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轻烟美眸闪动着诧异和疑惑,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了,这个家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时始终呆在家里里做一些下人保姆才能做的话,每日烧菜也非常的普普通通平时,怎么昨天做出的菜肴戴浩南品尝了一口奶油蘑菇汤后,双目倏然投射出一缕精芒,看向陈北!。...

黎轻烟美眸闪烁着不解和疑惑,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家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日一直呆在家里做一些下人保姆才会做的话,每天做菜也十分的普通平常,怎么今天做出来的菜肴,完全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菜一定是他从外面买的!

黎轻烟内心暗道,她怎么也不相信这是陈北自己做的,她宁愿相信,这是爱面子的陈北在故意显摆!

“这是你自己做的?”戴浩南笑着问道,双目紧紧注视着陈北,仿佛要从他的眼神中抓住一丝破绽!

“对啊,我厨艺不精,只能委屈戴总了。”陈北语气讨好卑微,讪讪笑道,他的双目平静清澈,眼神丝毫没有躲闪,戴浩南什么都没看出来。

戴浩南品尝了一口奶油蘑菇汤后,双目倏然投射出一缕精芒,看向陈北!

“怎么回事?他的厨艺很差,戴总请见谅。”一旁的黎轻烟以为戴浩南不满意,蓦然焦急起来解释道。

戴浩南长年生活在海外,尤其在珐国居多,所接触的餐饮文化必然十分正宗高端。

而虽然在拉菲酒庄打过一段时间工的陈北,怎么可能接触到这些,比起珐国的餐饮文化,他远远不如戴浩南,结果他今天竟然做了一道珐国名菜奶油蘑菇汤,这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自己往枪口上撞,黎轻烟顿时内心就责怪起来,这个家伙,果然关键时刻掉链子!

“不,”戴浩南摇了摇头,看向陈北的眼神充满古怪和惊讶,“这道奶油蘑菇汤的味道十分正宗,不但保持着珐国的原始味道,竟然还融合了华夏的风味,据我所知,我所认识的厨师中,没人能够做到。”

“只是没想到,今日陈先生让我大开眼界了,不得不承认,陈先生您对珐国美食的理解,十分高深,不然做不出如此正宗的珐国名菜。”

“戴总过奖了,这道奶油蘑菇汤每一位珐国人都会做,我只是在制作时在合适的时候加入华夏的佐料,所以才会让他风味独特,我只是略有涉猎,耍了一点小聪明而已。”

一旁的黎轻烟俏脸呆滞, 彻底傻眼了,她呆呆的听着戴浩南极高的评语,看着陈北,怎么也反应不过来。

此时,黎轻烟美眸轻眨,看向陈北的目光中充满不解与复杂,她完全没想到,陈北竟然还能说得头头是道。

陈北只是在拉菲酒庄打过工,而戴浩南却经历过许多珐国顶级餐厅,能让戴浩南给出如此高的评价,可想而知,黎轻烟有多震惊了。

黎轻烟又怎会知道,陈北已经很少展示厨艺,上一次展示,还是因为教导如今在西方黑暗世界大名鼎鼎的食神……

“陈先生,看来您对西方的礼仪应该也十分精通。”戴浩南却不打算放过陈北,突然开口问道。

“会一点砝语,日常交流没问题。”陈北尬笑,而戴浩南内心一乐,这对他来说,不正好是一个机会吗?

“刚才在车上,轻烟和我说陈先生还懂红酒?那不如我们小酌一杯?”戴浩南的话让黎轻烟脸色不自然起来。

这摆明了是欺负,虽说昨天陈北占了点口头上的优势,但邓伦在红酒上只是个半吊子,连被人骗了都不知道,可想而知邓伦在餐饮文化有多短浅了。

而戴浩南呢,那是真正在海外生活的啊,品过的红酒,恐怕比陈北喝过的白开水还多!

陈北昨天能耍嘴皮子,今天,在戴浩南面前,还怎么装!

黎轻烟刚准备替陈北打圆场,却见陈北含笑点头,答应了下来。

没过多久,黎轻烟又气又无奈的拿来了一瓶拉菲,澄红的酒液缓缓注入,陈北伸手,三根手指轻轻捏住酒杯的高脚,尽显优美姿态。

那一刻,陈北身上的痞气褪去,此刻的他,浑身一股优雅的气质油然而生,宛如一位在西方生活的地道绅士!

黎轻烟美眸凝视着陈北,那一刻,出现在她眼里的,仿佛不是一个低声下气只会溜须拍马的下人,仿佛是一个颇有素养的绅士!

黎轻烟美眸闪过一丝迷茫复杂,她不明白,陈北仅仅只是在珐国酒庄打过一段时间的工,是怎么会这么高超的厨艺,还能成为一位绅士!

她突然觉得,陈北,越来越看不透了。

“请。”陈北敬酒,完全没了昨晚那毫无教养的模样,现在的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无可挑剔!

若是他现在穿的是西服,没人会怀疑,他是一位华夏人,因为她现在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西方的贵族!

“啪-啪-啪!”

戴浩南放下酒杯,双手鼓起了章,此刻他看向陈北,满意开口,“没想到,陈先生对西方的礼仪那么了解,连我都要自愧不如了,我对我刚才的偏见和世俗,向你道歉。”

“戴总谬赞了,这一切都是我老婆教的。”忽然,陈北淡淡一笑,让一旁的黎轻烟神色一僵。

她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陈北的良苦用心,这是要将功劳都归功于她,增加在戴浩南面前的好感。

饭后,戴浩南和黎轻烟聊了一会儿后,才走出豪宅。

戴浩南坐进一辆出租车内,他脸上挂着的笑容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森冷的笑意。

他拨通一个电话,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一个海外号码!

“爸,你猜我回华夏后,见到谁了?”戴浩南低声开口。

“谁?”电话那头的声音深邃。

“四年前,在珐国见到的通缉令,那个被珐国王室通缉的华夏男人……他现在是黎轻烟的老公!”戴浩南缓缓开口,眼眸阴狠平静。

“你确定吗?当年那个男人,可是把珐国的公主气得满大街的发泄。”

“当然确定,吃饭的时候我故意试探过,他对西方的礼仪了如指掌……我没想到,他竟然会躲到华夏来了,还娶了黎轻烟。”戴浩南顿了顿,“如果我们抓了他,献给珐国王室,那珐国王室与其他公司的合作,必然能让我们拿到手。”

“这件事不能打草惊蛇,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废物,但一定是在隐藏自己的实力,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戴浩南挂断电话后,嘴角扬起一抹森冷深邃的弧度,他在见到陈北第一面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了陈北,刚才的那顿饭,便是在确认陈北的身份。

“黎轻烟,你居然看上了这么一个废物,是太缺男人了么……”戴浩南不屑的嗤笑一声,他没想到,黎轻烟竟然会娶了这么一个软弱无能的倒插门,这简直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

“这些菜真是你做的?”黎轻烟冰冷注视着陈北,质问道。

“当然。”陈北贴心的给黎轻烟倒了一杯水。

“你什么时候厨艺正好了?”黎轻烟美眸闪过一丝疑惑。

“这是我看着网上菜谱学的,因为我天赋异禀嘛。”陈北嘿嘿一笑。

而黎轻烟懒得理会这么自恋的家伙,白了他一眼,起身向豪宅外走去。

她急着要处理公司的事务,刚才秘书林雪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公司开会出现的问题,等着她去解决。

黎轻烟回到公司,坐在办公室中,突然办公室门敲响了,林雪带着一位短发女人走了进来。

黎轻烟抬起美眸,扫了一眼,短发女人身材高挑,一双眸子眼神凌厉,宛若一只猎豹一般。

“黎总,您招的保镖到了。”林雪脆声开口。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黎轻烟拿起一旁的简历,扫了一眼,看向短发女人。

苏蕾,二十二岁,曾拿过全国轻量级女子格斗冠军,后服军役加入女子特战队,担任副队长,退役后自己创立保镖公司。

短短的一句话,便已经将苏蕾的来历身份写的很清楚,虽然没有具体写明获得哪些殊荣,但依旧让黎轻烟佩服不已。

“公司的情况和具体工作稍后林雪会给你介绍,待遇条件方面随你开,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黎轻烟放下简历,看向苏蕾。

苏蕾扫了一眼办公室的四周,神色微微凝重,“黎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被人动过手脚了。”

“动过手脚,什么意思?”黎轻烟微微一愣,内心倏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苏蕾站起身,忽然指向办公室角落放置的盆栽,“那里花盆,被人移动过,如果不是打扫清洁做的,就是有人在那里放置了窃听器。”

“还有书架第三层,有一本书故意斜放,露出的缝隙,足以安放一个隐藏摄像头。”

“还有黎总您的电话,明显有着被人拆装的痕迹,可能也在里面安置了窃听器。”

苏蕾开口便是一针见血,让黎轻烟微微一惊!

苏蕾上前,在书柜,盆栽,还有黎轻烟电话旁摸索了一会儿,却是两手空空,眉头紧皱。

“怎么了?”黎轻烟问道。

“奇怪,”苏蕾皱着眉头看向黎轻烟,“黎总,你看这擦痕绝对是安装过窃听器造成的,但是所有的窃听器,被人拆掉了。”

“拆掉了?”黎轻烟微微一惊,俏脸倏然变色,“会是谁?”

“谁装的,谁拆的。”苏蕾缓缓开口,让黎轻烟俏脸泛白,自己的办公室竟然可以被人当做无人之境,随意出入?!

这一切,会是谁做的?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155)

我要评论
  • 络世界&,有一

    去年,西方海外的网络世界,有一种病毒肆意横行,让海外的十大网络安全机构没日没夜全力破解,都没有丝毫头绪。

  • 着玉足&待遇。

    陈北轻轻抚摸着玉足,在黎轻烟看来这是亵渎陈北的尊严,但在陈北眼里,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待遇。

  • 陈北伸&的肌肤

    陈北伸手,轻轻一拉,黑色丝袜多了好几道褶皱,转眼间便从大腿褪到了膝盖处,露出雪白细腻的肌肤。

  • 还没开&了那双

    黎轻烟还没开口,陈北就主动伸手,握住了那双温润如玉的玉足。

  • 足足过&,网络

    足足过了半年,网络安全机构才将病毒破译出来,源自一行神秘代码。

  • ,我黎&气呼呼

    “做梦,我黎轻烟就算死,也不会让他得逞!让他滚蛋!”黎轻烟冷喝,随即挂断电话,气呼呼的将手机丢到一边,精致绝美的俏脸上遍布寒霜。

  • &幽香,

    陈北甚至能嗅到一丝淡淡的幽香,那是黎轻烟身上的体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