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轻烟的职业套裙化成碎片掉下在地,黎轻烟的黑色丝袜被一位大汉蓦地把握住,用劲一撕,登时,黑色丝袜被硬生生撕成了两片,令人垂涎雪白的大长腿转瞬间间裸漏了出。黎轻烟奋勇扭动身体黎轻烟奋力扭动着娇躯,美眸闪烁着愤怒与惊恐!。...

黎轻烟的职业套裙化作碎片掉落在地,黎轻烟的黑色丝袜被一位大汉蓦然抓住,用力一撕,顿时,黑色丝袜被生生撕成了两片,诱人雪白的大长腿转瞬间裸露了出来。

黎轻烟奋力扭动着娇躯,美眸闪烁着愤怒与惊恐!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几名壮汉在这里粗鲁侵犯!

“不要!求求你,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们。”黎轻烟长发凌乱,精致的俏脸充斥着惊慌失措。

“我要你叫爸爸,你能吗?”一位壮汉捏着黎轻烟精致的下巴,笑容充满玩味。

“戴浩南呢,他在哪里?”黎轻烟颤声道。

几位壮汉哈哈大笑,看向黎轻烟的眼神,充满了火热戏谑。

戴浩南?戴浩南正在隔壁,等着一位被折磨的精疲力尽的女神送过去,成为他的玩物呢!

“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黎轻烟看着那几名壮汉,脑海中不自觉想到前几天的那场刺杀。

黎轻烟突然后悔起来,刚才要是她喊上苏蕾,绝对不会是这种下场。

一声破碎的声音响起,黎轻烟白色制服,被一双大手粗暴的撕破!

一副雪白如玉的酮体,在白色灯光下,散发着熠熠光泽。

黎轻烟闭上了美眸,眼角流下了几滴痛苦晶莹的泪水。

此时,陈北在别墅中,内心却有种强烈不安的预感。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想不起来,是哪里有问题。

忽然,别墅外,有几道黑影,敏捷的翻过墙壁。

就在这时,陈北终于双目一凝,眼底有一道寒芒闪过。

几道黑影身手矫捷,迅速抛出一条挂钩,抓着绳子沿墙壁攀爬,宛若壁虎一般匍匐爬墙,速度极快!。

就当他们刚准备翻进二楼卧室,忽然,漆黑的室内有一道冰冷杀伐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朵:“是谁派你们来的?”

一道身影,缓缓从卧室的角落中走出。

“死!”这几道黑影双手一挥,一把把匕首朝着陈北奋力挥去!这几把匕首蕴含着无比可怕的力道,若是刺中身体,绝对必死无疑!

“唰!”那道身影,蓦然消失在原地,匕首纷纷落空。

“你们……将地板踩脏了!!”一道冰寒森冷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起,卧室内的温度,骤然急速下降,几乎跌至冰点!

那几道黑影转身,却连那道身影的动作都看不清,便通通被一条长腿凌厉轰击,一腿踹出!

那几道黑影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进入别墅犯了最大一个禁忌,就是踩脏了这里的地板!

他们不知道这些地板每天为了将他们擦得光整如新,费了多少心思,结果他们一踩,一切都功亏一篑!

“砰—”

几道黑影从二楼的窗户倒飞而出,狠狠坠落在地上,狼狈不堪!

“谁派你们来的?”陈北语气平静深邃。

那几道黑影沉默不语,他们想要逃走,可他们却发现,他们的腿早已被这位男人一腿的余震轰击的粉碎!

“不说?”陈北嘴角勾起一抹森冷之意,一道乌芒从手中暴射而出,几乎瞬间,一声惨叫从一人身上响起。

那人的左手臂,竟然出现了一道血痕,紧接着,他的手臂仿佛已经不再属于他自己!

他的手臂,被那道乌芒轻而易举切断!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陈北眼眸深处,有冰冷的凌厉酝酿,这是黎轻烟的家,陈北没想到,这些刺客杀手竟然将主意都打到了这里!

“是……是戴先生!”那人捂着手臂,痛苦的浑身抽搐。

“戴浩南!”陈北目露精芒,他几乎瞬间明白了戴浩南的用意!

这是要将他和黎轻烟,一网打尽!

陈北掏出手机,快速的拨打了一个电话。

“我老婆有危险,你现在让苏蕾立即找到我老婆!”陈北厉声道,眼眸平静无比,却吞吐着可怕骇人的杀伐之芒!

他了解黎轻烟,以她的性子,绝不可能让苏蕾一直呆在她身边!

“知道了老大,我立即通知她。”电话那头的青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把挂断了电话。

而陈北,此时早已冲进车库,骑着那辆破旧不堪的自行车,向远处疯狂疾驰!

陈北的速度太快了,自行车的轮胎与地面急速摩擦,隐隐有火星闪烁,转眼间就将无数车辆抛在脑后。

许多司机只觉得身旁有一阵狂风刮过,随即睁大双眸,不敢置信的看着一个踩着自行车的男人,如狂风般飞速疾驰!

这……太快了!这速度,让许多轰鸣疾驰的跑车都要自叹不如!

陈北内心心急如焚,他担心苏蕾要是赶回去晚了……黎轻烟从未经历过生死危机,根本没有任何的警觉性,太容易相信别人。

陈北眼眸深处,有无尽冰冷杀伐酝酿,如果黎轻烟真有不测……他就算是上天入地,都不会放过戴浩南!

酒店内,黎轻烟双手被麻绳捆住,双腿也被两位大汉牢牢控制,而一位大汉,正饶有玩味的盯着黎轻烟,准备突破最后一道底线……

“砰—”

就在这时,包间门骤然被一脚踹开,一道倩影出现在了门口。

“谁!”

那五六名大汉抬头,精赤着上身,看到了门口站着的女人,顿时狞笑起来。

“很好,知道哥几个不够玩,又来送了一个。”

“这妞不怎么挺,但是够翘啊。”

“看起来身材不错,应该够火辣,老子就喜欢征。服野马。”

那几名大汉神色狰狞,一道道目光,充斥着强烈欲望!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细的为&出平缓

    陈北仔细的为黎轻烟按摩着,黎轻烟很安静的睡着,发出平缓细微的呼吸声,两条大长腿无意间微微张开,陈陈北眼神微微一瞥,就看到那诱人的一抹深邃黑色,与那牛乳般的腻白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 片刻,&中一行

    片刻,陈北神色倏然一愣,看着电脑界面中一行代码,眼眸深处,有一抹深邃闪过。

  • 我今晚&起?”

    “怎么了老大,是要去喝两杯吗?我今晚约了欧洲皇室的一个小妞,要不叫上她一起?”电话那头响起一道声音,正是今天下午的那位青年。

  • 通的竞&诧。

    “特洛伊病毒?去年就被我们全部收回了,怎么可能还有?能使用特洛伊病毒的,绝不可能是普通的竞争对手!”青年微微一惊,语气惊诧。

  • 生死危&机,身

    这是陈北欠黎家的恩情,当年陈北远在海外,一次面临生死危机,身负重伤之时,是黎轻烟救了他,还让远在燕京身居高位的爷爷,冒着极大的风险,给他安排了一处住处,

  • 细地扫&个角落

    随后,陈北在豪宅内走动,双目仔细地扫过别墅的每一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 ……黎&孙梦放

    “你是……黎总的朋友?”孙梦放下些许警惕,缓缓向陈北走去。

  • 陈北轻&北的尊

    陈北轻轻抚摸着玉足,在黎轻烟看来这是亵渎陈北的尊严,但在陈北眼里,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待遇。

  • 烟安详&。

    陈北扭头,看向黎轻烟安详的躺在床上,眼眸深处,一抹森冷寒芒缓缓酝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