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吱呀”好像是们被再打开的声音。必定是此人把我放于此处墨北暗暗暗想,屛息凝气静静地的侧耳细听聆听。  “孩子,你醒了”一声慈祥和蔼的声音从外传来,随后整个棺材一震,直接被撩开,露着其内的墨北。  墨北几眼看去,眼前之人约摸六七十岁,一头白发,虽然如忍下剧痛墨北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竟不知处于何地,双臂不能完全伸展,整个空间十分狭窄,就好比是被人关在一个盒子内。。...

  墨北只觉得全身酸痛,之前那一击耗费他所有力量。此时反噬如同潮水一下涌来,放佛全身有万千蚂蚁啃噬。

  忍下剧痛墨北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竟不知处于何地,双臂不能完全伸展,整个空间十分狭窄,就好比是被人关在一个盒子内。

  盒子!墨北霎时清醒过来,“莫非...这是一具棺材!”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他仔细的打量着长一丈宽不过半丈的棺材,用手慢慢划过

  ,一丝冰冷之意从棺材上传来,让墨北混身一颤。就在这时墨北听到一声“吱呀”似乎是们被打开的声音。必然是此人把我置于此处墨北暗自想道,屛息凝气静静的侧耳倾听。

  “孩子,你醒了”一声慈祥的声音从外传来,随即整个棺材一震,直接被掀开,露出其内的墨北。

  墨北一眼看去,眼前之人约莫五六十岁,一头白发,尽管如此一双眼睛却显得神采奕奕,此时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此人正是韩家老祖韩青山!

  “你是何人,还有此地是何处”墨北皱眉问道,之所以这样问,因为他发现他与赵易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之前在那幻境中便是如此。

  眼下的情形让他怀疑此时自己依然处于一处幻境。

  眼前老者看起来虽平常无异,但墨北从他身上却捕捉到一丝可怕!

  似乎是看穿了墨北心中所想,老者大笑道“孩子此地不是幻境乃是老夫自身开辟的一处空间。老夫对你也没有恶意,不信你可查探下自己的身体”

  墨北神识探查了一番,猛然间抬起头露出诧异!自己竟然突破到筑基中期!又反复检查了几番确认无误后对于老者产生了更加强烈的忌惮。稳定心神后拱手道“多谢前辈之恩!”墨北顿了顿又接着开口道“不知前辈可知那群黑衣人身份?”

  韩青山内心苦笑,心中暗道这孩子眼中杀机毕露怕是对那群黑衣人恨之露骨,看来还得好好跟他解释一番。

  内心这般想着表面上却一脸正色道“此事老夫自然知晓,日后再与你说,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你修为基础扎实所以老夫才帮你一把进入

  中期,若强行帮你提高修为反而对你有害”

  “晚辈知道”墨北点头道

  “你的父母如今在何处?孩子”韩青山一脸肃穆道“这个...晚辈自幼便没见着双亲,打有记忆以来就生活在朱雀宗内,所墨北说以关于我父母

  晚辈一点也不不知晓”墨北想了下还是决定如实回答,眼前之人对他有救命之恩想来不会害他。

  “那你的师傅呢?”

  “师傅是朱雀宗外门的长老鸠无极,听师傅曾言,我是他一日在外出捡来的”

  “那他可有说是在何处?”韩青山皱眉道

  “我问过,但师傅始终不说,在我七岁那年师傅便死了”墨北说道这,心情不禁低落下来,自幼被他师傅带大,谈到此事心情自然哀伤

  “哦,原来如此,那你师傅现如今葬在何处”“师傅他的尸首并没找到,所以也没安葬”墨北说道,

  “这么说你没亲眼看到师傅的遗体?”韩青山眼中闪过一丝明亮

  “嗯,师傅的死讯是宗门高层传来的。”

  看来此事没那么简单,这鸠无极或许根本没死!想要查明墨北的身份看来只能到朱雀宗走一趟了

  韩青山收回心神,“孩子,眼下我有三件事要跟你说,你一定要仔细听!”

  “数日前你来青城,老夫房内的油灯便亮了三息!你可知这三息的含义?”

  墨北摇摇头,他自然不知这油灯的含义。眼下没接话等着韩青山接着往下说。“我是韩家老祖,我们韩家传承了数千年,

  老夫便是第代四代”

  传承数千年,此人是第四代,怕是活了千年之久。墨北内心震撼,他知晓一些修为高深的老怪寿元能达到数千之久,但没想到眼前之人便是

  那修为高深的大能之辈!

  “老夫的确存活了两千多年,这青城四大家族你可知道?”韩青山问道

  “晚辈知晓。”墨北恭敬道

  韩青山看在眼里嘴角浮出一丝笑意,显然对于墨北的举动很是赞赏。“这徐家,盖家,慕容家仅仅是青城表面上的力量,

  想在青城立足单单凭自身的实力根本不够,所以这三家背后都有所依附,其中徐家依附的是九阳宗,盖家则是神行宗,至于慕容家依附的便是

  你们朱雀宗,据说慕容家的家主慕容墟与朱雀宗老祖有一丝血脉渊源。而我韩家则是不依附任何一个宗派!”韩青山字字霸气

  “相反,就算是三大宗门也不愿与我韩家正面抗衡,原因稍后我自会跟你说,另外的司马家族也就是青城的掌控者,实际上也没那么简单

  司马家虽不依附与三大宗门,但是他背后的力量哪怕是三大巨头也不敢直面锋芒!司马家后面站的是中州的天机宗,此宗擅长推衍算计,

  很是神秘!”韩青山说道这停了下来,一脸肃穆道“你身上的血脉虽不是我韩家但是与我韩家的渊源恐怕极深,如若不然我的油灯不会亮三息!”

  “三息所代表的是驭龙,一息为苍龙,二息应龙,而我韩家历代月神继承者便是拥有驭龙命格之人!”韩青山说不着整个人说不出的凝重

  一阵浩瀚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开,如汪洋大海般似欲翻天为主!

  墨北此时震惊不已,自己竟然与这韩家有渊源,一时间竟有点神情恍惚,呆呆的立在一侧,韩青山也不急,在一旁等待着。

  他知道一下子告诉他那么多,难免有些仓促,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他已经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下一代月神继承者!

  半响之后墨北回过神来问了句“月神?”

  “这正是老夫要跟你说的,那三大宗门不愿与我韩家犯难的原因便是这,月神传承者得月神烙印,拥有月神之力。此力若老夫全力展开不惜损耗自身寿宴其威力

  足以瞬间毁灭有虚境强者做镇的宗派!”

  墨北只觉得口干舌燥,瞬间覆灭一个大宗这样的情形他从没想过,眼下听到此番话只觉得内心一阵磅礴。

  “这便是老夫要跟你说的第一件事,你能让油灯亮三息定是我韩家下一代月神,放心老夫不会加害与你”韩青山笑道

  “这第二件事,是关于三日后的秘藏,这件事想必你应该知晓了?”

  “晚辈只知三日后秘藏会开启,其他的倒是不清楚”墨北诚实道。“这秘藏存在已久,三代月神在世时便存在,那时候此地还没有青城

  不久后这秘藏却突然显露与天地间,一时间被各处大能之辈擦觉,根据三代月神留下的玉简来看秘藏开启时,无数强者纷纷进去,获得的好处

  更是惊人,传闻里面乃是仙人遗留的传承之处,仙宝,仙术仙丹更是数不胜数。老夫那时候还尚小,后来向三代月神提及此事他却什么

  也不愿多说。”

  “那这秘藏与玄京客栈有什么联系吗?”墨北试探的问了一句“没有,那一次之后秘藏便二十年显露一次而且开始对修为也有要求,须是

  结丹以下才能进去,且进去的人数也有限制只能不百到个,这玄京客栈是后来修建的,倒是与秘藏没有丝毫干系”韩青山一连缓缓道来

  原来一个青城背后的势力就如此错中复杂墨北内心想道,这些消息显然都是些隐秘,寻常修士怕无法接触半点

  ,墨北觉得心头一暖,此刻他真切感受到韩青山对自己的好意,既如此那他所言我与韩家与极大的渊源定然是真的,一时间墨北脑中思绪飞快

  转动。

  难道我的父母也是韩家人!不对先前此人说我虽不是韩家血脉但但与他韩家有极大的渊源!只是为什么他们弃我而去,尽管过去十几年墨北任然心中不能释怀。

  “孩子除此之外这这青城还有一人你要注意!”韩青山一脸肃穆道,能让他如此重视之人想必来头极大!

  “此人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外人都称他为尹大人!老夫曾与他有过一次接触,此人给我的感觉.....深不可测!”

  似乎擦觉到什么老者又笑道“不过你放心,以他的身份倒是不会注意到你,不过他还有两个手下,一人为千邪,还有一人为百鬼”

  “恩,墨北多谢老祖提点”经过了短暂的时间墨北眼下已认可眼前之人,若换成旁人恐怕已经早就跪下攀上韩家的实力,但墨北他自幼孤独

  对于亲情自然十分看重,内心已把韩青山看成自己唯一亲人。

  “哈哈,好孩子!你先在此地休息,这里的秘籍卷宗你可随意查阅,还有法宝你若喜欢什么便拿走什么,老祖明日再来找你”韩青山大喜道

  墨北眼神一亮当下应道“谢谢老祖”

  话音刚落整个大殿便只剩下墨北一人,“对了..老祖还没说第三件事呢!”墨北想道“罢了,待明日再寻问就好”说完双眼露出喜色

  朝两侧的房间走去。

  天山上,站在此处山顶便可把青城的景象尽收眼底。此时在这山顶上赫然有三人,其中坐着一人身上裹着黑袍,露出雪白的脖颈。他的面容姣好有着精致的五官

  手指纤细修长就像那十七六八的姑娘。缓缓转动茶壶给两侧的茶杯添满茶水

  “喝”淡淡的一个字却透露着强大的威严,两人听后连忙端起茶杯放到嘴巴又不敢一饮而尽,只能一小口一小口抿着,神色闪过几许苦楚却眨眼消失。

  虽是如此,但两人的身上皆散发着强大的修为之力,若是放在外处自然是一方霸主,只是在这黑袍青年面前却低头唯唯诺诺,一副下人的模样。

  “我听闻,韩家之人前日又有行动了?”黑袍青年眉毛一挑,竟说不出的的好看。

  “回禀尹大人,韩家老三前日去城主府”左侧矮胖之人恭敬回答道,茶已喝完,但手却牢牢的抓住茶杯。

  “我前脚刚离开青城,这老家伙便有动作,整个韩家也只有他们两人不知此番又有何用意”黑袍青年喃喃道,韩家虽然只有两人,但这

  两人怕是抵得上那千万人!

  “千邪,你在慕容家的棋子可有传来什么消息”把头转向一侧扫了下那瘦高之人。

  “回尹大人,朱雀宗昨日已经在慕容家安置下来,此次是那王喜带领,此人修为元婴初期,若大人需要,奴才可去把他禽来”那么被唤作

  千邪之人开口道。

  “不必!眼下还不到与各宗交怨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整个人化作淡淡虚影。

  那千邪与那矮胖之人见状皆双膝跪了下来“恭送尹大人!”

  话音刚落那虚影消散了痕迹。只是两人手中的茶杯出毫无预兆的出现了一条裂缝。

  墨北阁下手中的卷轴,略有所思“原来这木家和百家是城主的附属家族,只是那百家的百念声却对我散发出好意却不知是为何?”

  “还有当日那自称黄老仙的我翻遍所有卷轴却没有记载丝毫”墨北沉吟道,这一日他把大殿里的所有卷轴全部翻阅了一遍。

  这城主叫司马情,据说此人斩断红尘以情入道。还有那慕容家,盖家,徐家墨北此时也都了解清楚。“之前那黄老仙说要卖我一份各家族隐秘,此番

  倒是不需要了”墨北笑着想道“只是他走之前问我那十二还是十三不知是何意”

  墨北站起身朝另外一个房间走去,里面只摆放着一个案几一个蒲团。在案几上面悬浮着三个玉简,隐隐中有清波流转。“莫非这些是神通法术玉简?”

  墨北诧异道

  “怎么,嫌少吗?”一道声音突然在墨北耳边响起,随即一个人影慢慢在蒲团上凝聚,正是那韩青山!

  “墨北见过老祖”墨北立刻恭声道。“韩家历代以来只有这三式神通,你小子不知外人可一直打着主意,还敢嫌少”韩青山斥道

  虽是这样但眼里却还是笑意,显然对墨北此人颇为喜欢。

  “呵呵,我..”墨北一时尴尬,却不知该如何回答,手挠了挠头,一脸笑道。

  “这三式神通分别是月缺,月殇..以及葬月!这三式神通唯独成为月神方可施展,这葬月威力巨大,但你若施展自身恐怕也九生一死

  所以不到生死存亡一际你千万不要使用!”韩青山一脸肃穆道,左手连点三下,那三个玉简“啵”的一声碎裂,在指尖上

  凝聚成三团青光,霎时点在墨北眉心上。“封!”

  三团青光在墨北的丹田上悬浮,一股浩瀚的气息散发开来,与此同时那原本悬浮在墨北丹田的十二个光团,原先以破裂的三个其中两个华为“奴”“枯萎”两式术法,还有一个化作红色面具

  此时还剩九个却在此时剧烈颤抖起来,仿佛因为那三团青光的到来而产生异变!!

  “咔咔.”墨北全身骨头咔咔作响,胸口内传出“砰砰”的巨响,这一幕就是韩青山也没预料到,正欲动手时双眼猛地一缩“此子不简单

  怕是先前有大机遇在身,眼下是他的造化来了,此事我不能插手否则干扰了冥冥中的因果怕会给他日后埋下苦果!”

  那神通便是月神的传承,他没想到此次传承竟会发生异变

第二卷得到

2021-04-09

此事有古怪

2021-04-09

八方云动

2021-04-09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者:人&这一生

      作者:人这一生,错过了某些事,也许,就再也挽不会来了,希望各位读者凡事能顺心!不要放弃希望,一定能成功的!收藏,推荐!谢谢!

  • 剑飞行&这本就

      御剑飞行,一日千里,这本就离得不远。没多时,就已经远望见了两身影,果真是师父的身影!

  • 文内心&父起来

      无念勉强撑起身子,摇摇欲坠,晃了几下上半身,总算是坐住了。闻正文内心愧疚,知道师父起来,却是不敢正脸看着师父。

  • ,就已&九年呐

      无念背身点头,青凡脑中回想当年一幕幕,不禁对师姐有几分思念。师姐未离开烟云门之前,自己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如今,自己已经二十三四。这一晃,就已经过了九年呐……

  •   无&是月荷

      无念低头望着赵天,道“这小娃娃,是月荷的骨肉,我绝不能让他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