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九州国际酒店,天子套房。楚修坐在床畔,自己最爱的女人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嘴里还不断地的念着‘楚修、熙熙’的名字。握着林雪的手,体会着林雪手心的冰冷,他的心如楚修坐在床畔,自己最爱的女人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嘴里还不断的念着‘楚修、熙熙’的名字。。...

深夜,九州国际酒店,天子套房。

楚修坐在床畔,自己最爱的女人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嘴里还不断的念着‘楚修、熙熙’的名字。

握着林雪的手,感受着林雪手心的冰冷,他的心如刀割。

眼神,冷的可以杀人。

兄长之仇,辱妻夺女之恨。

林家,王家,林紫王恺,这些人在楚修的眼中,都是已经列入了必死之列。

明天,一出好戏就将上演!只是,这只是你们悲剧的序幕。

“龙帅,医生说嫂子只是淋雨受了寒发烧,吃完药休息一晚上就应该没事。”

铁狼走进房间,站在楚修身后小声说道。

“明天的事情准备怎么样。”

听到楚修镇定的声音,铁狼浑身一颤,这个样子的楚修,让他感觉敬畏。

他上一次见到这个模样的楚修,是秘境之外的万里沙场,血流成河。

“龙帅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好,西江银行明天上午就会给林紫王恺放贷。另外,宴会邀请也已经全部发了出去,除了和江氏死对头的吕家没有回应,其它南城家族,明天将会全部赴宴。”

“求婚的布置,也全部安排妥当,我已经亲自检查过了。”

楚修只是微微‘嗯’了一声,铁狼顿了顿,然后轻轻的退出了房间。

楚修在床边静静的坐了五分钟,眼中尽是温情。

他抬手摸了摸林雪头上的湿毛巾,已经干了,刚准备起身去换一副。

“别,别走…”

楚修的手被林雪一下子紧紧攥着。

这个时候的林雪,还处于昏睡的状态,不知梦见了什么,语气变得急了起来…

“修…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骗你…”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

昏睡的林雪,梦呓着,泪珠止不住的渗出眼角,成线滑落。

楚修的心,猛的一颤,眼眶也泛红了。他抬手轻轻为林雪擦去眼角渗落的泪珠,眼中有着疼惜,微微俯下身,亲吻她的额头。

‘傻丫头,就算全世界,也抵不过你的一缕发丝…’

‘明天,我将为你夺回一切。’

…………

九州国际,南城最豪华的超五星酒店,雪竹林集团新闻发布会。

这一天,整个酒店都被包了下来,不是包下某个厅,而是全包!

每一个进入酒店的宾客,当听到九州国际被雪竹林全部包下的时候,都震惊了。因为要包下九州国际,除了雄厚的财力之外,还需要极其强横的背景!

九州国际,是帝京顶级财阀这个层次才能控制的超星级品牌!

酒店最尊贵的‘九州天下’宴会厅,南城百族聚集。

别的家族都是代表前来,唯有林家和王家在南城的支脉,全族都受到邀请。两家被安排在宴会的最中间位置,林紫和王恺更是在中间的中心,绝对C位,两人已经得意得飘到了天上。

哪怕是一些一流家族,也是眼中忍不住流露出羡慕神色。

看来林、王两家,必定成为南城的翘楚世家,而林紫和王恺将会成为南城名流中的顶级名流!

此刻,酒店中最尊贵的‘天子套房’。

“龙帅,五亿已经到了太子湾的项目账户,我已经查过了,林紫和王恺以各自公司抵押,从西江银行贷了五个亿。”

楚修轻‘嗯’一声,意料之中,大局已定。

只待他布好局的问题在发布会引爆,雪竹林就有充分的理由剥夺两家的项目负责权,预付金也能冻结起来。西江银行见到林王两家失去雪竹林的依靠,一定会立刻抽贷,要他们两家还债。

届时…才是一场狗咬狗的好戏。

喜欢钱,没什么不对,但用卑鄙手段夺人家产就是大错。

一报还一报,林紫王恺,会尝到楚河轻信他人导致资金断链的痛苦,让你们尝尝负债累累的滋味!

而这…只是复仇计划的一个开始!

书评(100)

我要评论
  • 眼睛,&,就像

    巷口的流浪汉,那双空洞的眼睛,猛的闪过了一丝亮光,就像黑云中一缕破晓的阳光。

  • 汉子猛&的起身

    汉子猛的起身,冲入了巷子,推开混混们,挡在女孩身前。

  • 上,汹&冲入脑

    ‘砰’的一声,流浪汉的猛靠在墙上,汹涌的记忆,仿佛闸门开启,冲入脑海。

  • &岭泥石

    幸亏上天护佑,当夜天降大雨,这一方山岭泥石流塌方,他爬了出来。凭着身体强大,在毒酒下保住了命,却是毒素入脑。导致记忆丧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