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人,从他们的服饰可以看出是朱雀宗之人。朱雀宗,天河星漠北大宗,与九阳宗,神行宗位列北部三大巨头,而其下就是依附于着他们的小型宗门,林一座座立的。这就形成了漠北的格局。“长老,没想起能在这意外发现了这么长的火炎晶矿脉,真的是我宗幸事啊”说话的的是一位肥“嘿,你懂什么,和一条火炎晶矿脉比起来,这火灵丹跟本不算什么”......“诸位,师兄我这是带着大家去发财啊!!你们虽然是外门弟子,但是宗门是爱你们的!大伙再坚持下”赵易扯着嗓子吼道,墨北站在队伍后面听到这句顿时起了一身阵鸡皮疙瘩。晃了晃脑袋对于大家的话彷佛没听到一样,昨日自己还在那小破屋修炼却突然涌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吸扯出来,一想到这墨北便郁闷至极,哪有这样集合外门弟子的,怪也只能怪那出手的执事长老重岳!还真是不把外门弟子当人看。一行人在赵易的激励下又过了几个时辰终于到了据点,。“哈哈,赵兄你可来了,怎么样这一路不好受吧”说话的是一名青年,长的剑眉星目的,看起来倒也非凡,此人名叫刘坤,同样是筑基初期的内门弟子。“诶,确实不好受,对了怎么没看到徐长老?”赵易开口问道“徐长老以赶去北方布阵了”“加上朱长老,东方的陈长老和西方的杨长老,怕是四象天合阵快要开启了吧”赵易说道就在此时,原本毫无征兆的上空突然响起了一声高亢的鼻鸣,抬头望去只见一头数十丈的虚幻大象出现打上方,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一共是四头大象。几息过后天上的大象虚影逐渐淡化不见。“大家不必惊恐,这是四位结丹长老联手布置的四象天合阵,可以阻断元婴期强者的神识窥探,现在我把你们划分为五个小组,一组一百人。听明白没?”赵易说道“听明白了!”“王超,你带领这一百人负责西边的矿脉”此人练气境十二层,为外门弟子第一人“罗山,林若彤你二人分别带领这二百人负责东边与北边的矿脉”这两人修为赫然都是练气期十一层“剩下的人由墨北你负责,前往南边的矿脉,好了,出发!注意了。只要挖到不是火炎晶的东西,都必须上交!”最后一句说完,赵易便转身走了。看来这次应该不会太累,墨北想到作为一个小头目。墨北根本不需要亲自下去挖,只需要在下面的人采矿碰到无法破开的阻碍时墨北才会出手,又或者是队伍中有人挖到一些奇怪的东西需要交给墨北,然后经墨北验明有无作用时再转交给赵易与刘坤二人即可。可以说,这次的挖掘行动,墨北可谓轻松至极。回到宗门搭建的营帐内,墨北开始盘膝打坐,少顷墨北睁开了双眼,眉头微皱。一名弟子走了进来恭声道“墨师兄”,墨北望了眼他手中的东西淡淡开口道“东西留下,你下去吧”“是”那名弟子应声而退。墨北仔细打量着这物品,是块玉佩,通体漆黑,造型却十分奇特,看上去像是一只蝙蝠。“唰!”的一声,墨北手一挥那玉佩落入手中,“唔?!”一丝凉意顺着玉佩流向墨北。“难不成这玉佩是由阴寒玉打造而成?”阴寒玉常年温润清凉,最适合修行之人在突破时使用,能起到平静内心排除杂念之用,但其最大的作用是对筑基大圆满突破结丹是抵御心魔,故而在筑基期中此物十分珍贵。“若是阴寒玉此番倒真是应人赵易那番话,此行是来发财的!!”墨北眼中精光一闪笑道。把玉佩放进怀里出了营帐,墨北朝下方的洞穴走去,洞穴内一群弟子正在挖掘着见到墨北下来便停了下来恭身喊道“墨师兄好。修真界实力为尊,墨北虽然还未到筑基境但是练气期十层的修为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抵抗的,毕竟这些采掘的弟子修为大多在五六层而已,所以对于墨北还是很恭敬的。墨北点点头,仔细的打量着这洞穴,洞穴约莫三丈宽,却是十分幽长,弯弯曲曲的不知延伸到那去,墨北一路走去,洞穴开始变得狭窄,有些分叉口仅有半丈宽。“这是....风!”墨北诧异道,此时墨北离那洞口以有一段距离,按理说此处不应有风。“莫非是从洞的另一端出口而来?”墨北想到。“啊!”一声惨叫从上面传来,不好!墨北心中一紧来不及多想,几个闪烁来到了惨叫的地方,只见那名发出惨叫的弟子此时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死了!死的这名弟子正是方才到墨北营帐之人。在他的身上有三只黑色蝙蝠正在吸食他的血肉,“都注意了,千万不要靠近那些半丈宽的洞穴!”墨北凝声道。墨北看到这名弟子就躺在这半丈的洞穴前,那些蝙蝠显然是从里面飞出来。之前还在疑惑为何这里会有风,如今看来可以确定在这些半丈洞穴里面定有这些蝙蝠存在。墨北猜测着,莫非这条火炎晶矿脉是存在于蝙蝠的洞穴里面!墨北呼吸顿然急促起来,若真是如此,那这次挖掘不能再继续下去。另外我也不信那些结丹长老会不知道此处是这些蝙蝠的巢穴!。这次宗门采矿透露着诡异我还是谨慎一些。“墨..墨师兄..你快看!”一名站在墨北身后的弟子支吾道,神色惊恐彷佛看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墨北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大骇。只见那原本在吸食血肉的三字蝙蝠似乎是完成了某种蜕变般颜色境慢慢变成了红色!赤红的眼睛此时牢牢的盯着墨北,一股凶悍的气息散发开来。这是赤火妖蝠!墨北内心惊道。这妖兽平常和普通蝙蝠无异,只要吸食了足够的血肉就会变成红色,实力相当于修士中练气八层。“这..是赤火妖蝠!”此时一些弟子也认出此物妖兽大叫道。“快走,都退回地面上去!”墨北喊道,眼下只有三只还在墨北的实力范围内,但这赤火妖蝠都是群居妖兽,若是杀了这些到时候引来更多的,甚至是几百上千,那哪怕筑基境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左手一招一柄飞剑入手,“金刚斩!”墨北左手持剑一斩,一道金色的剑气从眼前划过,下一息狠狠的落在那赤火妖蝠身下。直接碎成了两半。另外两只妖蝠见状“吱.吱”叫了两声朝墨北飞来。,其中一只双翅拍了一下,形成两道风刃朝墨北呼啸而来,墨北往左一个纵身躲过这风刃,右手一把掐住这妖蝠的脖颈用了一捏“咔嚓”一声,那妖蝠便断了气。此时另外一只离墨北仅仅不到三步的距离张口吐出了一团妖火,墨北不退反进,身体一个闪烁绕过这妖火来到妖蝠的后面,没有杀了它,反而一掌拍晕了此妖兽扔进了储物袋。做完这些墨北不再迟疑后退去。后面传来的吱吱声越来越多,墨北回头望了一眼只感到头皮发麻身体一动化作了道残影向地面奔去。此时从那洞穴不断的涌出赤火妖蝠,密密麻麻足足有几百只上下,并且还有更多的赤火妖蝠从洞穴里飞出来。“果然这赤火妖兽是眦睚必报”墨北内心暗道。。...

  天河星天河星的大陆被划分为五大块,分别为北边的北地,南边的南海,西边的西荒,东边的东瀛再加上中部的中州这五块区域,整个大陆广袤无垠。此时在天河星北地有一大批人聚集着,准确的说此处是赤漠,赤漠是北地唯一的一块沙漠,因沙子是红色故而被称之为赤漠。此地通年炎热异常,即便修行之人也不愿长久呆在此地,这里的空气散发的都是那种狂暴的火灵力,根本无法被吸收,所以在这块区域常年罕有人迹,没想到此时正聚集着一大批人,从他们的服饰来看是朱雀宗之人。朱雀宗,天河星北地大宗,与九阳宗,神行宗并列北部三大巨头,而其下便是依附着他们的小型宗门,林林立立的。这就构成了北地的格局。“长老,没想到能在这发现了这么长的火炎晶矿脉,实在是我宗幸事啊”说话的是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一双眼睛此时笑成了一条缝,此人看似猥琐,修为却不弱,已是筑基期的高手,为朱雀宗的内门弟子。“赵易。你说的不错,只是我交代给你的事还需尽快办妥,”站在赵易前面的是一名灰衣老者,此人长的高高瘦瘦的.脸上狭长的鹰钩鼻尤为突出,双眼锐利异常,给人一种阴冷的气息。此人正是朱雀宗的外门长老朱温。“弟子明白,还请长老放心,此事弟子会加快速度办妥"赵易恭声道,“恩,此事过后老夫也不会亏待你,你不是止步在筑基初期十年多了嘛?"朱温淡淡的看了一眼赵易,话中的含义不言而喻。赵易听到这句呼吸顿时急促起来,筑基中期!若能跨入中期那...嘿嘿嘿。赵易内心淫笑道。周沁梦,到时候看你如何逃离我的手掌心,周沁梦和赵易一样同时筑基初期的内门弟子,资质平凡却因一副好脸蛋和性感火辣的身材在内门弟子中名气极大,被誉为朱雀宗三大美人之一。更被誉为朱雀第一峰!此峰指的是周沁梦那傲人坚挺的胸部。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她的双峰,赵易便是其中之一。平复下内心的激动赵易一脸谄媚道“弟子今后定为长老孝犬马之力!”朱温点点头开口道“老夫就在此地布阵,你等尽快赶路,若有异常情况我自然会知晓,你不必惊慌”说完盘膝坐了下来。队伍在赵易的带领下向那火炎晶矿脉前去,在他后面足足有两百个朱雀宗外门弟子,修为都是练气五层以上。毕竟采掘矿脉这种事都是外门弟子在做,相对而言内门弟子的待遇就好很多,平常只负责修炼,或者接取一些宗门的任务外出历练,宗门还会定期发放丹药供其修炼,而外门弟子就不会有这么好的待遇,丹药没有,想要的话需要猎杀妖兽要换取。修行都是靠自己,哪怕是死了宗门也不会关心,所以外门弟子都拼命修炼争取突破到筑基期,只有修为到了筑基期才能成为内门弟子。这极北之地空气异常闷热,再加上那狂暴的火灵力,此刻便有不少人走不下去了,歪坐在地上,赵易也是郁闷,自己此时也有点控制不住,还好凭借着筑基期的修为强行压了下来,随即又吃了颗丹药,这才舒服了许多,清了清嗓子赵易喊道“大家在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了据点了,在那里有宗门结丹期长老为不受此地影响而布置的阵法,而且还有火灵丹"末了有加了句“是一人一瓶!”“什么,火灵丹!”“还是一人一瓶!!”另有一人叫到。赵易话一说完,后面的弟子便开始炸开锅般彻底沸腾起来,一个个激动的脸都红了。这火灵丹对于练气期用处极大,哪怕是对筑基境也有一定功效,也是宗门弟子作为交易的硬通货。平常这些外门弟子想要一颗火灵丹都得靠妖兽来换,故而这种丹药对于他们来说怎能不重要!怎能不叫他们激动。“一瓶啊!这得老子猎杀多少妖兽才能换来。”一粗脸大汉吼道,“他奶奶的的,为了这一瓶火灵丹老子拼了!”又一人叫到。“有了这瓶火灵丹,我回去就可以换取一些法宝了”一尖嘴猴腮的弟子叫到,“一瓶是100粒,足够大爷我突破到练气境八层了!”

  “嘿,你懂什么,和一条火炎晶矿脉比起来,这火灵丹跟本不算什么”......“诸位,师兄我这是带着大家去发财啊!!你们虽然是外门弟子,但是宗门是爱你们的!大伙再坚持下”赵易扯着嗓子吼道,墨北站在队伍后面听到这句顿时起了一身阵鸡皮疙瘩。晃了晃脑袋对于大家的话彷佛没听到一样,昨日自己还在那小破屋修炼却突然涌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吸扯出来,一想到这墨北便郁闷至极,哪有这样集合外门弟子的,怪也只能怪那出手的执事长老重岳!还真是不把外门弟子当人看。一行人在赵易的激励下又过了几个时辰终于到了据点,。“哈哈,赵兄你可来了,怎么样这一路不好受吧”说话的是一名青年,长的剑眉星目的,看起来倒也非凡,此人名叫刘坤,同样是筑基初期的内门弟子。“诶,确实不好受,对了怎么没看到徐长老?”赵易开口问道“徐长老以赶去北方布阵了”“加上朱长老,东方的陈长老和西方的杨长老,怕是四象天合阵快要开启了吧”赵易说道就在此时,原本毫无征兆的上空突然响起了一声高亢的鼻鸣,抬头望去只见一头数十丈的虚幻大象出现打上方,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一共是四头大象。几息过后天上的大象虚影逐渐淡化不见。“大家不必惊恐,这是四位结丹长老联手布置的四象天合阵,可以阻断元婴期强者的神识窥探,现在我把你们划分为五个小组,一组一百人。听明白没?”赵易说道“听明白了!”“王超,你带领这一百人负责西边的矿脉”此人练气境十二层,为外门弟子第一人“罗山,林若彤你二人分别带领这二百人负责东边与北边的矿脉”这两人修为赫然都是练气期十一层“剩下的人由墨北你负责,前往南边的矿脉,好了,出发!注意了。只要挖到不是火炎晶的东西,都必须上交!”最后一句说完,赵易便转身走了。看来这次应该不会太累,墨北想到作为一个小头目。墨北根本不需要亲自下去挖,只需要在下面的人采矿碰到无法破开的阻碍时墨北才会出手,又或者是队伍中有人挖到一些奇怪的东西需要交给墨北,然后经墨北验明有无作用时再转交给赵易与刘坤二人即可。可以说,这次的挖掘行动,墨北可谓轻松至极。回到宗门搭建的营帐内,墨北开始盘膝打坐,少顷墨北睁开了双眼,眉头微皱。一名弟子走了进来恭声道“墨师兄”,墨北望了眼他手中的东西淡淡开口道“东西留下,你下去吧”“是”那名弟子应声而退。墨北仔细打量着这物品,是块玉佩,通体漆黑,造型却十分奇特,看上去像是一只蝙蝠。“唰!”的一声,墨北手一挥那玉佩落入手中,“唔?!”一丝凉意顺着玉佩流向墨北。“难不成这玉佩是由阴寒玉打造而成?”阴寒玉常年温润清凉,最适合修行之人在突破时使用,能起到平静内心排除杂念之用,但其最大的作用是对筑基大圆满突破结丹是抵御心魔,故而在筑基期中此物十分珍贵。“若是阴寒玉此番倒真是应人赵易那番话,此行是来发财的!!”墨北眼中精光一闪笑道。把玉佩放进怀里出了营帐,墨北朝下方的洞穴走去,洞穴内一群弟子正在挖掘着见到墨北下来便停了下来恭身喊道“墨师兄好。修真界实力为尊,墨北虽然还未到筑基境但是练气期十层的修为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抵抗的,毕竟这些采掘的弟子修为大多在五六层而已,所以对于墨北还是很恭敬的。墨北点点头,仔细的打量着这洞穴,洞穴约莫三丈宽,却是十分幽长,弯弯曲曲的不知延伸到那去,墨北一路走去,洞穴开始变得狭窄,有些分叉口仅有半丈宽。“这是....风!”墨北诧异道,此时墨北离那洞口以有一段距离,按理说此处不应有风。“莫非是从洞的另一端出口而来?”墨北想到。“啊!”一声惨叫从上面传来,不好!墨北心中一紧来不及多想,几个闪烁来到了惨叫的地方,只见那名发出惨叫的弟子此时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死了!死的这名弟子正是方才到墨北营帐之人。在他的身上有三只黑色蝙蝠正在吸食他的血肉,“都注意了,千万不要靠近那些半丈宽的洞穴!”墨北凝声道。墨北看到这名弟子就躺在这半丈的洞穴前,那些蝙蝠显然是从里面飞出来。之前还在疑惑为何这里会有风,如今看来可以确定在这些半丈洞穴里面定有这些蝙蝠存在。墨北猜测着,莫非这条火炎晶矿脉是存在于蝙蝠的洞穴里面!墨北呼吸顿然急促起来,若真是如此,那这次挖掘不能再继续下去。另外我也不信那些结丹长老会不知道此处是这些蝙蝠的巢穴!。这次宗门采矿透露着诡异我还是谨慎一些。“墨..墨师兄..你快看!”一名站在墨北身后的弟子支吾道,神色惊恐彷佛看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墨北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大骇。只见那原本在吸食血肉的三字蝙蝠似乎是完成了某种蜕变般颜色境慢慢变成了红色!赤红的眼睛此时牢牢的盯着墨北,一股凶悍的气息散发开来。这是赤火妖蝠!墨北内心惊道。这妖兽平常和普通蝙蝠无异,只要吸食了足够的血肉就会变成红色,实力相当于修士中练气八层。“这..是赤火妖蝠!”此时一些弟子也认出此物妖兽大叫道。“快走,都退回地面上去!”墨北喊道,眼下只有三只还在墨北的实力范围内,但这赤火妖蝠都是群居妖兽,若是杀了这些到时候引来更多的,甚至是几百上千,那哪怕筑基境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左手一招一柄飞剑入手,“金刚斩!”墨北左手持剑一斩,一道金色的剑气从眼前划过,下一息狠狠的落在那赤火妖蝠身下。直接碎成了两半。另外两只妖蝠见状“吱.吱”叫了两声朝墨北飞来。,其中一只双翅拍了一下,形成两道风刃朝墨北呼啸而来,墨北往左一个纵身躲过这风刃,右手一把掐住这妖蝠的脖颈用了一捏“咔嚓”一声,那妖蝠便断了气。此时另外一只离墨北仅仅不到三步的距离张口吐出了一团妖火,墨北不退反进,身体一个闪烁绕过这妖火来到妖蝠的后面,没有杀了它,反而一掌拍晕了此妖兽扔进了储物袋。做完这些墨北不再迟疑后退去。后面传来的吱吱声越来越多,墨北回头望了一眼只感到头皮发麻身体一动化作了道残影向地面奔去。此时从那洞穴不断的涌出赤火妖蝠,密密麻麻足足有几百只上下,并且还有更多的赤火妖蝠从洞穴里飞出来。“果然这赤火妖兽是眦睚必报”墨北内心暗道。

  到了地面,墨北松了一口气。回头一看,顿时全身汗毛竖立!足足有数千只的妖蝠聚集在洞口嘶叫,若不是此刻还是响午怕是这赤火妖蝠早已倾巢而出把墨北撕碎,仔细的盯着洞内密密麻麻的妖蝠,墨北顿时觉得有一阵熟悉,

第二卷得到

2021-04-09

此事有古怪

2021-04-09

八方云动

2021-04-09

书评(199)

我要评论
  • 点头,&……

      无念背身点头,青凡脑中回想当年一幕幕,不禁对师姐有几分思念。师姐未离开烟云门之前,自己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如今,自己已经二十三四。这一晃,就已经过了九年呐……

  • ,夕阳&意……

      时已黄昏,夕阳垂落,悄然躲入了天边。河岸哭声连连,参差不齐。尽显悲伤绝别之意……

  • 虽是不&言,道

      “娘……”赵天清醒了许多,虽是不明白究竟要原谅什么,但也童声细言,道“娘,你原谅老爷爷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