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上,一辆红色宝马划过拉轰的弧线,在密集程度的车流里穿梭。冉夏风握着方向盘,看热闹的场面不嫌事儿大,“我说大小姐,你是也不是会觉得自己现在的尤其轰轰烈烈?要切记替你凑个局,恭冉夏风握着方向盘,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我说大小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特别轰轰烈烈?要不要替你凑个局,恭贺你终于逃出专制又不通情理,专门棒打鸳鸯的爸爸的魔爪了?”。...

公路上,一辆红色宝马划过拉风的弧线,在密集的车流里穿行。

冉夏风握着方向盘,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我说大小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特别轰轰烈烈?要不要替你凑个局,恭贺你终于逃出专制又不通情理,专门棒打鸳鸯的爸爸的魔爪了?”

厉棠棠闷着气,“好啊,不够凑局的钱你来出,我没钱。”

厉方泽停了她所有的信用卡,她带出来的也只有衣服和日用品,钱是一分都没有。

“那你准备怎么办?靠男朋友养么?”玩笑开完了,冉夏风也开始担心起厉棠棠以后的生活,“顾清明应该不会不管你,可事情闹这么僵,你总不能真的和家里断了。 ”

厉棠棠是厉家大小姐的时候,行事骄纵张扬,别人看的是厉家的面子,没有了厉家做后盾,恐怕第一个不放过她的,就是唐心怡。

虽说顾清明会护着她,可感情这东西虚无缥缈的,又能维持多久呢?

厉棠棠叹气,“清明哥哥那边我想先瞒着,他知道我和家里闹翻了,会有心理压力的,你先给我套房子住吧。”

“行啊,狮山原著的公寓怎么样?离医科院也近,我想你也肯定住不惯学校的寝室。”冉夏风答应的爽快,也是因为她家的孩子都在外面置办房产,反正从老爷子手里拿到东西就是本事,她还算是不太有本事的。

狮山源著就在市中心,两人驱车很快便到了。

这里安保和物业做的都很好,保安见俩小姑娘穿着高跟鞋,提着两个大行李箱,立刻帮着提行李送上楼。

公寓时常有人打扫,妥妥地拎包入住,厉棠棠松了口气,躺在舒适软和的沙发上,很累,主要还是心累。

“我去做个兼职吧,你再帮我看看,哪儿有我适合的兼职。”

有了住的地方还不够,以后自己吃饭穿衣学费,总不能都问冉夏风要钱吧。

“哈?”冉夏风像听到了个笑话,“好啊,咱们班上同学不是有很多做家教兼职的,你要试试么?”

做辅导老师根本就是难为厉棠棠,她属于那种一看就自己还是个孩子的人,性格跳脱还傲娇,她要能做辅导老师,冉夏风觉得自己都能立刻脱单了。

“好啊!”谁料,厉棠棠真的认真考虑了这件事,并觉得十分靠谱。

她一个正经大学生,辅导个初中生的功课绰绰有余了。

厉棠棠能拉低身份做家教,倒是让能介绍家教工作的同学吓了一跳。

“大小姐,您做家教?没开玩笑吧。”

厉棠棠含含糊糊的道:“没见过大小姐体验生活?”

同学笑,巧的是,他给厉棠棠雇主的孩子也在狮山源著的小区里居住。

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完成了落户和工作两件大事,厉棠棠觉得很有成就感。

冉夏风接了个电话,就要走。厉棠棠送她,临别的时候,她嘱咐冉夏风,“我爸要是问你什么,就说没见过我吧。”

“我就怕厉叔不问。”冉夏风系上安全带,离开,留下厉棠棠一人站在晚霞里,美,也透着落寞的味道。

手机忽然进来一条短信,打破了气氛。

是顾清明发来的,“吃饭了么?”

心情顿时明亮起来,她回复的很快,“没有,你什么时候结束?”

好想见他。

半分钟后,顾清明回复:“八点。”

厉棠棠立刻收起电话,回去换了身儿衣服,打车去了医院。

此时医院里,顾清明正在天台上抽烟,柳青找到他,对着他背影,鼓起勇气叫了声:“顾医生。”

顾清明看到是她,淡淡问,“有事?”

“顾医生,厉棠棠滥交的事在外面是出了名的,除了纠缠你之外,她还和好几个男人有不正当关系,我真不想你被她骗了啊!”

柳青激动地说。

昏黄的夜色下,青白的烟雾中,他的脸色晦暗不明,只听他声音冷的骇人,“这话,是谁说的?”

柳青以为他是因为被骗了而生气,放缓了语气:“顾医生,大家都知道你是被厉棠棠骗了,没人敢在背后说你坏话的,哦对,还有上次,她根本就没病,还故意赖在VIP病房里住着,还想把十万块的医疗费赖到你头上,她就是想图你得钱……”

“什么医疗费要十万?”

柳青心里一跳,这才惊觉自己失言了,“就是,没什么这个不重要……”

“够了。”顾清明森冷的看着她,“棠棠是什么样的人,无需你来转告,不管是外面的流言,还是医药费的事,我会查清楚。”

他从来都是温和优雅的,柳青第一次见他爆发出这么强势的气质,不由得害怕。

“……顾医生。”

而顾清明已经离开了。

走廊上,他给VIP病房的护士长打电话。

“帮我查查厉棠棠的药费单,还有当时单子是谁开的。”

事情很快就查清楚了,单子本身是按照流程走的,也就是万把块钱。可房管护士多开了多到夸张的进口营养液,还有什么按摩服务,这个两样东西一加起来,医药费就贵上天去了。

其实就算顾清明不查,护士长也会发现问题。

房管护士觉得厉棠棠既然是装病,也不像会计较这十万块钱的人,到时候一句土豪高兴开这些药,也就糊弄过去了。

民不举官不究,烂账坏在自己科室里,对大家都有好处,

可没想到,顾清明会忽然查。

“护士长,我检讨,您处罚我,给我处分都行,别开除我行么?求求您了!”开单子的护士当时就被摘了胸牌,哭着跟护士长求情。

“医院没报警已经是看你年轻,给你机会做人了,快点走吧。”

护士长面无表情的推开她。

柳青也受到了同样的处分,当时就傻眼了,俩好闺蜜一起哭哭啼啼,互相低声埋怨地离开医院,走到门口,刚好碰到了厉棠棠。

医院门口人来人往的,厉棠棠有心事,根本没注意这俩人和自己擦肩而过。

“厉棠棠!”

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回头看,借着灯光在看清叫她的人是谁。

“哟,是给我男朋友做饭的护士小姐呀。”

只不过护士小姐没再穿护士服了,手里抱着个整理箱,眼睛哭得红红的。

第3章 受伤

2021-05-04

第3章 受伤

2021-05-04

第6章 问罪

2021-05-04

第6章 问罪

2021-05-04

书评(324)

我要评论
  • 她倏地&我是不

    厉棠棠故作莽撞地打断她:“这不是给病人的,是顾医生自己吃的。”说到这里,她倏地捂嘴,“啊,我是不是不应该透露他的隐私啊?”

  • 说得轻&柔暧昧

    她话语说得轻柔暧昧,说完往沙发里风情万种地一靠,成熟女人的魅力尽显。

  • 采光将&艳流畅

    明亮的采光将顾清明深隽的面部轮廓勾勒得更为英挺,眉骨到鼻梁的曲线惊艳流畅。明明是最俊美优雅的长相,但那股与生俱来的矜贵让顾清明的眼神混杂了慵懒与冷漠。

  • “不算&也知道

    “不算透露隐私……”姜玉攥着药盒试探道,“我……我是他女朋友,其实对于他的情况也知道一点的……”

  • 巴巴地&问道:

    姜玉干巴巴地问道:“顾、顾医生不是心外科的专家吗?他的病人,还有这种……”

  • &的?

    厉棠棠现在却无心花痴,心脏攥紧,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 蹲在地&十分钟

    姜玉那落荒而逃的模样太好笑了,厉棠棠蹲在地上笑了十分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