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断一臂。”陈北的声音缓缓地消失了在包间门口,让黑衣人大松了口气。黑衣人的衣衫早以被冷汗打湿,上次,他经历过了最凶险万分的时刻。他更有甚者没考虑过,能从黑衣人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打湿,刚才,他经历了最为凶险的时刻。。...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断一臂。”陈北的声音缓缓消失在包间门口,让黑衣人大松了一口气。

黑衣人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打湿,刚才,他经历了最为凶险的时刻。

他甚至没想过,能从西方神一般的存在,龙王的手中捡回来一命。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黑衣人目露果断,比起性命,自己的这条手臂又算得了什么呢?

…………

黎轻烟站在黎氏大厦的门口,看着保安处理着黎氏大厦门口混乱场面,内心始终难以平静。

就在这时,黎轻烟美眸扫过,看见一道身影,从远处走来。

黎轻烟黛眉紧蹙,他居然还活的好好的?

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竟然还好意思来找自己?看见走过来的陈北,黎轻烟内心就是一肚子火!

黎轻烟站在黎氏大厦的门口,身上披着一条毛巾,而陈北,双手插着裤兜,从远处走了过来。

“黎总,您没事吧?”陈北看见黎轻烟与林雪,此刻的黎轻烟与林雪刚经历了一场凶险的刺杀行动,心有余悸,精致的脸蛋泛白,久久不能平静。

黎轻烟瞥了一眼陈北,陈北虽然语气充满关心,但却让黎轻烟更加觉得恶心了。

这个贪生怕死的混蛋,关键时刻懦弱的躲了起来,见没有危险了又来嘘寒问暖。

“刚刚你去哪了?”黎轻烟双臂环胸,美眸冷冷的扫了一眼陈北,语气充满质问。

“刚刚我打电话报警去了。”陈北讨好一笑,解释道,“黎总,我很担心你的安危啊,所以一打完电话就过来找你了。”

黎轻烟冷冷的看着陈北,对他这幅嘴脸越加看不起,这家伙找的借口,一点也不靠谱!

“报个警需要那么长时间,你糊弄谁呢!”黎轻烟不屑地嗤笑,一眼就看穿了陈北的谎言,不屑道:“懦夫!”

随即,黎轻烟不再理会陈北,转身离去,踩着高跟鞋,怒气冲冲的冲进了黎氏大厦。

黎轻烟的高跟鞋拼命踩在瓷砖上,发出清脆的“蹬蹬蹬”声响,拼命发泄着女王般的怒火。

林雪好奇的打量了陈北一眼,她不明白,其貌不扬的陈北,为什么会引起黎总那么大的怒火。

陈北扫了一眼林雪,林雪很漂亮,天使般的纯洁的脸蛋,那S形曲线的身材极其火辣,一声白色的制服,紧紧包裹着挺翘的身姿。

陈北的目光自上而下扫过林雪,讪讪一笑,“林秘书好。”

“嗯,”林雪应了一声,匆匆转身,跟上了黎轻烟的步伐。

黎轻烟走进自己办公室后,气呼呼的坐了下来,双腿蹬掉了高跟鞋,美眸流露出失望与寒意。

她没有想到,陈北身为自己的老公,竟然这么懦弱怕死!

在危险时刻,弃自己的女人于危险之中!

办公室门被推开,陈北跟着林雪从外面走了进来,泡了一杯茶水,放在黎轻烟面前的茶几上。

“黎总,给您泡好了茶。”陈北带着讨好开口。

黎轻烟冷冷的看了陈北一眼,美眸之中厌恶更甚,什么话也没说,她对陈北太失望了!在她看来,一个能把自己的妻子置身于生死之中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信任和依靠!

在她看来,甚至陈北都不配为男人!

甚至她通过这件事情,已经彻底看清了陈北!她已经决定了,待会儿就给自己父亲打电话,无论如何,都要让这家伙滚出自己家!

陈北见黎轻烟脸色难看,知趣的没有再多说,找了借口溜出了黎氏大厦。。

陈北打电话给那青年,眼神深处闪烁着深邃的骇人冰冷:“查一查,与黎氏集团不合的对手中,有没有跟燕京有关的,今天的杀手是血刃的人。”

“血刃?他们不在西方好好呆着,竟然敢踏足华夏?”电话那头,青年的语气有些不可思议。

陈北微微思虑,“对我老婆下杀手的,在燕京绝不是普通身份,他有能力联系到远在海外的血刃,怎么可能是普通货色?”

“确实,嫂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女总裁,竟然大动干戈让血刃亲自动手刺杀……”青年沉思开口,陈北眼眸冷静无比,闪烁着冰冷。

血刃来自西方,身为海外的杀手组织,许多大国的外交官首脑,都是血刃的刺杀对象,只要雇主佣金够高,即使是海外的超级大国米国的首脑,血刃也有信心完成任务!

而现在,血刃的这一次任务竟然只是一个集团的女总裁,在青年看来,绝对是杀机用牛刀。

“他们对黎氏集团一定抱有某种目的。”陈北淡淡说道。

陈北回到家,做了一整天的家务,直到傍晚,迈巴赫才缓缓停在了豪宅前。

一条白嫩勾人的大长腿迈出,踩在地上,绝美的女神总裁黎轻烟,从车内跨出,乌黑柔顺的长发飘摇,款款走进豪宅之中。

“黎总,您终于回来了。”陈北收起抹布,从地上爬了起来,笑容充满讨好之意。

“去换件衣服,待会儿去我爸家。”黎轻烟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留下陈北一个人懵逼中,自己蹬蹬蹬走上了二楼。

陈北在黎轻烟的要求之下,将这身肮脏不堪的白衬衫脱掉,硬是换上了一身昂贵的西装。

只是,陈北即使穿上了这一身昂贵的西装,也没有半点潇洒的样子,让黎轻烟忍不住叹了口气,好马配好鞍……以陈北这个头和貌相,自然配不上这身西装。

而黎轻烟自己选了一件奶黄色的长裙,领口很低,只能堪堪到峦峰之中,陈北稍稍一瞥,就能看见那不经意间露出的一抹诱人之光。

随着黎轻烟的走动,峦峰颤颤,薄如蝉翼的长裙之下,是一双圆润无暇的大长腿,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

“走吧。”黎轻烟看了陈北一眼,越发肯定自己平时不带他出现在公众场合这个决定无比正确。

黎轻烟的父亲黎阳,是黎氏集团的董事长,平日居住的豪宅自然也不会差。

黎阳居住的别墅特别大,几乎可以与欧洲的那些庄园相比,甚至从外面看去,比黎轻烟的豪宅还要壮观,豪华的露天泳池,大片大片的私人花园,私人花园旁就是一个停机坪!一切都应有尽有!

“我爸当初造这栋别墅的时候,特地从海外各地请了数十位顶级设计建筑师建造,一处豪宅,就浓缩了海外许多特色建筑的不同风格。”黎轻烟磁声开口,言语中多了几抹炫耀傲然。

而陈北表面上神色震撼,可他的双目里却没有一丝波动,平静无比。

陈北对这栋豪宅,心中很是平静,这处别墅庄园,对别人或许来说会非常震撼,但对陈北,根本不算什么。

像这种超级豪宅,陈北在地中海就有一套海景别墅,在哥伦比亚有一套更大的豪华别墅,比利时有一座差不多属于自己的私人庄园……还有港岛,米国……

陈北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在海外的数十套超级豪宅……放在世界上每一套都是天价,顶尖的豪宅!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179)

我要评论
  • 幽香,&轻烟身

    陈北甚至能嗅到一丝淡淡的幽香,那是黎轻烟身上的体香。

  • 就在这&后,很

    就在这种,黎轻烟的手机响了,黎轻烟接通电话后,很快,精致的黛眉便紧蹙在了一起。

  • 口,陈&玉的玉

    黎轻烟还没开口,陈北就主动伸手,握住了那双温润如玉的玉足。

  • &“你是

    “你是……黎总的朋友?”孙梦放下些许警惕,缓缓向陈北走去。

  • 按摩技&摩师,

    陈北的按摩技术很好,对力度的掌控十分精准,即使专业的按摩师,也无法与之相比。

  • 了多久&。

    不知过了多久,这道绝美倩影才长出一气,伸了个懒腰,将电脑关机,起身拎着精致的包包,踩着细高跟,款款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 代码,&眼眸深

    片刻,陈北神色倏然一愣,看着电脑界面中一行代码,眼眸深处,有一抹深邃闪过。

  • 这是陈&,冒着

    这是陈北欠黎家的恩情,当年陈北远在海外,一次面临生死危机,身负重伤之时,是黎轻烟救了他,还让远在燕京身居高位的爷爷,冒着极大的风险,给他安排了一处住处,

  • 黎轻烟&陈北的

    也就在那时,黎轻烟的爷爷得知了陈北的身份,但他没有选择将这件事告诉黎轻烟。

  • 着,发&细微的

    陈北仔细的为黎轻烟按摩着,黎轻烟很安静的睡着,发出平缓细微的呼吸声,两条大长腿无意间微微张开,陈陈北眼神微微一瞥,就看到那诱人的一抹深邃黑色,与那牛乳般的腻白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