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眼中霎时间露着精光。“看够了没?莫也不是还得一直这样屠掉这些妖蝠”一个带着讥笑的声音戏虐的从墨北身后传来,墨北回过头来憎恶的看了此人几眼,随后笑道“你不也看了许久?”眼前之人恰恰罗山!“墨兄盯着这赤火妖蝠看了许久怕是心中早有对策,倒不如说出看一看如“这墨师兄和罗师兄怎么了?”围观的一名弟子问道,“你是最近才加入朱雀宗的吧,我跟你说啊,这墨师兄和罗师兄向来是水火不容啊,一有机会变要针锋相对啊!”一人在旁解释道,神色得意似乎对这样的情况已经早已习惯。“你别看这罗师兄比墨师兄高一层的修为,两人动起手来却是不相上下”又有一名弟子说道。该死的,这墨北是想耍什么花招,罗山内心嘀咕道。哼,我倒不信你能捣出什么风浪来。“是,没错,此言当真,这旁边的弟子都可以为我作证”罗山头一扬,露出冷笑。“不错,我陈康可以为罗师兄作证,此言当真”一名叫陈康的弟子举手道,“还有我周泰,一样为罗师兄作证此言当真!”“加上我一个”"还有我,以我身上十块灵石为罗师兄作证!”。...

  此物莫非我在哪亲眼见过?奇怪,此物我只在典籍中见过,以前就却丝毫未有接触过墨北皱着眉头道。不对,我定是在哪见过此物!“赤火妖蝠,红色”墨北喃喃道,红色!一道精光从墨北脑中闪过,应该是黑色才对!这赤火妖蝠正是吸食了那名弟子的血肉才转变成红色,而一开始我见到此妖蝠是黑色!墨北呼吸顿然加快,当时时间太短再加上我注意力在全在那洞穴上故而没想到,如今我可以肯定这赤火妖蝠与我怀中的那块黑色玉佩一模一样!墨北眼中霎时露出精光。“看够了没?莫不是还要下去屠掉这些妖蝠”一个带着讥讽的声音戏谑的从墨北身后传来,墨北回过头厌恶的看了此人一眼,随即笑道“你不也看了许久?”眼前之人正是罗山!“墨兄盯着这赤火妖蝠看了许久怕是心中早有对策,不如说出来看看如何?”罗山眉毛一挑道。“那罗兄也盯了不少时间不知可有对策?”墨北淡淡开口道。“呵呵,墨兄误会了,我盯的是墨兄你而不是那赤火妖兽”罗山笑道“罗兄此言当真!”墨北一下提高了嗓门,眼神十分严肃上去一步道。这一下立马吸引了众多弟子的围观,眨眼间变聚集了几百名弟子。

  “这墨师兄和罗师兄怎么了?”围观的一名弟子问道,“你是最近才加入朱雀宗的吧,我跟你说啊,这墨师兄和罗师兄向来是水火不容啊,一有机会变要针锋相对啊!”一人在旁解释道,神色得意似乎对这样的情况已经早已习惯。“你别看这罗师兄比墨师兄高一层的修为,两人动起手来却是不相上下”又有一名弟子说道。该死的,这墨北是想耍什么花招,罗山内心嘀咕道。哼,我倒不信你能捣出什么风浪来。“是,没错,此言当真,这旁边的弟子都可以为我作证”罗山头一扬,露出冷笑。“不错,我陈康可以为罗师兄作证,此言当真”一名叫陈康的弟子举手道,“还有我周泰,一样为罗师兄作证此言当真!”“加上我一个”"还有我,以我身上十块灵石为罗师兄作证!”

  “墨北,现在你可以相信了吧”罗山讥笑道。墨北看着他内心不断冷笑,罗山这是你自找的可怪不得我!“哼!罗兄此事休要再提,我是不会答应的”墨北袖子一甩一脸正色道。“恩?”罗山一怔显然没明白墨北所说,疑惑的看着墨北。“我墨北虽然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男人,却也是堂堂九尺男儿岂能与你做那卑鄙下流无耻令人作呕之事!”墨北一脸悲愤道,“这...这罗师兄是要和墨北做什么事,让墨师兄这般愤怒!”一名弟子对旁边嘀咕道。”墨北,你此话是什么..“罗山指着墨北,缺被墨北一声大叫打断。“啊,天啊,罗山我敬你比我入门早称你一声师兄,可却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有龙阳之好!!你让我失望啊,太让我失望了,枉我一直把你当成榜样”墨北掩面吼道,神色痛苦。“什么!罗师兄竟然有龙阳之好!”有人惊道。“此事太过震惊,快快,你打我一巴掌让我清醒下”一名大汉抓着旁边的人叫到,”放屁!墨北你纯属无稽之谈,我罗山岂是那种肮脏之人”罗山愤怒道。“嗬,我无稽之谈,先前你说你是在盯着我看,此事有众多弟子作证!他们不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其实是在看我的..”说道这墨北脸上竟闪过一丝娇羞之意似乎难以启齿“我的..屁股!”“我告诉你!”墨北捂着胸口吼道,一脸痛苦接着说道“就算你盯着我的屁股看一百遍,一千遍,哪怕是一万遍我墨北也不会答应你的。”“墨北你休要血口喷人”罗山此刻脸都红了,这是被墨北气的,该死的这墨北嘴巴竟这般厉害,一番话语再加上他那表情若我是旁人怕是对他所言也信之六七分,罗山心里此时十分的憋屈,偏偏这一切还是自己所导致的。一想到自己前面那句此言当真罗山真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啊,看墨师兄这捶胸顿足不似作假,这罗师兄怕是真的好龙阳只好这一口。”旁边的弟子说道,“莫非这男与男之间也能双修?”“说不定这罗师兄就是获得这等男男双修的功法才对墨师兄起了想法”又有人接着到,“哎你说,这墨师兄长的也没我细皮嫩肉的,罗师兄怎么看上他了,要是来找我我就答应了”一白白干干净净的弟子叹道。这些话落在罗山耳中,差点让罗山一口鲜血喷出来。这该死的墨北竟这般恶毒,罗山心里咒骂道,“墨北你所说的这一切皆口舌之利,我罗山只问你一句,你可能拿出证据来?"罗山回应道,哼,只要你拿不去证据那你的话自然不攻自破,罗山也确定墨北必然没有证据,因为他根本不是龙阳之人!这墨北所言都是他一手捏造出来,捏造谎言容易,我倒要看看你能否能捏造出证据,若如此我罗山也无话可说,罗山内心一想露出冷笑。

  下方的弟子听后都转头看着墨北,等他拿出证据。若能拿出证据便能证明罗山是龙阳之人!所有人都不说话,紧紧的盯着墨北。“墨师兄怎么还不拿出证据,莫非他之前所言是假的不成?”有人问道,“我早就觉得罗师兄不是龙阳之人,这墨北定是乱说无疑”一名弟子道,“不可能,你看墨师兄此刻的表情!”一名弟子反驳道,此刻墨北嘴角慢慢浮出一丝冷笑,这一幕落到罗山眼里顿时让罗山内心咯噔一声,“难不成他真的有!”罗山此时也有些惊疑不定,“故弄玄虚罢了这墨北”罗山安慰自己嘀咕道。“你们想看证据吗?”墨北说话了,这平淡的一句落在旁边弟子的耳中如一阵惊雷炸开,“墨师兄真的有证据!”“不然不会说出此句”

  “三天前,我外出狩猎,你,罗山那天趁我不在偷走了我一条贴身衣物,此事你承不承认!!”墨北一字一句道,“哈哈哈”罗山大笑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么,还是空口无凭,那我也可以说,你偷走了我的十瓶火灵丹,此事你墨北是承认还是不承认?”

  “对啊,这墨师兄所说还是不能当做证据”“除非能拿出另外的证据”

  “罗山你不承认没事,你拿我的贴身衣物做什么恶心的事你心里清楚,怕我那贴身衣物你用完后就焚烧干净了吧。”墨北说道,随即把头转向旁边的那群弟子拍着胸脯吼道,“诸位啊!我墨北从不冤枉人,我能确定是罗山偷的是因为我在罗山身上闻到了我那贴身衣物的气味!!这贴身衣物跟了我三年了!三年了!就算是罗山把他焚烧了我也能从他身上感觉到我那贴身衣物的痕迹”墨北这一番话说得是捶胸顿足,表情悲愤,似乎跟真的一般“你们说,你们当中可有人丢过这贴身衣物”墨北问道,其中一名弟子支吾道“墨师兄..我..我好像是丢过一条”“不错,这种小事若不是今天墨师兄你提出来我都给忘了,我想起来了,我也丢过,还是两条!!”一个粗脸大汉说道。若说前面这些弟子还对墨北所言信八分的话,那么此时已经是完全信服。这罗山在他们眼里正如墨北所言是一个龙阳之人!

  该死的,这墨北巧舌如簧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罗山心里暗骂一声却也无可奈何,此时留在这也是自取其辱,冷哼一声化作道遁光愤然离去。就在罗山离去后两道人影往墨北前面走来,原本吵闹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赵师兄,刘师兄好!”墨北恭声道,来的人赫然是赵易与刘坤,显然先前一幕二人就在一旁观看,眼见这罗山走后这才走了过来.“赵师兄,刘师兄好”一众的弟子也恭敬开口道。“此地之事我已传音给四位长老,你等不必慌乱。此刻尚是午时离戌时还有数个时辰,你等先各自回营帐休息,天黑之后千万别走出营帐,我自会在这四处洞口布下禁忌”赵易开口道,这些弟子听闻后都各自散回到了营帐,墨北内心冷笑,这赤火妖兽的数量之多怕是可以吸食光

  此地所有人,他并不相信仅凭赵易与刘坤两人布下的禁忌可以起到什么作用。墨北心里想到但神色却没丝毫异样点点头和众人一起回到了各自的营帐。

  回到营帐后墨北掏出一套阵旗,旗杆八根分别落于营帐各个方位,霎时一阵黑雾升了起来,弥漫在整个营帐之内,此阵没有杀敌御敌功效,却在防止神识窥探上颇为不凡,随后墨北又祭出十来把飞剑与三颗火罡珠藏于黑雾内,这火罡珠是一次性的攻击法宝,威力不凡是墨北从坊市中交易所得。经过这一番布置墨北相信哪怕是筑基期强者在大意的情况下也要受伤而退,做完这一切后墨北盘膝坐于床上,半个时辰后墨北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缕精光,“方才赵易说会在四处洞口布下禁忌,看来不仅我这处出现了赤火妖蝠,另外三处矿区也同样出现了,所以这罗山当时才会出现在我这块矿区!”墨北猜测道“还有,当时我以为那些赤火妖兽是因为我杀了它们的同伴变得如此暴躁,一下子涌出数千只,如今仔细想想,怕是因为这块玉佩!”墨北说到这从怀里掏出那块漆黑的玉佩。就在此时墨北的储物袋一动!彷佛有什么东西要冲破出来,“我倒要看看,是否与我猜测的一样!”墨北说道,手一拍储物袋顿时一只蝙蝠飞了出来,正是那先前被墨北拍晕的赤火妖蝠!此妖蝠一飞出来便霎时冲向墨北手中那块玉佩,墨北并没阻挡,双眼凝神看去。只见那赤火妖蝠在触碰到这玉佩时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墨北眼睛一缩,顿时散开神识,“没有了,这赤火妖蝠竟彻底消失了”,墨北看向玉佩,“咦!”墨北感觉到在这赤火妖蝠消失的同时这玉佩竟变重了一点,莫非这赤火妖兽被这玉佩..给吞了?可若是如此这赤火妖蝠为何要主动过去让玉佩吞噬,莫非..莫非这赤火妖兽没死,而是在这玉佩里面!墨北呼吸急促道,一定是这样。此事与我猜测一样,这些赤火妖兽是来找这块玉佩的!这玉佩我之前认为是块阴寒玉,现在看来此物来头定是极大!!

  幽暗的地宫内,一道人影盘膝坐着蒲团,双眼闭着似乎在此地已坐了许久。“老祖,弟子有事求见。”,听到这句话此人双眼蓦然睁开,在他四周“嗤”的一声窜出火苗,似乎虚空被燃烧一般,而在他的眼睛内赫然有两团火焰!“进来吧”此人淡淡开口道,声音沧桑彷佛是从远古传来一样。一道人影走了进来,来人一身赤红长袍,光头,额头上有一个火焰的印记。此人正是朱雀宗的宗主,欧阳漓!而地宫这人便是朱雀宗的老祖封玄奕,虚境强者!在这片大陆上修为划分为实境与虚境,练气,筑基,结丹,劫婴称实境,而后便称之虚境,虚境又分入虚和破虚两种,欧阳漓便是劫婴境修为,此境有三劫,故称劫婴!渡过一劫实力将更高,若是度不过便身殒道消。“找到了是吗”封玄奕问道,“老祖英明,已找到此物。”欧阳漓应道,掏出一个圆形罗盘,此时上面的一个光点正闪烁着。封于奕听后双眼蓦地闪过一丝精芒,“交代你的事都办好了吗?”“已按照老祖计划那样,把罗盘和玉简散发出去,不过...”欧阳漓顿了顿,“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呵呵,”封玄奕冷笑道,“对他们来说都一样,好了你先出去吧”“弟子告退”欧阳漓恭声道。“赤漠之地对修为压制太过厉害,就算劫婴境进去也会陨落,不过倒也无妨,此事急不得”封玄奕自身喃喃道。

第二卷得到

2021-04-09

此事有古怪

2021-04-09

八方云动

2021-04-09

书评(370)

我要评论
  • 爷……&”

      赵月荷抱紧儿子,哽咽吐气,道“娘,娘从来就没有怪过这老爷爷……”

  • 这就是&你的‘

      无念重哼了一声,道“这就是你的‘不敢逆师’!?”

  • 去,正&还没有

      闻正文回过神,喉咙显得沙哑,叫了声“师父。”缓步走去,正欲扶起师父。不料,无念却是喝道“别碰为师!”闻正文被这么一喝,当场愣住了,低头寻思,叹气“也对,师父,你,你还没有原谅我……”

  • &。

      青凡听命,抱起赵天。几步轻轻放下了赵天,于师父面前。赵天也似感到一阵晃动,使其触及体内毒素,不忍痛楚,脸露难色。

  •   无&自语“

      无念凝神闭眼,得知身前有人,微睁眼,见得那青年道士,无念自语“青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