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看不见了踪影。  中州,整个天河星最繁华热闹的地方,有天河星最强悍的高手迎战,被奉为修真圣地。这里面的灵气浓厚程度是外面的数倍,故此是所有修士最无限向往之地。在中州的中部,却一处明显凹陷的无底深渊,曾有修为强悍之辈步入深渊深入探索,几千年来不知道步入多中州,整个天河星最为繁华的地方,有天河星最强大的高手坐镇,被奉为修真圣地。这里面的灵气浓郁程度是外面的数倍,故而是所有修士最向往之地。在中州的中部,却是一处凹陷的无底深渊,曾有修为强大之辈进入深渊探索,几千年来不知进入多少声名赫赫之辈却无一个能重返回来。所有此深渊又称死亡回廊!而在这深渊内生长着一棵高达数千丈的大树,此树狰狞粗大,在树枝树干上面还斑驳的散落着一些印记,若仔细看去那分明是暗红色的血迹。天河星有三门两殿一帝宫。其中帝宫便位于这树干之上!在外面四根巨大漆黑的锁链从帝宫四个角延伸到深渊外的地面,悬在半空中。此时在帝宫内,一人端坐在龙椅上,此人头戴帝冠,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脚塔一双紫金靴,在他身后赫然有五条金龙狰狞咆哮似乎要冲出去一般,此帝袍男子似乎有点无奈笑到,“好吧,老五你去吧”那条明显要小一点的金龙听到后发出一声长吟,瞬间破体而出,钻入虚空不见了踪影,“乖,会有你们出去的一天的”帝袍男子安慰道,其余四条龙这才安静了下来,静静的趴在他肩上。。...

  这是一处风眼,似乎连着天上,形成一道飓风。此风之强纵是劫婴进去是只能陨落,唯有踏入虚境强者才能进入,此时在这风眼处有一道人盘膝坐着,却在此刻常年闭合的双眼蓦然开阖,随着他的睁开,整块区域齐齐一震,原本盘旋刮着的风也霎时停了下来。那人从中走了出来,修长的身形,一双狭长的眼睛透露着一股桀骜,在他的身后背着一把剑,剑身很长,剑尖上一滴鲜血不断流转,“生命碎片...气息!”那人望着远处说道,一脚迈出顿时不见了踪影。

  中州,整个天河星最为繁华的地方,有天河星最强大的高手坐镇,被奉为修真圣地。这里面的灵气浓郁程度是外面的数倍,故而是所有修士最向往之地。在中州的中部,却是一处凹陷的无底深渊,曾有修为强大之辈进入深渊探索,几千年来不知进入多少声名赫赫之辈却无一个能重返回来。所有此深渊又称死亡回廊!而在这深渊内生长着一棵高达数千丈的大树,此树狰狞粗大,在树枝树干上面还斑驳的散落着一些印记,若仔细看去那分明是暗红色的血迹。天河星有三门两殿一帝宫。其中帝宫便位于这树干之上!在外面四根巨大漆黑的锁链从帝宫四个角延伸到深渊外的地面,悬在半空中。此时在帝宫内,一人端坐在龙椅上,此人头戴帝冠,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脚塔一双紫金靴,在他身后赫然有五条金龙狰狞咆哮似乎要冲出去一般,此帝袍男子似乎有点无奈笑到,“好吧,老五你去吧”那条明显要小一点的金龙听到后发出一声长吟,瞬间破体而出,钻入虚空不见了踪影,“乖,会有你们出去的一天的”帝袍男子安慰道,其余四条龙这才安静了下来,静静的趴在他肩上。

  远离此地的数百万里有一座青绿色的破败石庙,此处已不属于北地,而是西荒!在这石庙上布满了青苔与灰尘,彷佛在此地存在了数万年。此刻却突然一震,大地不断颤抖,一杆经幡从地底下生升了上来,此经幡漆黑无比,上面写着一个红色的九!“吱呀”一声,那石庙被推开,一个裹着漆黑长袍的人走了出来,此人望着这经幡身体因激动而微微颤抖道“万年了,经幡现天地乱,生命碎片重降世间!侍一,你去把生命碎片带回来”虚空中一人走了出来,此人身上散发着强大的威压,脸上带着青铜色的面具,单膝跪了下来“侍一遵命!”“拿着此物,此行不能失败,否则..死!”黑袍人右手一招一个盒子飞了出来,那侍一接过盒子神色露出狂热,“时间紧迫,老夫送你过去.”黑袍人右手猛地一挥,“偷天!”此天偷得是北地之天,以偷天之力来进行大距离的传送。北地,此时有一队人马,约莫二十来个人,骑在前面的是一个独眼的汉子,此人长的魁梧凶煞,光着膀子,此人名为陈霸天,习得一身好武,早年召集了一些二十来个弟兄便干起了雇佣兵的行当,在他后面有一顶轿子,轿子里坐着一名老者,此时这老者掀开帘子笑吟吟道“陈兄弟,此行多麻烦你了,到了青城老夫再请各位好汉到我府上吃一顿”

  陈霸天回头应道“安老爷这样说倒是客气了,这做生意的,既然我接了你这趟,便一定会护送安老爷平安到青城的,这路上要是有不长眼的匪贼,我势必让他开开眼,做我的当下魂”“哈哈,安老爷放心吧,有陈大哥在,怕是没人敢来拦截,”一些兄弟都笑道,“对啊,安老爷不妨先睡一觉,再走个半个时辰也就到青城了”“咦,这好端端的白天怎么说黑就黑了啊?”一名弟兄说道。陈霸天内心一惊,抬头看去,原本好端端的天空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口子!彷佛被人撕裂一般,一道人从中迈步出来,此人脸上戴着个青铜面具,嘴巴浮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左手一挥一件黑色披风套在身上,辨别了方向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再出现已然是百丈之外!陈霸天等人只觉得喉咙干咳,“安老爷,咱们快走吧”一群人加快了脚步离去。

  这是一座山峰,此处离赤漠还有一段距离,此时在这山峰内有一个洞府,一名干瘦老者正盘膝坐着,一个鹰钩鼻尤为突出,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手中的罗盘,此人正是朱温!就在这时朱温手中的罗盘一个白点霎时闪了起来,“出现了!”朱温惊喜道。“这是老夫的运道啊哈哈!”这朱温前些日子外出走到半路捡到一储物袋,在这储物袋内有一玉简,还有一罗盘。根据这玉简的记载,此物记载的是上古强者冥殇的一法宝所在之地,而这罗盘与这法宝有联系,若罗盘上面的白点亮起来则表示这法宝出现了!朱温站起身来,神色激动不已望着赤漠,本来他对此事还抱有怀疑,毕竟这储物袋就落在半路上,任谁捡到都会有所怀疑。但此刻这白光的闪烁完全打消了朱温内心的疑虑,袖袍一抖,一跟利箭落入手中,朱温右手持箭,以左手为弓,”嗡!“的一声,此箭化作一道流光向赤漠之地而去,速度之快仿若一道奔雷。

  此时在另一处营帐内,赵易端坐于床上,双目闭合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就在此时,一道破空之声呼啸而来,是一把利箭!彷佛携带着万千雷霆直奔赵易营帐而来。赵易双眼猛地开阖,露出凝重,此箭速度之快令人乍舌,眨眼便来到赵易面前,赵易双手一握,顿时一股大力猛地爆开“蹬蹬噔,”赵易一连退了十来步,撞在床上,“砰”的一声整个床瞬时化成了木屑,赵易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来不及去擦嘴巴旁的血,赵易连忙跪了下来。“赵易拜见朱长老”赵易低着头恭声道,此时这箭离他眉心不过半尺而已,却在赵易说完后调转了方向,扎进了地上!赵易呼了一口气,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赵易才站起来,拔出地上的箭,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内传了出来

  “南方二十五丈。赵易听后盘膝吞下一颗丹药疗伤,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赵易这才走出了营帐,取出腰间的铜铃“叮咚”一声在方圆百里内回荡,此物是宗门的聚合玲,是用来召集弟子所用的。“会什么事呢?”一处营帐内,一道曼妙的身影皱着眉头自语道,随即起身出去了营帐,此女便是林若彤,练气十一层的修为。王超淡淡的喝了一口茶开口道“我跟墨北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他?”在王超的面的男子面色阴沉,此人正是罗山!“只要王师兄协助我除掉墨北,他身上的所有一切都归王师兄所有。”罗山说道,“哦,他是我杀的东西自然归我所有,这个条件不算,看来你并不怎么想杀他。走吧,赵师兄在召集弟子呢”王超放下杯子,起身向外走去。“等等!”罗山咬牙道“再加上五十颗火灵丹,如何?”王超停下脚步笑道,“火灵丹我不要,帮我生擒林若彤,此事我答应了!”“好!”

  ....

  “聚合灵?”墨北诧异道,“倒不能不去”收其飞剑与火罡珠,走出了营帐。此时所有弟子已经都来到了赵易营帐门口,天空散布着若干的星星,一轮月亮清冷的挂在空中,“嘶嘶嘶..”一声声叫声从那些洞穴中传来不绝于耳。那些赤火妖蝠似乎要冲破禁忌了。“戌时了”墨北望着月亮喃喃道,这个时候太阳没了赤火妖蝠将不再有任何牵制。“少了刘坤!”墨北内心暗道。“南方二十五丈处是谁的营帐”赵易眼睛微眯,神色阴沉开口问道。“二十五丈?南方!”罗山诧异道,眼睛看向墨北,对于墨北他最清楚不过,那个位置正是墨北的营帐!墨北内心咯噔一声,抬头正好对上了罗山的眼睛。“是墨北的”罗山连忙开口到,一脸冷笑,墨北啊墨北,我虽不知你怎么惹到赵易,不过一个筑基期的高手要杀你倒是帮了我个大忙。罗山话一说完瞬间所有人都望向墨北,从赵易那阴沉的神色中大家都看的出来此事不是好事!墨北顿时感到头皮发麻,来自赵易那筑基期的威压让他全身不能动弹丝毫,彷佛生死全在赵易一瞬间,赵易手一招,那挂在墨北腰间的储物袋落在了他的手中。赵易翻了一下便丢在旁边的地上,显然没找到想要找的东西,墨北此时神色狰狞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赵易。“不知死活的东西”赵易左手双指并拢化成一道剑气霎时从墨北左肩上穿透而过,“砰!”的一声墨北只感到像是被一把锥子锤到自己身上,身体重重的摔到地上。“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啪”的一声,那块玉佩也从墨北怀中跌落下来。赵易眼睛一凝,朝玉佩走了过去

第二卷得到

2021-04-09

此事有古怪

2021-04-09

八方云动

2021-04-09

书评(314)

我要评论
  • ,连道&般秀美

      青凡闻见“月荷”二字,连道“月荷师姐!?”说罢,低头看了这孩童一眼,面容清秀俊俏,确是随月荷师姐那般秀美,两人倒有几分相像。顺声问道“他是月荷师姐之子?”

  • 不敢逆&师’!

      无念重哼了一声,道“这就是你的‘不敢逆师’!?”

  •   听&步冲上

      听此,周峰认得是闻玉空的声音,送了口气,不禁张嘴笑了。几步冲上前,晃头挥手“快来啊!!在这里!!在这里!!”

  •   御&。站在

      御剑而下,放下周峰。青年道士收剑,大步跑向无念。见无念闭目打坐,便不敢大声。站在无念身边,心情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   无&替这娃

      无念听此,满意点头,长吐一口气,道“那你让开……我替这娃娃解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