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明时直接带着厉棠棠去了会所顶层。像这种更高级会所,一般会有贵宾长年包有VIP房间。厉棠棠被他扔到沙发上,她闭着眼,脸上的红晕一直也没消褪,眼角还勾着媚人的笑意,像这种高级会所,通常会有贵宾常年包有VIP房间。。...

顾清明直接带着厉棠棠去了会所顶层。

像这种高级会所,通常会有贵宾常年包有VIP房间。

厉棠棠被他扔到沙发上,她闭着眼,脸上的红晕始终没有消褪,眼角还勾着媚人的笑意,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顾清明也确实一直盯着她,像个等待狩猎的狼王,深沉而专注。

“清明哥哥……好难受啊。”

顾清明喉结一滚,几乎是立刻起身,借着给她倒水,平息胸膛的热意。

他知道她从没沾过酒,却不知道这小丫头喝了酒之后,竟然会变得这么……令人无法抗拒。

喝过水,厉棠棠终于老实了,缩在床上,闭上眼沉沉睡去。

顾清明心里一松,默默给她盖上被子。

……

一夜安稳,清晨,厉棠棠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一只干净骨节分明的手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边静了一下,片刻后,里面响起一个暴躁的男人声音:“顾清明?你怎么会拿着棠棠电话,棠棠人呢?!”

顾清明又看看手里的电话,忽然反应过来,这小丫头的手机铃声竟和他的一模一样。

从小就这样,顾清明的一切,厉棠棠都要追随。

“顾清明,让棠棠接电话,你把她怎么了?我告诉你,你小子别以为棠棠喜欢你,你就能欺负她!”

厉棠棠也被吵醒了,瞪着黑葡萄一样的眼珠子,和顾清明躺在床上四目相对,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她昨晚喝醉了,难道她酒后乱性,跟顾清明……

酒居然是这么个好东西!

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还在咆哮:“顾清明你说话,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厉棠棠在一边都听到了。

她抢过电话:“爸!清明哥哥没欺负过我,我们也确实一起过夜了,不过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就别管了!”

厉棠棠忽然把电话挂断,世界都清静了。

太清静了,清静得都她都能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

温暖的阳光,舒适地大床,还有身边的男人……

“醒了就起床。”

顾清明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厉棠棠胡乱飘飞的思绪霎时回笼。

“哦哦。”

呆呆的,还带着一脸既羞又兴奋的红晕。

厉棠棠掀被起床,忽然发现自己衣服除了皱点,也都好好地穿在身上,身体更没有什么传说中被车轮碾过的痛楚。

难道……昨晚顾清明根本没碰她?

厉棠棠一直拿眼睛偷瞄顾清明,却实在问不出口。她虽然脸皮很厚,但也没有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正好手机也再次响起,电话里厉爸爸的声音像炮仗一样:“你什么时候从法国回来的?回国了也不回家!去跟外人混在一起!”

“赶紧给我滚回来,带着顾清明一起!”

实在担心老头把血管给气爆了,厉棠棠还是答应他马上就回去。

等洗漱完出来,顾清明坐在沙发里,双腿交叠,正专心地看着一本杂志,窗外的阳光落在他身上,将他映的愈发矜贵英俊。

不管她昨天晚上有没有睡到这个“尤物”,厉棠棠都觉得自己赚到了。

她按捺着心里的激动,假装平静道:“清明哥哥,我爸知道你和我一起过夜了,让我滚回去,还要你和我一起回去。”

顾清明深深地看她一眼,没有反对,那就是答应了。

厉棠棠踩着顾清明的脚印,心痒痒地还是把心底最大的疑惑问出了口:“清明哥哥,昨晚我喝醉了,是不是对你做了我一直想做却没机会做的坏事?”

“哦?你想对我做什么坏事?”顾清明侧脸冷峻,唇角却意味不明地勾起。

厉棠棠故作老成,像个登徒子似的:“你应该明白自己对女人有多大的吸引力。”

顾清明轻嗤:“小丫头。”

又是小丫头!

厉棠棠把棉布裙往下一拽,曲线毕露,气恼道:“我不管,反正现在我家人都知道我陪你过夜了,你得赔我名节!”

“名节?”顾清明云淡风轻地问道,“你想我怎么赔?”

厉棠棠想也没想就说:“你娶我吧。”

顾清明收回手,想也不想地泼她冷水:“那是犯法。”

好吧!

就算她没到结婚的年纪,那她也要趁这个机会让顾清明成为自己的男友。

厉棠棠开开心心地上前去拉顾清明的胳膊,屋门打开,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喧闹。

“出来了!真的是厉家小姐,和顾清明在一起!”

“厉小姐!您知道顾先生是有女朋友么?听说之前您对厉先生的未婚妻有暴力行为,现在又做出这种直接勾引的行为,请问您是怎么做到同时违背法律和道德的?”

“听说厉小姐刚成年,听说是您主动喝醉了送上门的,这就是世家名媛的教养吗?”

这些问题和强而刺眼的闪光灯齐齐袭来,一大清早堵在房间门口,这哪里是记者,根本就是狗仔。

胡说八道的狗仔!

厉棠棠气得手发颤,在外她虽然缠顾清明缠的紧,可厉家家教向来严谨,从来不允许她在外过夜,这些人明显是在往她身上泼脏水。

厉棠棠按捺愤恨情绪,反击道:“你是哪家媒体的?知道造谣,诋毁他人名誉要判多少年么?”

能做狗仔的哪会在意这一点不痛不痒的威胁。

这些人以攻为守,立刻问出更加尖锐的问题。

“厉小姐,听闻您在圈子里有很多男朋友,您究竟交过多少个男朋友?”

“据说和有名的花花公子唐凤岐也走得很近,你们是狼狈为奸呢,还是人以群分,臭都臭到一起了?”

铺天盖地的新闻像一张网,厉棠棠找不到一点插话的间隙,气得浑身发抖。

“顾先生,厉小姐风评这么差,您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么?”狗仔见得不到回应,居然把问题抛给了顾清明。

厉棠棠苍白着脸去看顾清明,只见那张冷如白玉的脸上满是极端冷漠的阴翳,气场分外沉冷。

在这一片疏冷低沉的气氛里,狗仔们被镇得渐渐低下了声音,而厉棠棠的心也一点点地冷了下去……

他是怎么看她的?

信了狗仔的话吗?

“想知道厉棠棠交过几个男朋友?”顾清明忽然长臂一揽,将厉棠棠勾进怀里,强势地宣告了他的占有意味,“唯一的一个,现在就站在你们面前。”

第3章 受伤

2021-05-04

第3章 受伤

2021-05-04

第6章 问罪

2021-05-04

第6章 问罪

2021-05-04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听了护&棠棠如

    听了护士长的话,厉棠棠如临大敌,推着她的小车,叮叮咣咣跑得比兔子还快,直奔顾清明的办公室。

  • 闻声抬&好朋友

    那女人闻声抬头,笑了笑:“护士小姐,你搞错了。我叫姜玉,是顾医生的好朋友,不是来看病的。”

  • 痴,心&什么时

    厉棠棠现在却无心花痴,心脏攥紧,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 &护士哪

    厉棠棠从来不遮掩自己对顾清明的心意,这里的护士哪个不知道她对顾清明心思?

  • ,腿一&。

    “清、清明哥哥。”厉棠棠站起来,腿一麻差点来个投怀送抱。

  • 影窈窕&:“棠

    一名背影窈窕的护士推着她的护理车走过,忽然被一个年长的护士拦住了,笑吟吟地说道:“棠棠,又来找顾医生打卡?还是你们泌尿科好,又清闲,又开眼界,真让人羡慕!”

  • 殖泌尿&盒神药

    厉棠棠此时无比庆幸自己被二哥弄到了生殖泌尿科,这盒神药简直是驱赶烂桃花的“大杀器”!

  • 样太好&。

    姜玉那落荒而逃的模样太好笑了,厉棠棠蹲在地上笑了十分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