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喜又问:“您说上士闻道所以勤而行之,怎么又倡导无为而无不为呢?”老子说:“道永远是是顺任自然而无所做为的,却又也没什么事情也不是它所做为的。侯王的话能按照道的原则为政治民尹喜听完仍有很多疑惑,还想再问,老子说:“大道及其答案尽在这五千言中,一切顺其自然,自己慢慢看吧。”。...

尹喜又问:“您说上士闻道应该勤而行之,怎么又提倡无为呢?”

老子说:“道永远是顺任自然而无所作为的,却又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它所作为的。侯王如果能按照道的原则为政治民,万事万物就会自我化育、自生自灭而得以充分发展。”

尹喜听完仍有很多疑惑,还想再问,老子说:“大道及其答案尽在这五千言中,一切顺其自然,自己慢慢看吧。”

随即跨上青牛,继续西行之路。

尹喜拜送老子离去,潜心学道,写了不少读后感,经过整理之后留下了《关尹子》一书,尹喜的哲学思想及戒律观基本上是沿着老子的学说方向发展的,他继续追求个性自由的“清静无为”,被称为先秦天下十豪之一。

而老子留下的《道德经》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名著之一,享誉国内外。

沈秋玉听完老子过函谷关的典故后,拍卖师一敲手中的拍卖锤。

“大家静一静,现在我们开始拍卖这件传说珍品,起价三千万,每次加价至少一百万,拍卖开始!”

“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

“四千五百万!”

各路土豪纷纷举起手中的号牌,价格一路飙升。

毕文斌和何清扬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东西可遇不可求,无论如何都要争一争,不然自己会后悔的。”毕文斌举起手中牌子,“五千万!”

“毕老头,我看还是让我收入囊中吧,到时候你想看,我会勉为其难的借给你欣赏几分钟的。”何清扬哈哈一下,举起手中的号牌,“五千五百万!”

两位大师的加入,让在场的有钱人更疯狂起来。

“六千万!”

“七千万!”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拍卖师心中已经乐开了花,指着出价七千万的男人:“12号先生出价七千万!”

“七千五百万!”

“44号先生出价七千五百万!”

“不愧是塑圣的传说之物,这些家伙砸钱跟买大白菜似的。”沈秋玉笑了笑,看向叶锋,“你不参与一下?”

“不了,这东西我没兴趣。”叶锋早就观察过那个老子入关像,没什么灵气蕴含其中,他又不爱好收藏,自然不会参与竞拍。

“真是个怪人。”沈秋玉在心中轻啐一句。

到七千五百万的时候,跟拍的声音就不多了,加价的力度也降了下来,好几个人都是在七百五十万的基础上一百万一百万的往上加。

毕文斌再次举牌:“八千万!”

何清扬也不甘落后:“八千一百万!”

叶锋忍不住看了看这两位好玩的老头,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不可貌相。

若不是此情此景,谁会知道,这两位穿着普通的老头这么有钱呢。

“八千两百万!”一个胖子咬牙举牌。

“77号先生出价八千两百万!”拍卖师期待着。

“何老头,你就别和我争了,改天我请你到我家喝金瓜贡茶如何?”毕文斌贿赂道。

“你那金瓜贡茶不好喝,我还是喜欢喝我的明前龙井。”何清扬果断摇头,“我劝你还是放弃,下次有好宝贝,我绝对不和你争,怎么样?”

“你想多了。”毕文斌举牌,“八千三百万!”

胖子放弃了。

何清扬举牌:“八千四百万!”

“八千四百万,燕京古玩玉石收藏协会会长何老先生,出价八千四百万,何老出手,果然不同凡响!”拍卖师开始拍马屁了。

何清扬脸上露出苦笑,这个拍卖师,拿自己打广告,人精啊。

“八千六百万!”毕文斌一咬牙,直接加上两百万。

“八千六百万,古玩玉石鉴定专家,德高望重的毕老先生,出价八千六百万!”拍卖师的煽动水平一流。

“八千七百万!”何清扬举牌。

毕文斌不服输:“八千八百万!”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只有毕文斌和何清扬在相互竞价。

“毕老头,你的钱很多是吧?”何清扬报价,“九千万!”

毕文斌脸部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八千八百万,差不多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再这么争下去,他的资金就跟不上了。

“九千一百万!”毕文斌打算最后坚持一下。

“九千二百万!”何清扬早就看出了毕文斌坚持不下去,用一副胜利的姿态看着他。

“何老头,算你狠!”毕文斌放弃了叫价。

等了半分钟,见没人再竞争,拍卖师举起了手中的拍卖锤。

“九千二百万一次!”

“九千二百万两次!”

“九千二百万三次!”

“成交!”拍卖师一锤敲下,“恭喜何老将这件传说之宝收入囊中。”

现场的掌声立马响了起来。

何清扬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屁股坐下来,心道:“不容易啊。”

“何老头,你就偷着乐吧。这东西也就是在燕京市,如果放在国际上进行拍卖,少了两个亿你想都别想!”毕文斌的话有些酸溜溜的。

其实他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毕竟他们这一行,都恪守着一个不成为的规矩,那就是国宝不出门。

这件老子入关像,绝对算得上是国宝级别。

“毕老头,承让了,改天请你吃饭。”虽然花了大价钱,但何清扬还是很开心。对于一个钟情古玩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得到传说中的古玩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掌声落下后,拍卖师的声音继续响起:“古玩的拍卖到此就告一段落,接下来会出场三样东西,让我们的荷尔蒙尽情的燃烧吧!”

众人已经知道接下来要拍卖什么了——期待已久的赌石!

来这里拍卖的大多都是玉石商人,他们虽然也喜欢古玩,但商人的本质是要赚钱的,只有“石头”才能让他们赚钱。

“还是有请我们漂亮的礼仪小姐将三件拍卖品推出来。”拍卖师大声说道。

拍卖师的话一说完,从前台角落处走出来三名礼仪小姐,她们手中分别推着一辆小车,车上的东西依旧用红布盖着。

三人分别走到拍卖台旁站定,然后拍卖师接着道:“下面,请揭开红布!”

三名礼仪小姐同时将盖着的红布掀开。

  • 都市逆袭为龙

    作者:北境

    类别:短篇 | 连载中

    编辑:辞旧迎新 | 在读:6537 人

书评(158)

我要评论
  • 得,就&强的奶

    叶锋清楚的记得,就在自己大学毕业的那一天,一向坚强的奶奶倒下了。

  • ,这个&谁呀?

    “若雪,这个男的是谁呀?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们家的司机对不对?”另一个女孩佯装好奇地问道。

  • 是孤魂&的游荡

    无处栖身的叶锋就像是孤魂野鬼般的游荡在路上,任由大雨落在自己身上。

  • 一个头&不知什

    叶锋转过头,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他的左手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 在李家&活得就

    说白了,叶锋就是一件工具,冲喜结束之后,他在李家活得就像是一条狗。

  • 己。料&,叶锋

    一年后,奶奶还是离开了自己。料理完奶奶的后世之后,叶锋觉得生活已经没有任何意思。

  • “我知&一脸发

    “我知道了!”第三个女生一脸发现新大陆的表情,“他是你那个哑巴姐夫对不对!?”

  • 体出现&什么变

    每一次痛苦之后,叶锋隐约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但是具体是什么变化他又说不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