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北一愣,随后讪讪地一笑,地说:“黎总,您安心,我什么都没看见了。”黎轻烟低下头,看见了自己起伏不定的峦峰,一览无余,心中怒火更旺,这个混蛋的混蛋,自己被他脱的只余下那件粉黎轻烟低头,看见自己起伏的峦峰,一览无余,心中怒火更旺,这个该死的混蛋,自己被他脱的只剩下那件粉红的贴身衣物了,还恬不知耻的说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陈北一愣,随即讪讪一笑,说道:“黎总,您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黎轻烟低头,看见自己起伏的峦峰,一览无余,心中怒火更旺,这个该死的混蛋,自己被他脱的只剩下那件粉红的贴身衣物了,还恬不知耻的说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黎轻烟抬头,冷冷的盯着陈北,银牙紧咬,内心有一股无名之火在熊熊燃烧。

这个家伙,不但抱了自己,还将自己的衣服脱了,最关键的是,昨晚自己因为太疲倦睡着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家伙真的做了什么,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

“林总,早饭给你做好了。”陈北见黎轻烟面容遍布寒霜,连忙说道。

“滚出去, 我要换衣服。”黎轻烟冷冷的开口轰人。

“好嘞。”陈北讨好一笑,走出了卧室。

“这个流氓。”黎轻烟低声轻喃,她无时不刻想把陈北赶走,但是这家伙却没有给她半分挑到错的机会,让她有火气却无处撒。

很快,黎轻烟穿着单薄的轻纱连衣裙,光着玉足踩着凉鞋翩翩下楼。

黎轻烟的身材很好,连衣裙下,一双浑圆无暇的大长腿,绝对玩十年都不会腻!!

陈北眼神一瞥,黎轻烟那身薄如蝉翼的连衣裙,让眼神极好的陈北,忍不住向那起伏的山峦飘去。

“看什么看!”黎轻烟察觉到陈北异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忍不住恼羞成怒,冷声叱道。

“黎总,我发现你不化妆的样子,更加漂亮了。”陈北讪讪一笑,让黎轻烟冷冷的瞪了一眼陈北,对这家伙的厌恶,都快反胃了。

黎轻烟扫了一眼早餐,陈北准备的很丰盛,长桌上摆放着三明治,煎蛋,皮蛋瘦肉粥,几乎把熟知的早餐都做了出来。

为了精心做这顿早餐,陈北五点多钟便起来了,足足准备了一个小时,放在西方地下世界,能吃到龙王大人亲亲自做的早餐的人可屈指可数,可谓三生有幸。

而在西方,陈北都是亲自雇了几个米其林顶级大厨给兄弟们每天做一日三餐。

陈北的一片好心,却反而让黎轻烟更加看不起了,在黎轻烟看来,男人就应该以事业为重,在外打拼,而不是像陈北这样,为了那每个月两万的工资,甘心在豪门当一个家庭煮夫!

黎轻烟两条美腿交叠,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冰冷的警告道:“以后不许再碰我!”

“得嘞。”陈北点头,满脸讨好之色。

黎轻烟冷哼一声,吃着早餐,但她却没有什么胃口。

叶氏集团的这个麻烦,还没有解决,让她怎么可能有胃口吃下饭,都快成为她的心病了。

草草吃了几口后,黎轻烟便放下了碗,翩翩起身,丢下了一句话:“晚上有一场饭局,要晚点回来,不用做晚饭了。”

“遵命。”陈北望着那道绝美的倩影消失在了二楼走廊,讨好的笑容消失,嘴角勾起一抹深邃之意。

…………

晚上九点,叶周坐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包间内,双腿搁在酒桌上,看着手机中黎轻烟的一张张照片,嘴角勾起一抹饶有玩味的笑容。

要不了多久,黎轻烟那小妞就会来赴宴,叶周早已精心准备了,先来软的,若是黎轻烟不肯答应陪自己一晚,再把黎轻烟迷倒,带到楼上准备好的房间,任由自己摆弄

叶周垂涎黎轻烟很久,起先是光明正大的追求黎轻烟,可谁知道黎轻烟对他正眼都不看一眼,只是因为合作关系才跟他还有来往。

叶周盯着手机屏幕中,黎轻烟曼妙的身子,嘴角勾起了一抹阴笑,今天,他有十足的把握,将黎轻烟搞到手。

听说她还结婚了,不过好像找了一个废物老公,叶周从没见黎轻烟将他老公带出来,估计是个一无是处的家庭妇男!

叶周琢磨着,等自己玩完黎轻烟,要不要拍点照片给那个废物老公,看他敢不敢对自己放一个屁!

就在这时,包间门被打开,一位女秘书站在门口,对叶周说道:“叶总,黎总来了。”

“让她进来。”叶周站了起来,说道。

顿时,走廊外响起一连串高跟鞋踩在地上的清脆响声,一道绝美的倩影出现在了包间门口。

黎轻烟踩着精致的银色高跟鞋从包间外走了进来,叶周双目一凝,目光深处,闪烁着最原始的熊熊火焰。

一身黑色蕾丝的长裙,雪白酮体在那薄如蝉翼的蕾丝之下,若隐若现。一双圆润细腻的大长腿,绝对的极品魅惑!

“黎总,您终于来了,赶紧坐。”叶周搓着手,那双眼珠子都快黏在黎轻烟的一双大长腿上了。

黎轻烟款款走了过来,浑身散发这迷人的女神气质,让叶周恨不得立刻拜倒在石榴裙下。

“叶总今天找我来做什么?”黎轻烟磁声开口。

“黎总,等您好久了,坐,坐。”叶周哈哈一笑,目光扫过那迷人高耸的峦峰,嘴角勾起一抹饶有玩味。

“久闻黎总在沪海市的大名,今天终于有机会一亲芳泽了。”两人坐下后,叶周那赤.裸裸的目光,就让黎轻烟浑身不自在。

“其实想和黎总商讨一下叶氏集团与黎氏的合作事宜,希望能与贵公司一起共赢,”叶周开口道,“如果我们两家强强联手,将沪海市的那几块CBD的地皮拍下,共同开发……黎总,未来潜力无限啊。”

黎轻烟陷入片刻思索,点了点头,如果真的能和叶氏达成合作,的确能给黎氏集团带来很高的收益。

“可以,具体合作,改日可以细谈。”黎轻烟嘴角扬起一抹浅浅弧度,笑容有一种怦然心动的魅力,“如果两家能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最好。”

“黎总,喝一杯。”叶周举起酒杯,目光渐渐顺着黎轻烟那张精致绝美的脸蛋,向下移去,陷入那峦峰之中。

酒过三巡,黎轻烟雪白的脸蛋不知不觉爬上了一抹红晕,被叶周灌了不少。

“黎总,若是能想立即达成合作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需要你牺牲一下。”叶周趁机咸猪手一把攀上峦峰,黎轻烟身上散发迷人的女神气质,都快让他疯狂了。

“只要你今晚陪我一晚,条件随你开。”

“做梦!”黎轻烟听到叶周的话,蓦地酒醒了大半,美眸闪过一抹冷意。

“药你都喝下去了,还说做梦。”叶周冷笑一声。

…………

没过多久,房间内,叶周看着躺在席梦思上陷入昏迷的黎轻烟,得意的冷笑。

此刻的黎轻烟,完全没了意识。

宛若睡美人一般。

叶周内心暗暗激动,今夜,黎轻烟注定要成为了他的玩物,任他摆布!

“砰”的一声轰鸣,将叶周从幻想中拉了出来。

叶周扭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了房间门口,房间门被他一脚踹开!

这一声响,先是吓了叶周一大跳,很快,他定睛一看,看见一位穿着肮脏不堪的白色衬衫的青年,双目冰冷,杀气毕露!

叶周恼羞成怒,自己的好事还没办就被打搅,让他下意识大骂道:“你是谁,给我滚出去!”

“要你命的人!”陈北森冷开口,一脚踏出,身法爆闪,转瞬间出现在了叶周面前!

叶周眼前一花,根本没反应过来,陈北已经扬起腿,如钢铁长鞭般凌厉轰击而出,一脚踹在叶周的小腹!!

“砰!”

叶周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而出,轰然砸在墙壁上,快要让他昏厥的剧痛让他双目猩红!

墙壁咔咔龟裂,蛛网状的裂痕,触目惊心!

叶周捂着小腹,叶周这一脚,让他痛的发狂!

陈北一把揪住叶周的衣领,瘦弱的陈北,一下就轻松的将两百斤的叶周揪了起来,如老鹰捉小鸡一样!

“你到底是谁?”叶周狠狠的盯着陈北,脸色阴沉如水,他从出声来,就没人敢这么对自己!

“我说了,要你命的人。”陈北缓缓开口,眼底充斥着冰冷的杀伐之气!

“小子,你要我的命?”叶周先是一愣,随即阴狠的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在沪海市,没人敢对我这么放肆!你以为你杀了我,你就能平安无事?”

“要是再对我动一根寒毛,我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明早沉江!”叶周恶狠狠的说道。

“沉江?”陈北目光深邃冰冷,眼底闪过一抹不屑的嘲讽。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明早亲自到黎氏集团道歉,收起你那些无谓的手段——

”要么,我让你叶氏集团现在就在沪海市消失!”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第7章 猛兽

2021-05-05

书评(284)

我要评论
  • 的双腿&心生怜

    陈北按摩了很久,见黎轻烟陷入熟睡后,才嘴角微微扬起,将黎轻烟的双腿轻轻放下,然后看着一头黑发轻披在肩,精致如琢的绝美俏脸流露出的几分疲倦,让陈北不由得心生怜意。

  • 家的恩&极大的

    这是陈北欠黎家的恩情,当年陈北远在海外,一次面临生死危机,身负重伤之时,是黎轻烟救了他,还让远在燕京身居高位的爷爷,冒着极大的风险,给他安排了一处住处,

  • ,太过&现在已

    那时候的陈北,太过狼狈,现在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黎轻烟俨然忘记了那件事。

  • 不仅不&高兴的

    这会儿轮到黎轻烟傻眼了,这家伙不仅不觉得耻辱,好像还挺高兴的?

  • &不知道

    孙梦娇躯一颤,“特洛伊病毒?我不知道什么是特洛伊病毒……”

  • “她的&里还装

    “她的电脑中被种了特洛伊病毒, 我怀疑别墅里还装着一些窃听装置。”陈北开口道。

  • &眼微眯

    陈北双眼微眯,“去查一查,黎氏集团中,谁的电脑技术最好。”

  • 丝袜全&下散发

    待黑色丝袜全部褪去,精致的玉足呈现在眼前,在灯光下散发着熠熠光泽。这双精致的玉足,肌肤胜雪,没有一丝老茧。

  • 手,轻&间便从

    陈北伸手,轻轻一拉,黑色丝袜多了好几道褶皱,转眼间便从大腿褪到了膝盖处,露出雪白细腻的肌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