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下的脸看起来非常稚气,一双眼睛恍若星辰般黑耀清透,此人恰恰从赤漠出的墨北。在他后面恰恰赵易!墨北从储物袋内掏出那柄象牙白扇子学着大富贵荣华人家的公子哥那样一摇一摆的扇着,“你先在此处找个地方落脚处无须跟我入城了”随即脚步不急不躁缓缓地的朝城“进城十块灵石”城门口的守卫淡淡开口道,或许是擦觉到眼前这个少年过于稚嫩,再加上那扇扇子的举动让守卫觉得此少年必是一些有钱的肥羊。墨北看着眼前两个守卫心里暗笑,也不说话抬手拿出十块灵石,对于守卫的心思他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他初来此地不愿过于高调,这两个守卫的修为倒是不低,居然都是练气境十层。“这青城好大的手笔,居然由练气境十层来充当城门守卫”墨北内心暗叹,迈着步伐走了进去。“嘿嘿这小子倒是头肥羊啊。”另一个守卫见墨北没有丝毫反抗,内心已把墨北划分为土财主那一类,眼下高笑道。“蠢货,闭嘴!想找死不成”身旁的守卫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眼神瞟向城门。那同伴顺着目光看去,只见城门上的光球亮起红色迅速的闪了一下。“红..红色!”那守卫连忙捂住嘴巴,眼睛瞟了下墨北,发现墨北没注意到这才松了口气,“红色代表筑基境,闪一下则是筑基初期,没想到这少年看起来不过也就十五六岁修为却是筑基初期,这种人..必是宗门天骄..不然就是那些大家族之人!”那个先前收墨北十块灵石的守卫此时颤抖的开口道,他害怕的不是墨北的筑基实力,在青城他们为司马家做事自然由司马家庇护,但是若是惹到一个大家族或宗门天骄那司马家必然会把他们交出去从而平息此事。他们忌惮的是墨北的身份!“红色为筑基..原来是这样”墨北若有所思,对于那两人说的话他听得十分清楚,“宗门天骄...有意思!”墨北露出一抹微笑,转身进入一家‘玄京客栈’。。...

  青城,是北地最为繁华的一处城池,这里聚集着凡人和修士,还有各大家族,其中就大的家族便是司马家族!而青城便是由司马家掌控。再往下便是些二流家族,徐家,慕容家,盖家,还有众多小家族在此地扎根生活。此时距离青城城门十里外的一片树林里有两道遁光落下,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走了出来,少年脸上戴着个红色面具,一头灰发长至腰际,看起来有一种邪魅,似乎是觉得太过惹眼,少年摘下面具放回储物袋内,头发也恢复了黑色,面具下的脸显得十分稚嫩,一双眼睛仿若星辰般黑耀透亮,此人正是从赤漠出来的墨北。在他后面正是赵易!墨北从储物袋内拿出那柄象牙白扇子学着大富贵人家的公子哥那样一摇一摆的扇着,“你先在此处找个地方落脚不必跟我进城了”随后脚步不急不躁缓缓的朝城门走去,走到城门时已是响午,这时候的太阳最为刺眼。抬头望去城门上方写着两个巨大的‘青城’,字行飞扬似乎透露着字的主人生性桀骜,而在字体的上面赫然镶嵌着一颗光球!

  “进城十块灵石”城门口的守卫淡淡开口道,或许是擦觉到眼前这个少年过于稚嫩,再加上那扇扇子的举动让守卫觉得此少年必是一些有钱的肥羊。墨北看着眼前两个守卫心里暗笑,也不说话抬手拿出十块灵石,对于守卫的心思他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他初来此地不愿过于高调,这两个守卫的修为倒是不低,居然都是练气境十层。“这青城好大的手笔,居然由练气境十层来充当城门守卫”墨北内心暗叹,迈着步伐走了进去。“嘿嘿这小子倒是头肥羊啊。”另一个守卫见墨北没有丝毫反抗,内心已把墨北划分为土财主那一类,眼下高笑道。“蠢货,闭嘴!想找死不成”身旁的守卫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眼神瞟向城门。那同伴顺着目光看去,只见城门上的光球亮起红色迅速的闪了一下。“红..红色!”那守卫连忙捂住嘴巴,眼睛瞟了下墨北,发现墨北没注意到这才松了口气,“红色代表筑基境,闪一下则是筑基初期,没想到这少年看起来不过也就十五六岁修为却是筑基初期,这种人..必是宗门天骄..不然就是那些大家族之人!”那个先前收墨北十块灵石的守卫此时颤抖的开口道,他害怕的不是墨北的筑基实力,在青城他们为司马家做事自然由司马家庇护,但是若是惹到一个大家族或宗门天骄那司马家必然会把他们交出去从而平息此事。他们忌惮的是墨北的身份!“红色为筑基..原来是这样”墨北若有所思,对于那两人说的话他听得十分清楚,“宗门天骄...有意思!”墨北露出一抹微笑,转身进入一家‘玄京客栈’。

  刚一进去一名妙龄女子便款款走来,女子长的十分动人艳丽,两腮的粉红不多也不少,点缀在脸颊看起来多了份娇羞,身上的衣服很短露出了肚脐,两条白皙的大腿随着步伐若隐若现,“妾身碧莲,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这女子笑道,在墨北身前略微欠了下身,一双明眸宛如一汪清湖清澈透亮。墨北定了定神,露出一排牙齿笑道“劳烦碧莲姑娘帮我准备个房间”这女子气质不凡,想必不会是凡人。刚她走过来竟让我有一瞬间失神,怕是有修炼媚术,倒是不可小瞧。“既如此,公子便随我上楼吧”墨北点头示意便跟随在身后,走到木梯一半时墨北脚略微施展了些力度,却见木梯表层泛起一阵黄光霎时便抵消了他的那一脚,墨北内心一惊,他这一脚已有筑基的实力,但踩在木梯上却被无声无息的化解掉。碧莲似乎有所擦觉,露出一丝笑意“公子想必是第一次来青城吧”墨北点点头“碧莲姑娘真是聪慧”,“这玄京客栈整个都是由海底打捞上来的通幽木制作而成,再加上专门的禁忌烙印,便是结丹期也无法损坏丝毫,此事青城之人早已通晓,只有外来之修才第一次听说,所以我才猜公子是第一次来青城”碧莲缓缓解释道,“公子你看这间如何?”碧莲引着墨北来到拐角靠近街道的一间房。“此间房收费每日五十灵石,公子不必惊讶”碧莲看着墨北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说道,“公子随我进去便知”碧莲掏出一个金色的令牌嵌在门上一个凹槽内,“此令牌需放入此凹槽才可以进入房间,公子请收好”墨北下意识接过令牌,随后表情变得凝重,“竟不知不觉被牵着走了,这令牌都接了,怕是这间房间要住定了。此女子真不简单!”墨北思索道。“嗐,不就五十灵石吗,我现在可是有两千多万灵石的人,怎么还一副穷酸样,对我要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想到这墨北再一次露出笑容,这笑容带有一丝得意。“走吧,碧莲姑娘”墨北摇了下扇子推开房间走了进去,刚一进去墨北便感受到浓郁的灵气。“此房间为天字号房,属于上等,里面布置了聚灵大阵,整个房间的灵气是外面的五倍之多”碧莲在一旁说明,“还有公子你看那边的墙上”墨北顺着碧莲的手看去,“这墙上面刻画着整个青城的地图,包括上面的一些店铺,坊市,街道。每个街道,店铺坊市都有传送阵,而通过这墙公子你便可以瞬间传送到相应的位置!”碧莲语气带着自豪,这种手段也只有她家主人办的到,对于她的主人她有一种狂热的执着。墨北再一次被震撼道,五倍的灵气尚且没什么,这些以前再宗派里面那些天骄就是住这种房间,当然这些他都是听说的。但是这种传送确实真的让他大开眼界了。“只不过这是单向的传送,不能传回房间,这也是为客栈的安全考虑”碧莲挽了下头发解释道。墨北强忍住内心的震撼,表面不动声色始终保持着微笑,给人一种淡定儒雅之感。“还有,这床是由千牛吴慈木打造而成有平心静气之效,这被子是雪蚕丝缝制而成,盖上去就好比是少女肌肤般温润,还有这椅子,这桌子...”碧莲不断的介绍着,墨北越听越心惊,他想不到一间房也能有如此讲究,但是他始终没露出那种惊讶的表情,反而时不时扇扇扇子,头略微抬高了些。“该死的,此人之前还没进房间之前听到我说五十灵石便被吓到,眼下进来了竟表现的如此淡定,看他样子不像是装的,年龄不过十六便进入筑基,应该就是那些大家族或者大宗派的天骄,这些人都很趾高气扬,就像此人一样没事就爱扇扇子,头还抬得高高的,没错了,肯定是这样,此人之前是装的!”碧莲想明白此事后开口道“碧莲不打扰公子了,公子只需给我五百灵石,这灵石包括公子的传送,食物与住宿,若公子离开之时还有剩余便会退还。”“恩,麻烦碧莲姑娘了。”墨北把储物袋放在桌子上声音淡淡不喜不悲,“这里面有五百零一个灵石,多余的便算是给碧莲姑娘的小费”墨北懒洋洋道,扭了下脖子“倒是有些困了”不理会一旁脸色有点发青的女子,“这个天骄竟然..如此之扣!实在是令人发指啊”碧莲咬牙道,这几日她招待过数多天骄,给的小费都是数十个,甚至有的还给了上百个。若非是之前擦觉到墨北不到十六岁之前便踏入筑基以她的身份断然不会亲自下来接待,可眼下墨北这举动对于她来说是种赤裸裸的羞辱啊。碧莲墨北不知道此时身后的女子已被气的脸色发青,给出一个灵石已经让他非常心痛了。“怎么?碧莲姑娘还有事吗?”墨北停下脱到一半的衣服转过头诧异道。“没事!”碧莲气呼呼的应了一句便扭头出了房门。

  在玄京客栈四楼,一间房间内里面坐着三个老者,此时其中一名长的颇有仙风道骨模样的老者笑道“倒是个有趣的小子”“千邪莫非你心动了?”说话的这人身形矮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那个被称作千邪的老者笑道,“也要看看是哪一方的天骄”“恩,十五岁便进入筑基,并且灵力比常人浑厚许多,寻常筑基多半不是此人对手,倒是个好苗子”坐在两人中间的老者淡淡开口道。此人戴着个斗篷看不清模样,“尹大人说的是”叫千邪的老者应承道,“大宗派和大家族这几日都会陆续前来,皆是为了十日后的那一处地方。百鬼你也替我好好网罗一些天骄十日后我们也要分一杯羹。”那个被称为百鬼的矮胖之人点头称是。

第二卷得到

2021-04-09

此事有古怪

2021-04-09

八方云动

2021-04-09

书评(347)

我要评论
  •   无&口气,

      无念听此,满意点头,长吐一口气,道“那你让开……我替这娃娃解毒……”

  • 中回想&九年呐

      无念背身点头,青凡脑中回想当年一幕幕,不禁对师姐有几分思念。师姐未离开烟云门之前,自己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如今,自己已经二十三四。这一晃,就已经过了九年呐……

  • 不会的&这般擒

      “不会的!不会!”青凡似疯了般,多年修仙之力,已在闻正文之上,哪会被这般擒住身子?随身一甩肩膀,闻正文被震了开,青凡疯狂爬向师父!

  • 父这般&,都过

      青凡见师父这般自责,轻声道“师父,都过去了……”

  • 念凝神&”

      无念凝神闭眼,得知身前有人,微睁眼,见得那青年道士,无念自语“青凡?”

  • 赵,赵&天醒了

      “赵,赵天醒了!赵天醒了!”闻玉空,周峰两人大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