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必定不简单的”此人喃喃道。“大人,我还意外发现那韩家老三在青城内重新布置下一个幻境”赤色长袍之人施礼道,头低到胸前,放佛敢看眼前之人。“你先一直这样吧”  黑袍人回屋内,伸出手白皙的手指掐指算着什么,继而整个人如遭被雷击般身形趔趄,一口鲜血喷了出,屋内的人听后沉默了许久,“吱呀”一声屋内的人推门而出,全身包裹在黑袍内,脸上戴着个孔雀面具。“韩家...向来诡计多端,上一次门人出现是在十年前,那时候青便便出现了变故,眼下韩家老三韩云登门城主府...此事必然不简单”此人喃喃道。“大人,我还发现那韩家老三在青城内布置下一个幻境”赤色长袍之人躬身道,头低到胸前,放佛不敢看眼前之人。“你先下去吧”。...

  在青城一处偏僻的地方,此时一位中年男子在距离前面茅草屋十丈停了下来,此人长得浓眉大眼,一身赤色长袍。“大人”男子对着屋内恭敬道。“说”屋内淡淡声音传出,“韩家韩云今日与司马情在观天阁见面了”

  屋内的人听后沉默了许久,“吱呀”一声屋内的人推门而出,全身包裹在黑袍内,脸上戴着个孔雀面具。“韩家...向来诡计多端,上一次门人出现是在十年前,那时候青便便出现了变故,眼下韩家老三韩云登门城主府...此事必然不简单”此人喃喃道。“大人,我还发现那韩家老三在青城内布置下一个幻境”赤色长袍之人躬身道,头低到胸前,放佛不敢看眼前之人。“你先下去吧”

  黑袍人回到屋内,伸出白皙的手指掐指算着什么,而后整个人如遭雷击般身形踉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在他周围闪电环绕,整个茅草屋顿时如雷池一般,嘶嘶作响。“...竟不惜耗损寿元为此子扰乱阴阳”黑袍人若有所思开口道。

  墨北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四周放佛死一般安静,没有半点声响。“我若没猜错此地怕已经不是青城了,而是一处幻境!不然这么大动静不可能没引起一点反应”墨北索性坐了下来“既然是处幻境我也就没必要花费力气逃了,难怪之前那黑袍人没追过来。”吞下几粒丹药开始疗伤,“我就在此地等他们过来一战!”

  短暂的平静气氛却在一声巨大的雷声中被打破,天空开始飘雨,雨滴落在墨北的肩上,头发上,化作青烟再次浮上空中,风吹动墨北的衣角,头发随着狂风肆意舞动。墨北睁开双眼,虽然没恢复完全但也恢复了十之七八。“来了!”墨北自语道,神色平静。这一战他无法避免,既如此便战个痛快,他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只是若真在这一战中死去他心有不甘。

  十一人!

  墨北眼色没有丝毫波动,放佛一汪平静的湖水,望着眼前的十一人手中的面具稳稳的戴在脸上,整身衣袍以可见的速度成为红色!一瞬间头发化成了鲜艳的红色随风飘动散发着妖异的气息。

  “杀!”墨北大吼一声,从一开始他一直是以防御的姿势,哪怕是击杀玄甲大汉也是被逼的无路可退,以法宝自爆来退敌。但眼下他不愿这样,他要坦荡的杀一次!这一次或许可以杀出一条血路,也或许在此身陨道消。“葬月枪”此枪刚一出现,一股惊人的煞气轰然爆发,无数的红色冤魂环绕在墨北身边,使得墨北看上去宛若一尊杀神般。这一幕落在那十一人眼中皆让他们内心泛起滔天骇浪。“这是什么枪...煞气如此惊人!”为首的黑衣人神色不定道

  “给我死”墨北身形一掠,手中的葬月枪朝最近那人而去,此人修为在十一人中最低,只有练气境十层!眼下听到墨北一声大喝,待反应过来瞳孔中以出现墨北尽在咫尺的身影。“刺啦”一声,葬月枪狠狠的划过此人的喉咙,一招毙命!

  “一起上!”为首的黑衣人吼道,率先朝墨北飞去“山重岳”一座虚幻的大山轰然出现在墨北前方,朝墨北轰去,山还没到墨北便感受到一股重力压在身上,“我术法缺失,便以蛮力破之!”墨北眼中露出狠色“给我碎!”左手握拳猛地击向那大山,“轰”的一声那大山猛地碎开,墨北“蹬蹬瞪”一连退了三步,而那黑衣人也不好受一口鲜血溢了出来,与此同时又有三人齐齐朝墨北而来,这三人赫然都说筑基初期!“幻生阵!”三人同时开口道,分散围在墨北四周。

  “黑水”一人开口道,与此同时一滴水竟在墨北上方猛然出现,此滴水漆黑无比宛若墨水一般。

  “青木”

  “乌啼”

  一截截青木从地里瞬息中钻出来霎时把墨北紧紧缠绕住,只在上方留下了一个手指粗细的口,那悬浮在半空的黑水此刻猛地落下从那口滴入进去,与此同时一声啼叫宛如婴儿般响了起来,一只乌啼盘旋在空中。此声其他人听不见,但落在墨北耳中,却让他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股鲜血喷了出来。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其实只在瞬息间发生。

  而在幻境外面有一座宫殿,在这宫殿内只有两人,其中一位老者盘膝坐着,在他右侧站着另外一人,此人正是城主口中的三爷!这里属于青城..但又不完全属于青城!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此处位于青城的地面下方!两人正透过眼前一人高的铜镜观察着幻境中的墨北

  “老祖,这种考验会不会伤到此子?”那被称三爷的人恭敬开口问道,“伤到固然会伤到,但若到生死一线我会出手”老者淡淡开口。但眼色却闪过光芒“我等了百年终于等到我韩家下一代月神传人”老者内心激动“外人只知道我油灯亮三息为驭龙,却不知这三息的另外一重含义..那就是成为韩家五代月神!此事历来只有韩家月神本人知道,就连韩三也不知晓此事,但成为月神的第一个考验便是这幻生阵,若你能通过则成为我韩家第五代月神,若失败...老夫保你一生!”

  外面发生的一切墨北不知道,眼下他浑身动弹不得,全身被青木紧紧缠绕住,眼前皆是一片漆黑,神识无法散开。“该死的..这是什么阵”

  “储物袋无法打开”“修为竟也被压制如同凡人一般”

  “我身上的生机竟然在慢慢消散!!”墨北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生机竟在慢慢流失,“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可能,一定有办法破开此阵法的”墨北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使自己冷静下来。

  “对了,这种感觉,我之前碰到过!”墨北脑中如闪电划过一般霎时变得无比清晰“之前在那生命碎片内,我那时候也如同现在一般看不见”墨北脑中开始回想起那一幕,他感到自己的灵魂似乎脱离了躯壳飞向了另外一处

  “爷爷..”墨北喃喃道,连他都没发现在他回想那一幕时他的双手开始变得枯燥,他的脸上皱纹逐渐浮现布满脸颊,身后的红发蜕变成白发,这一刻的他看上去与世俗中的老人一般无样。与此同时一股浓郁至极的死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透过青木向外分散。

  “这死气从哪来的!”一人惊呼道。“莫非是这小子死了不成..”一位筑基期修士说道。“不可能!这死气浓郁程度哪怕是我也受到影响”为首那黑衣人凝重道。

  “啊..我的手!”一位练气境惨叫道,他发现他的手犹如枯木一般,布满褶皱,整个人瞬间苍老。在众人的注视下他的生机以惊人的速度消散,最后化成一具白骨“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整个幻境中除了那四位筑基期修士,其他练气境此时都受到影响。“他是妖修..啊我的脸!”

  “大人救我!我不想死”

  “我的生机..这是什么法术!”

  不到三息那六名练气境全部化成白骨硬生生躺在地上。“快点杀了他,不然我们都得死!”为首那名黑衣人吼道,这死气变得更加浓郁,以至于他的手指开始变出现褶皱。他第一次感到害怕,在他看来十一人杀一个筑基初期是毫无悬念。另外三位筑基也同样不好受,他们身上开始出现了死气!

  “咔咔..咔”那缠绕墨北的青木在这死气的影响下变成了黄色,枯萎。此时出现了开裂渐渐脱落,而那盘旋在空中的乌啼发出一声哀鸣,掉落在地。

  在这一刻墨北彻底出现在那四名筑基期修为面前,一头白发,红色的面具以及放佛用鲜血染成的鲜红色长袍,以及苍老的容颜。使他在那四名筑基期修士看来充满了妖异。“果然...是妖修!”一人颤抖道。“趁他还没清醒,联手击杀他!”四人霎时化作四道残影直奔墨北而来,就在这时墨北睁开了双眼,一道摄人的目光迸发宛若一把利箭,落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眼中让他身形一个踉跄,险些跌落在地。那滴悬浮与上方的黑水竟化作一道黑光以极快的速度没入墨北右眼中!

  “枯萎”墨北望着朝他极速而来的四人开口说道。在墨北说完后四人直接从虚空中跌落在地,“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似乎身上有一座大山般压得我动不了”四人眼中露出恐惧,从他们的脚开始犹如树木一般出现了枯萎,并且开始向全身延伸过去,眨眼四个人化成了黄土落在地上。整个过程不道三息!

  似乎是受到反噬,墨北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整个人恢复成原样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在地,在他昏倒的这一瞬间一声慈祥的声音传来“孩子辛苦了,我带你回家!”

  一只布满皱纹的大手从虚空穿透而来稳稳的接着墨北消失于此地

第二卷得到

2021-04-09

此事有古怪

2021-04-09

八方云动

2021-04-09

书评(376)

我要评论
  • 制不住&哭了起

      周峰见得闻玉空哭了,当下也是又控制不住,随之一齐大哭了起来。这往日称自己是最勇敢的两孩童,此刻却是哭得最厉害的两孩童。

  • 天,道&娃娃,

      无念低头望着赵天,道“这小娃娃,是月荷的骨肉,我绝不能让他死!”

  • 远。没&父的身

      御剑飞行,一日千里,这本就离得不远。没多时,就已经远望见了两身影,果真是师父的身影!

  • ,神色&我欠月

      无念听此,神色尤显复杂难懂,皱眉愣眼之余,叹气低声自语“我欠月荷的太多了……”

  • 喊泪泣&亦是哭

      “师父!!!”赵月荷反应过来,哭喊泪泣。青凡亦是哭泣不止,大喊“师父!!你不要抛下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