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修步入病房,看见病床上躺在的攘攘,看见那刚成了一条直线的心脏跳动仪,眉头皱了出来。六年出征撕杀好习惯的习惯,让他喜怒不形于色。就算是滔天的恨,彻骨的痛,都也可以彻底地的七年征战厮杀养成的习惯,让他喜怒不形于色。哪怕是滔天的恨,彻骨的痛,都可以彻底的掩饰在眼底。但这可是他的至亲骨肉,楚修不由得因为没有保护好她,自责起来。。...

楚修走入病房,看到病床上躺着的熙熙,看到那刚成了一条直线的心跳仪,眉头皱了起来。

七年征战厮杀养成的习惯,让他喜怒不形于色。哪怕是滔天的恨,彻骨的痛,都可以彻底的掩饰在眼底。但这可是他的至亲骨肉,楚修不由得因为没有保护好她,自责起来。

‘哮喘’。

不需要任何人来向楚修解答,楚修一眼就看的出来。先天哮喘,这是他们家族遗传病。他的父亲和大哥楚河,都有先天哮喘。楚修和楚岚算是比较幸运,并没有发作,而楚熙熙则是没有那么幸运,隔代遗传了楚家的先天哮喘病。

“楚修?”

关梦蕾看着走进病房的楚修,有点不确定。她虽然是林雪的闺蜜,也知道楚修的存在,但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楚修,现在一眼看过去,顿时整个人都是被楚修震撼住了。那股自内而外散出的沉稳霸道,对女人有着致命的魅力。

“你应该是孩子的父亲吧,很遗憾,我们已经尽力......”

医生完全没有把楚修的那句话放在心里,因为在他看来,病床上躺着的这个小女孩已经心跳骤停了,根本就没有挽回的可能。

楚修没有回应任何人,走到病床边,轻轻坐下,握住了熙熙的手,眼中有着疼惜溺爱的温柔。

“熙熙乖,爸爸来了。爸爸向你保证,只要爸爸在,任何人都不能把你从这个世界带走。”

话语出口,楚修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将自己体内的龙气,疯狂输入自己女儿的体内,纵然他只恢复一成之力。隐约可见,他握住熙熙的手掌心,有着金色的光芒微微闪烁,一条又一条金色的气,顺着他的手,流淌入熙熙的手腕。

……………

林家别墅。

靠在门边的林雪,突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就像是被剜走一块肉似得。捂着心口,林雪紧紧咬着嘴唇。

痛…

痛到不能呼吸…

“熙熙…”

“熙熙!”

林雪脑海中突然闪过熙熙的小脸,好似在与自己说再见。整个人顿时慌乱的不知所措,猛的再一次朝着门拍了起来。

“妈,爸!求你们了,求求你们放我出去,我答应嫁给王俊,我嫁!只要你们让我把熙熙带在身边,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嗓子沙哑,然而,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林雪没有放弃,依旧在一下又一下的拍门,一次又一次的呼喊,任凭手拍红拍肿,任凭嗓子哑噎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

南城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病房。

关梦蕾看着楚修,眼中有着惊疑。她不知道楚修在做什么,明明连心跳仪都直了,医生也宣判死亡了,但是感觉有着一种很奇怪的气息从楚修身上散出来。

医生更是摇头,在他看来楚修这是承受不了孩子逝去的打击,有点失心疯了,叹了口气走向房门。

“开!”

楚修心中低喝,只见床头的心跳监测仪,原本的直线,猛的一个跳动,接着频率越来越快,这是心跳复苏的节奏!

熙熙脸上的紫黑色更是缓缓消退!

“活了,活了!!”

护士惊喜的尖叫,原本走到门口的医生一愣,下意识回头,当看到心跳仪的时候,虽然不敢置信,但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冲到病床旁大吼。

“快!立刻推手术室!准备手术!”

“病人家属请去外面等待。”

楚修没有拒绝,放开熙熙的手,站起身来,跟随着推床走到走廊,看着护士们推着熙熙进入手术室。手术室的灯,从绿变成红。

他刚才只是自己体内的龙气,强行冲开熙熙堵塞的气道,同时推动骤停的心脏再次跳动,让熙熙能够恢复心跳。可是在这之后,因为长时间呼吸衰竭导致的其他并发症,就要交给专业的医生。

“你,你没事吧?”

关梦蕾看着楚修,在她的眼中,这个时候的楚修脸色煞白。

“谢谢你。”

楚修看了眼关梦蕾,今天要是没有她,自己的女儿必死无疑。

“没事,我和雪雪是过命的闺蜜,她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

楚修微微点了点头。

这女人能够知道熙熙是林雪女儿,说明林雪真的很相信她。深吸一口气,退后两步,楚修坐在了走廊的铁椅上。刚才那般海量的龙气输出,导致他现在非常虚弱,毕竟他也才恢复一成的实力。

“龙帅。”

小跑的脚步声传来,铁狼从走廊另一侧的方向走来,当关梦蕾看到威武雄壮的铁狼,顿时眼中泛着一丝别样的色彩,脸上更是莫名的泛起一缕晕红。

不过铁狼却是没有看她,只是来到楚修的身侧。看到楚修脸色惨白,顿时着急起来,小声开口说道:“龙帅,您的身体。”

“我没事,说。”

楚修抬头看向铁狼,目光充满着冰冷,他知道铁狼带来的是什么消息。

铁狼一个立正,看的旁边的关梦蕾有点反应不过来,好奇楚修到底是什么身份。铁狼先是偏头看了眼关梦蕾,目光冰冷。

“你这人…”

“无妨,你直接说。”

楚修开口,既然这个关梦蕾是林雪信任的人,那他楚修也不会怀疑。

铁狼眉头皱了皱,接着开口。

“先前嫂子与龙帅您分开后,独自一人打车去了林家,属下猜测应该是去拿什么东西,从那之后就再没从林家出来过。而就在半个小时之前,林王两家传出消息,明天上午十点,林紫和王恺要为嫂子和王家王俊举行大婚。”

楚修神色冰冷,他知道林雪去林家拿什么,哮喘药。他们家族遗传的这个先天哮喘很是奇怪,一般的哮喘药不起作用,只有特定的单独配置能够压制,因此购买需要提前很久预约。所以林雪只能回林家,去取之前囤积好的哮喘药。

‘林紫’。

因为林紫的囚禁,让林雪不能带着药回到熙熙身边,更是差一点让自己的女儿丧命。

楚修的眼神,宛若杀人的刀!

“取缔林、王两家资质的文件办好没?”

楚修缓缓说出这四个字,铁狼能够感觉到楚修此刻的愤怒,连忙继续开口:

“回龙帅,省府根据我们提供的材料,已彻查林王两家的历史问题,并取缔了两家的资质,取缔材料已经开具完毕。”

书评(125)

我要评论
  • 个名字&她太熟

    女孩听到‘楚修’这个名字,整个人都愣了,这名字,她太熟悉了!

  • ,尤其&成功,

    楚修眉头皱了起来,进入秘境前,家里也算富裕,尤其自己大哥,创业上市成功,实现了财务自由,妹妹怎么还可能去借高利贷?

  • 们先.&...

    “老大,反正得卖场子里去,便宜谁不是便宜,要不咱们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