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豪大酒店,玫瑰厅,王恺和林紫的婚礼现场。自从林紫一年前部分设计并吞楚家产业,老家主离世后就把家主位置想传了她。王恺但是而已省城王家支脉,也因这个功劳,可以得到王家注重自从林紫一年前设计吞并楚家产业,老家主离世后就把家主位置传给了她。王恺虽然只是省城王家支脉,也因这个功劳,得到王家重视,留下来管理在南城的灰色产业。男女双方都存着彰显实力,比肩一流世家的想法,自然是布置奢华,宾客满堂,不过来的大多是和林家相熟的二流家族。。...

万豪大酒店,玫瑰厅,王恺和林紫的婚礼现场。

自从林紫一年前设计吞并楚家产业,老家主离世后就把家主位置传给了她。王恺虽然只是省城王家支脉,也因这个功劳,得到王家重视,留下来管理在南城的灰色产业。男女双方都存着彰显实力,比肩一流世家的想法,自然是布置奢华,宾客满堂,不过来的大多是和林家相熟的二流家族。

礼台上摆放着各式贺礼,琳琅满目,其中不乏珍品。摆在正中最显眼的位置上,是一枚名曰‘秘境之星’的超大钻戒,足足超过20克拉。

当下顶级明星婚宴用的钻戒也不过十克拉左右,这明显能大上一圈。

更重要的是,钻石原石是来自秘境的高寒产区,净度极高,开采量也极少,基本都被国主用来作为外交礼物或赏赐有功大臣,彰显着主人在朝廷关系层面的底蕴。

“真羡慕你们两位,郎才女貌,天造之合啊!”

“这婚礼的排面,尤其那‘秘境之星’,不输一流世家,林家底蕴深厚啊!”

林紫的父母,晚到了一点,进门就被一群宾客围着不断的恭维。两人也是开心起来,决定等婚礼完成后再把楚修的消息告诉林紫,不去打扰两位新人的心情。

“死亡证明我已托关系弄好了,马上盖完章发过来。婚礼办完,我们就拿证明去领证。”

王恺一脸猪哥的表情,小心的在林紫耳边说着,林紫听完脸上的笑容更灿烂。

“这事办的还算有脑子。对了,楚修妹妹怎么处理的?”

林紫小声问道,嘴角有着轻蔑。王恺家里基本都是些地下产业,从小养成能动手就不动脑子的性格,林紫一方面要仰仗他们家的势力关系,另一方面也想让王恺多动动脑筋。

“也按你说的!让她中了套路贷,我手下正抓她去夜场赚钱还债呢。楚修他大嫂现在就干的还行,到时把那小妞送过去跟她大嫂作伴。高中小萝莉,感兴趣的人绝对不少,嘿嘿嘿~”

王恺想着楚修大嫂的身材和楚岚的水嫩,奸笑着说道。

“做的不错,奖励你一下。”

林紫踮起脚,在王恺快流出口水的脸上亲了一口。

司仪抓住这一幕,连忙开口:“新郎新娘迫不及待入洞房了啊。”

全场欢笑,鼓掌声‘啪啪啪’的响起。

就在这时,玫瑰厅关闭的大门,猛的被推开,林雪慌慌张张的抱着小熙熙冲了进去,后面还跟着几个追来的保安,顿时全场目光都是看向了林雪。

王恺和林紫,在这一刻,笑容凝滞,瞬间冰冷了下来。林启夫妇脸更是黑的不成样子,她明明提醒过林雪不要带着熙熙乱跑,更不要来参加婚礼!

看到林雪怀里的孩子,顿时议论声四起,说起林紫是一个嫁了男人,还生了女儿的活寡妇,连婚都没离就跟王恺结婚。这些声音落到林紫的耳中,让她恼羞成怒。

“给我赶出去!”

林紫看着林雪和她怀里的小熙熙,冷冷开口。

保安立刻动了手,一股脑朝着林雪冲了上去,手里提着电棍劈啪作响,就要把她强行拽出大厅。林雪没想到林紫这么狠,看着一个个凶神恶煞冲上来的保安,小熙熙更是吓得哇哇大哭了起来。

这时,一道不容置疑的高冷声音从厅外传来。

“谁敢?”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道声音吸引,看向门口的位置。就连林紫和王恺也不例外,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久处高位之人。

两道笔挺身影,踏入大厅。其中一道身影如风般冲到林雪身边,行云流水的出手,七八个保安的电棍还没施展出来,顷刻都被铁狼放倒,一个个躺在地上痛嚎。

“嗯,你去给这对狗男女取牌匾,再回来‘送礼’。”另一道身影吩咐道。

铁狼扫了眼礼台上的林紫和王恺,把这两人的模样印在脑海中,随后转身离去。

事情结束得太快,林紫和王恺有点懵了,这才看清那到道站着的身影。当认出居然是楚修的时候,王恺眼中的凝重消失,剩下的全都是轻蔑,而林紫除了惊诧,眼中只剩鄙视与怨恨。

“你这废物怎么还活着!”

林紫盯着衣着破旧的楚修,恶狠狠的开口,心想楚家都败了,他怎么还敢这么有气势的来这里。

顿时全场再次沸腾,今天是王恺和林紫结婚,但整个南城的人都知道林紫其实还没有离婚,只是丈夫楚修消失了七年,现在等于是正主找上门了。

这一顶绿帽,够绿。

林雪走到楚修身边,悄悄的拉住他的衣角。楚修看着林雪,林雪咬着下唇,微微摇了摇头,眼中满是乞求。她乞求楚修不要冲动动手,她担心楚修受到伤害。

楚修的心,这时近乎化了。一个爱自己的温柔女人,独自带着孩子,挣扎在家人中间委曲求全,自己竟然让她这么熬了七年,必须让她得到补偿!

眼中的杀意,滔天的气势,也被暂行压下。楚修没下杀手,是想给林雪一点时间原谅自己和接受他,也让定下的复仇计划能顺利实施。

“还说去当兵,这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想要回来蹭吃蹭喝吧,简直恶心死了!”

林紫指着身着破旧的楚修,满眼都是厌恶:“林雪,带着这个废物,给我滚出去!”

楚修没有理会林紫,拉着林雪走到一旁的餐桌,平静的坐了下来。这架势在其他人眼中,就是不要脸皮的赖上了。

“啧啧啧,没想到盛极一时的楚家,竟有个当流浪汉的废物,我前几天还在街上见过他。”

“哈哈,第一次见到要来老婆家赖吃赖喝的赘婿,也不瞧瞧林家什么身份。”

宾客对着楚修指指点点,满脸嘲讽,这可比参加婚礼要有趣的多。

林紫听到楚修还成了流浪汉,气焰更加嚣张,走到礼台中央,指着‘秘境之星’,傲气的说道。

“你一个流浪汉废物,怎配得上林家的世家身份!这国主御赐的‘秘境之星’就是林家王家的底蕴,识相点赶紧滚蛋,到时候冲撞了省府大员你小命不保......”

楚修看着林紫的嘴脸,实在绷不住了,轻蔑的嗤笑一声,确信无疑的说道。

“这不是‘秘境之星’,更不是什么御赐!有眼无珠,我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针对在座所有人。”

声音不算大,但全场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宾客都惊了......

书评(332)

我要评论
  • 龙神,&拜!

    百万大军连营,礼炮轰鸣,齐齐恭送气势不凡的龙神,将士的眼中都带着无比的尊敬和崇拜!

  • “什么&,龙国

    “什么龙神,怪就怪你自己,龙国不允许你这样强大的存在。”

  • ,女孩&楚修。

    从军戎马,相隔了七年,现在又是这身狼狈模样,女孩一时才没认出楚修。

  • 性。又&装..

    不过他也疑惑,“林紫”一直是个温柔乖巧、纯真善良的女人,没有可能这样做啊。难道七年的时间,能改变一个女人的本性。又或者说,当年的“林紫”只是在自己面前刻意伪装......

  • &筋,懵

    混混看着手里只剩一半的钢筋,懵了片刻,恐惧之心油然而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