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冠的头巾不明白被那根树枝都带走了。少年身高有一尺七多,但很瘦,因为看出来有点儿孱弱,身上有些脏,破旧不堪的衣裳,露着脚趾的鞋子,但脸上却很非常干净,是的很非常干净,非常干净的眼瞳,非常干净的脸庞,统一协调的五官,仅有眼双眉间有一颗黑痣,望着有点儿古怪……  路很远,很青山有道,羊肠小道,委婉曲折,不时有灵鸟盘旋,亦有灵兽长鸣。路上有少年,一身灰色的长袍,手中撑着一把有些破的黄白色纸伞,是的因为很旧所以这把白色的纸伞看起来有点微微发黄。一头长发有些凌乱的披在身后,看起来有些狼狈,束发的头巾不知道被那根树枝带走了。少年身高有一尺七多,但很瘦,所以看起来有点弱小,身上有些脏,破旧的衣裳,露出脚趾的鞋子,但脸上却很干净,是的很干净,干净的眼瞳,干净的脸庞,协调的五官,只有眼眉间有一颗黑痣,看着有点怪异……。...

  深秋的雨有些冷,细而绵,笼罩着这座山脉,似雾,让这座青山朦胧不真实。山很高,高不可测,是的高不可测,从远处望去直通苍穹,似天柱,巍峨险峻。青山云雾缭绕间有万籁雨凄凄,青林露滴滴。

  青山有道,羊肠小道,委婉曲折,不时有灵鸟盘旋,亦有灵兽长鸣。路上有少年,一身灰色的长袍,手中撑着一把有些破的黄白色纸伞,是的因为很旧所以这把白色的纸伞看起来有点微微发黄。一头长发有些凌乱的披在身后,看起来有些狼狈,束发的头巾不知道被那根树枝带走了。少年身高有一尺七多,但很瘦,所以看起来有点弱小,身上有些脏,破旧的衣裳,露出脚趾的鞋子,但脸上却很干净,是的很干净,干净的眼瞳,干净的脸庞,协调的五官,只有眼眉间有一颗黑痣,看着有点怪异……

  路很远,很难走,但少年却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眼中只有山顶那有点模糊的城墙,不断的行走让少年的脸上布满疲色,但路再远终归会有尽头………

  少年回头看着山下那满目的绿意,疲惫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采,心中不免感叹道“终于到了!”再回头,摆在自己眼前的是座大房子,是自己走了八十一天的尽头,脸上一点小自豪的情绪跃然于脸上。

  因为很远所以必须要走很久,因为路途崎岖所以必须要用双脚走来,因为必须要来所以他走来了………

  房子很大,一座巨大的山峰,一座巨大的房子,因为很大所以这座房子叫望仙城……

  高达三四米的城墙间一扇两米高的拱门,门前有两个小道童,青色的道袍,让这两个有些稚嫩的小道童看起来少了几分青涩。一名小道童手执一柄青色的道剑,走向少年身前,站定,开口问道“来者何人?仙家之地不可擅闯。”

  少年看着走来的小道童很严肃的鞠身行礼,是的因为有些紧张所以少年表现的有点严谨,少年行礼起身说道:“南郡衡阳人氏,李凡前来望仙城问道求师。”说完把身后的包袱拿到身前,翻出一封书信交给小道童。道童接住看了一眼,眉间轻皱了下,也许是因为眼前的人,也许是因为麻烦所以才会皱眉,也许只是习惯,道童嗯了声道:“既有举荐书信那随我来吧”说着便把李凡带进了城门,顺便跟另外一名道童说了些什么。

  进了城门,一条千级石阶攀爬直上,石阶上多绘有灵兽,很宽有七七四十九尺宽,每三十三阶均有一座四方巨鼎,鼎中有三支巨香点燃,清烟缭绕,巨香燃烧的味道,清雅,闻之心中空明,似要顿悟。

  登阶至顶,是一片可容纳数万人的正方形的巨大广场,广场边缘被八根同样巨大的石柱围绕,石柱上雕刻有巨龙,缠绕而上,似要冲天而去。整片建筑只能用巨大来形容,因为如此大的广场却只有数百人来往,看起来很是萧条。

  李凡心中有些不解但并没有问,依然随着道童向前走着。道童似看出了李凡的不解,出声说道:“苍穹爆裂有不知名的异族从天外而来,无数异族人来到我玄明大陆,又有妖族霍乱人间,各门各宗均入世以解世间之难,现在留在宗门的都是些刚刚修道的….”道童以与他年纪及其不符的语气说完,长叹一了声!

  李凡微微低头,觉得这时候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便接口说道:“吾辈修仙之人自当解世间苦难。”刚说完小道童便笑出声了,道:“你算什么修仙之人,我都不敢说这句话,不过有这份心自然难得。”少年人终归是少年人,道童说完便露出少年人该有的心态,得意的说道:“我可是快筑基成功了呢!那时我可是真正的修仙中人了,等我筑基成了也去世间消灭几个妖魔,异族,呵呵……”此时一名身穿紫色道袍的女子笑着向他们走来,用带着调笑的口吻说道:“莫语师弟,莫说你尚未筑基成功,就算你真的筑基成功也未必能杀的了妖魔呢,你可知现在妖魔之战的惨烈,说出来怕吓到你。”莫语听到女子的话,摸了摸头问道:“唐颖师姐你刚入世归来,难道妖魔真的那么可怕吗?”唐颖顿了一下,用手顺了顺耳畔垂下来的一缕青丝,道:“那也未必妖魔也有强弱。”说完有些自嘲的说了句“和你说这些做什么,莫语师弟,好好修道,总有一天会让你遇到哪些妖魔的。”说完指了指李凡问道:“你是来拜师求道的吗?”李凡闻言道:“小子姓李名凡,南郡衡阳人氏,前来望仙城求师问道。”

  唐颖听着对莫语说道:“问仙殿的千师兄被离长老叫走了,可能要等下才会来,你先带李凡去问仙殿后面的殇湖等待片刻。”说完便向前离去。莫雨看着离去的唐颖感叹着说道:“我当初可是跟师姐一起来的,三年间师姐已是筑基中期,我却还是个炼体圆满的道童。”李凡尚未开始修道,但觉得此时,应该说些什么安慰莫语,但又不知从何处开始说起,只好岔开话题问道:“问仙殿在那啊?是用来做什么的,殇湖又是什么地方呢?”

  果然,这句话让小道童转移了注意力,不消片刻便眉飞色舞的解释道:“问仙殿,那可是所有进入宗门的人,须要经过的一道坎,不过殇湖么,那可是有个故事的,话说开宗前,望仙城本不叫望仙城,殇湖也不叫殇湖,开宗祖师逍遥真人,本是一介散修,却天赋惊人在祖师修为遇到瓶颈时,独自来到这仙执峰,静坐于这殇湖前数十年,时间过的极快,数十年弹指一挥间,某日来了名少女……”

  此时一名,身高尺八青年来到二人身前,喝道:“莫语,你名虽莫语奈何这性子,实在多话,岂可随意胡说哪些,我辈修道者,当非礼勿听,有辱师门的话岂可随意乱说。”说完青年的一双剑眉拧在一起,可想心中的愤怒。

  莫语看青年忙鞠身行礼道:“万师兄勿恼,师弟知错,不敢再胡言,请师兄责罚。”青年冷哼了声道:“你是来找千鸣师兄的吧?师兄与离长老在问仙殿,莫要再胡语。”说完一甩长袖望城门而去。

  莫语苦着张脸,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低声说着些什么。随着离去的青年,李凡心中一股压抑着的闷气因此随之而去,心中惊道仙家中人果然厉害,随意间发怒便让人心中发颤,忙拉了拉莫语的衣袖问道:“那位师兄是何人?竟然如此厉害?”莫语依旧苦着张脸,看了看李凡,不免心中不满道:“都是你害我被师兄责骂,你不知宗门有殿,名仙罚殿,这名师兄便是仙罚殿的弟子,这仙罚殿可是只在诸多弟子中,挑选出最优秀弟子,只有筑基圆满方有可能被挑中,仙罚殿执掌天庸城中的刑罚,当然有时也会被外派办些事。唉!着下惨了被万仞师兄盯上,可不好过了。”说完又幽怨的看了下李凡,是的“幽怨”。

  李凡心中委屈嘀咕了声我也是好意。不过毕竟听了莫语这些话对望仙城也多少了解了些,又夸道:“莫语师兄,知道的真多,人缘又好,日后可要多多照顾小弟啊!”听了李凡的这些话莫语眼中的幽怨终于淡去了。

  越过广场,横在眼前的事一片宫殿群,其上有紫气缭绕似华盖,又有仙泉流瀑,焚香间有钟音入耳,清脆,处之心中一片清灵。有仙鹤在云雾中展翅,鹤鸣声,高亢,悠远。云雾中不时有神光闪逝,李凡心中早已惊为仙境。

  “如何,我望仙城不错吧,望仙城可是世间第三大门派,你能到此也算是有缘,想必宗门会收下你的。”说着莫语拉了拉李凡向其间一座宫殿走去。

  问仙殿,通体用白玉建筑,乳白的玉阶,让人不忍踏足,御阶而上有鼎,双耳三足鼎,殿前有匾,上书问仙殿,内拱有神明,神像不怒自威,却不知道是哪尊神明。殿内有人,一名白发白须的道人,却有青年人一般的脸庞,道人盘坐在蒲团上,手中执着拂尘。右侧,亦有一名道人手中有势,双目微闭,一陇黑发整齐的洒落身后。

  莫语站在殿前,高呼:“有南郡衡阳人氏……”莫语像忘了什么,忙低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李凡心中原本的紧张,被一扫而空,脸上有些羞红,带着些羞恼道:“李凡!”莫语“哦”了一声,又要高呼,殿内却有声音传出:“知道,进来吧。”莫语讪讪的笑了一下,拉着李凡进入殿内。

  殿内有些空旷,可能是太高太大的原因。先说话的是那名黑发道人,道人睁开双目,看了下李凡,不免觉得有些可笑,是的很可笑,看眼前的李凡,灰色的长麻布袍,露出脚趾的鞋子,一头长发很整齐的撒落身后,可能进来前李凡理了下头发,所以头发很整齐洒落在身后,手中执着一柄有些破的微黄白纸伞,一个青色的包袱背在身后,是很可笑。所以道人毫不遮掩的笑了下,问道:“来自哪里,为何而来?”

  李凡忙整了整衣衫,对着两位道人一一行礼道:“小子,南郡衡阳人氏,前来望仙城求道。”道人微怔了下问道:“何故?”李凡略带兴奋的道:“求仙问道。”人沉默了一会,可能是疑惑,也可能是思考,过了会儿道人又问:“可有求道心?”李凡道:“有!”道人又问:“道心可固?”李凡道:“固”道人沉默了下又道:“本座问仙殿,长老,离寐,你可以叫我离长老。”说完手掌微侧向那位白发道人道:“这位是掌教真人。”李凡忙再次行礼问好。掌教真人点了下头道:“随莫语去找千鸣,先住下明日再来。”李凡,莫语忙鞠身行礼退出大殿。殿内,掌教真人对离寐道:“离长老,会是他吗?”说完二人一起望向离去的李凡。

  殿外,莫语有些感慨的道:“没想到,可以见到掌教真人,你不知道掌教真人一般是见不到的,不知道发生什么大事了?唉……”莫语说完长叹了一声。

  李凡与莫语行不多时,便与迎面来的千鸣相遇,两人忙又行礼,却不由同时在心里想着这礼真多,莫语又说了遍离长老交代的话。

  千鸣回礼道:“莫语带他到丁山六十七号住下,明日午时前来寻我。”说完拿出一枚类三角形状的石牌交给莫语,又看了下李凡,便往问仙殿而去。

  再次来到广场,向南行至边缘,有石阶,石阶盘绕着一座小峰而下,每百阶有府门,行不多时莫语指了指一座府门道:“我就住在这,有事你可以找我。”李凡点头道谢后想起那时莫语的一番话,忍不住问道:“莫语师兄,那殇湖为何叫殇湖?”莫语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四周道:“日后再说吧。”两人再次沉默前行不多时,一座写着丁山六十七号的府门便到了,莫语拿出石牌交给李凡道:“只要将石牌放于那个三角石眼内门就会开的,你自己休息,我就先走了,明日我来寻你。”

  李凡接过石牌,道谢相送后才有心打量下这座暂时属于自己的洞府。洞府前有藤蔓攀爬,右边有条小瀑布,一往之下,毫不停留,就像寻道之心,执着向前,没有退路,前面有山便移山而过,前面是海亦填海前行。

  洞府内很简单,一张石桌,两张石凳子,一盏青灯,一张石床。很简单,很无味,但很静落针可闻。数十天的疲累终于巨山般袭来,躺在石床上的李凡最后想到的是明天的问仙殿,望仙城会收下他吗?谁知道呢,也许……

第二卷得到

2021-04-09

此事有古怪

2021-04-09

八方云动

2021-04-09

书评(445)

我要评论
  • 慢了一&天亦是

      赵月荷这一句“师父”,显是慢了一步,不知那无念有没有听得入耳。怀中赵天亦是不以为然哭了起来,伸手抱紧了娘亲,嚎啕大哭起来。

  • !赵天&峰两人

      “赵,赵天醒了!赵天醒了!”闻玉空,周峰两人大呼!

  • 是闻玉&!!在

      听此,周峰认得是闻玉空的声音,送了口气,不禁张嘴笑了。几步冲上前,晃头挥手“快来啊!!在这里!!在这里!!”

  • 声“青&前……

      思绪于此,听得无念师父,沉声“青凡,把他抱于为师面前……”

  • 明白究&竟要原

      “娘……”赵天清醒了许多,虽是不明白究竟要原谅什么,但也童声细言,道“娘,你原谅老爷爷吧……”

  • 过神,&不料,

      闻正文回过神,喉咙显得沙哑,叫了声“师父。”缓步走去,正欲扶起师父。不料,无念却是喝道“别碰为师!”闻正文被这么一喝,当场愣住了,低头寻思,叹气“也对,师父,你,你还没有原谅我……”

  • &文摇头

      正欲爬向师父,却被闻正文双手拉住左边肩膀,回头一望,闻正文摇头道“师父毒渗肌肤骨髓,不能碰了……”

  • 已黄昏&显悲伤

      时已黄昏,夕阳垂落,悄然躲入了天边。河岸哭声连连,参差不齐。尽显悲伤绝别之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