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得可真急!连玫瑰花都落在病房没都带走。厉棠棠伸个懒腰躺下去,闭上眼睛盹神,慢慢的有了睡意。在彻底睡着了前,她在脑海中模糊不清地想起,姜玉这个名字好眼熟,她在哪儿听过……厉棠棠伸个懒腰躺下来,闭上眼睛盹神,慢慢有了睡意。。...

走得可真急!

连玫瑰花都落在病房没带走。

厉棠棠伸个懒腰躺下来,闭上眼睛盹神,慢慢有了睡意。

在彻底睡着前,她在脑海中模糊地想到,姜玉这个名字好耳熟,她在哪儿听过……?

但她困得厉害,脑子不够用,翻个身就睡着了。

等厉棠棠一觉睡醒,外面的天早就黑了。

她动了动手臂,发现不知何时药水已经输完了,手背上扎针过的地方有点微微发肿,还挺疼。

她没多想,大概是自己睡觉不小心压到了。

正好这时,房管小护士和另一道身影一起出现了,厉棠棠便随口问道:“顾医生回来了吗?”

房管护士答道:“没有。不过厉小姐你可以办出院手续了。”

厉棠棠很自然地说要等顾清明回来接她。

谁知,房管护士身边的那个人忽然插话:“顾医生今天肯定不会回来了,他去找他前女友了。”

“前女友?”厉棠棠倏地抬眼,明艳的眉眼熠熠生寒,看起来极为锐利,“他怎么可能有前女友?”

昨天刚从唐凤岐嘴里听到确切消息,说顾清明压根和唐心怡一点关系也没有,那他从哪里还能冒出一个前女友来?

“你这话说的,顾医生英俊潇洒年轻有为,想和他谈恋爱的女人多了去了,怎么就不可能有前女友了?”

厉棠棠听这声音颇为耳熟,定睛一看,那人赫然就是今天下午刚在报告厅见过的柳青。

当时她给顾清明献花时的样子厉棠棠看得很清楚,此时嗤笑一声,嘲道:“我看是你自己想跟他谈恋爱吧?”

柳青也不知道是被噎的,还是被戳穿了心事,脸色又红又白的,倒是精彩。

“我不和你胡搅蛮缠,反正顾医生是去见前女友了,今天晚上肯定有约了。”柳青脸色变幻了几遭,面上带上一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快意。

就好像笃定了前女友确有其人一样。

厉棠棠的心往下一沉。

厉棠棠当即掏出手机给顾清明打了个电话,但是直到自动挂断也没人接听。

她不死心又拨了几次,结局都一样。

厉棠棠不是优柔寡断的个性,当即从病床上起身,无视柳青,而是对房管护士说道:“我现在就要出院,你帮我办手续吧。”

幸好今天早上打电话让冉夏风给她送玫瑰的时候,也送了套衣服过来,厉棠棠换好衣服出来,就看到一叠打印好的费用清单。

“十……十万?”厉棠棠瞠目。

厉家在海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豪门,厉棠棠更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柴火妞。

但也没听过住一晚上病房就要花费十万块的!

厉棠棠低头扫了眼清单,就听到房管护士解释道:“厉小姐,你这间是VIP病房,本身房费就高,而且有许多营养针剂都是搭配在这间病房里的,我们的收费很透明,你放心。”

厉棠棠也看到了,那些昂贵的营养针剂和服务项目,大概都是为一些钱权皆有的重病患者准备的。

她似笑非笑地抬眼:“可是我并没有用过,也要扣我的费用?”

“本着对病人负责的原则,营养针一旦出了低温保存库,哪怕没用完,也不能再反库冷藏,否则其中的效用就失灵了。”

厉棠棠不置可否,又继续道:“那这些按摩理疗的项目,我没享受过,也要强制收费?”

她话说得直白,房管护士脸上不好看了,倒是柳青还在咄咄逼人:“这些项目在你入住的当天晚上就服务过了,只是当时你睡着了自己不知道而已。”

她言之凿凿的样子就好像亲眼看见过一样,厉棠棠笑了,秾丽的眉眼间那抹淡淡的不屑格外刺眼。

“那就这么着吧,我没时间和你们计较这些小钱。”别看她表面上云淡风轻,可心里却像焚着一把火,迫不及待地就要去找到顾清明问清楚。

究竟是哪里来的狗屁前女友!

他到底有没有信用,明明都答应得那么笃定,怎么能欺骗她这个花季少女!

厉棠棠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是没钱的,费用找顾清明结算。”

她顿了一下,对柳青勾了勾唇:“至于我没用过的那些营养针,不如就送给这位护士小姐吧……补补脑子,以后少出来现眼。”

“你!”柳青气急,怼了一下身边的房管护士,两个人看起来颇为熟稔。那名小护士上来拦人道:“不好意思厉小姐,没有结清楚医疗费用,你不能出院。”

厉棠棠的耐心在渐渐消失,说道:“我都说了,钱找顾清明要。顾医生这么大的招牌,你还怕他跑了不成?”

她心里对顾清明有小小的埋怨,又被眼前这两位明显的刁难磨出了火气,声音更加发冷,小护士眼看着被她身上富贵凌人的气势逼得不敢再拦。

还是柳青说道:“你是顾医生什么人,凭什么拿他当担保?”

厉棠棠懒懒地笑了一下,笑意却没抵达眼底:“我和他是什么关系,你不是心中早有猜测了吗?不然你哪会这么针对我?”

柳青蓦地回忆起下午在报告厅内的满心屈辱。厉棠棠的惊艳出场,顾清明的明显维护……

一想到这里,她就更加不肯放厉棠棠离开了。

阎王好过,小鬼难缠。

厉棠棠默默记下这笔账,眼下实在懒得看这两个人的嘴脸,只好又打了一通电话给冉夏风,让她送钱来。

冉夏风是厉棠棠见过性子最软的人,来的时候也颇有抱怨。

“你说你住院也不是真的生病,还要我一天几趟地跑,早上送花送衣服,晚上又支使我送钱。大小姐,你要钓男人,怎么一直在磋磨我啊?”

她掏钱给厉棠棠结医药费,被那个金额震撼了一下:“十万块?你怎么花出去的?是在医院买了个包吗?”

厉棠棠没心思回答她,随口道:“没,我顺便隆了个胸。”

冉夏风:“……你怎么了?”

嘴里说着俏皮话,却一脸被人欠了钱的冷漠表情。

明明刚刚出钱大放血的人是她好不好?!

第3章 受伤

2021-05-04

第3章 受伤

2021-05-04

第6章 问罪

2021-05-04

第6章 问罪

2021-05-04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不经意&地一瞥

    姜玉伸手接过那盒药,目光不经意地一瞥,脸上的微笑顿时僵住了。

  • 厉棠棠&看病请

    厉棠棠轻咳一声,用公事公办地说道:“看病请去门诊部。”

  • 物,问&道:“

    顾清明薄唇一勾,看到护理车上堆满的药物,问道:“你送药送到我这里来了?”

  • 巴巴地&还有这

    姜玉干巴巴地问道:“顾、顾医生不是心外科的专家吗?他的病人,还有这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