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但是透漏出了急切的味道。  “那妖族呢?也不是说异族了和妖族联盟了吗?“仙坟”那边如何了?可有人出?我们又该如何统一安置海州的那些门派呢?这些都要需要考虑,想不到曾经的潦倒的妖族竟然有一天,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这片大地上。”说着离长老长叹一声了口气离长老盘膝在左下首,正中间坐着依然白发白须,却是青年模样的掌门。。...

  问仙殿内依然空荡,,三枝清香缭绕着青烟,倔强的四处飘舞,誓要突破重重困境,回到某处归地。那尊供奉的神明,依然怒目直视,似要展露他的威武。

  离长老盘膝在左下首,正中间坐着依然白发白须,却是青年模样的掌门。

  “事情已经不可控制了,异人果然可怕,现在东洲已经岌岌可危了,几乎所有的土地被异族占领,浩然宗已经率领群宗前来中洲了,估计不日便到。”掌门用依然清淡的说气道,似乎毫不焦急,可是那略微凌乱的白发还是透露出了焦急的味道。

  “那妖族呢?不是说异族已经和妖族联盟了吗?“仙坟”那边如何了?可有人出来?我们又该如何安置东洲的那些门派呢?这些都要考虑,想不到昔日落魄的妖族居然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这片大地上。”说完离长老长叹了一口气。

  “此次,可能是全人类的灾难,“异族人”从未有人知道,他们战斗的方式有些怪异,几乎没有灵力的损耗,有些类似普通人的武者,唯有境界更高的修者才有可能斩杀。”说着掌门伸手,一杆长枪出现在手中。很自然,似乎那把长枪本就在他手上,没有光辉闪现,就是那般自然。

  “这便是异族人的武器,几乎全是这样的长枪,不知是何材质,挥舞间便自有雷电相伴,那些大能者挥舞的长枪,居然有天罚的威势。”说着掌门顺势挥舞了下长枪,顿时有天雷炸响,但问仙殿内却丝毫没有波澜,清烟依然不急不缓的飘舞,神明依然怒目直视,但数十里之外某处,数名浑身漆黑似墨,拥有一对肉翅的类人生物,已经从全身各处炸起片片血肉。

  离长老轻声叹气道:“看来我中洲大难不远了,难道我们不做点什么吗?”

  掌门没有正面回答离长老,只是双目微闭,双手起势一个有些模糊的画面便展现在两人面前,画面有少年与漆黑魔人的战斗,对峙中少年没有丝毫灵力波动,手中只有一把微黄的白色纸伞,只是看不到少年的脸………………..

  离长老沉默了会,有些疑惑的道:“可是李凡,跟那个人的气息不一样,灵魂的气息不一样,他应该不是那个人。”

  “不是?”掌门微笑着反问道。

  “就算不是,那他也必定跟那个少年有关系,那把伞就是凭证。”掌门忽然站起,原来是那三枝青香已经燃尽,再次点燃三枝青香。掌门又道:“也许,异族人的事他会知道,昨日,你可看过他的体质了?”

  “看过了,却是与我们有些不同,雪儿胡闹将他击落深潭,可是巨蛟似乎对他没有兴趣,巨蛟可是从不吃人类的。可见,他跟我们一样,应该不是异族人混近来的。”许是困惑,离长老说的特别缓慢。

  “叫人看着点他,灵石对异族人无效,假若他也对灵石毫无反应带他来见我。”说完掌门便迈步走出殿内。

  “可是,他要是真的没问题呢?”离长老望着正欲走出殿内的掌门说道。

  掌门的脚步依然没有停下,只是在身后留下了一句话:“那便让他越仙坟,查清这一切的起因,人族大祸总要有人牺牲。”

  离长老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

  ……………………………….

  头脑的疼痛,让李凡有些无可奈何,昨日差一点就成功了。

  可是关键时刻不知道什么原因,灵力直接渗透进入体内,却没有进入筋脉,这是为何?

  头疼让李凡从床上爬起来有些艰难,可是他必须要去拜仙阁领取直接必须要完成的任务,这是每个弟子必须要做的。

  简单洗漱后,走出洞府,习惯性的靠着石阶的护栏,做了几个俯卧撑。

  “你这是做什么啊?”路过的,张岩笑着问道。

  “没事,就是活动一下,找我有事吗?”李凡问。

  张岩也学着做了一下,只是那姿势怎么看怎么像那个啥,一边做还一边问道:“你怎么样了?灵力入体了吗?”

  李凡看着他做的样子笑了笑,也一边做一边回答他:“嗯,入体了只是头有点痛。”

  “哦,那就好。”张岩像是在想什么,突然尖叫了一声:“什么?你已经灵力入体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第一步而已,对了我还有事要去百仙阁,你去吗?”李凡拍了拍,刚才身上沾上的灰尘道。

  “大哥,你真没骗我?”一边说还一边抓李凡的肩膀。

  “没有,话说你能不能把你的爪子拿开,好脏啊。”李凡一边说一边拍张岩刚刚抓的地方,转身走向拜仙阁。

  后面张岩忙追上李凡,道:“想当年我可是用了两个月,才感悟到那丝灵力,最后又花了一个月,才把灵力纳入体内筋脉。你一天就感应到了那丝灵力,还把灵力纳入体内了,你是真天才啊!”

  李凡想了想说道:“没有那么难吧!”可是心里嘀咕道:“为什么不是筋脉,是因为我体内的东西吗?”

  今天广场上的人有点多,只是服饰各不相同,有些好奇李凡便问旁边一直说过不停的张岩:“今天广场上怎么那么多人?服饰也不一样,是为什么啊?”

  “哦,据说是东洲来的,东洲已经被异族和妖族掌控了,你不知道?”张岩有些惊讶李凡这些都不知道。

  ..........................................................

第二卷得到

2021-04-09

此事有古怪

2021-04-09

八方云动

2021-04-09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丝凌乱&,几个

      无念似淡笑了般,睁开了眼,面容相比先前,已毫无血色可言,犹如一个活死人。发丝凌乱,嘴唇尽黑微颤,好似要说些什么,却是眉头紧邹,说不出话来。只能听得,几个碎字“月……请你……我……为师……”

  • ,低头&到来…

      众人沉默,抽泣,低头,自责,颤抖,不为同,只等那“她”的到来……

  • ,猛起&眩,无

      听此,无念淡淡笑了,心石已放,松了口气。不料这身子一松懈,猛起一阵晕眩,无念不住倾斜身子,险些躺倒!好在单手一撑,立住了上半身。

  • 晃动,&飘转无

      片刻,河岸边缓缓升起一股青蓝光芒,淡淡晃动,飘转无序,浅照亮了赵天痛楚的面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