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绝—密!”警员不可思议的喃喃,而局长则面色一变,怒声叱道,“住口!”警员硬是将脱口而出到嘴边的后半句话咽了一直这样,看了几眼神色防备的局长,登时明白了了两天二局长死死的凝视着电脑屏幕,事实上,自他上任以来,绝密档案也只存在上任局长的口中,自己从未见过绝密档案!。...

“居然是绝—密!”警员不可思议的喃喃,而局长则面色一变,厉声叱道,“住嘴!”

警员愣是将脱口而出到嘴边的后半句话咽了下去,看了一眼神色戒备的局长,顿时明白了三天二十一。

局长死死的凝视着电脑屏幕,事实上,自他上任以来,绝密档案也只存在上任局长的口中,自己从未见过绝密档案!

局长咽了咽口水,绝密档案,不光是沪海市,即使放眼华夏,都极为罕见!

一般能拥有绝密档案的人物,绝对是这位小小的地方局长不敢招惹的。

局长浑身震颤,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燕京会被惊动出面……为何沪海市厅会要他五分钟之内解决此事……原来,自己竟然拘留了这么可怕的一个人物!

不知不觉,局长后背已是渗透了冷汗,警服都被冷汗打湿……一想到陈北当时看自己那深邃玩味的眼神,局长便不由自主的一阵后怕!

“如果不想有生命危险的话,缝上自己的嘴……销毁访问记录,就当今天我没有来过。”局长语气深邃,缓缓对警员说道。

警员忙不迭点头,而局长脸色难看,抬起僵硬双腿,一步步向办公室走去……

…………

深夜,迈巴赫S级缓缓停在别墅门口,坐在后排的黎轻烟看向苏晓云,磁声开口,“你刚回沪海,居无定所,我家还有空位,你先住我这儿吧。”

“也好。“苏晓云饶有玩味的目光扫过坐在前排驾驶位的陈北,精致的下巴轻点。

“去把她行李箱拿进去。”黎轻烟看向陈北,语气不怀好意。

“好。”陈北讪讪一笑,哪敢违背,只能屁颠屁颠的打开后备箱,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别墅。

等陈北走到豪宅门口,发现豪宅门口多了两位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看见陈北后,伸手将陈北拦了下来。

“先生,请出示证件。”两位保镖面无表情。

陈北一愣,“我是黎轻烟的老公,这是我家,要个屁证件。”

两位保镖对视一眼,打量了陈北那一身行头,他们还没有拿到黎轻烟老公的照片,更没在新闻上见过陈北的面容,只是见过大名鼎鼎的女神黎轻烟,自然认不出陈北。

只是看着陈北这一身模样,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黎氏集团总裁的老公!

“对不起,没有证件不得入内。”保镖说道。

陈北恼火,他没想到苏蕾竟然找了一家保镖公司,还找了两个保镖在门口,结果自己还进不去!这不是在闹天大的笑话么!

这事要是被那些捕风捉影的媒体知道了,指不定会让黎轻烟颜面尽失!

“让开,否则后果自负。”陈北语气骤然变冷,眼神凌厉许多。

那两位保镖神色瞬间变得警惕,一只手缓缓伸向背后的警棍,只要陈北有一丝攻击的企图,他们可以立即出手,将陈北制服!

“他是我丈夫。“

就在这时,一声冰冷却富含磁性的声音,从陈北的背后传来,只见黎轻烟和苏晓云勾着手,踩着细高跟高贵翩翩而来,黎轻烟冷冷的瞥了一眼陈北,神色嫌弃,她没想到要自己说出口,这个家伙是自己的老公!

这让她说出来,实在是太没脸了!

自己以后在这些保镖面前,颜面放在哪里?

更让黎轻烟生气的是,今天陈北居然还被拘留了,要不是自己去保释,估计陈北要在里面待上十天半个月的。

这个家伙,就不能给自己争点气么?

两位保镖一眼便看见黎轻烟那张精致魅惑的容颜,如此完美精致如琢的脸蛋,在沪海市,非黎轻烟莫属!

两位保镖这才让开,打量着黎轻烟和陈北是,神色古怪。

在他们看来,陈北和黎轻烟,实在是不像夫妻,反而像一个女主人与下人一样。

走进别墅后,黎轻烟为苏晓云安置了一个房间,而陈北拎着行李箱给苏晓云去布置了房间。

陈北一边铺着新床单,一旁的苏晓云摸出一根女士香烟,抽了一口后吐出一口烟圈,问道,“黎轻烟说,这三个月你一直在给她干劳务?你也忍得下去?”

陈北讪讪一笑,“床上她忍我,床下当然要我忍她了。”

苏晓云俏脸一滞,随即无语,这个家伙,果然像黎轻烟说的,真臭不要脸!

陈北扭头,看见苏晓云指间夹着的香烟后,说道:“我老婆不喜欢别人在她家里抽烟。”

苏晓云淡淡一笑,成熟女人的风韵充满魅惑,“你是你,我是我,我爱抽抽,关她屁事。”

“小男人,听小烟说,三个月了你还没爬过她的床,要不要今晚来给你体验一下,别人的床是什么感觉?”苏晓云饶有意味地说道。

“不用了,我怕你扛不住。”陈北嘴角勾起一抹深邃弧度。

苏晓云笑容饶有深意,“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扛不住?”

陈北笑而不语,当年他在海外的时候,他连各地域,不同风情女性的战斗力可谓是了如指掌,欧美女性的战斗力普遍很强,可即便如此,每次都被陈北折腾的死去活来,更别说苏晓云这种了……恐怕陈北全力以赴,苏晓云能求饶!

整理完房间后,陈北和苏晓云下楼,发现苏蕾和黎轻烟正坐在沙发上,苏蕾正拿着一副豪宅的结构图,给黎轻烟讲解道,“豪宅我会配备五十名保镖,有明岗,暗岗,和移动岗……每班十五分钟轮换一次,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豪宅的安全。”

黎轻烟认真的听着苏蕾的讲解,精致如琢的容颜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佩服的神色,苏蕾不亏是专业的,在这方面可以说是顶尖大师。

甚至黎轻烟听着不知不觉长发垂了下来,也没有察觉,一抹雪白的锁骨,让陈北眸光落下,不愿离开。

“呦,听什么听的这么入迷呢?”苏晓云轻笑一声,走到了黎轻烟的一旁,坐了下来。

“我找了一家保镖公司,打算平时保护我们的安全,黎氏大厦门口有人敢刺杀我,更别说我家门口了。”黎轻烟将一张图纸递给了苏晓云。

“保镖公司,可靠吗?”苏晓云美眸轻眨。

“当然可靠,这是华夏顶尖的保镖公司,曾保护过无数影视明星,商界名人,政界要员。”苏蕾开口。

苏晓云低头,只是扫了一眼,便将图纸丢给了陈北,说道,“我只是个弱女子,经商我略懂一二,这我怎么懂。”

“那你的意思他就懂了?”黎轻烟瞥了一眼陈北,嗤笑一声。

“我看他懂得也不少,要不然今天怎么把那个人给羞辱一顿。”苏晓云开口替陈北辩解。

黎轻烟轻叹,她很想告诉苏晓云,这些分明都是陈北这个家伙随便在网上查了点资料,瞎编糊弄的,怎么能和苏蕾比,苏蕾不单单拥有专业知识,更是曾经华夏特战队的副队长,苏蕾获得的荣誉无数,怎么可能是陈北这种无知之徒可以点评的。

陈北身为一个男人,处处不如苏蕾,现在苏晓云这么说,不是把陈北往火坑里推吗?

“怎么样?”苏晓云淡淡一笑,扭头看向陈北。

陈北淡淡扫了一眼,平静道,“一般般,除了几个死角和漏洞,没有什么大毛病。”

“死角和漏洞?”苏蕾突然开口,“我将所有情况和位置通通考虑进去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死角。”

“当然有。”陈北刚要继续说道,却被苏蕾打断,蹙眉望向陈北,“不可能,这处豪宅我今天考察了数次,以这些保镖的能力,绝不可能有任何死角,你在瞎说什么?”

一旁的黎轻烟也附声道,“这里是家里,你就不要胡说八道出风头了,苏蕾在这方面是大师,你比不过她的。”

陈北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论战术,他称第二,谁敢称第一……就连国际马尔代斯兵王大赛的冠军国,在制定战术时,也是花费重金征询了陈北的意见……

甚至海外的那几名著名战术大师,在见到陈北,也要尊敬的称一声“尊师”!

事实上,苏蕾的这幅布局,在陈北眼里,几乎就是不堪一击!

“好了好了,到饭点了,吃饭吃饭,今天我掌厨,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苏晓云淡淡一笑,出来打圆场。

饭后,苏蕾走到陈北身旁,冷声问道,“你凭什么说我这布局一般般,还有死角和漏洞?”

苏蕾不服气,自己的布局完美无缺,结果到了陈北的口中,却变成了一般般……

苏蕾更有种感觉,陈北不像是在吹牛,似乎真的知道些什么。

“十二点钟的仓库,杀手只要借助绳子攀上屋顶,从屋顶进入。”

“豪宅的七点钟方向的一处拐角,杀手完全可以通过墙壁一旁的水管攀爬,翻进二楼。”

“豪宅门口的私人花园,若是不安插暗岗,杀手完全只要穿上伪装服,匍匐前进靠近别墅,在深夜中以你的人的视力,根本无法察觉。”

陈北一语击中要害,让苏蕾神色一滞,竟是哑口无言!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350)

我要评论
  • 眼眸深&缓酝酿

    陈北扭头,看向黎轻烟安详的躺在床上,眼眸深处,一抹森冷寒芒缓缓酝酿。

  • 绝当晚&,一夜

    结果拒绝当晚,网络安全机构,服务器瞬间瘫痪,一夜之间,瞬间垮掉,震惊海外。

  • 全机构&自己消

    后来,有一则消息传进这些网络安全机构的耳朵,凑出百亿,这些病毒就会自己消散。

  • 眼微眯&术最好

    陈北双眼微眯,“去查一查,黎氏集团中,谁的电脑技术最好。”

  • 些事我&看透了

    “孙主管,有些事我想请教一下。”陈北淡淡开口,深邃的目光看向孙梦,让孙梦浑身都很不自在,仿佛要被看透了一般。

  • 了红色&的高跟

    陈北一愣,而黎轻烟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蹬掉了红色的高跟鞋,将那双纤细圆润的大长腿抬了起来,一双精致的玉足抬在陈北的眼前,居高临下的开口:“怎么,不愿意?”

  • ,陈北&快就睡

    渐渐地,陈北的按摩起了作用,黎轻烟工作了一天,实在是太疲倦了,靠在大沙发上,困意如潮水般涌来,很快就睡了过去。

  • &最努力

    整个黎氏集团上下,都知道这位绝美倩影的身份,是一位学霸级的天才,还是黎氏集团中最努力的工作狂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