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后转身,冷冷的瞪着叶霜几眼, 内心很是恼怒。叶霜抓谁好,非抓了这么一个麻烦!自己的位子,都快所以这个人而丢了!局长后转身,向办公室走了进来。“局长……”叶霜紧叶霜抓谁不好,非抓了这么一个麻烦!。...

局长转身,冷冷的瞪着叶霜一眼, 内心很是恼火。

叶霜抓谁不好,非抓了这么一个麻烦!

自己的位子,都快因为这个人而丢了!

局长转身,向办公室走了进去。

“局长……”叶霜紧跟其后,那张精致绝美的容颜上,写满了不解。

“为什么燕京会下达命令,放了陈北,他的履历上写着只是一个普通人。”叶霜双臂环胸,磁声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局长此刻脸色狰狞森冷,冰冷的脸色,暴怒可怕!

叶霜神色惊愕,她从没见过……局长怒火这么大过……

“ 我不管他是谁,刚才市厅打电话来说,五分钟之内不放了他,我的位子别想坐下去,叶霜,如果我这位子坐不下去了,你也不好在你父亲面前交代!”

局长扭头,看向叶霜,神色凝重严肃,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了。”叶霜银牙紧咬,她怎么会预料到,那个无耻的混蛋,背后的水,竟然那么深!

一个普通人,背后竟然牵连到燕京来保他……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叶霜冰雪聪明,她眉头紧蹙,可始终猜不到这其中的关联。

陈北的身份,瞬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叶霜走到审讯室前,双臂环胸,冷冷的透着审讯室门上的监视窗,向里面看去。

审讯室内,陈北肆无忌惮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根本没将这里当做是一个戒备森严的审讯室!

叶霜看着这个无耻的混蛋,俏脸布满寒霜,这才过去了几分钟,这个家伙居然睡着了,当这里是自己家里么?!

“给我起来。”叶霜美眸充斥厌恶,用力拍打了几下铁门。

“怎么了,叶队?”陈北爬了起来,讨好一笑。

“赶紧滚,我不想看见你。”叶霜语气森冷厌恶。

“叶队,十五天可还没满呢。”陈北淡淡一笑。

“之前已经通知了你的妻子,她已经给你保释了,你可以走了。”叶霜开口道。

“妻子?”陈北一愣,黎轻烟这么快就来了?

原先据他估计,等黎轻烟赶过来,还要有一段时间,结果黎轻烟,比他估计还要快上不少。

陈北走出审讯室,被叶霜带到了警局门口,看见两位绝美的女人坐在了走廊上的长椅上。

“黎总。”陈北走到黎轻烟面前,讪讪一笑。

黎轻烟起身,看见陈北这幅样子,神色更加厌恶。

这个家伙比进入警局之前……更加邋遢不堪,甚至身上夹杂着一股烟味,好似从某个战壕中爬出,让黎轻烟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叶霜扫了一眼黎轻烟和苏晓云,看着两位容颜身材不输给自己的美女,让她内心惊诧,看向陈北,内心越发怀疑陈北的身份。

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和这两位容颜倾城的美女相识,还让她们保释,其中一位,甚至还是这个混蛋的妻子。

这家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还是警局的档案有问题?这家伙,还有另一重身份?

叶霜冷哼一声,黎轻烟和苏晓云气质不尽相同,但都风姿绰约,让身为女人的叶霜,都心生妒忌。

“小烟,没想到你老公还会打架啊?”苏晓云饶有意味的盯着陈北,纤纤玉手夹着一根女士香烟,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还把人打伤……他没被人打死就不错了,就他这个小身板。哪次不跑的比兔子还快。”黎轻烟扫了一眼陈北,冷笑道。

黎轻烟看着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心里那叫一个恨啊,每次一遇到危险,自己的这个老公一准没影,要不是自己雇了一个保镖,指不定自己的小命早就没了。

黎轻烟一度怀疑,自己娶的这是什么老公,纯粹是一欺软怕硬的主儿!

陈北跟着黎轻烟走出警局,坐进迈巴赫S级,引擎轰鸣着疯狂启动,离开此地……

…………

沪海市,一处五星级酒店的包间内,金碧辉煌,装潢奢华,松软的地毯,昏黄的大钻石灯……这间总统套房,一般只有沪海市那几名大人物才有资格使用。

戴浩南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深邃的眼眸微微露出疑惑,陈北,竟然还没有被人带到他的面前。

一切的布置都十分完美,陈北已经入了局,想跑也跑不掉了。

警局那边,他只要打一个电话就可以摆平……根本算不了什么大事。

只要能让那个男人死,报了自己的断指之仇,再将黎轻烟和叶霜那两个人美人弄上床……戴浩南会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在黎轻烟那个贱人身上。

突然,包间门被推开,一位手下惊慌失措的冲了进来。

“戴先生,不好了,那个陈北,从警察局里跑了!”

“跑了,怎么回事?”戴浩南深邃的双眸一滞,语气极度可怕阴森,“不是已经在警局安插了人吗,所有来保释他的,一律拒绝。”

“戴先生,这是局长亲自下的命令,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本来将他拘留了,后来……后来局长就下令将他放了……”那位手下语气愕然震颤,他根本没想到,陈北,竟然会让局长亲自下令放人!

他哪来的那么大牌面,怎么可能!

“陈北!”戴浩南一巴掌狠狠拍在木桌,响声滔天,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木桌龟裂,蛛网状的裂痕,触目惊心!

戴浩南恨声开口,他从没想过,陈北能从自己的布局中逃脱!

…………

沪海市警局内,叶霜反复翻看着陈北的资料,陈北的资料很干净普通,没有任何问题,可却让叶霜总有种直觉,这份资料绝对有问题。

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让燕京特地传达命令保释?

“陈北……你跑不掉!”叶霜喃喃,起身向局长办公室走去。

“局长,我认为这个陈北有问题,我希望您能察看一下他的档案。”叶霜开口道。

“我知道了,他的档案我会去看的。”局长挥了挥手,因为这个陈北,局长的位子差点不保,他自然也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好奇。

究竟是什么身份,能让燕京都被惊动?!

自己还差点因为他,仕途被毁!

局长此刻,已经对陈北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心,即便叶霜不说,局长也有想去调查一下的冲动。

等叶霜离开后,局长起身,走到了窗边,目光看向远处的天边,夕阳西下,一轮红日在天际线即将落下,云朵仿佛被燃烧一般,十分凄美。

局长双眸深邃无尽,他不知道为何,竟有种直觉,这个神秘男人的出现,似乎是某种预兆。

暗流涌动的沪海市,不再太平。

档案室,局长推门而入,对里面的一位警员淡淡开口,“帮我查一人,陈北,沪海本地人。”

“是。”

警员在电脑中搜索片刻,抬头道,“局长,查无此人。”

“什么?没这人?怎么可能?!”局长双眸倏然一缩,神色骤然变化!

陈北,竟然不在档案系统内,那这份档案,难道是伪造的?

“局长,沪海本地没有陈北此人,是否用全国档案系统?”警员继续追问。

“用,务必给我查出此人。”局长坚定道,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这个陈北……到底是什么身份,才能让燕京出面!

“局长,查到了,有个叫陈北的,信息特征都符合,他是燕京人。”警员立即开口,而局长目光死死的凝视着电脑屏幕,内心掀起波动!

燕京……果然是跟燕京有关!

“给我看看他的个人经历。”局长神色凌厉深邃,语气多了一抹难以按捺的激动。

“砰!”

突然间,电脑屏幕一暗,两个鲜红的大字骤然跳出,覆盖了整个电脑画面!

局长和那位警员,看到那两个鲜红大字,神色蓦然变化!

警员神色错愕,而局长,目露精芒,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呼吸急促,浑身震颤!

“怎么可能……”警员喃喃,只觉得不可思议,这是他入职以来调查过无数档案最离奇的一件……

他神色震骇,而局长张了张嘴,最终吐出了两个字:“绝!密!”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448)

我要评论
  • 了黎轻&腻的肌

    这时,一双温热的手掌握住了黎轻烟的玉足,粗糙的手掌搓着玉足,玉足雪腻的肌肤泛红,舒适的温热一路向上蔓延,一直到了脚踝处,这种温暖渐渐让黎轻烟烦躁的心情有了些许平静。

  • 安全机&瞬间垮

    结果拒绝当晚,网络安全机构,服务器瞬间瘫痪,一夜之间,瞬间垮掉,震惊海外。

  • 渐渐地&作了一

    渐渐地,陈北的按摩起了作用,黎轻烟工作了一天,实在是太疲倦了,靠在大沙发上,困意如潮水般涌来,很快就睡了过去。

  • 的黑色&而出…

    顺着玉足目光向上移去,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套在腿上,将纤细的长腿勾勒而出…这……绝对是极品啊!

  • 紧蹙的&眉头微

    陈北一愣,而黎轻烟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蹬掉了红色的高跟鞋,将那双纤细圆润的大长腿抬了起来,一双精致的玉足抬在陈北的眼前,居高临下的开口:“怎么,不愿意?”

  • &道褶皱

    陈北伸手,轻轻一拉,黑色丝袜多了好几道褶皱,转眼间便从大腿褪到了膝盖处,露出雪白细腻的肌肤。

  • 之时,&,冒着

    这是陈北欠黎家的恩情,当年陈北远在海外,一次面临生死危机,身负重伤之时,是黎轻烟救了他,还让远在燕京身居高位的爷爷,冒着极大的风险,给他安排了一处住处,

  • 到电脑&松破解

    陈北走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电脑的密码,被陈北轻松破解,黑进了黎轻烟的电脑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