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青烟精致优雅如琢的俏脸,一片煞白,一想起自己的办公室,居然被人随意进出,让她一阵头皮发痛!而苏蕾说的更可怕,在自己身后的书架上,若真置放了掩藏的摄像头,如果自己之“别人?谁?”黎轻烟双臂环胸,起身走到落地窗旁,她俯视着庞大繁华的CBD,隐隐觉得,仿佛有一只眼睛,一直在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黎轻烟精致如琢的俏脸,一片煞白,一想到自己的办公室,竟然被人随意出入,让她一阵头皮发麻!

而苏蕾说的更恐怖,在自己身后的书架上,若真安放了隐藏的摄像头,那么自己之前在办公室的一举一动,将毫无隐私!

甚至自己的一些小动作,都会被摄像头都拍了进去……黎轻烟娇躯颤抖,如果自己真的被监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忽然,黎轻烟想起了什么,黛眉紧蹙,问道,“如果是装窃听器的人取走的,那他为什么要取走呢?”

“不清楚,”苏蕾看着被明显拆过的电话,忽然开口,“倒还有一种可能性?”

“有别人把窃听器拆了。”苏蕾说道,

“别人?谁?”黎轻烟双臂环胸,起身走到落地窗旁,她俯视着庞大繁华的CBD,隐隐觉得,仿佛有一只眼睛,一直在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觉得,谁会这么做?”黎轻烟磁声问道。

苏蕾思索片刻,说道,“唯一有机会能随意出入您的办公室,恐怕只有打扫清洁的,还有您的秘书,林雪。除非……”

“除非什么?”黎轻烟眉头轻挑。

“除非,有一个身手高超的人,也能够做到。”苏蕾开口。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黎轻烟坐了下来,等苏蕾走出办公室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帮我调查一下林雪,最近有没有和可疑人员有来往。”

豪宅中,陈北擦着墙壁,挥汗如雨,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从远处疾驰而来,停在了豪宅门口。

那位上次出现过的青年走入豪宅,看见勤奋劳动的陈北,微微一笑,“老大,你这一天天的,可真充实啊!”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陈北瞪了青年一眼。

青年嘴角饶有玩味的看着陈北,从袖口突然有一个黑色物件暴射而出,划破空气,爆发出难以想象的速度!

就在这时,背对着青年的陈北,根本没有丝毫回头,他的双眸一凝,目露凌厉!

唰!

陈北冷不丁伸手,向虚空蓦然一抓!

顿时,那块黑色物件被陈北一把抓住,陈北冷冷的瞥了青年一眼,青年嬉皮笑脸的说道,“行啊老大,几个月了,身手竟然没有退步。”

“以后这种无谓的测试不要在我身上试验,不然我会认为你这是向我发出切磋的信号。”陈北淡淡开口。

“开个玩笑嘛老大,不要在意。”青年嘻嘻一笑。

陈北摊开手,发现青年向他扔来了一个电子元件,此刻正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青年倚着门框,双臂环胸,“你猜的没错,在嫂子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两个窃听器,还有一个隐藏的摄像头,都被我拆了。”

陈北双目深邃,蓦然将窃听器捏碎。

“果然没错,我老婆被人盯上了。”陈北自语喃喃。

早在苏蕾发现之前,陈北便让青年在深夜潜入黎氏大厦,进入黎轻烟的办公室,将窃听器拆除。

“老大,你是怎么猜到嫂子办公室会装上窃听器的?”青年好奇的问道。

“我在她的衣服上发现了窃听器,监视她的人都能在衣服上动手脚,一定会在办公室安放。”陈北眼眸深邃冷静,他将一切都算到了。

“职业杀手,能有这种本事的,已经不是普通的商业竞争了。”青年语气多了几分冰冷杀伐。

陈北脸色越发深邃,让人根本猜不透他的内心想法……黎氏集团,到底有什么值得让这些杀手的雇主蠢蠢欲动,这已经是一场有预谋的争斗,充斥着腥血和杀伐,远远不是普通的商业竞争可以比拟的。

然而,黎轻烟根本不知道,自己卷进了多么可怕的漩涡……

“老大,岛国最近有一位女明星很火呀,那身材,那颜值……今天早上岛国的藤本财团说,只要您一个电话,今晚那位女明星就可以乘坐私人飞机降落在沪海市,陪你一晚上的酒……”青年突然变得神神秘秘起来,笑容饶有玩味。

“滚,那些货色以为我没见过似的,长得都歪瓜裂枣,比起我老婆,都丑的跟什么一样。”陈北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哎,没来华夏之前你还说打算睡她……现在口口声声都是嫂子,结果还不是连嫂子的身子都没碰到。”青年嘟囔道。

“岛国人心里那点小九九当我不知道吗,告诉他们,要是再敢给我动歪心思,我让他们明天就从财团变成菜团!”陈北冷哼一声,指了指刚擦好的墙壁上的结婚照,“看到没,我老婆那么漂亮,怎么可能是其他妖艳贱货能比的。”

“对对对,嫂子最漂亮,没救了。”青年可不敢瞎说话,他现在丝毫不怀疑,倘若自己敢说黎轻烟一句不好,陈北能马上跟自己翻脸,青年摇了摇头,戴上了墨镜,走出了别墅。

伴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劳斯莱斯幻影消失在了豪宅门口。

中午时分,陈北做好了饭菜,装在了保温桶里,从车库中找出一辆沾满灰尘的破旧自行车,掸了掸灰,便骑着自行车,摇摇晃晃的向黎氏大厦行驶而去。

等到了黎氏大厦后,陈北坐着电梯一路到了大厦的顶层,找到了前台,说道:“我找黎总裁。”

“有预约吗?”那位前台小姐头也不抬的问道。

“没有。”陈北说道。

“没有预约,黎总不见人。”前台小姐回道。

“你告诉她,说是我找她。”陈北一愣,苦笑一声。

“你?”前台小姐终于抬起了头,打量了陈北一眼,看见陈北那身破旧不堪的白衬衫,那身行头,很是邋遢。

不仅如此,这个男人手里还夹着一根香烟,那呛人的烟味在前台弥漫开,让前台小姐忍无可忍!

“你算什么东西,赶紧出去,就你一个要饭的还想见黎总?”前台小姐捂着嘴,一片挥手挥散那呛人的烟味,一片厉声叱道。

陈北听到前台小姐的斥责,没有生气,眼眸平静,缓缓开口,“你打个电话就能确定我的身份了。”

“黎总是黎氏集团的核心,作为执行总裁,你觉得她会有空见你一个瘪三的面?”前台小姐嗤笑一声,随即大声威胁道,“赶紧滚,要不然我喊保安了。”

没一会儿,前台陆陆续续有人围了上来,不得已,陈北亮明了身份,“我是黎总的丈夫。”

“黎总的丈夫?”前台小姐先是神色一怔,随即仔细打量了陈北,捂着嘴咯咯大笑,“就凭你?也配当黎总的老公?”

“吹牛连草稿都不打,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样子,连黎总老公这话都说得出来,真的是不要脸。”

“一个破要饭的能要什么脸,保安居然会放他进来,正是搞不懂。”

很快,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目光在陈北身上打量,饶有玩味。

陈北站在中心,眼眸平静无比,注视着前台小姐,多了几分戏谑。

“黎总也是你可以随便污蔑的?”前台小姐拨通电话,很快,两名保安冲了上来,朝陈北扑去。

就在这时,陈北双目一凝,向后退了一步,两位保安骤然扑了空,撞在了一起!

“抓住他!”两位保安对视一眼,而就在这时,陈北一掌拍出,掌风划出道道残影,径直让两位保安倒飞而出,狠狠砸在墙壁上,墙壁龟裂出蛛网般的裂痕!

从头到尾,众人连陈北的动作都没有看清!

此时,总裁办公室内,黎轻烟正与戴浩南商议着合作细则,忽然,黎轻烟黛眉紧蹙,听见了办公室外面的嘈杂声。

“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黎轻烟魅惑一笑,起身,踩着高跟鞋蹬蹬走出了办公室。

黎轻烟推开围观的人群,一眼就看见陈北一手拎着保温桶,被人许多公司的员工指指点点。

“谁让你来公司的?”

黎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朝陈北娇喝道。

陈北转身,看见黎轻烟,顿时笑容讨好的递上了保温桶,“黎总,一直吃外卖没有营养,我在家做了点菜,给您送过来了。”

而前台小姐一愣,看见陈北那么殷勤的样子,内心一颤,难道这个男人真是黎总的老公?

黎总……竟然找了一个这么破要饭的当老公?

这……怎么可能?

围观的人群倏然寂静,看着陈北,神色古怪震骇,这就是黎总那神秘的丈夫?!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101)

我要评论
  • 从客厅&的电话

    很快,陈北便从客厅的电话中,卧室的台灯,取出了窃听装置。

  • ,这道&公室门

    不知过了多久,这道绝美倩影才长出一气,伸了个懒腰,将电脑关机,起身拎着精致的包包,踩着细高跟,款款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 渐渐地&。

    渐渐地,陈北的按摩起了作用,黎轻烟工作了一天,实在是太疲倦了,靠在大沙发上,困意如潮水般涌来,很快就睡了过去。

  • 随即诧&开眼的

    电话那头青年一愣,随即诧异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哪个不开眼的,敢找我嫂子麻烦?”

  • 得知了&有选择

    也就在那时,黎轻烟的爷爷得知了陈北的身份,但他没有选择将这件事告诉黎轻烟。

  • 深邃黑&白肌肤

    陈北仔细的为黎轻烟按摩着,黎轻烟很安静的睡着,发出平缓细微的呼吸声,两条大长腿无意间微微张开,陈陈北眼神微微一瞥,就看到那诱人的一抹深邃黑色,与那牛乳般的腻白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 这位绝&的工作

    整个黎氏集团上下,都知道这位绝美倩影的身份,是一位学霸级的天才,还是黎氏集团中最努力的工作狂人。

  • 黎轻烟&流露出

    陈北按摩了很久,见黎轻烟陷入熟睡后,才嘴角微微扬起,将黎轻烟的双腿轻轻放下,然后看着一头黑发轻披在肩,精致如琢的绝美俏脸流露出的几分疲倦,让陈北不由得心生怜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