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村里的石头老爷爷讲,在那片凡人无法登及的山巅上,有仙人在那里居住生活,石头老爷爷小时候就曾没见过一个仙人站在一柄非常大的仙剑上从那里飞出。  对于石头老头儿这件讲了了不明白多少遍的神仙见闻,村里从也没人信过,所以除了石头老头儿,其他所有人都距离村子约三十余里的地方有一个集市,平时村里人打了猎物便都是到那里换取一些日常所需。。...

  土门村是一个不大的小村子,全村总共不过几十户人家,一百多口人,有少量田地,主要靠在村后的山里打猎为生。

  距离村子约三十余里的地方有一个集市,平时村里人打了猎物便都是到那里换取一些日常所需。

  而要想去更远处的云州城,据说即使乘坐马车至少也得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赶到,所以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曾离开过这片地方,几乎世世代代以打猎为生。

  二蛋坐在村口的一块大石头上,望着远处云层间的山脉不停的胡思乱想着,听村里的石头老爷爷讲,在那片凡人难以登及的山巅上,有仙人在那里居住,石头老爷爷小时候就曾见过一个仙人站在一柄巨大的仙剑上从那里飞出。

  对于石头老头儿这件讲了已经不知道多少遍的神仙见闻,村里从没有人信过,因为除了石头老头儿,其他所有人都不曾见过有仙人从那里飞出。更何况石头老头儿现在也已经九十多岁,本就有点糊涂,时常这么念叨几句,村里人自然也都会笑着敷衍两句,就只有一些不懂事的孩童儿才会当真的去幻想一下。

  二蛋就时常会幻想,哪天自己也能遇到一个仙人,听石头老爷爷讲,仙人都是无所不能的,自己要是遇到了仙人,就求他让娘活过来,让爹每次进山都能多打些猎物,然后再让自己长大了能娶村西头的翠萍做媳妇,让大哥将来能考上状元做官,让妹妹将来能像翠萍一样好看,让自己成为村里最好的猎人,让柱子成为第二好的猎人,狗娃第三……

  二蛋有着很多的幻想,他跟村里其他的孩子也没有什么不同,大名李二蛋,小名二蛋,脸黑黑的,整日里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衣裳,平时跟隔壁的柱子和狗娃关系最好,偶尔也会跟狗娃和柱子一起去偷看村北头的刘**洗澡,他自己也不知道白花花的身子有什么好看的,每次也都会被刘**家十一岁的小闺女提着扫把追打出来。

  二蛋正歪歪的幻想着各种美事,不远处的山脚下突然传来一阵嬉闹声,正是村里进山捡柴的几个稍大点的孩子,不过片刻间便来到了二蛋坐着的大石头旁。

  “咦!这不是小傻蛋吗,怎么?还不服?不服就再跟我摔一次嘛哈哈,别以为你大哥识几个字就了不起了。”

  见到二蛋又像往常一样坐在大石头上等着大人回来,一个领头约十一二岁的少年立马嘻哈着叫嚣道,旁边的几个孩子也都紧跟着嘻哈大笑了起来。

  二蛋最讨厌别人叫他傻蛋,可惜大哥文文弱弱的,他自己也才不过七岁,根本摔不过眼前的几个大孩子,就只能瞪着两只乌黑的大眼睛,表示不屈的抗议。

  “人家大哥将来可是要当秀才老爷做官的,还是识字好啊,没看咱们都进山捡柴,就只有那个大傻蛋在家里读书吗哈哈。”

  一听有人叫大哥大傻蛋,二蛋小拳头一握,小嘴一鼓,眼看就要发飙,几个孩子赶紧嘻哈着背起柴离开,不然要是等他不顾一切的哭闹着上来厮打,到时总勉不了要挨老爹一顿揍。

  村里的孩子也都摸清了二蛋的脾性,叫他傻蛋没关系,他摔不过的顶多就会瞪瞪眼,摆出不服状,但要是叫他大哥傻蛋,这家伙则必会不顾一切的发飙,所以一有人喊出大傻蛋三个字,其他孩子便都立刻知趣的闪身离开。

  二蛋的大哥名叫李铁蛋,跟几个大孩子一般大,也已经十二岁,只不过长得文弱一些,性子也比较安静,平时的时候除了跟村里的一个老人习文识字,便主要负责在家里洗衣做饭,在二蛋的心里几乎就等于半个娘,平时也最是疼他和小妹,他当然不会允许任何人侮辱大哥。

  瞪着眼睛,鼓着小嘴,二蛋气鼓鼓的紧握着两个小拳头,正望着几个大孩子的背影愤恨不已,眼前突然白光一闪,站了一名白衣飘飘的少女,一瞬间二蛋便傻住了。

  只见眼前的少女,身穿一件雪白的衣裙,白衣飘飘,无风自动,简直就如天上的仙女一般,因为他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儿,即使穿着衣服也比刘**白花花的身子好看一万倍,比翠萍好看十倍,肌肤比小妹的还要嫩白,只是…她为什么皱眉呢?

  二蛋心中刚生出些许疑惑,耳边便突然响起一个非常非常好听的声音。

  “小家伙,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二蛋只觉得这就是世上最好听的声音了,根本就没有听到少女究竟在说什么,直到少女紧皱着眉头又问了一遍,他才结巴着吃吃问道:“你,你是仙人吗?”

  少女听得明显一窒,脸上也不知道怎么个表情,显然没想到眼前的小家伙会答非所问,压根就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微愣了一下,只好又自顾道:“也罢,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将来定会明白这个道理的,就你胸前那个不起眼的小牌子,就足够你们村子被灭上十次了,不过这也算是你的机缘,就不知道这是你的幸运,还是你的不幸。你资质…比一般还有所不如,跟我上山了,只怕是有生之年再没有下山的机会,但既然你身具升仙令,也为免他日你们村子灾祸降临,我也只好就此将你带上山了。”

  少女说完,雪白的衣袖一挥,两人的身影便瞬间从原地拔地而起,直冲九霄。

  瞬息过后,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云端,脚踏一柄天蓝色飞剑,衣抉飘飘的向着远处云层间的山峦飞去。

  中原大地,山灵水秀,自古便有着无数的神仙鬼怪传说,但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虽信者有之,但大多还是不信的,尤其文人所崇尚的学说里亦有言,“子不语怪力乱神”,所以更多人还是不信鬼神的,世人也多以习武从文为目标,只为能在朝廷谋个一官半职。

  殊不知,数千年来王朝更迭,那数名一代雄主,有为帝王,之所以建立帝国之后便开始谋求长生不老,却也并非是无的放矢。

  还有民间武林所经历的几次浩荡,亦全是因为传说中的升仙令出世所引起的。而几乎每一次升仙令的出世,伴随的也都是武林间的一场腥风血雨,更甚之还会引发一场更大的动荡,以至王朝更迭。

  对于升仙令,普通之人自是难以知晓,即使是世间一些武功已至后天境界的巅峰强者也未必有所耳闻,只有祖上曾有仙缘的极少一部分人,才会在家族内代代相传下来。

  传闻持有升仙令者便能够无条件拜入仙人门下,长生不老、飞天入地,都将触手可及!

  这些人一旦听闻升仙令出世的消息,便会动用所有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将之弄到手,最后便演变成了普通人眼中的江湖仇杀,或某某造反,而为了掩盖升仙令出世的消息,这些人也绝不惜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灭门惨祸。

  当然这些都只是经历了几百甚至上千年的传闻,真实升仙令的作用也并没有多大区别,本为中原大地上的一大修仙宗派,归云宗在千年之前降下,奖给十名有功弟子凡俗界家族的,凡持升仙令者,勿论何人,都可以无条件的拜入归云宗门下。而平时归云宗招收弟子,每一甲子才会招收一次,且还要经过层层筛选,符合条件者才有资格拜入归云宗门下,所以升仙令的作用便更加显得难能可贵,毕竟世人谁又能抗拒长生不老的成仙**。

  白云之巅,二蛋只觉得一阵恍惚,蓦然便出现在了天上,尚未来得及惊奇一下,却又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柄又窄又细的剑身上,山川大地似乎都跑到了脚下很低很低的地方,耳边风呼呼响个不停,一瞬间便让他的一张小脸变得煞白如纸。

  二蛋幼小的心灵乍遇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第一个想到的便其潜意识中可以为其遮挡一切风雨的大哥,所以立刻便“哇”的一声,大叫一声“大哥”,转身紧紧抱抱住了一双腿,小脸也紧埋在了那双腿间,让本就心有所思的少女,身子猛的一颤,差点从高空一头栽下,柳眉倒竖着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总算又控制好飞剑。

  这个时候二蛋自是早已经忘了仙人的事情,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年仅七岁的小孩儿,夜里也会怕黑,眼前熟悉的一切都不见了,心里当然会感到慌乱,感到害怕,尤其是站在那么高的地方,当然也会吓的再不敢往下看一眼。

第二卷得到

2021-04-09

此事有古怪

2021-04-09

八方云动

2021-04-09

书评(232)

我要评论
  • 的脑袋&小弟弟

      上前了几步,弯腰抚摸着周峰的脑袋瓜,轻声道“小弟弟,你怎了啊?你说谁要死了?”

  • ,低头&,颤抖

      众人沉默,抽泣,低头,自责,颤抖,不为同,只等那“她”的到来……

  • 岸哭声&意……

      时已黄昏,夕阳垂落,悄然躲入了天边。河岸哭声连连,参差不齐。尽显悲伤绝别之意……

  • 自己身&焚之余

      无念已经决定为赵天解毒,便是要将赵天体内剧毒转移到自己身上。青凡不是傻子,当然是听出了意思。焦急如焚之余,紧道“师父,万万不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