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玫瑰花的小护士后转身就往台下走,丝毫不不介意万众注目之下就这么草草了事地离场了。放佛她作出这件事是兴之所至,兴尽则归,不在乎任何结果。谁知,没等她走出来两步,就被人仿佛她做出这件事就是兴之所至,兴尽则归,不在意任何结果。。...

抱着玫瑰花的小护士转身就往台下走,丝毫不介意万众瞩目之下就这么草草地退场了。

仿佛她做出这件事就是兴之所至,兴尽则归,不在意任何结果。

谁知,没等她走出两步,就被人握住了手腕,顾清明那双深邃的眼像是能看透一切,淡淡道:“你就这么跑来,烧退了?”

小护士转身,目光里盛满笑意,开口赫然就是厉棠棠的声音:“你认出我来了?”

顾清明勾唇似叹:“玩来玩去都只有这套把戏。”

“那又怎么样,我就喜欢穿护士服!”厉棠棠轻灵灵地转了个身,“好看吗?”

她怀抱着火红的玫瑰,眉眼笑得风情满溢,台下都有人给她鼓掌喝起彩来了。

站在顾清明身后的柳青,眼眶都红了起来,她嫉妒又委屈,控制不住情绪开始抽噎。

顾清明什么都看不到,而也丝毫不在意柳青的反应。

他自然无比地去接厉棠棠手里的花,就像她手里的这一束才是事先安排好的。

厉棠棠却可以看到柳青,她犹豫一下说道:“你还是拿那束百合吧。”

倒不是她突发恻隐之心,而是想到顾清明和这个小护士是同事,两个月前她在温湖当实习护士还在心外科看到过这个柳青。

如果今天顾清明真的让一个女孩子当着所有人的面哭出来了,那他的个人形象也就毁了。

厉棠棠可不想这样。

顾清明却置若罔闻,依旧强势地拿过厉棠棠手里的玫瑰。

而后,在柳青即将爆发眼泪的时候,顾清明也顺手接过她的百合,还温文道:“谢谢。”

“顾医生,顾……”柳青眼睛一亮,正要破涕为笑之际,就看到顾清明把百合转手塞到了厉棠棠手里。

“谢谢你的花,不过我喜欢玫瑰。”

这句话只有台上的三个人听到。

厉棠棠却满足不已,唇角从勾上去就没放下来过。

散场。

厉棠棠跟在顾清明身后出了报告厅。

他们一人抱着一束花,一路走来,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顾清明一身熨帖考究的正装,长身玉立。

他单手掐着一束玫瑰,哪怕面容矜冷,那副画面也很养眼。

顾清明是被人围观惯了,一向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一路领着厉棠棠回到她的VIP病房。

房管护士原本正因为厉棠棠这个半道“失踪”的病号而急得团团转,一转眼看到顾清明领着身穿护士服的厉棠棠进来。

“厉小姐,你怎么穿成这样跑出去了?”

她们接待过这么多病人,还是第一个这么胡闹的,要是人人都扮作护士在医院里乱走,万一有不明真相的病人临时拉她们去扎个针送个药,还不闹出医疗事故来?

厉棠棠任性惯了,看着小护士一本正经地要教训她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浅了下来,说道:“我是来看病的,又不是来坐牢的。”

这不知悔改的态度让房管护士的脸色更加不好看,无意识地看了顾清明一眼。

顾清明因为长了这样一副皮相,经常被女病人花式骚扰,所以对于类似行为一向是深恶痛绝的。

小护士这一眼绝对带着对厉棠棠的“幸灾乐祸”,就等着看顾清明怎么批她了。

可是下一秒,小护士就听到顾清明淡淡地说了一句:“别闹。”

依然是冷清的语调,说着不痛不痒的话语,不知怎么的,落在小护士的耳朵里偏偏带着一丝宠溺。

小护士几时见过这样的顾清明,不由地无声地倒抽一口气,可是更惊悚的还在后面——

只见厉棠棠把玩着手中的口罩,挑起眼角笑看他一眼:“我闹了吗?可我看你明明很喜欢我送的花。”

她此言一出,小护士才发现,顾清明手里竟然有一束火红的玫瑰!

英俊的男人手捧鲜花,画面怎么说都很养眼,可是配上一向冷清到不食人间烟火的顾清明,就像是谪仙下凡一样,让偷偷爱慕着顾清明的一干迷妹难以接受,眼前的小护士就是其中之一。

但顾清明连一个眼风都没有给她,自然也没注意到她的脸色有异。

就在厉棠棠正打算再说点什么,小护士却粗暴地打断了她:“厉小姐,你该量体温了。”

厉棠棠摆摆手想让她不要挡在自己和顾清明中间:“我已经不烧了,可以出院了。”

恰好这时顾清明的手机铃声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眉宇间不经意闪过一丝戾气,但他控制得很好,转身便出门接电话了。

小护士这时上前来,对厉棠棠道:“厉小姐,你的热度只是暂时退下去了,还有几瓶药水没有挂完,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厉棠棠一想,暂时不出院也好,可以和顾清明待在一个地方多点相处时间。

再说了,一个病弱的女孩子,更能引起他的心疼,这样算起来,她还是不要好得那么快比较好。

于是,厉棠棠便躺回床上,配合着护士的指令,等顾清明接完电话回来,看到厉棠棠又输上液了,果然微微皱起眉。

“怎么还要输液?”他转向小护士:“把她的报告拿过来。”

顾清明看了两眼,发现厉棠棠的指标都正常,这才舒缓了长眉,对厉棠棠道:“没什么大碍了,输完液今晚就可以出院。”

厉棠棠看一眼时间,说道:“你也快到下班时间了,那你留下来陪陪我。”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谁料顾清明却道:“我要出去办点事。”

“又要走?”厉棠棠一脸毫不掩饰的失望:“那我出院了去哪里?流落街头吗?”

顾清明轻嗤,却也没真的认真拆穿她卖的惨。

就算厉棠棠暂时不能回家,也不想去找朋友,外面街上几步就有一家酒店,怎么可能就到了流落街头的地步?

大概是医院那素白惨淡的背景墙衬得厉棠棠那张小脸有些柔弱,顾清明笑过后,竟让步道:“那么晚上我回来接你出院。”

话音刚落,他的电话再度响起,这次他没再耽搁,对厉棠棠做了个离开的手势,便转身向外走去。

厉棠棠只来得及听到顾清明微微不耐地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姜玉,这是最后一次……”人声便消失在医院的走廊。

第3章 受伤

2021-05-04

第3章 受伤

2021-05-04

第6章 问罪

2021-05-04

第6章 问罪

2021-05-04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采光将&眉骨到

    明亮的采光将顾清明深隽的面部轮廓勾勒得更为英挺,眉骨到鼻梁的曲线惊艳流畅。明明是最俊美优雅的长相,但那股与生俱来的矜贵让顾清明的眼神混杂了慵懒与冷漠。

  • “清、&站起来

    “清、清明哥哥。”厉棠棠站起来,腿一麻差点来个投怀送抱。

  • 心意,&这里的

    厉棠棠从来不遮掩自己对顾清明的心意,这里的护士哪个不知道她对顾清明心思?

  • ”姜玉&的情况

    “不算透露隐私……”姜玉攥着药盒试探道,“我……我是他女朋友,其实对于他的情况也知道一点的……”

  • 时哪里&,这么

    姜玉此时哪里还顾得了别的,这么严重的问题,必须搞清楚!

  • &一盒药

    “你是顾医生的朋友啊,那正好。”厉棠棠拿出一盒药递过去,“麻烦帮我把这盒药转交给顾医生吧。”

  • “顾、&专家吗

    姜玉干巴巴地问道:“顾、顾医生不是心外科的专家吗?他的病人,还有这种……”

  • 姜玉两&的脸色

    姜玉两眼一黑,难看的脸色已经完全遮不住了。从上个月陪朋友看诊,她就对顾清明一见钟情,百般追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