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吧声音,极度亢奋吵杂。楚修握着林雪的手,林雪下意识的想要抽回,却被楚修牢牢地握着,怎么都抽不出。“你是林雪男朋友?”赵蝎望着楚修,眼神极为不悦,脸上带着不屑的笑楚修握着林雪的手,林雪下意识的想要收回,却是被楚修牢牢握住,怎么都抽不出。。...

餐吧声音,亢奋吵杂。

楚修握着林雪的手,林雪下意识的想要收回,却是被楚修牢牢握住,怎么都抽不出。

“你就是林雪男朋友?”

赵蝎看着楚修,眼神极其不善,脸上带着轻蔑的笑。他没想到林雪的借口竟然是真的,还真有这么一个男朋友出现!

楚修听到‘男朋友’这三个字,看向身边低着头的林雪,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不管林雪是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林雪能向别人说自己是男朋友,便说明她心中的那道坎,消减了一分。

“我,我骗他们的。”

林雪脸颊瞬间蹿红,低着头小声。

“不知道现在正在做什么工作,收入怎样。”

赵蝎看着楚修,翘着二郎腿开口。

“当兵待岗,还没工作。”

楚修只是平静回了一句,而且他也的确没有撒谎。

“噢哟,原来是大头兵啊!刚退役还没工作是吧。”

“赵总,大楼门口的保安老张昨天辞职了,我看林雪的男朋友不错,不如推荐他去做保安?”

一个亲信讽刺般笑着,其他人也是跟着哈哈大笑。

“是么?”

楚修微微抬眼看向孙乾,本来古井无波的眼神中,透出一丝冷寒。

他本不愿意与这些跳梁小丑计较,那是降低他龙神的身份,但他不能容忍对‘军人’的侮辱。

军兵以身守国,以命卫民,理应受天下之敬!

坐在楚修对面的薛薇薇一直都在偷偷看着,楚修眼神变化的时候,吓得心头一颤,连手都在抖了起来,她想起白天在车店里的恐怖经历。

林雪也是感觉到楚修的愠怒,下意识的另一手也握住了楚修的手。她不想看到楚修惹事情,这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向往的只有一份平稳安定的生活。

“林雪,你要好好考虑才对。我们赵总青年才俊,刚三十就成了总经理,而你身边就是一个没钱没势的大头兵,能跟赵总能比吗?赵总一根毛他都比不上!”

“我要是你,现在就甩了他,跟着赵总享清福。”

沙发上的其他赵总亲信,纷纷是嘲讽笑了起来。

这已经不是暗讽,而是明晃晃的鄙视,完全就没有把楚修放在眼里。

只有薛薇薇,神色很是不好,生怕楚修动怒波及到自己。她是在场唯一明白楚修的强势,连周永辉那样的南城风云人物,都得在楚修面前当牛做马,他赵蝎算什么东西?!

“好了!喝酒!”

赵蝎笑着端起酒杯,旁边的亲信孙乾也是连忙端起酒杯,大声开口:“这家餐吧的经理是我们赵总兄弟,大家可以敞开怀随便喝!”

“我再告诉大家一个秘密,这餐吧可是我们南城黑道之王宋阎王旗下的产业!宋阎王,大家都知道吧,那可是什么事都能摆平的大人物,也只有我们赵总,才能跟这种层次的大佬成为朋友。”

听着孙乾的介绍,其他人都是惊叹。

宋阎王这三个字,在南城那近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赵蝎竟然是宋阎王的朋友!

楚修神色依旧未变,只是觉得有点意思,自己上午刚把那位宋阎王吓得半死。

“来,我们敬赵总一杯!”

说着众人都是站起来举杯,赵蝎也是很高兴,站了起来。只不过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林雪,贼心不死。他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把楚修给弄走,然后再实施他原本的计划。他赵蝎要想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

这时,两个狂到没边的黄发少年走了过来,抬脚直接踩在搁酒的桌子上:“喂喂喂,这个位置我们要了,给你们一分钟滚,不然等我老大来了,都没好果子吃!”

声音一出,就连旁边的其他卡座都是投来了目光,不过也没多看,这地方闹事很正常。

赵蝎所在的这一卡座,处在酒吧二楼,是全酒吧位置最多最好的沙发卡座,一般都要提前好几天预定,赵蝎也是靠着关系跟酒吧经理打招呼加钱才定下来。

“妈的,你们两个想找死?!你们老大算个屁!”

孙乾作为赵蝎第一心腹,自然不能退缩,猛的起身上前一脚踹在了其中一个黄毛肚子上。这两黄毛想还手,其他几个男的也是一拥而上,把这两个黄毛当狗一样踹。反正刚才也说了,出了事赵蝎会负责。更何况赵蝎还认识宋阎王,这更加助长了他们的底气。

“你,你们等着!”

这两个黄毛被打的满头血,连滚带爬的跑。

“两个不长眼的毛头小子。”

孙乾呸了一声,接着转头对赵蝎哈腰笑了起来。

赵蝎只是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不要被这种小事打扰了兴致,我们继续喝酒。”

“喝酒喝酒!”

众人又是再一次举杯。

不一会儿,从餐吧门口,有着二十多号人走了进来,一个个凶神恶煞,大金链子颈上挂,直接是把挡路的人全部推开,这些人想发怒,但是一看到来人都是吓的不敢作声,纷纷是让道。

餐吧经理看见之后,更是立刻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二哥,稀客啊,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

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尖嘴猴腮,留着八字胡,脸上写满了‘牛逼’两个字,这人名叫宋航,是宋阎王的亲弟弟。

“有人在你的地方打了我的兄弟,还放话说我算个屁,你说我这个屁该不该来?”

“老大,就在那!我们好声好气的跟他们说,让他们给您让位置,结果他们上来就打!”

两个满脸血的混混,抬手指着楚修所在的方位,恶狠狠的开口。

“你说错了,不是给我让,是给我大哥让。”

宋航冷笑开口,带人上楼朝着楚修所在的卡座走去。一旁的酒吧经理还没缓过劲来,听到宋航口中‘大哥’两个字,直接就给吓懵了!

宋阎王要来!

书评(109)

我要评论
  • 隔了七&一时才

    从军戎马,相隔了七年,现在又是这身狼狈模样,女孩一时才没认出楚修。

  • 他入朝&,让他

    可就在他入朝受封,准备接掌京城卫戍军权的时候,奸人的绝世毒药,让他心脏止跳,被埋在帝京北郊山岭。

  • 着手里&之心油

    混混看着手里只剩一半的钢筋,懵了片刻,恐惧之心油然而生。

  • 阵极其&现。

    脑袋里涌来一阵极其剧烈的痛楚,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出现。

  • 眼睛,&丝亮光

    巷口的流浪汉,那双空洞的眼睛,猛的闪过了一丝亮光,就像黑云中一缕破晓的阳光。

  • 股无形&握住了

    流浪汉的气场猛然爆发,混混们感觉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握住了咽喉,呼吸都不顺畅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