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想像着叶锋叙述的场景,的话啊那样,自己在古玩低烧圈里面还啊没脸混一直这样了。李政德时下又仔细地的检查起手中的瓷杯来。就在气氛又有些尬尴出来的时候,提供服务员李政德当下又仔细的检查起手中的瓷杯来。。...

“这……”想象着叶锋描述的场景,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在古玩发烧圈里面还真是没脸混下去了。

李政德当下又仔细的检查起手中的瓷杯来。

就在气氛又有些尴尬起来的时候,服务员从外面将门推开来,门外刚好有人经过,并朝门内看了一眼。

这一看直接让外面经过的男人喜叫出声:“叶先生!”

说着男人就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门处看去,这个包间里只有一个姓叶的,但是谁会喊一个倒插门的叶先生呢?

叶锋认出了来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道:“张总,你也来洲际吃饭?”

“张总?是谁啊?”李政红看向李政霞,后者也是一脸发蒙,心想不会是叶锋请来的演员吧。

一边的李政德先是一愣,随后就想起了这个人是谁,不自觉的说了一声:“是张立。”

“张立,燕京市的首富张立?”李家亲戚们一时间面面相觑。

张立的手和叶锋的手握在了一起:“叶先生,还真是有缘啊,居然能在这里遇见你。我父亲现在身体恢复情况很好,我还没有好好的感谢你,今天可得好好的敬你一杯。”

当张立说出这句话后,李家的那些亲戚们,彻底的震惊了。

倒插门的窝囊女婿叶锋居然和燕京首富认识,而且看起来还很熟的样子,这绝对是天大的怪事!

短暂的安静和震惊过后,李家的亲戚们又不安分起来。

樊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向张立道:“张总,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人是李家的倒插门女婿,连个工作都没有,全靠老婆养活。”

“我没有认错人,是他救了我的父亲。”张立不满的看向樊迅,“你是谁?我并不认识你,请你不要对我说话。”

樊迅一脸的尴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叶先生,这人是不是和你有矛盾?”张立又看向叶锋。

叶锋笑了笑:“他是我岳父姐姐的女婿,都是亲戚,没什么矛盾,刚才只不过是在为一件古玩的真假争论而已。”

“古玩?”张立将目光投向桌上的那个精美盒子,然后转身对身后的老人道:“何老,鉴定古玩可是你吃饭的手艺,帮他们看看?”

何老闻言走上前来,目光看向盒子中的那个单色釉瓷杯。

李政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个叫何老的男人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使劲想了一下,李政德突然想起来了,连忙上前,客气道:“你是市古玩收藏协会的会长何清扬何老先生?”

男人点点头:“正是在下,请问你是?”

“我叫李政德,叶锋的岳父,是一名古玩收藏爱好者。”李政德连忙回道。

“幸会幸会。”

两人客气的握了握手。

樊迅一听两人的对话,当即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收藏协会的会长出马,应该是能分辨出瓷杯真假的,完了。

“李先生,介意我鉴定一下桌上的这个瓷杯吗?”何清扬问道。

“求之不得。”

得到李政德的同意后,何清扬先用眼睛仔细的端详起来,一边看一边说道:“这个单色釉瓷杯,单从观感上来看,应该是宋代官窑出品的官瓷。”

“这可是我从拍卖会上四百五十万拍中的,绝对的宋代官窑单色釉瓷。”樊迅连忙开口道。

何清扬将瓷杯取出,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后,看向和张立说话的叶锋:“你说这个东西是赝品?”

叶锋点头,肯定道:“百分百的赝品,你觉得他是真品?”

何清扬脸上露出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对张立道:“张总,想不到你认识的这位小兄弟还是个鉴宝高手。”

樊迅脸色慢慢变得难看起来。

“这个单色釉瓷杯,若不是细看,我都差点打眼了。这东西绝对是出自专业造假人士之手,精仿的水平不可谓不高,而且为了增加它的年代感,估计放入死人墓中至少五年。”何清扬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听见这话,李政德连忙后退了一步,居然是放在死人墓里的赝品,实在太晦气了。

何清扬的话让李家亲戚们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特别是樊迅的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原本是想在李家人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现在好了,翻船了。

方惠琼伸手指着樊迅叫道:“你这小子,懂不懂事,怎么能送你二舅放在死人墓里的东西。”

要不是顾忌有外人在场,方惠琼估计早就开骂了。

樊迅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叶锋这个倒插门说瓷杯是假的,自己还可以反击他,现在燕京市的古玩收藏协会的会长说这东西是假的,自己总不能挑战权威吧。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见气氛变得凝重起来,何清扬哈哈一笑:“古玩一行,打眼是很正常的,年轻人的心也是好的。不过这个东西还是不要放在家里了,从墓里面弄出来的东西放在家里不吉利。”

说着何清扬又看向叶锋:“你的古玩鉴定水平很高,像这种精仿古玩,一般的鉴定师估计都不一定有把握断定它的真假,改天我们交流交流?”

“何老,一说起古玩你就来劲,别影响叶先生的家人吃饭。叶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张立有话要对叶锋说。

叶锋点点头,三人出了包间。

等包间的门关上后,李家的亲戚们又各自坐回自己的位置。

剧情的突然反转让李家亲戚们稍微有些不适应,不过这些人精的态度很快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二哥,想不到你这个女婿这么厉害,连燕京首富对他都这么客气,真是隐藏得够深啊。”李政霞脸上挤出笑容来。

李政红那边也赶紧道歉:“二弟,真是对不住了,小樊不懂古玩,这不你过生日嘛,他也是出于好心……”

“算了,这事不怪小樊,古玩里面的水深,失手是很正常的。”李政德大气的摆摆手,却将桌子上那个单色釉瓷杯的盒子盖上,放到樊迅面前,“这东西能退你就退了吧。”

樊迅一脸尴尬的接了过来。

  • 都市逆袭为龙

    作者:北境

    类别:短篇 | 连载中

    编辑:辞旧迎新 | 在读:6537 人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叶锋在&上了车

    叶锋在三女的白眼和鄙夷中默默的上了车,默默的发动了汽车,默默的离开了燕京大学的校门。

  • 具体是&什么变

    每一次痛苦之后,叶锋隐约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但是具体是什么变化他又说不出来。

  • ,一定&地问道

    “若雪,这个男的是谁呀?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们家的司机对不对?”另一个女孩佯装好奇地问道。

  • 是一对&还把自

    出钱的是一对夫妇,他们不仅出钱给叶锋的奶奶治病,还把自己的大女儿嫁给了他。

  • 就在女&身后响

    就在女孩将要上车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女声:“这不是咱们燕京大学的校花李若雪吗?”

  • 这个念&杆外。

    这个念头一出现在脑海中就无法抑制,叶锋的一只脚跨出了栏杆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