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紫说着这番话后,再也没半点的声响传进房间。空空空荡荡,林雪独自一人一人靠坐在门旁,眼神中饱含着孤独无助,手机滑落在地也没半点信号,屏幕还亮着楚修的电话号码。她明白,不空空荡荡,林雪独自一人靠坐在门旁,眼神中充满着无助,手机跌落在地没有半点信号,屏幕还亮着楚修的电话号码。她知道,不论自己再怎么求林紫,林紫都不会让她走…。...

林紫说完这番话之后,再没有半点的声响传入房间。

空空荡荡,林雪独自一人靠坐在门旁,眼神中充满着无助,手机跌落在地没有半点信号,屏幕还亮着楚修的电话号码。她知道,不论自己再怎么求林紫,林紫都不会让她走…

“熙熙…”

林雪喃喃自语,她不担心自己会发生面对什么,担心的只有自己的女儿,担心她哮喘发作…

…………

此时,雪竹林集团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楚修回来后就一直站在落地窗旁边,从这里能够俯瞰半个南城,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他离开南城七年,这七年间,不仅仅是人发生了变化,就连这南城,他也感觉到了一丝陌生。

“龙帅,嫂夫人已经安排妥当,在郊外的一处私人庄园,属下以人头担保,嫂夫人绝对不会再出任何差池。”

铁狼站在楚修身后,恭敬开口说道。

楚修轻‘嗯’了一声。

自从楚河离世之后的这一年多来,白灵受了太多的屈辱和辛酸,是该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巡察主使,到了南城?”

楚修平静的眼神之下,带着一丝冰寒的杀意。

“回龙帅,已经到了,今天晚上七点下榻喜来登大酒店,南城权贵都在酒店外排着队巴结。”

铁狼眼神中也是有着杀意。这一年多来,哪怕是他也没少被这些巡察使找麻烦,幸亏家族有着开国元勋的背景,硬生生扛住了。对于这些巡察使,若非顾及到暴露楚修,他可能早就出手宰了!

“盯紧。”

楚修平静开口。

“是!”

铁狼立正。他牢记着楚修之前跟他说过的话,若有任何异常,让他消失!

就在这个时候,铁狼左耳的蓝牙耳机微微闪了一下,铁狼立刻的摁下接听,几秒钟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是大变!

“龙帅,熙熙小姐出事了!”

一句话出口。

楚修眼神猛的一冷,看向身边的铁狼,惊的铁狼浑身一颤。对于楚修而言,林雪和熙熙,就是他的龙神逆鳞!

“刚收到消息,熙熙小姐被嫂子闺蜜从屋子里带出,看状态极其不好,守在外面的兄弟已经第一时间把熙熙小姐送进了附近医院。”

铁狼连声开口,他能够感受到楚修身上散出的怒火。

“林雪不在家?”

楚修开口问道,同时没有任何的迟疑,转身就是朝着门口走去。他要第一时间赶去医院,眉头微微皱起,他记得自己和林雪分开的时候,林雪已经打车回家才对。

“属下失职,根据驻守兄弟的反馈,嫂子和龙帅分开之后,就没有回到住处,而是去了林家。还请龙帅责罚!”

楚修没心思现在责罚铁狼,现在他的第一要事,就是赶到医院去!

“找到林雪。”

留下一句话,楚修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

夜,十一点,南城第三人民医院。

“医生,求求你救救她!她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啊!”

急诊室病房,病床旁。

一个女人正在着急的拉着医生,苦苦恳求,这是林雪大学时期最好的闺蜜,名字叫做关梦蕾。医生看着病床上插着呼吸机的小女孩,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只能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叹息。

“急性哮喘导致支气管痉挛,气道封闭式阻塞,引起缺氧呼吸衰竭,最终结果就是心脏骤停。”

“你们送来的时间太晚了,现在已经没救了。”

说着这医生还看了看门外站着的两个男人,就像是站岗的哨兵。这两个人给他的压迫感太大了,要不是这两个人守着,他早就离开这间病房了,毕竟他待在这也没用。

急性哮喘这种病,如果刚发作的时候有药在身边,很简单就能压制住,但是如果没药,几乎就是致命,这和心脏病很是相似。

听着医生的话,关梦蕾整个人都是懵了。她起初发现熙熙不对劲,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就一个劲的瞎着急,等发现是哮喘之后,在熙熙身上找到了药瓶,可是药瓶却又是空的!眼见熙熙越来越严重,她慌慌张张的抱着熙熙下楼。

那一刻的她,甚至连医院在哪个方向都慌了神不知道,还是两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出现,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她和熙熙来到了最近的医院。可尽管如此,时间还是耽搁了太久。

并且这一路上,她不断的给林雪打电话,硬是没有一个是打通的。

“小,小姨…”

“小…”

轻微细小的声音,从楚熙熙的口中传出,关梦蕾知道熙熙在喊着林雪。

关梦蕾也是唯一一个,林雪告诉了她,熙熙是自己孩子的人。听到这声音,关梦蕾连忙是看向楚熙熙,看到熙熙这个模样,忍不住流出了眼泪,她尝试着再给林雪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依旧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熙熙,阿姨,阿姨对不起你…”

关梦蕾站在病床旁边,看着已经昏了过去,但是脸色难受的楚熙熙,眼中有着深深的愧疚,就算电话打通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告诉林雪。身为林雪最好的闺蜜,她清楚的知道,林雪把女儿看的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如果这个时候告诉林雪‘你的女儿死了’,她不敢想象林雪会疯狂成什么模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楚熙熙床边的心跳监测仪,瞬间变成一条直线!

这代表着,死亡。

关梦蕾顿时就愣了,捂着嘴流泪。护士小姑娘看到这一幕,眼眶也是发红,轻轻的为熙熙盖好被子,希望她能够更安然祥和的一点离开这个世界。

“家属请节哀。”

医生出声说道。

话语刚落,一道声音传入急诊室,一个身姿挺拔的身影,映入每一个人的眼中!

“她是我楚修的女儿,纵是阎王,也带不走!”

书评(80)

我要评论
  • 儿姓氏&的这等

    楚修没想到七年来日夜思念的人,竟做出勾结外人吞并家业,更改女儿姓氏的这等脏事。

  • 得卖场&,便宜

    “老大,反正得卖场子里去,便宜谁不是便宜,要不咱们先......”

  • ,当夜&雨,这

    幸亏上天护佑,当夜天降大雨,这一方山岭泥石流塌方,他爬了出来。凭着身体强大,在毒酒下保住了命,却是毒素入脑。导致记忆丧失。

  • 忆部分&楚修片

    楚修记忆部分恢复之后,力量也得到了一定觉醒,虽然只有巅峰时期的一成,但治疗些许皮外伤已是足够。体内龙气流动,楚修片刻基本修复,不再鼻青脸肿,身体也有了几分气势。

  • 间接通&,一个

    电话瞬间接通,一个杀气极重的声音,急促传出:“龙帅?”

  • 一个名&字,一

    流浪汉喊出了一个名字,一个有着盖世功勋且无上荣耀的名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