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一拳砸在陈北的胸膛之上,陈北居然纹丝不动!要明白,黑衣人这一拳,换作是寻常人,胸膛早以骨折!而黑衣人更是会觉得不可思议,他这一拳砸在陈北的胸膛,恍若砸在钢板之“砰--”。...

黑衣人一拳砸在陈北的胸膛之上,陈北竟然纹丝不动!

要知道,黑衣人这一拳,换作寻常人,胸膛早已骨裂!

而黑衣人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他这一拳砸在陈北的胸膛,仿若砸在钢板之上!让黑衣人的整条手臂都被震的发麻!

陈北的身体素质,远超黑衣人的想象,陈北经历过最恐怖的肉体极限训练,就算是普通的刀锋,都只能被厚厚的老茧阻挡!

怎么可能,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陈北便一脚抬起,狠狠砸在黑衣人的肩膀上。

“砰--”

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让黑衣人难以支撑,膝盖狠狠砸在地上,膝盖骨都快砸碎了…………

“你找死!”黑衣人全身在不断地颤抖,那是怒火,一股骇人的杀伐之意几乎将空气冰封凝固!

“找死的是你们!”陈北冷冷开口,黑衣人的手臂传来钻心的疼痛,疼的黑衣人冷汗直冒!

“咔嚓!”

黑衣人的双臂,被陈北扭断了!

下一秒,黑衣人倒吸一口凉气,墨镜下的双目,竟然流露出一丝恐惧!

因为……陈北断去了黑衣人的双腿!

黑衣人的双臂双腿都被断去,他无力的倒在地上,他想爬起来,可双臂双腿,根本不听他的使唤,仿佛并不是长在他身上一般!

他脸上的凝重之意终于变成了惊恐,一滴冷汗……从他额头渗出!

“你究竟是谁!”黑衣人惊慌开口,他不敢相信,他在海外嗜血无数,竟然头一次,在华夏翻车!

这是耻辱,黑衣人生平第一次马前失蹄!

“你没资格知道。”陈北淡淡道。

“你敢杀了我,我用我生命发誓,你也活不久,我们组织的人,不会放过你!”黑衣人厉声开口,语气森冷!

“你们隶属于什么组织?”陈北质问道。

“以你的身份怎么可能知道,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也是将死之人了……记住血刃这个名字,几天后,你定会遭到我们组织的报复!”黑衣人狰狞笑道,墨镜下的双目,闪过了一丝冷傲。

“原来是血刃啊……我当是什么牛逼势力……”结果出乎黑衣人意料的是,陈北嗤笑一声,让黑衣人神色骤然凝固。

“海外杀手组织无数,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血刃来装.逼了?”陈北寒栗道。

“你知道血刃?”黑衣人一愣,血刃执行过无数刺杀任务,但向来低调,即使在海外,知道组织名字的人也不多,面前这个华夏人,怎么可能知道!

“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血刃的一把手,是叫血锋吧?”

“血锋大人也是你配直呼其名的?”黑衣人哈哈大笑,“既然你都知道我们有血锋,还敢上我这儿来找死!”

“看来他当初立的誓都忘了……”陈北淡淡的吐出一口烟圈,眉毛一挑“血锋当初在我面前发誓,说从此血刃不与我为敌,怎么,现在要食言了么?”

黑衣人笑容讽刺,“你算什么东西,血锋大人也会在你面前立誓……”黑衣人话还没说完,讽刺的笑容忽然凝固!

一道乌芒闪过,一把黑色的匕首抵在了黑衣人的脖颈间!

黑衣人的脖颈清晰的感受到刀锋的寒意森冷,让他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就凭它!”陈北手握匕首,说道。

黑衣人低头,当看见那一把古怪的匕首时,忽然浑身一颤!瞳孔剧烈收缩!!

这把匕首和普通的匕首并不一样,这把匕首的刀锋上,遍布无数狰狞利齿,仿若龙的獠牙!!

薄如蝉翼的匕首通体漆黑,显得森然诡异!

黑衣人看着这把匕首,浑身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这把匕首,每一位血刃的人都见过它,血锋曾经警告过每一位血刃的人,这把匕首,在海外,只有一柄,就连赝品也因为技术原因根本仿制不出来。

而匕首的主人,是血刃根本得罪不起的存在,它的主人,叫做龙王!

黑衣人看着这柄匕首,墨镜下的双目瞪大,满脸震骇,不可思议!

“龙…龙王大人!”黑衣人想起刚加入血刃时血锋对他说过的话,这把匕首的主人,不光血锋得罪不起,整个血刃都有可能因此而覆灭!

黑衣人怎么也无法将现在的这个男人,和海外的那个神秘存在联系在一起……这一切,让黑衣人觉得太不真实了!

“当初我饶了血锋一命,本以为他会遵守誓言,看来血刃最近不想太平了……”陈北负手而立,身上的气势强大恢弘。

“对不起,我不知道尊敬的龙王大人在华夏,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这事是我一意孤行,和血刃组织一点关系都没有!”黑衣人颤声道,他实在不敢想象,这一位如果真的怪罪在血刃头上,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你们的雇主是谁?”陈北淡淡问道。

“只要您能放了血刃,我就告诉您。”黑衣人一咬牙。

“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不说,明天我就让你和血刃一起消失在世间!”陈北脸色平静,但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看似平静的神色下,藏着的是无限杀机!

“雇主没有留下更多信息,只知道是燕京人。”黑衣人说道。

“燕京人……”陈北双目眼底一片深邃复杂,燕京,那是一片混乱之地,杀机四伏,暗藏凶险。

想要黎轻烟性命的人,竟然来自燕京?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272)

我要评论
  • ,握住&足。

    黎轻烟还没开口,陈北就主动伸手,握住了那双温润如玉的玉足。

  • 小妞,&音,正

    “怎么了老大,是要去喝两杯吗?我今晚约了欧洲皇室的一个小妞,要不叫上她一起?”电话那头响起一道声音,正是今天下午的那位青年。

  • “做梦&!”黎

    “做梦,我黎轻烟就算死,也不会让他得逞!让他滚蛋!”黎轻烟冷喝,随即挂断电话,气呼呼的将手机丢到一边,精致绝美的俏脸上遍布寒霜。

  • 到电脑&陈北轻

    陈北走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电脑的密码,被陈北轻松破解,黑进了黎轻烟的电脑中。

  • 特洛伊&北望向

    “当电脑中被种下了特洛伊病毒,该怎么破解呢?”陈北望向孙梦。

  • 暗之中&声音回

    突然,这位绝美倩影缓下脚步,深邃的黑暗之中,一道清脆的声音回荡,那是打火机的声音。

  • 洛伊病&特洛伊

    孙梦娇躯一颤,“特洛伊病毒?我不知道什么是特洛伊病毒……”

  • 感极好&,陈北

    那双玉足入手吗,手感极好,陈北摩挲着这两只玉足,仿佛是最珍贵的艺术品一般。

  • 静的睡&着,发

    陈北仔细的为黎轻烟按摩着,黎轻烟很安静的睡着,发出平缓细微的呼吸声,两条大长腿无意间微微张开,陈陈北眼神微微一瞥,就看到那诱人的一抹深邃黑色,与那牛乳般的腻白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