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装男人居高临下的望着陈北,笑容中多了一抹冷意,他内心暗道,就凭陈北这个乡巴佬,竟然也有胆子进这里高档的西餐!周围不少围观群众的食客群众们争相议论纷纷,这个西装男人,一“三成熟的牛排都点的出来,你怕是连牛排都没吃过吧?不知道三成熟的牛排,几乎都不会有人去点吗?”西装男人阴阳怪气的讽刺道,让一旁的黎轻烟神色焦急,只觉得颜面无光。。...

西装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陈北,笑容中多了一抹冷意,他内心暗道,就凭陈北这个乡巴佬,居然也有胆子进这里高档的西餐!

周围不少围观的食客群众们纷纷议论,这个西装男人,一看便便是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人员,怎么可能是陈北这个穷瘪三可以与之相比的!

不少人神色错愕,这个家伙,难不成要在那西装男人面前班门弄斧?

“小子,你现在做的应该是让开座位,什么都不懂,也配在这里和两位女士吃饭。”西装男人冷笑道。

“三成熟的牛排都点的出来,你怕是连牛排都没吃过吧?不知道三成熟的牛排,几乎都不会有人去点吗?”西装男人阴阳怪气的讽刺道,让一旁的黎轻烟神色焦急,只觉得颜面无光。

陈北说到底是自己的丈夫老公,陈北羞辱了,不就等于在黎轻烟脸上打了一巴掌吗?

“陈北,不懂就不要争辩了,我们换份七分熟的就行。”黎轻烟磁声道。

一旁的苏晓云,饶有意味地看着陈北,性感漂亮的美眸中闪烁着奇异之芒,似乎很好奇陈北接下来会怎么做。

“这个乡巴佬估计要完了,第一次来西餐厅,就要闹了个大笑话。”

“我吃了那么多次牛排,还第一次见到点三分熟的,他怕是连刀叉都不会拿吧。”

许多围观的食客私底下纷纷议论,看向陈北的目光,充斥玩调侃。

西装男人扭头,看向黎轻烟和苏晓云,淡淡一笑,“两位美丽的小姐,我能邀请你们一起进餐吗?”

”我们?“黎轻烟俏脸错愕,压根没有猜到西装男人,竟然会当着那么多人赤裸裸的搭讪!

这简直是在羞辱陈北!肆无忌惮的羞辱!

“吃过几次西餐,真把自己当什么上等人了?“突然,一道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西装男子扭头,看见陈北神色平静的看向他,那双眸子,如汪洋般深邃……竟让西装男子,内心莫名发寒!西装男子在那一瞬间,竟然产生了错觉……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之前的乡巴佬,陈北身上的气质,似乎有了一种说不清的变化。

“七分熟的牛排虽然去除了腥味,保留了汁水,但口感已经偏老,远没有三分熟的牛排原汁原味,口感顺滑。海外著名的厨神戈登·拉姆齐说三分熟牛排是‘润滑柔泽丝绸般的口感’,论口感远远超过五分熟和七分熟的牛排。”陈北淡淡开口,“难道你自认为,你的厨艺比拉姆齐还要高超?”

西装男子倏然哑口无言,他想要反驳,可他竟然说不出半点反驳的话。

围观的一位食客,突然开口,”我想起来了,一档美食节目中,戈登厨神的确说过,三分熟的牛排味道最为鲜美,锁住了牛排最原始的味道。“ 

许多食客看向陈北神色古怪,有不少人惊愕,这个乡巴佬竟然还知道厨神戈登的名言?

“乱说,我从未听说过戈登厨神说过这句话。”西装男子面色难看,他显然没想到,这个连刀叉都可能会拿反的乡下人,竟然能流利的引用厨神的谚语!

“哦,既然你没听说过这句话,那该不会连英伦女王喜欢吃几分熟的牛排都不知道吧?”陈北痞性开口问道,让西装男子脸色越发阴沉。

英伦女王的爱好众所皆知,即使身在华夏,只要经常看海外新闻的,也会知道英伦女王对三分熟的牛排情有独钟。

“你的意思是,难道英伦女王也是乡下人?”陈北嗤笑一声,西装男子哑口无言,脸色极度难看!

陈北的话,犹如一个巴掌,众目睽睽之下,狠狠扇在西装男子的脸上!

“三分熟的牛排虽然带着一丝血腥味,但完全可以用牛排旁的生鸡蛋来掩盖,要不然你以为生鸡蛋放在旁边是干什么的?”陈北淡淡开口,让西装男子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无地自容。

因为,不远处的一张餐桌上,两位西方人果然点了两份三分熟的牛排,切开鲜红的牛肉,裹着蛋液,放入口中,缓缓咀嚼。

这一切的操作,和陈北说的如出一辙,瞬间让西餐厅许多围观的食客群众,神色古怪,十分惊愕。

这个乡巴佬,竟然真的懂吃牛排?他们一直吃牛排的方式,竟然是错的?

一旁的黎轻烟俏脸呆滞,她呼吸不自觉的微乱,看着陈北,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那绝美双眸,凝视着陈北的背影,眼眸深处,不解与疑惑交织,她越来越觉得,她似乎有些看不透面前这个男人了……

苏晓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魅惑深邃,陈北,越来越让她感兴趣了呢……她没想到,这个小男人,竟然会用这个方式解决问题。

“你给我等着……”西装男子脸上如有火在灼烧一般,让他难以忍受,狠狠丢下一句话,便冲出了西餐厅。

“吃吧,牛排都凉了。”陈北双手插着裤兜,转身走到了黎轻烟和苏晓云的面前,淡淡一笑。

“你什么时候连牛排都懂得?”黎轻烟狐疑问道。

“本来就懂一些,上一次做完菜后就查了一些资料,要不然怎么可能糊弄的他。”陈北连忙解释道。

听着陈北的解释,黎轻烟依旧半信半疑,不知道怎么的,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男人,比起以前,似乎多了太多的神秘……

“赶紧吃吧,牛排冷了口感会变得很差。”苏晓云磁声催促道。

“我先出去抽根烟。”陈北讪讪一笑。

“滚滚滚,赶紧滚。”黎轻烟美眸狠狠瞪了陈北一眼,大不了他离自己越远越好。

陈北走到西餐厅的拐角处,他摸出了一根烟,刚点燃,忽然一辆疾驰的面包车猛地急刹车,飞速旋转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

面包车猛地停下,车门拉开,几位大汉,从面包车上跳了下来,手持着砍刀,朝陈北骤然冲去!

围杀!这是针对陈北展开的一场围杀!

西餐厅门口,无数食客骤然色变,惊慌失措的向四周逃窜!

他们只是普通人,他们自然清楚,待会儿会发生一起可怕的血案!

陈北淡淡的吞吐着烟圈,目光扫了一眼那几位大汉,眼眸平静。

突然,他一把丢掉烟头,平静深邃的眼神,骤然闪过一道凌厉。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向一处胡同跑去。

“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几位大汉混混挥舞着砍刀,脸色狰狞凶煞!

而就当着几名大汉冲进胡同内后,忽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让这些大汉毫无防备!

“喝啊—”一名大汉大喝,手中砍刀朝着黑影的脖颈砍去!

砍刀划破空气,凌厉的气浪疯狂翻滚,刀芒骇人!

下一秒,砍刀骤然被一双手抓住,大汉双目倏然一缩,眼神不敢置信!

“砰—”砍刀骤然崩碎,而那几名大汉连那道身影都没看清,就被一脚击中胸膛,倒地不起!

“跑!”那几名大汉刚刚冲出胡同,远处却有一道道警鸣声呼啸而来!

警车!

警车堵在了胡同口,一道绝美倩影从警车中跨出,手持92式手枪,指着那几名大汉,娇喝道,“警察,都不许动!”

那几名鼻青脸肿的大汉浑身一颤,缓缓扔掉砍刀,蹲在了地上。

陈北缓步走出胡同,看见那道绝美倩影,双眸蓦然变得深邃起来。

“你!抱头蹲下!”绝美倩影察觉到陈北走了出来,毫不留情的娇喝道。

“警官,这跟我没关系啊,是他们几个攻击我,然后他们自己变成这样了……”陈北一脸无辜的说道。

而那道绝美倩影却无动于衷,俏脸布满寒霜,92式手枪一把顶在陈北的额头上,“再不蹲下我就地枪毙!”

陈北目光停顿在盯着自己额头的92式,眼神深处一抹凌厉缓缓酝酿……

92式结构简单,他若想,可以在一秒钟内将枪拆解……这把92式,对他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

最终,陈北抱头蹲下,与那几名一起蹲在了墙角处。

“局长,刚才举报的聚众斗殴,人都我已经抓获了,现在回局。”绝美倩影对那对讲机说完,踢了陈北一脚,“上车。”

…………

沪海市警察局的审讯室中,陈北被铐在了椅子上,那副泛着银光,无比牢固的手铐,让陈北很是无奈。

“姓名。”一位警察面无表情的问道。

“陈北。”

“性别。”

“警官,您看我像女的吗?”陈北讨好一笑。

“少废话,我问你性别!”那位警察猛地一拍桌板。

“男……”

审讯室一侧的镜子后,一道绝美倩影正透着这块玻璃,冷冷的盯着陈北。

根据电话举报,这个看似黝黑矮小的男人,竟然将好几名个头比他大许多的大汉打伤。

绝美倩影双臂环胸,高冷的凝视着陈北,想从他身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结果,她怎么看,都觉得陈北不像是一个练家子。

”警官,我啥也不知道啊,我好好抽着烟,突然一帮人冲下来要砍我,我就往胡同里跑,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出现一个神秘人,就把他们给揍了。“陈北一脸无辜,根本不像是装的。

“砰——”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一道绝美倩影踩着皮鞋款款走了进来,对那位正在审讯陈北的警官说道,“他我来审吧,你可以去休息了。”

“是,叶队。”

绝美倩影在陈北面前来回走动,陈北的目光落在了那道绝美倩影身上。

一张绝美精致的脸蛋,深蓝色的警服将挺翘的身子紧紧包裹,迷人峦峰似乎都要将警服给撑破了……该挺的挺,该翘的翘,警服充分将她完美的身材勾勒而出。

只是可惜那张漂亮的脸蛋一直挂着冷冰冰的表情,拒人以千里之外。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霜,是警局的分队长,刚才有群众举报你聚众斗殴,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叶樉问道。

“群众举报……”陈北喃喃,嘴角忽的勾起一抹深邃的弧度,“有意思……”

“你什么意思?”叶霜冷哼一声。

“叶队长,我是被冤枉的……”陈北缓缓开口,却被叶霜打断,“冤枉,一个肋骨断了四根,一个严重脑震荡,还有一个内脏出血,这也是冤枉?!”

叶霜精致魅惑的容颜森冷开口,“你若不作出合理解释,我可以立即将你拘留15天!”

陈北饶有意味的盯着叶霜……将他,拘留十五天?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427)

我要评论
  • 待黑色&足,肌

    待黑色丝袜全部褪去,精致的玉足呈现在眼前,在灯光下散发着熠熠光泽。这双精致的玉足,肌肤胜雪,没有一丝老茧。

  • 黎轻烟&。

    也就在那时,黎轻烟的爷爷得知了陈北的身份,但他没有选择将这件事告诉黎轻烟。

  • 浑身都&一般。

    “孙主管,有些事我想请教一下。”陈北淡淡开口,深邃的目光看向孙梦,让孙梦浑身都很不自在,仿佛要被看透了一般。

  • ,黑色&的肌肤

    陈北伸手,轻轻一拉,黑色丝袜多了好几道褶皱,转眼间便从大腿褪到了膝盖处,露出雪白细腻的肌肤。

  • 愿意啊&!”陈

    “我……当然愿意啊!”陈北反应过来,喜出望外,搓着双手,内心有些激动!

  • ,是一&集团中

    整个黎氏集团上下,都知道这位绝美倩影的身份,是一位学霸级的天才,还是黎氏集团中最努力的工作狂人。

  • 面正在&公的绝

    一位位深夜值班的同事相继离去,路过一间办公室,透过窗户,看了一眼里面正在勤劳办公的绝美倩影,流露出一丝敬佩的神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