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蕾冷冷的扫过几名大汉,她的目光落在奋勇争扎的黎青烟身上,目露寒芒。那位神秘的人说的是的,黎总果真遇上了危险!苏蕾一双玉手握紧,完美的婀娜的身材,蕴含着一股可怕的的力那位神秘人说的没错,黎总果然遇到了危险!。...

苏蕾冷冷的扫过几名大汉,她的目光落在奋力挣扎的黎轻烟身上,目露寒芒。

那位神秘人说的没错,黎总果然遇到了危险!

苏蕾一双玉手紧握,完美窈窕的身材,蕴藏着一股可怕的力量。

“兄弟们,给我上!”其中一位大汉冷笑一声,紧接着抄起一根钢管,朝着苏蕾冲去!

顿时,几道身影抄着钢管,气势若虹,钢管划破空气,威力惊人!

“不!”

黎轻烟大喝,美眸睁大,眼睁睁的看着苏蕾一个人,被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包围淹没!

黎轻烟美眸闭上,她不愿看到那一幕的发生。

就在黎轻烟闭上美眸没多久,几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等黎轻烟睁开美眸,缺发现,那些拿着钢管,凶神恶煞的大汉,竟然都倒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而苏蕾,安然无恙的站在他们面前,面若寒霜。

那些大汉神色痛苦,有得捂着小腹跪在地上,头破血流!

“你是谁!”一位抓着黎轻烟的大汉双目倏然一缩,他都没有看清,只记得自己的几个兄弟刚向苏蕾扑了过去,紧接着便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而出,无比凄惨!

苏蕾的动作太快了,大汉都没有看清苏蕾的动作!

大汉身为一个地痞混混,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苏蕾刚才用的,正是军体拳!

“放下她!”苏蕾朝大汉走去,所过之处,尽皆凄厉哀嚎!

“放下她,做梦!贱货!”大汉狞笑。

“砰—”苏蕾身法爆闪,朝着大汉冲去!

转瞬间,大汉眼前一花,苏蕾已然出现在他面前!

“死!”大汉冷喝,手中钢管蓦然爆发,朝苏蕾狠狠砸去!

黎轻烟美眸充斥着惊恐骇然,如孩儿手臂粗细的钢管,如果砸在舒蕾身上,那绝对要将苏蕾砸的头破血流!

“不要—”黎轻烟惊声大喊,但为时已晚!

钢管骤然落空,只见苏蕾以一种奇异的姿势,堪堪避开了钢管,险之又险。

大汉睁大双眸,脑海一片空白!

竟然……躲过了?!这怎么可能,正常人都不可能躲的开。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了大汉的肩膀上,紧接着,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砰—”

地板咔咔裂开,一道蛛网状的裂痕,触目惊心!

一旁的黎轻烟,精致的俏脸煞白一片,苏蕾的身手,远超她的想象!

“黎总,抱歉,我来晚了。”黎轻烟娇躯颤抖,苏蕾将黎轻烟扶了起来,充满歉意开口。

“没事。”黎轻烟颤声道,此刻的她,衣衫破碎,大片大片无暇精致的肌肤,让人内心怦然狂跳。

可以说,该挺的挺,该翘的翘,一览无余。

苏蕾从那几位大汉身上扯下了几件衣服,给黎轻烟披上。

“你们是谁派来的?”苏蕾蹲了下来,将那几位大汉翻过身,却发现他们早就都昏了过去。

隔壁的房间内,戴浩南捏着高脚杯,眼眸深邃平静。

过了许久,戴浩南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越来越小,嘴角勾起了一抹神秘邃然的弧度。

差不多了,黎轻烟那个女人,估计现在应该服软了。

戴浩南可以想象,那如狼似虎的大汉,把黎轻烟玩的估计已经两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

“黎轻烟,曾经你给我带来的耻辱,现在我要你百倍奉还!”戴浩南笑容深邃冰冷,他要将黎轻烟,一点一点调.教成自己的胯.下之宠,让这个无数人的梦中女神,成为他的私人。

“去把人给我带过来。”戴浩南对他的手下吩咐道。

“是。”

手下走出房间没过多久,便慌张的冲了进来。

“人呢?”戴浩南眉头一皱,他并没有看见黎轻烟的身影。

“戴先生,黎小姐她……”手下脸色难看,“黎小姐被她保镖救了下来……”

“唰!”戴浩南脸色倏然变化,死死的瞪着那位手下,浑身震颤,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黎小姐的保镖突然出现,把我们的人都打昏了过去……”

那位手下瑟瑟发抖,戴浩南双手青筋瞬间鼓起,捏着高脚杯的手,不断颤抖。

“她的保镖,不是在楼底么?她怎么会上来?”戴浩南声音低沉,充斥着一股压抑的愤怒!

“不清楚,那位保镖,好像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手下开口道。

“咔嚓—”

戴浩南捏着高脚杯的手蓦然用力,精致的高脚杯骤然被捏的粉碎!

“该死!”戴浩南森冷自语,他无法接受…他精心布置的计划,竟然……失效了!

戴浩南缓缓松开手,他的手掌,被锋锐的玻璃碎片割破,鲜血流淌而下……

“黎总,这是怎么回事?”苏蕾安抚了心有余悸的黎轻烟,问道。

“我也不知道,”黎轻烟精致的俏脸露出复杂,她难以接受,戴浩南,竟然喊了这几个人想对她施以暴行……

“你怎么会想到上来救我?”黎轻烟精致的脸蛋上黛眉紧蹙,双臂环胸,遮住了胸前起伏的峰峦。

“是一个人给我发了短信,说你遇到了危险。”苏蕾将自己手机递给了黎轻烟,黎轻烟扫了一眼,发现是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

”黎总遇险,房间616,速救。“

短信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黎轻烟内心一颤。

发短信的神秘人,显然知道了今晚的赴宴,不仅如此,连房间号都知道了,这件事情,黎轻烟没告诉任何人,即使连苏蕾也不清楚。

这个人,会是谁呢?

就在这时,包间门被悄然推开,一位青年走了进来,神色紧张,“黎总,您这是怎么了?”

黎轻烟抬头,看见那位青年,美眸之中闪过一抹厌恶。

这个家伙,他来干什么?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陈北轻&亵渎陈

    陈北轻轻抚摸着玉足,在黎轻烟看来这是亵渎陈北的尊严,但在陈北眼里,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待遇。

  • 的电话&中,卧

    很快,陈北便从客厅的电话中,卧室的台灯,取出了窃听装置。

  • “当电&病毒,

    “当电脑中被种下了特洛伊病毒,该怎么破解呢?”陈北望向孙梦。

  • 浅浅的&狠狠踩

    “孙梦,有意思……”陈北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将窃听装置扔在地上,一脚狠狠踩踏而下,踩得粉碎!

  • 摩了很&琢的绝

    陈北按摩了很久,见黎轻烟陷入熟睡后,才嘴角微微扬起,将黎轻烟的双腿轻轻放下,然后看着一头黑发轻披在肩,精致如琢的绝美俏脸流露出的几分疲倦,让陈北不由得心生怜意。

  • “她的&窃听装

    “她的电脑中被种了特洛伊病毒, 我怀疑别墅里还装着一些窃听装置。”陈北开口道。

  • ,陈北&用,黎

    渐渐地,陈北的按摩起了作用,黎轻烟工作了一天,实在是太疲倦了,靠在大沙发上,困意如潮水般涌来,很快就睡了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