎总, 我有一种方法可以缓解病症。“不知何时起,陈北突然出现在了一旁,让黎轻烟和苏晓云都没有注意到。

“你有?”黎轻烟瞥了一眼陈北,内心诧异。

而苏蕾,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北,没有说话。

“我以前在按摩店,跟一位老师傅学过按摩,按摩能放松人体,能缓解许多病症的疼痛,效果很好。”陈北讪讪一笑,“黎总,虽然我不能保证药到病除,但至少能减少痛苦。”

一旁的苏蕾,听了陈北的话,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意。

她之前还在怀疑陈北,是否就是策划黎轻烟的幕后主使,但现在听陈北这么一说,瞬间便不再怀疑了。

世间有很多谣传,都说按摩手法能治好很多病症,但苏蕾十分清楚,有许多无非都是按摩店洗浴中心为了赚钱才故意放出的风声。

现在的按摩手法,根本起不到任何治疗的作用。

这个陈北,显然就是在吹牛!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谁?”&突然出

    “你是谁?”绝美倩影神色警惕,对这位突然出现的男人,感觉很意外。

  • 轻烟就&布寒霜

    “做梦,我黎轻烟就算死,也不会让他得逞!让他滚蛋!”黎轻烟冷喝,随即挂断电话,气呼呼的将手机丢到一边,精致绝美的俏脸上遍布寒霜。

  • 的双腿&美俏脸

    陈北按摩了很久,见黎轻烟陷入熟睡后,才嘴角微微扬起,将黎轻烟的双腿轻轻放下,然后看着一头黑发轻披在肩,精致如琢的绝美俏脸流露出的几分疲倦,让陈北不由得心生怜意。

  • 一位位&离去,

    一位位深夜值班的同事相继离去,路过一间办公室,透过窗户,看了一眼里面正在勤劳办公的绝美倩影,流露出一丝敬佩的神色。

  • 的电脑&摄像头

    黎轻烟的电脑摄像头闪烁着微弱红光,显然被黑客侵入控制。

  • 眼了,&?

    这会儿轮到黎轻烟傻眼了,这家伙不仅不觉得耻辱,好像还挺高兴的?

  • 头,小&他抬头

    而陈北正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为那双完美的玉足按摩,轻轻的揉按,他抬头,看见黎轻烟心烦意乱皱着眉头的模样,还有刚才的那通电话黎轻烟说的话,让陈北陷入思虑。

  • 丝袜全&的玉足

    待黑色丝袜全部褪去,精致的玉足呈现在眼前,在灯光下散发着熠熠光泽。这双精致的玉足,肌肤胜雪,没有一丝老茧。

  • “哦?&有意味

    “哦?”陈北盯着孙梦,饶有意味地开口,“孙主管连特洛伊是什么都不知道,那是怎么往黎总电脑里种下病毒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