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北望着那道绝美的倩影,嘴角钩起了一抹宠溺的笑容。他轻轻地走到黎青烟的面前,电话中了一盆洗脚水。陈北将黎青烟那双精致优雅的红色的高跟鞋摘下来,双手攀上被黑色丝袜紧紧地紧紧包裹的他轻轻走到黎轻烟的面前,打来了一盆洗脚水。。...

陈北看着那道绝美的倩影,嘴角勾起了一抹宠溺的笑容。

他轻轻走到黎轻烟的面前,打来了一盆洗脚水。

陈北将黎轻烟那双精致的红色的高跟鞋摘下,双手攀上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的纤细玉腿。

陈北轻手轻脚的拉住黑色丝袜,一点点褪了下来。

黑色丝袜折起一道褶痕,很快就顺着光滑笔直的玉腿滑了下来,没有任何阻碍。

陈北握着精致的玉足,那如牛乳般的肌肤一般,完美无瑕,让陈北内心激荡,久久不能平静。

陈北粗糙的大手抚过细腻的肌肤,圆润的玉足饶是陈北在海外见过无数美女,也没见过如此极品的玉足!

怪不得古人常说“金莲玉足”黎轻烟的的玉足没有一丝汗臭味,反而有着一股好闻淡淡的幽香,让陈北爱不释手,甚至都不愿松开。

陈北将黎轻烟的玉足放入热水,舒适温热的水温,让黎轻烟始终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正在睡梦中的黎轻烟,丝毫不知道,陈北正在仔细的为她按摩着玉足,脚底阵阵酥麻,脚底上的数个穴位,被陈北按摩,黎轻烟身上的疲倦疼痛,正奇迹般的快速消退……

陈北抬头,望着那张精致如琢的俏脸,此刻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疲倦,让陈北很心疼。

黎轻烟平日气场强大,但终归还只是一个女人。

最近接二连三遇到的事情,让她太累了。

陈北轻轻揉按着,为黎轻烟足足按摩了半小时,一直到陈北的手掌都被水泡的发白了。

若是寻常人,这么蹲着按摩半小时,估计腿酸的早就受不了,也只有陈北,蹲了这么长时间,一点感觉都没有。

此刻陈北的这副模样,若是被西方黑暗世界的那些巨头们知道,绝对会大跌眼镜!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堂堂龙王大人,竟然会为了一个普通的商界女子,甘愿屈膝施展那失传已久的按摩手法!

曾经海外几大顶级著名的医疗机构,曾联合请求龙王展示那按摩手法,都没有请动龙王……

渐渐地,黎轻烟疲倦的表情舒缓消散,陈北听着黎轻烟平缓的呼吸声,才轻轻抬起那双精致玉足,拿毛巾擦干,一把抱起黎轻烟,向二楼的卧室走去……

等陈北从二楼的楼梯走下来之后,此刻已是深更半夜,漆黑的夜幕深邃无尽……

突然,远处有轰鸣声传来,一辆黑色的宝马疾驰而来,停在了别墅门口。

车门拉开,疼的满头冷汗的戴浩南,从宝马上连滚带爬的冲了下来,一旁的手下,从后备箱拎着大包小包,紧跟在戴浩南的身后。

戴浩南冲到别墅门口,疯狂的按着门铃,刺耳的铃声在房间内回荡,让陈北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向门外大声道,“谁啊?”

戴浩南听到陈北的声音,浑身一哆嗦,瞬间没了之前的肆无忌惮,毕恭毕敬的开口,”陈先生,我是来和轻烟商量合作事宜。“

“现在太晚了,黎总已经睡了,明天再说。”别墅内,有一道身影传了出来。

戴浩南内心焦急,“陈先生,鄙人为您备了薄礼,请您笑纳。”

“不用了,明天再给我老婆吧。”别墅内,陈北听到戴浩南的话语,撇了撇嘴,他清楚戴浩南想要送礼赔罪,但他,会在乎那些东西吗?

“那戴某告辞,如果之前言语有不敬,请陈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戴某有眼不识泰山……”戴浩南脸色难看,陈北,竟然连他面都不想见!

可他却丝毫不敢有火气,因为如果海外总部的遭遇真的是陈北指使……那陈北的力量,远不是戴浩南能够抗衡的!

甚至戴浩南都不敢置疑陈北之前的话语,因为他如果想让云浩资本覆灭,真的可以做到!

戴浩南虽然对陈北仍然心存质疑,但他不敢赌,因为赌输了,自己的父亲和总部都要完蛋!

“去医院。”戴浩南坐进宝马,引擎疯狂轰鸣运转,向远处疾驰而去。

别墅内,陈北站在窗边,看着窗外远处渐渐消失的宝马,嘴角微微一扬,掏出电话,说道,“够了,给他们一个教训就可以了。”

“老大,那个戴浩南真的甘心?云浩资本,在海外还是有不小的影响力,我怕他贼不死心,还对嫂子下手……”青年担心道。

“我正是看在云浩资本经常在海外做慈善,所以才给他一次机会,”陈北缓缓开口,双目闪过一抹深邃寒芒,“再有下次,杀无赦!”

…………

次日,黎氏大厦,总裁办公室中。

突然,秘书林雪推门而入,道,“黎总,戴先生找你。”

“请他进来。”黎轻烟抬起那张精致如琢的俏脸,磁声道。

很快,戴浩南走入办公室,看见绝美的倩影,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大手一挥,“黎总,一点心意,不成谢意。”

黎轻烟看到戴浩南身后的手下将大包小包的厚礼放下,俏脸呆滞,“浩南,你这是做什么?”

“这是赔礼,昨天让你陷入了危机,是我没有做好安保工作,今天一是来赔罪,二是来想与贵公司达成合作……”

等戴浩南离开公司时,黎轻烟亲自将戴浩南送到了公司门口。

“浩南,能与云浩资本合作,我很开心。”黎轻烟磁声开口,精致绝美的脸蛋写满了喜悦,一抹浅浅的笑容,妩媚动人。

戴浩南丝毫没有忘记昨日的警告,淡淡一笑,“黎总,这次能和你达成共识,其实还要多亏了一人。”

“还有别人?”黎轻烟双臂环胸,黛眉一挑。

“没有他,云浩资本根本不可能这么快的推进合作。”戴浩南留下一句话,便坐进宝马之中,疾驰离开。

“他?”黎轻烟神色错愕,她压根没想到,黎氏集团与云浩资本的合作,竟然还有第三人的帮助。

难道又是那个神秘人?

黎轻烟内心思索,那个神秘人,似乎一直在默默帮助她。

“黎总,”突然,身旁响起了一道声音,黎轻烟扭头,不知什么时候苏蕾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怎么了?”黎轻烟神色恢复如常。

“您要我查的事,我有线索了。”苏蕾开口,让黎轻烟面色微变。

她昨晚虽然报了警,但她清楚沪海市的破案率,所以让苏蕾去调查。

今天一早,苏蕾就带来了线索。

回到总裁办公室,黎轻烟坐了下来,绝美的脸蛋布满凝重严肃之色。

“说吧。”黎轻烟脆声开口。

“黎总,那天您第一天遇刺的时候,您的老公陈北,是不是突然消失了?”苏蕾问道。

“是。”黎轻烟点头。

“昨晚他也是在您遇刺时候姗姗来迟,而且也没有说出自己前来的理由。”苏蕾继续道。

“你的意思是……他是凶手?”黎轻烟黛眉蹙起。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毕竟他没有不在场证明。”苏蕾道。

“这个你可以放心,他绝不可能是策划这些的凶手。”黎轻烟轻笑一声,替陈北开脱。

“我和他结婚了几个月以来,他和我家的下人没什么区别,他那点能耐,还没有资格策划这些。”黎轻烟说道。

苏蕾想到昨晚陈北那嬉皮笑脸,马首是瞻的嘴脸,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但是黎总,我可能需要住在你家,来保证您的24小时安全,还需要一家保镖公司,全方位保卫你的安全。”

“这个没问题,我家里还有不少闲置的房间,你看了他平日在家做的家务,就会知道他根本没有能力策划这些。”黎轻烟点了点头。

黑色的宝马缓缓停在了酒店前,车窗缓缓收起,露出一张深邃森冷如冰的脸庞。

戴浩南摸出手机,电话那头一道声音缓缓传来:“总部安全了,只是昨晚公司损失了上百亿,你究竟得罪了谁,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大的能量?”

“爸,就是那次在珐国街头被通缉的那个男人,我原以为他只是一个废物,没想到他的身份竟然那么的恐怖。”戴浩南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被切断的中指,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表面看起来废柴的男人,竟然让整个总部都差点毁于一旦!

昨晚,那几乎是一场噩梦,戴浩南不愿回忆的噩梦!

“确定吗?他如果身份真的这么恐怖,珐国王室,为什么要通缉他?”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戴浩南竟是哑口无言。

“爸,你的意思是,不是他做的?”戴浩南问道。

“昨晚袭击总部的人,身份不明,但绝不可能是那位被珐国王室通缉的男人做的。珐国王室通缉那个男人,不可能连他的身份都不知道,懂了么?”电话那头,那道声音饶有深意的开口,让戴浩南目露精芒。

“爸,我明白了。”

戴浩南挂断电话后,那只被断了手指的手蓦然紧握,浑身气的震颤!

“陈北!你必死!!”

宝马车内,戴浩南脸色狰狞暴怒,几欲杀人的眼神,极为可怕!

他没想到,陈北这么能装,竟然连他都被骗过去了!

他一想到昨晚自己低声下气的带着厚礼去找陈北,便觉得一阵羞耻!

这个无耻的家伙!

“去,给我将陈北带过来,我要他生不如死!!”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80)

我要评论
  • ,凑出&百亿,

    后来,有一则消息传进这些网络安全机构的耳朵,凑出百亿,这些病毒就会自己消散。

  • 身份,&将这件

    也就在那时,黎轻烟的爷爷得知了陈北的身份,但他没有选择将这件事告诉黎轻烟。

  • 要不叫&头响起

    “怎么了老大,是要去喝两杯吗?我今晚约了欧洲皇室的一个小妞,要不叫上她一起?”电话那头响起一道声音,正是今天下午的那位青年。

  • 就算黎&这样一

    就算黎轻烟平时再怎么强势,那她也只是一位弱女子,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简直就是天生尤.物。

  • &松破解

    陈北走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电脑的密码,被陈北轻松破解,黑进了黎轻烟的电脑中。

  • 将窃听&,一脚

    “孙梦,有意思……”陈北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将窃听装置扔在地上,一脚狠狠踩踏而下,踩得粉碎!

  • 这双如&脚底摩

    这双如洁白宝玉般的玉足在陈北的掌中玩弄,陈北粗糙的大手在黎轻烟细腻嫩滑的脚底摩擦,一丝丝酥麻和瘙痒让黎轻烟皱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黎轻烟对面前给自己按摩脚的陈北更加厌恶了。

  • 步,深&声音回

    突然,这位绝美倩影缓下脚步,深邃的黑暗之中,一道清脆的声音回荡,那是打火机的声音。

  • ,不放&过任何

    随后,陈北在豪宅内走动,双目仔细地扫过别墅的每一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